第三十八章 驚喜,笑話

有時候我們不得不佩服一下女人們的能力,一種男人不具備的能力,就是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創造條件變化自己。這樣說,你可能不太明白,我還是來說一下今天早上的事情吧。

由於旅遊的行程由導遊安排,所以早上我們必須在7:00鐘就在酒店的大堂集合,一直以來我都不喜歡這種旅遊方式,這根本不是旅遊而是參觀,到任何所謂的景 點不過是走馬看花一下,然後拍幾張照片,就像寫明『某某到此一遊』的感覺。每天從一大早開始就奔波在各個景點當中,疲於奔命,完全違背旅遊應該是一種放鬆 和休閒的宗旨。 最讓我痛苦的是早上7:00這個往往是我剛剛入睡的時間卻要起床,但是我又不得不克服這個難關,難道你不覺得BOSS都已經起床,自己還睡的橫七豎八似乎 不能證明自己的『勤奮』。

睡眼朦朧的來到酒店大廳的時候,突然清醒了許多。哇,酒店大廳中央居然聚集了許多的美女,起碼從遠距離來觀看,她們的身材和著裝可以稱得上美女,我心裡琢磨著這群美女是從哪裡來的,今天是否會和我們有一樣的行程時,隨著我和她們的距離縮短,我已經知道了答案。

這群美女絕對會和我們一樣的行程,甚至和我們同行,因為她們是我的同事和同事的家屬。昨天還沒發覺她們有多麼明豔照人,怎麼經過一晚上的休息,完全進入了 『旅遊』狀態?我現在大概知道為什麼我們男人出來旅遊的時候只攜帶一個小包,而她們女人出來旅遊的時候卻攜帶一個小包之外的一個大包。這個大包當中的物品 和把她們裝點的如此和往常不同的物品應該是同一種物品。

天氣雖然已經沒有那麼炎熱,但是女孩們幾乎清一色的短打,清涼的感覺似乎現在是最熱的酷暑,即使我們已經可以穿上長袖。如此鶯鶯燕燕的,百花迷眼的場景, 也不能阻擋我一下子尋找到冉靜的身影。白色的吊帶衫,粉紅色短褲,粉紅色卡通版運動鞋,雖然這套裝束在這群美女當中並不能算出眾的,但是穿在冉靜的身上就 變成了出眾。

冉靜看到我從樓上下來,對我微微一笑,猶如一針興奮劑注入我的身體,誰說這種旅遊方式是受罪?是參觀?是疲於奔命?錯,根本就是錯誤,無論什麼旅遊方式最重要的是看你身邊到底是什麼人。

『我幫你背了這麼大一個包,你也不心疼一下你這個家屬苦力。』冉靜的大包自然一直是由我負責攜帶的。

『好看嗎?』冉靜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嗯,還行。』

『那就好了,你欣賞到了。』

『我幹嘛浪費這麼多力氣才能欣賞啊,我欣賞人家的家屬好了,即不用費力氣還有很多種類可供選擇。』

『又貧嘴,不和你說了。』冉靜說完回到家屬佇列中去了。

旅途中我依舊沒有那麼幸運,原來外出旅遊也是有等級制度的,我還是需要走在BOSS身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他聊天,雖然他經常說的一些話題我都不是很感興趣。

『陸飛,你女朋友挺漂亮的,也挺活潑的,有眼光。』BOSS今天主動關心我的問題。

『呵呵,還不是女朋友,普通朋友。』

『你不喜歡?』

『喜歡,為什麼不喜歡。』

『那就行了,追啊。你知不知道我當年怎麼追求我老婆的?』BOSS突然興趣大開,和我講述他的愛情故事:『我老婆你知道的,日本人,我當時的事業重心在國內,但是我只要有時間就飛去日本找她,從開始到追求成功,花費超過一百萬……』

我很有衝動說一句『嗯,你花了一百萬為國爭光』,可是我不敢說。不過一百萬哎,BOSS你也給我一百萬泡妞資金好了。

我雖然和BOSS走在一起,但是我始終還是留意冉靜的舉動,只要她在我的視線範圍之內。

電視劇裡經常會演到一個情節,就是你一定要注意女孩在選購物品時候的態度,從中推斷她對該樣物品的喜好,如果她因為某些原因沒有購買,而你幫她買了,她一定會感激的,再配合一下場景及音樂部分,那麼……。

所以我一直在注意冉靜選購物品時的態度,可是我開始覺得電視上的劇情是騙人的,因為從我注意到現在,她已經拿起又放下了3件商品,其中有件端詳的時間超過5秒,我哪知道她喜歡其中的哪樣?難道我7樣全買了?

不過幸好我還是遇到了機會,因為冉靜同時拿起了兩件商品一個手鍊和一個掛件比較的時間超過了以往關注任何一件商品的時間,最後選擇了掛件。既然如此一定代 表她對兩樣物品難以取捨,即使喜歡掛件多一些,對手鍊也有所忠愛,所以我決定買下手鍊送給她,只是我也端詳了這條手鍊很久,不知道冉靜的欣賞眼光是不是出 現了問題,這條手鍊明顯更適合男人佩戴。

終於結束了一天的奔波回到酒店,洗完澡我想找個理由約會冉靜,然後把這個她精心挑選的禮物送給她的時候,我的電話響了。

『家屬,有空嗎?』冉靜的聲音。

『有啊。』

『那二十分鐘後昨天的沙灘見。』冉靜居然主動約會我,看來這個家屬之行絕對是明智之舉,在夜色朦朧的夜晚,晚風清拂,孤男寡女,我再送上一份可以打動她的禮物,接下來……,我知道我的超強思維能力又開始運作了。

