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記得問過不少女孩,關於男朋友出軌是否可以原諒的問題,其中有一條的理由是工作需要,恰巧是這一條女孩選擇原諒的比例最大,但是我認為是扯淡,什麼叫工作需要?工作還需要你出軌?簡直就是釋放某種氣體。

可是我似乎要開始釋放某種氣體,我的家鄉應該也算一個大中型城市,雖然比不上上海的繁華,但是五臟俱全,樣樣都有,在某種事業上似乎還有超越大型城市的潛 力。作為一家小的專案公司負責人,去應酬一些『關鍵』人物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在蘇達人先期的引見下,認識了不少這種『關鍵』性人物,而這些關鍵性人物有 不少喜歡去那種場所。

我對這個方面沒有任何的經驗,我自己無法完成他們的需求,還好我有這樣的朋友,我前面說過部分同志在私生活方面極為不檢點,當然包括找小姐。在他們幫忙的安排下,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找小姐』。

一大群濃妝豔抹的女孩(確切的說真的是女孩,因為她們的年紀)站在你的面前,你就像菜市場裡面選菜一樣的選擇一位(後來我才知道不滿意可以要求繼續更 換),和電視上拍的不一樣的是我們這個城市的小姐作為『服務性』行業卻不具備服務性行業的素質,其他在服務態度上不是那麼良好。

一來二往,我對一些聲色場所也有了一定的瞭解,感歎年輕一代部分人的墮落,雖然有極少數的小姐是因為特殊情況才進入這個行業,但是大多數都是一個理由——好吃懶作。一些有些權利,有些財力的男人恰巧為她們提供了一個收入頗豐,還有吃有玩的賺錢方式。

我在極為矛盾中出入這種場所,雖然我可以很『自豪』的說我與這些小姐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的事情,即使簡單的肌膚接觸除了『意外』都不曾有過,不僅是因 為擔心冉靜的看法,我自己也不喜歡這種場所。我承認穿著暴露,長相尚算不錯的小姐對我有著原始生理的吸引力,但是並不足以動搖我的決心。但是畢竟自己出入 這種場所,心中難免對冉靜有著一份愧疚,尤其當晚上冉靜準時打來電話的時候,我都需要躲到一個比較安靜的場所去『欺騙』冉靜。

『今天工作辛苦不。』冉靜又準時打來電話。

『還好,不算很辛苦吧。』

『現在還在公司?』

『沒有,在外面和別人談點事情。』

『自己注意身體啊,不要太晚,不要喝酒。』冉靜像我老媽一樣的交代我。

陸陸續續的我和冉靜隨意的聊天,和冉靜聊天即使說廢話,我也不覺得乏悶。

『陸經理,孫總問你怎麼這麼久啊。』一名小姐居然找到我隱藏的地方,我真後悔沒有去男廁所。

『什麼人啊?』冉靜立刻注意到這個嗲兮兮的聲音。

我的大腦開始急速的運轉,在編一個謊言或者是坦白招供之間選擇,最終我選擇了坦白招供,我需要老實的交代目前的現狀,否則長久的欺騙,就沒有善意的謊言了。

『是一個小姐。』我鼓起最大的勇氣招供。

『我知道啊,她是幹什麼的啊?』我想冉靜也許將小姐理解為一個女性了。

『她的職業就是一個小姐。』小姐這個原本還算高尚的稱呼,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變成了一種職業。

『你找小姐?』冉靜終於明白了我的意思。

『是