遠遠的看見一身白衣沐浴後的冉靜,長髮隨風擺動,尤其她撩頭髮的動作簡直就是一幅最美的圖畫。面對今天這樣的場景,我覺得我有必要嚴肅一些,真誠一些,不然要是有機會親密接觸笑場就不好了。

『你來了。』冉靜看到我說。 『你怎麼了?這麼嚴肅。』

『嚴肅嗎?我覺得嚴肅才可以表現我此時的心情。你不覺得認真的男人是最帥的嗎?』

冉靜微微一笑說道:『那好吧,我也嚴肅的送你一樣東西。』

『你送我東西?』

『對啊,感謝你這個家屬這次全價優惠邀請我來玩啊。給你。』說著冉靜就拿出一件我很熟悉的物品,她挑選了很久的那個掛件。

『這是送給我的?』難怪我怎麼都覺得那個手鍊更適合男人佩戴。

『對啊,你不喜歡。』

『啊,不,喜歡。』

『那該你了,你準備嚴肅的做什麼事情?』

『我原本也準備嚴肅的送你一樣東西,不過我想現在不用了。』

『不行,說送就要送,拿出來看看。』

『不要了。』

『不行。』冉靜又瞪大她原本就很大的眼睛。

『就是這個。』我無奈的拿出那條原本有二分之一機會成為冉靜送給我的禮物的手鍊。

『你送我這個?』冉靜奇怪道,確實這款手鍊不太適合女孩佩戴。

『那不是因為看見你挑了半天,以為你難以取捨,所以……』我一直關注冉靜,原本想給個驚喜,沒想到給出了個笑話。

我的聲音越說越小,因為我總覺得這樣在氣勢上差太多了,間接承認自己一直在關注著她。冉靜靜靜的站在我的面前,用清澈的眼神看著我,在我的記憶裡還沒有看到過冉靜這樣的眼神。

『你是不是想笑?現在在醞釀感情,你不要笑的太大聲啊,隨便笑一下就可以了。』我總是覺得冉靜一定會笑話我一番。

冉靜真的笑了,不過是給我一個溫柔的微笑,然後接過手鍊說道:『謝謝,傻瓜。』說完側身在我的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接著遁走了。

我一個人愣在原地,雖然劇情的發展和我預想的不同,但是結果似乎大同小異,冉靜真的親了我一下。

激動的心情在十秒鐘之後才發洩出來,我大聲的對著大海喊道:『大海全是水,駿馬四條腿。』因為我一時間找不出什麼更合適的有力度的口號。

第三十九章 格格

旅遊歸來理論上公司應該進入一個高潮期,因為公司的員工由於旅遊促進了相互之間的溝通和瞭解,增強了鬥志,提高了士氣,公司合併計畫進展順利,集團公司將應該走向一個更美好的明天,而作為高級員工的我會有更多的發展機會以及賺錢的機會。

但是事情往往會出人預料,似乎任何事情都是以正弦曲線的方式前進的,當到達一個峰值的時候就開始向谷底滑落了。

不是我的工作能力下降,或者boss對我失去了信任,而是在集團公司還沒有在外戰上取得戰果的時候,公司的內戰已經展開。公司的局面總讓我想起一句話『攘外必先安內』。聽上去似乎很可笑,但是事實已經開始了。

公司併購廣州公司之後『誕生』的幾位公司新高層已經開始了奪權行動。我們回到公司的第三天,集團公司副總、行銷部總監、原廣州公司第二大股東進入我們上海 公司行銷部總監的辦公室很禮貌的說:『不好意思,這間辦公室暫時由我使用,麻煩你先搬到外面的大房間,公司會儘快調整新的辦公室給你。』

雖然boss和行銷部總監進行了長談,但是行銷部總監還是決定辭職。

一個星期之後,公司開了一個經理以上級別的全體會議,討論部門及業務整合的問題,在董事長的主持之下,廣州技術部將負擔所有公司業務的技術支援,而上海技術部則負責後備力量的培訓。整個上海技術部自此之後陷入了一個整天遊戲的環境。

又一個星期之後,我所在的專案部提拔了一位專案部經理,集團專案部總監意味深長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我知道一直以來你都很辛苦,所以以後瑣碎的事情交 給經理負責就可以了,你是副總監可以專心做大項目。』『瑣碎的事情』交給了項目部經理,而這個經理又直接對總監彙報,我這個副總監到底做些什麼,我想大家 也應該可以想像。

和boss進行了一次談話,我終於明白這個局面產生的原因,boss和董事長之間一直以來就公司的發展方面存在很多的分歧,甚至有過不小的爭吵,任由廣州 公司的人員全面接管上海公司的業務,其實是在董事長的默許之下進行的。上海公司裡開始流傳一句話『都說我們併購了廣州公司,其實是廣州公司併購了我們。』

我看得出boss心灰意冷的樣子,也許不久的將來他會放棄這裡,可是他還有很多其他的公司業務,放棄這裡不過是放棄他自己的一個夢想,而對於我來說也許意味著從頭開始。

不過先不想這些讓人擔心和煩惱的事情了,有冉靜在身邊的日子,我相信我是快樂的。

由於我在這座城市混得尚算可以(雖然還不知道可以維持多久),以前的同學也時不時有人來我這裡,冉靜如果在家倒是都會很熱情的招待,和他們聊得似乎比我還熱乎,誰叫來的都是大老爺們呢,這群狼似的傢伙,看到美女哪還管我啊。

不過我在學校那會兒也算是一個『風雲人物』,所以每次和那群『狼』聊完了,冉靜似乎對我在看法上又多了一點改觀:『沒看出來,你原來還……。』成了每次人走了之後冉靜對我說話的固定格式。

這個世界就是一個相互吹捧的謊言時代,三人成虎的事情,哪哪都是,經過多次和我那群以前的同學聊天,在冉靜心目中,我的形像絕對發生了改變,從這點說我還真要感謝那些傢伙們。

經過很多次男同學的拜訪之後,終於有一個女生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說要來上海工作,很長時間不見要來看看我。我和她在學校的時候其實多多少少有那麼點曖昧的 關係,那時候我們都叫她『格格』,不過我和她相處的時間很短,相互之間也沒有留下多少回憶和影響,不過既然她說要來看我,我也不能拒之門外。

『你明天在家?』我問冉靜,因為一向接待任務她都很樂意去做,有她在我輕鬆許多。

『在啊。』

『明天我有一同學來,你幫忙一下?』

『好啊。』冉靜果然很樂意。

第二天格格來的時候還真把我嚇了一跳,在學校的時候沒看出來她有什麼特別出色的地方,沒想到幾年不見,現在漂亮了很多,身材也非常的凹凸有致,火辣辣的,我記得女生20歲也就應該發育的差不多了,這幾年她難道還能第三次發育?

『你給我過來。』冉靜惡狠狠的把拉到一邊,把我的頭掰了過來,讓我的視線從格格的身上轉移到她的臉上:『怎麼是個女的?』

『有問題嗎?』

『以前來的不都是男的嗎?』

『那我總也得有女同學吧,我們又不是男校,再說我怎麼也魅力出眾,受女性同學愛戴啊。』

『你就臭美吧你。』

『我這哪是臭美啊,你也看見了,怎麼樣,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在學校那會兒,她沒少跟我放電。』我得意的炫耀著,其實我只是覺得能刺激到冉靜對於我來說是一種幸福。

『哼,你等著。』冉靜不再搭理我向格格走了過去:『陸飛啊,你給我們介紹一下。』冉靜看著格格對我說。

『哦,這位是我大學的同學,很好的朋友王悅,我們都叫她格格,』我指著格格說道,然後轉向冉靜:『這位……』

『我是阿飛的……朋友,我叫冉靜。』這丫頭主動自我介紹道。讓我暈倒的是,什麼時候我改叫阿飛了,這名字也太難聽了點,朋友就朋友,而且在阿飛和朋友中間幹嘛大喘氣。

『以前我見過阿飛的那些同學啊,都是些狐朋狗友,我還真沒想到他能有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同學呢。』冉靜一邊說話,一邊拿眼睛瞟我。我的同學都怎麼變了,來的時候你和他們聊的那麼起勁,現在都成狐狗了。

剩下的時間,雖然是我們三個人在聊天,但是說話的只有兩個,冉靜和格格,但是說的主題人物卻是我,兩個人小聲說大聲笑的,我也不知道這種場面對我來說是應 該開心還是應該無奈,兩個女孩從根本意義上來說暫時還沒一個是我女朋友。但是吧,這種場景基本上我還是比較自豪的,起碼我可以成為兩個漂亮女人的話題中 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格格終於起身告辭了,臨走跟我說了句:『你女朋友真的很好。』我明顯可以聞到酸酸的味道,看來要不是冉靜瞎攪合,格格還真有和我那麼一下的可能。

送走了格格,那丫頭一個人得意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我,眼神中充滿了勝利者的笑容。

『你今天到底想幹嘛,瞎搗亂是不,把這麼一美女在不得到我的許可下,你就給我推門外去了。』我向冉靜抱怨著,雖然我對她的舉動一點也不反感,甚至有些驕傲。

『在我沒有男朋友之前,你不可以找女朋友。這是我剛剛想好的第24條規定。』

『那怎麼行,會傷害很多美女的心,我不可以這麼殘忍。』

『為什麼不行,我都不怕傷害很多帥哥的心了。』

『。。。。。。』

『。。。。。。』

第四十章 失業

好日子終於要到頭了,我這個一直想保住的高級員工的頭銜已經保不住了,因為在公司裡我屬於不受『招安』的典型。boss已經心灰意冷放棄了爭權的念頭,回 去日本和他的老婆孩子享受天倫之樂了。而我只是像徵性的留下一句,希望公司不要因為我的緣故連累到我部門的員工,就遞交了辭職信。

『終於可以給自己放一個長假了』這是我安慰自己的話。可是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受到什麼程度的打擊。自從大學畢業以來,我可以說一帆風順,機緣巧合的獲得了 老闆的賞識,職位一升再升,薪水也扶搖直上。我甚至沒有怎麼經歷過所謂的從學校到社會需要經歷的過渡期,一切對於我來說似乎都是順理成章。我過著從來不需 要為錢擔憂的日子,似乎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應該得到的。

我躲在家裡整整兩個星期的時間,並不是我沒有去應聘工作,而是我一直沒有找到可以和我以前職位及薪水相當的工作。我在家的第二個星期裡,我將自己的心理價 位一降再降,我甚至願意接受我以往一半薪水的工作,可是我依然沒有找到。我的信心受到了空前的打擊,整個人都變得有些閉塞。我不願意去面對這一切,我不願 意承認自己和自己的職位原本就是一個不相符合的結合,我想選擇逃避。

『陸飛,陸飛——!』冉靜在門口大叫著我的名字,這個丫頭一天到晚忘事,總是不帶鑰匙。她經常把還在上班的我叫回家替她開門,還好現在的我一直在家。

『你能不能長點記性,總是麻煩別人,你不覺得不好意思?』我開了門就教訓道。

『我就是不長記性,怎麼了?』每次丫頭都這樣回答我,我只能無奈的搖搖頭,回到沙發上繼續看那種很無聊的電視連續劇。這段時間裡,我發現我的接受能力強了 很多,只要是電視連續劇我都能很投入的看下去,我每天都算好時間,兼顧好幾部戲,也許真的是太無聊的緣故,害怕自己空閒下來。

『你又憋在家看電視啊?』

『嗯。』

『我最近不飛了,在家的時間會比較多。』

『嗯。』

『那總不能我們倆一起在家看電視吧。』

『嗯,那你可以選擇不看。』我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電視螢幕。

接下來的幾天,冉靜果然大多數時間都呆在家裡,她把家裡上上下下都打掃了一遍,還添加了很多擺設,讓整個房間看起來多了很多朝氣,比我一個人在家時的感覺 好了很多。可是我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在玩遊戲和看電視,我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我只知道如果我不做這些事情,我的心就會有一種空空的感覺,很難受。

今天的電視劇還真多,再加上我去租的碟片,淩晨兩點多我還坐在電視機前。

『你還沒睡?』冉靜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嗯,一會兒就睡。』我敷衍的答道,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看完所有的碟片才去睡覺,從感覺上黑夜過的總比白天快,所以我將白天的時間儘量留給睡覺使用。

『別看了好嗎?』冉靜的聲音很平和,我抬頭看見冉靜很認真的樣子。

『你有事?』

『我沒有事,是你有事。』

『我有什麼事?』

『你已經兩個星期多沒上班了吧?你每天就躲在家裡看那些無聊的電視劇,玩遊戲,對吧?』

『我現在在放假。』

『放了兩個星期了,還不夠嗎?』

我不知道該回答什麼,難道告訴冉靜我被公司辭退了?還是我一直在找工作,可是找不到?還是直接告訴她我喪失了信心?

『為什麼不說話?』

也許黑夜總是讓人更容易釋放自己,壓抑了許久的我迫切的需要宣洩:『我被炒了,沒工作了,不是我沒找過工作,可是找不到,我甚至願意接受僅有我以前一半薪水的工作,可是我依舊找不到,我還能怎麼樣?』

『那就三分之一,不行就五分之一,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你叫我從頭做起,我是一個總監,一個主管級人物,我是管人的,不是被管的!』

『你不是總監,也不是主管,你現在只是一個無業遊民。』

『可我曾經是。』

『對阿,你也會說曾經!』

『我不想和你說了,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會解決。』我有些惱羞成怒,站了起來。

『可是我想說,怎麼樣?』丫頭也站起身來和我面對面站著,又是那種不依不饒的神情,我每次看到都很無奈。

『那你還想說什麼?』我頹然的又坐回沙發上。

『你為什麼不能從頭開始,只要你自己有實力,你可以向其他人證明自己。』

『我已經證明過了,我以前做過的業績難道是假的?』

『你可以多證明一次。』

『憑什麼?我不願意浪費那個時間。』

『浪費時間?難道你每天躲在家裡看電視,玩遊戲就不是浪費時間了?』

『那是休閒娛樂,放鬆自己,積蓄力量。』

『你,狡辯。』冉靜有些生氣。

『好,那你說,我該怎麼辦?』

『怎麼辦,你自己想,不關我事。』冉靜氣呼呼的回自己的房間去了,留下我一個傻傻的坐在那裡。

一直到淩晨六點我才入睡,倒不是完全因為看碟片的原因,冉靜的話一直在我耳邊繚繞,不過驚醒的作用倒是其次,讓我感到興奮的是冉靜真的關心我,到底這種關 心可不可以直接成為我們倆的關係定性,這個問題我考慮了兩個小時,然後在不知不覺中美滋滋的睡著了。有時候我也很鄙視自己,這個時候自己能不能正經一點, 腦子怎麼就會想些無聊的事情。

第二天起床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隨便洗漱了一下,我又來到了沙發上,習慣性的打開電視機,我的腦子裡又閃現出昨天冉靜對我說的話。我向冉靜的房間看去,房門緊閉,難道這麼晚了她還沒有起床?我又看了一下飯廳,飯桌上似乎擺了不少東西。

走到飯桌前又看到一張紙條。

豬:
你的衣服我已經洗好了,晾在陽臺上,自己收;飯也做好了,在桌上,自己吃冰箱裡我買了很多速食面和零食,自己拿。
另外,我還在生氣。
丫頭 今天

第四十一章 就業

接下來的幾天我放棄了看電視和玩遊戲,很認真的把簡歷修改了一遍,然後向著了魔一樣的向外投遞,只要是有一些關聯的崗位我都投了簡歷。投的多自然回饋就 多,叫我前去面試的電話每天都會有幾個,我開始在上海的大街小巷裡穿梭,這時候才發現,我到上海已經快兩年的時間了,根本還是個外地人,很多地方我都要花 費很長的時間去問路才能找到。但是我依舊放棄了搭乘計程車這個習慣,我開始明白原來生存並不容易。就這樣很辛苦的奔波了近一個星期的時間,面試的公司超過 二十家,我依舊沒有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也許是自己始終沒有真正放下以前的那種驕傲。如果說這個星期最大的收穫,那就是我覺得自己在面試上積累了很多經 驗,學會了面對不同的公司,不同的物件,用什麼樣的說話方式,表現自己那個方面的才華,可是我的工作依舊沒有著落。

房租快要到期了,一年一付的房租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是一筆巨大的開銷,加上我原本就是一個不會理財的人,雖然我以前的薪水頗豐,但是我保持有多少花多少的 『良好』習慣,所以我沒什麼積蓄,雖然在這個問題上我父母教育過我很多次,可惜我不是一個聰明人,因為聰明人可以從別人的經驗中吸取教訓,而獲得收益,只 希望自己是一個普通人,因為普通人可以從自己失敗的經驗中吸取教訓。我又一次覺得失落,我真正意識到什麼叫人窮志短,我甚至有逃離上海回家的念頭。但是當 我想到冉靜那天對我說的話和留給我的紙條的時候,我的心裡又有了一種暖暖的感覺。為了我自己,為了冉靜,我決定留在上海繼續拼下去。

『我回來了。』聽到丫頭的聲音我特別的開心。

『還生氣不?』我試探性問道。

『你還內疚不?』

『內疚,非常內疚,我這個星期一共投遞了日3份簡歷,面試了3家公司。』我向冉靜彙報我這個星期的努力。

『結果怎麼樣?』

『濤聲依舊。』我有些尷尬,覺得自己辜負了美女的期待。我等待丫頭再給我一通教育,可是她放下手裡的行李就去了廚房。

不一會,冉靜就從廚房裡大盤小盤的端了很多食物出來,雖然大部分都是罐頭或速食產品,但已經讓我很感動,越發的覺得有些慚愧。

『吃飯吧,我還買了瓶酒,原來準備慶祝你找到工作的,現在就當預祝你找到工作吧。』

『你,你不覺得我挺沒用的?』

『覺得啊。』

『啊。』丫頭居然這麼直接給了答案。

『覺得一個星期前的你沒用。』冉靜接著說道。

『可是現在的我和一個星期前的狀況一樣是個無業遊民啊。』

『態度不一樣,工作可以慢慢找,你也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去重新學點什麼,也算是自我增值嘛。』

『我看出來了,你還真有做媽的潛質。』

『我才不要你這麼大的兒子呢。』

『那生一個小的給你當老媽。』

『不許說無聊的笑話。』冉靜很用力的瞪了我一眼。

接下來的日子我依舊很賣力的找工作,起碼我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冉靜的那份關心。冉靜這段時間在家的日子也特別的多,總是把家裡收拾的很整齊,甚至包攬了洗衣、做飯的工作。我們共同居住的這個小屋裡有了一份很溫馨的家的感覺。

終於有一家新成立的合資企業對我的簡歷很感興趣,在面試之後要求我做一份關於他們企業一個新專案的策劃方案,如果方案獲得認可,那麼我就可以順利進入這家 公司,雖然薪水方面可能會少於以前,但是職位相當,況且薪水還很有上升的空間,這對於我來說已經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事情了。

在家的這個星期我又找到大學畢業初期那種對工作的熱情和執著,我將自己所有的精力全部投放到這個策劃案的撰寫當中,每天不停的在網上收集大量的資料,做各種分析、研究,不斷的修改我的方案。而這些天冉靜一直陪在我的身邊,默默的支持著我,也許這是我最大的動力來源。

星期一是我要去公司交方案的日子,成敗在此一舉,早上我7: 00鐘我已經起床(對於我來說,我簡直覺得是一個壯舉),可是冉靜比我起的更早,我的衣服已經熨好,早餐已經做好。冉靜坐在桌子邊上陪我吃著早餐,可是她只是拖著下巴看著我,並沒有吃任何東西。

『我今天是不是特別帥,看的你都沒心思吃飯了?』

『嗯,你今天真的特別的帥。』

『不是吧,你居然誇獎我,我不習慣哎。』

『不行嗎?一定要我罵你,你才滿意啊。』

『那到不是,我又沒有受虐傾向。』

『那麼多廢話,快點吃飯。』冉靜瞪了我一眼說道。

『你這樣說話,我聽的習慣多了。』我很快吃完了早餐出門了。

坐在這家公司總經理的對面,我多少還是有些緊張,雖然我對自己的策劃方案非常的有自信,但是畢竟每個人的觀點不同,我是否迎合公司總經理的喜好,或者說我 的方案是否對於這家公司來說可行,我心裡也沒有底。在我有些氣喘不安的時候,外面有人敲門,總經理的秘書進來說外面有人找我。我正在猶豫現在出去是否妥當 的時候,總經理秘書身後又出現一個人影—冉靜。

『你怎麼來了?』我很驚訝。

『你問你自己啊,你的策劃案丟在家裡了。』說著,冉靜舉起一份綠色檔案夾。我一共寫了兩份不同的策劃案,不過最後沒有選擇冉靜手上的那份。

『我一共寫了兩份,那份是不要的。』我小聲的和冉靜說道。

『你寫了兩份?』公司總經理還是聽到了我的話。

『是。』

『那份也給我看看。』

總經理很仔細的看著我的第二份方案,而我和冉靜就一起坐在他的對面等待他的回應。

『寫的不錯。』公司總經理終於說出我最想聽到的答案:『這兩份策劃方案都很有水準,雖然在執行方面對於我們公司還有不足,但是你很有創意,歡迎你的加入。』公司總經理向我伸出手。

『成功了。』我一直到了公司所在大廈的底樓才釋放出我的喜悅之情。

『祝賀你。』我可以看出冉靜也同樣高興。

『謝謝你,冉靜。』這時候我心中的喜悅絕對不僅僅是因為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而更重要的是為了找這份工作冉靜為我做的一切,我的心裡有一種被陽光照射到一般的感覺,溫暖、透亮。我伸出雙手緊緊握住冉靜的手,很肯定的說道:『真的謝謝你。』

『哎呀,你煩死了。』冉靜把手從握的手中抽走,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了冉靜如此害羞的樣子,更加的可愛、迷人。

第四十二章 冉靜的病

自從找到新的工作之後,我對新的工作非常的珍惜,不僅僅是為了自己能夠在事業上能夠有一個重新的開始,也是為了不辜負冉靜的期望。我是一個很世俗的人,我 始終擺脫不了對物質的依戀,我認為男人應該有一定的物質基礎才能夠給自己的女人一個良好的空間,我一直希望我以後的老婆不需要為物質方面去擔心。

另外,我還有些大男子主義,總覺得自己賺的錢要是比老婆少,怎麼都有些吃軟飯的嫌疑,所以我必須很努力的工作,我的目標很高,因為冉靜賺的錢不少啊。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加上我自身優秀的能力(自我評價),在新公司也獲得了認可,尤其是總經理對我欣賞有加,我也逐漸的改變自己的一些壞習慣,改變原本自己那種沒來由的傲氣,變得更加謙虛。我的收入水準雖然距離以前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覺得這是一份適合我能力的薪水。

我在上海其實認識的人不少,除了同事之外還有數量不少的朋友,但是要在這樣茫茫人海的大城市在大街上遇到熟人絕對是小概率事件,但是今天我遇到一個—樂樂。看她的樣子大包小包的應該是剛購物完,或者還在購物。

『這位美麗的小姐,需不需要一位元可以幫你拎東西而且很有風度的男士?』我走到樂樂身邊說道。

『哎~~,是你啊,太好了,你看啊,這麼多東西,累死我了。』樂樂轉頭看見我,一付很開心的樣子。

『你到是不客氣,你拎不動還買這麼多東西?商場大減價,要是你不遇到我怎麼辦?』我一邊說著一邊幫樂樂把東西拎起來。

『我可以找其他願意幫我拎東西並且很有風度的男士啊。』樂樂笑呵呵的對我說,這丫頭也挺貧。

『現在我們往哪個方向?』

『我又累又渴,你這個有風度的男士不介意請我喝點東西休息一下吧。』才發現原來樂樂調侃的功力也頗為深厚。

『都被你說完了,我還能說不嘛l』

就在附近找了一家環境還不錯的咖啡館,我和樂樂進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冉靜現在怎麼樣了?』樂樂問道。

『你問我?』

『當然了。』

『好像你是她同事哎。』

『好像你和她同居哎。』

『喂,我們是共同居住。』

『簡稱同居。』

『你行,我要不是需要保持我的風度,我會鬥嘴輸給你這個小丫頭。』

『你跟她到底怎麼樣了啊?』樂樂繼續問道。

『你這個問題和剛才那個問題似乎不是一個問題。』

『什麼一樣不一樣啊,你真傻還是裝傻啊。』

『我一點都不傻,我也不裝傻,只是你說的傻話我很難理解。』

『你沒覺得冉靜最近在家的時間比較多嗎?』

『知道啊,那怎麼了?』

『哎~~,冉靜為你做了那麼多事情,你都不知道?』樂樂搖了搖頭,似乎很無奈的說道。

『知道,我當然知道冉靜為我做了很多事情。』

『你都知道什麼?』

『她幫我洗衣服,幫我買吃的,幫我收拾房間,鼓勵我……,哎,我幹嘛要告訴你啊。』

『你就知道這些?』

『那還有什麼?』

『哎~~,可憐的冉靜啊。』樂樂長長的歎了口氣,這下引起了我極大的關注,難道還有什麼重大的隱情?

『到底怎麼了?』我急切的問道。

『冉靜不讓我說。』

『到底怎麼了,樂樂,拜託告訴我吧,我也是當事人之一哎,我也有知情權。』我越發的相信有重大的事情發生,我更加急切。

樂樂沉思了片刻說道:『好吧,我告訴你,冉靜已經轉地勤了。』

『為什麼?』

『一方面是因為你,她覺得飛來飛去沒時間更好的照顧你,另一方面……,』樂樂又沉思了片刻繼續說道:『她檢查出來有心臟病,不適合繼續飛行。』

『心臟病?嚴重嗎?』我的醫學常識中對心臟病的理解並不深刻,我總覺得只有老人家才會得這種號稱世界頭號殺手的病。

『醫生說她要注意休息,不可以太勞累,所以她轉地勤,公司對她都很照顧,分配的工作相對都很輕鬆,可是她回家卻更累,要給你做保姆,你居然什麼都不知道。』

『我……。』

『醫生說她還不能生氣,你還總是惹她生氣,想想冉靜是多漂亮多優秀的女孩啊,也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甘心為你做這麼多事情,結果你這頭‘豬’還什麼都不知道,不領情。』

聽樂樂說道這,我真的有非常心痛的感覺,冉靜居然為了我做這麼多事情,我卻沒有為她做過什麼,沒事還喜歡和她鬥嘴,惹她生氣,樂樂說我是豬一點不過分。

『樂樂,那我先走一步,我得回去有點事。』說完,我就起身離開。

『哎~~,那我怎麼辦啊。』

『你再找個很有風度的男士好了。』話完我已經沖出茶館。

我急急忙忙的趕回家中,一進門就看見冉靜正在拖地,看著冉靜躬著身體,幾縷頭髮灑落在肩膀上,很吃力的樣子,我的心都揪了起來。

『丫頭,我來吧,你休息休息。』我把冉靜手中的拖把搶了過來,把冉靜按到沙發上做好,自己拖起地來。

冉靜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站起身似乎想往廚房走。我一個箭步把她攔了下來,又把她按回沙發,說道:『你是不是想喝水?我幫你拿。
你想做什麼,你叫我,我幫你,你只要好好的坐在這裡休息就好了。』

冉靜奇怪的看著我,突然笑著說:『你今天怎麼了?生病了,還是想作弄我?』

『我沒病,也不作弄你,哎~,你別管了,你就好好的坐著行不,有事你說話。』

『我要喝水。』

『沒問題,要可樂,橙汁還是白開水?可樂應該不好,開水不知道有沒有,橙汁吧,補充維生素。』說著我到廚房冰箱裡拿了瓶橙汁出來遞給冉靜:『現在有點涼,等暖一點會再喝。』

『等暖一點?』

『你慢慢喝,沒事看看電視,我擦完地後做飯。』

冉靜雖然還是很奇怪我的舉動,但是也沒有再說什麼。我手忙腳亂的終於做出一份像樣的晚餐。

『吃飯了。』我招呼著走到沙發那裡把冉靜扶到飯桌邊,然後幫冉靜拉好椅子,扶她坐下才很滿意坐在她的側面。

『陸—飛—,你今天到底想幹嘛,有什麼企圖?』

『我沒幹嘛,你別問了,吃飯吧。』

『你快點老實交待,你不說的話,你這頓飯,我可不敢吃。』

『我真沒什麼,你乖乖的吃飯。』

『你說不說?』冉靜突然瞪起眼睛拿著筷子指著我。

冉靜不可以生氣,我記得樂樂說的,我連忙說道:『你別急啊,我說就是了。』

『你……,你身體不好你應該告訴我,你不可以勞累,你就不要做那麼多家事,這個房子我們兩一起住的嘛,沒理由你一個人打掃、收拾嗎,你可以叫我做,我雖然是有點懶,可是是非好壞我還是懂得分的。』

『陸飛……你到底亂七八糟的說些什麼啊。』

『冉靜,你別激動,對你身體不好,你不可以生氣,你一定要保持心情平和,我以後也不和你鬥嘴了。』我是鐵了心不能和冉靜鬥嘴惹她生氣了,所以我得態度很堅決。

『陸飛,』冉靜的聲音從威逼變成哀求:『我求求你,你到底在幹嘛。』

冉靜到現在還不告訴我她生病的事情,還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我更加的內疚:『冉靜,樂樂都跟我說了,我知道你有心臟病,你已經轉地勤了,醫生說你不可以勞 累,不可以生氣,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我以後都會好好照顧你,心臟病是挺可怕的,但是不要緊,一來現在醫學昌明,二來咱好好保養身體,得心臟病的人多了, 活的好好的更多……』

我說到這,冉靜已經笑的從椅子上蹲在了地上。

『喂,醫生有沒有說你不可以大笑的?笑的太猛了會不會對你的心臟也不好?』我不明白冉靜幹嘛笑的這麼開心,但是我很擔心她的身體。

『醫生還說我我不能吃太鹹的東西,你炒菜鹽加的多不多啊。』冉靜好不容易止住些笑意,坐回椅子說道。

『我也不知道哎,我先試試,』說著,我把每道菜都試了一遍,確信都不算鹹才說道:『應該都不算鹹,就這個湯稍微鹹點,要不我再加點水。』

冉靜已經止住了笑聲,但是眼神中還有些笑意,很溫柔的說道:『傻瓜,你被樂樂騙了,我沒有心臟病。』

『我被樂樂騙了?你沒有心臟病?』我突然意識道這種可能性也極大,但是我回想樂樂說話時認真的神情,依舊有些懷疑:『那你最近為什麼都在家?』

『公司指派我進行培訓啊,所以最近都不用飛,等培訓完就又要飛了啊。』

『那我真的是被樂樂耍了?』我現在基本相信冉靜的話了,因為看著冉靜的眼睛我知道她沒有騙我,現在的我不知道多尷尬,還好我剛才沒說出以身相許之類的話,不然就無地自容了。

『不過,謝謝你,陸飛。』冉靜繼續說道,很溫柔的眼神看著我。

『謝我什麼?我瞎忙,被人耍了還不知道。』

『謝謝你關心我,看到你剛才的樣子,我很高興。』雖然冉靜的聲音越說越小,但是我聽得很清楚。我剛才一腔怒火準備找樂樂『報仇』的心情被冉靜的這句話化解的無影無蹤,我似乎更應該謝謝樂樂。

『不用,這都小事,快吃飯吧,吃完飯記得把碗洗了。』我說道。

『陸飛,你~~~~。』

"........."

“…......”

第四十三章 小寶貝

看我正在廚房裡炒菜,我知道你有些驚訝,但是作為新一代的男性同胞做菜成了我們必須學習的生活技能,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我目前的廚藝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 起碼可以達到二級廚師的水準(我的自我評價)。香港電視劇裡不是有一句常用的臺詞嗎『要留住他的人,就要留住他的胃』。我的另外一個思想歎了一口氣道: 『咳,那是中年婦女的臺詞。』

門口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我等待的可愛的丫頭回來了。

『丫頭,你有福氣了,今天我親自下廚,讓你瞭解一下什麼叫做人間美味。』

可是我沒有預期的聽到冉靜的回答,而聽到一個更清脆,更可愛但是發音並不是很清楚的小女孩的聲音說道:『姐姐,有賊。』

暈倒,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家門,居然變成了賊?我從廚房往外張望看見冉靜抱著一個長得異常可愛的大約只有三歲多(我對年齡的預測不一定很準)的小女孩進了家門。

『這是誰家的孩子?不會是你的私生女吧,那太戲劇化了,你帶回來之前應該考慮一下我的承受能力。』這個小丫頭長得實在討人喜歡,比電視上的大頭寶寶還要可愛。

『對啊,私生女,這是最小的一個,另外還有兩個男孩,一個女孩。』冉靜的反抗精神就是那麼強烈。

『哇,那我要好好考慮一下以後的生計問題了,現在養一個孩子多不容易啊。』我的承受能力自然也頗具功力。

『少在小孩面前貧嘴啦,都給你教壞了,這是我朋友的孩子,她們家出急事,一時找不到人,才拜託我幫忙照顧兩天。』冉靜瞪了我一眼說道。

可愛的小丫頭瞪著她那雙清澈透亮不含任何雜質的眼神看著我和冉靜,難怪都說孩子的眼神是最迷人的。

『來,叫人。』冉靜對小女孩說道。

『叔叔。』小女孩的口齒還不那麼清楚,但是聽起來很舒服,很可愛。但是為什麼叫冉靜是姐姐,叫我就是叔叔,我看上去難道真的那麼『成熟』?

『不對,叫哥哥,重新來一次。』我對小女孩說道。

小女孩只是用她那雙『迷人』的眼睛看著我,不說話。

『聽不懂?你應該叫我哥哥,不應該是叔叔,明白不,叔叔是沒辦法和姐姐在一起的,知道不。』我耐心的『教育』道。

小女孩不搭理我的要求把頭埋到冉靜的肩膀上去了,冉靜推了我一下說道:『去炒你的菜啦,嚇著人家了。』

『我有那麼可怕嗎?我一向都是小女孩殺手的。』我一邊嘟囔著,一邊走進了廚房。關於這個說法我還一點都不謙虛,不要說我們家小小打小喜歡跟在我屁股後面,就是大了以後我那些侄女,外甥女沒有一個不是最喜歡我的。

『來,哥哥抱抱好不好?』吃完飯,我繼續嘗試著和這個可愛的小丫頭溝通,可是她一點都不領我的情,還用鼓起腮幫,眼圈紅紅,一付就要大哭的樣子把我嚇退。

『好了,你還真的是小女孩‘殺手’』冉靜瞪了我一眼,抱起小女孩回房去了。

這樣就想讓我放棄,是不可能的,我怎麼也要證明一下我和小丫頭之間的溝通能力以及我對小女孩的吸引力。

第二天週末,趁冉靜在家裡忙其他事務的時候,我用盡所有辦法來和這個小丫頭溝通。隨著時間的推移,相互之間的熟悉,小丫頭慢慢的放下的戒心,真的和我打成 一片,沒錯,打成一片,不過只有她打我,沒有我打她。和這麼可愛的小丫頭一起玩,原來也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她長得怎麼就讓我忍不住想去捏她的臉蛋呢?

晚上八點鐘,到了小丫頭該睡覺的時候,冉靜抱著小丫頭準備回房,可是小丫頭居然不肯和冉靜回房,怎麼都要和我在一起。

哈哈,這下輪到我得意了,說道:『我這個小女孩殺手絕非浪的虛名,看看我們這個小寶貝和我多親啊。』

冉靜微笑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好啊,既然和你那麼親,那今天晚上她就跟你一起睡了。』

『不行,我不習慣和這麼小的女孩一起睡覺。』暈倒,還多出了一個副產品,我睡覺經常睡得自己差點掉在地上,放這麼歌小寶貝在我身邊,我還真的怕壓壞了她。

『那沒辦法啊,她非要跟你睡啊。』

『她非要跟我睡,但是她又必須和你睡,要不。。。。。。』我指了指我們三個。

冉靜順勢就在我的小腿上踢了一腳,說道:『又犯老毛病。』

『自己想辦法。』說著冉靜遁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寶貝,去和姐姐睡,好不好?』我只好來做小丫頭的思想工作。

『不要。』雖然她說話不清楚,但是態度還很堅決。

無奈之下,我只好犧牲了大量的時間,又是唱歌,又是講故事的,才把小寶貝哄的睡著了,又等了一段時間,看到她的小嘴微張微合的確認進入了熟睡階段,才把她輕輕的抱起來去敲冉靜的門。

『你又想幹嘛?』冉靜打開房門大聲說道。

『噓。』我連忙制止,指了指自己懷中的小寶貝,說道:『好不容易哄睡著了,你別吵醒她,人家睡得這麼可愛。』

說著我走進冉靜的房間,小心翼翼的把這個小寶貝放在床上,說實話我一直認為小孩是最可愛的玩具,不過玩玩人家的還可以,自己生一個就太可怕了。

冉靜一直注視著我的行動,微笑的輕聲說道:『看不出,你這麼有愛心,這麼喜歡小孩啊。』

『那是,才發現我這麼多優點吧,是不是覺得一個會照顧小孩的男人原來這麼有魅力。』

『嗯,』冉靜居然給我一個肯定詞,接著說道:『那你自己生一個好了。』

『你要願意,我倒是不介意。』有時候我說話是不需要經過大腦的,屬於一種條件反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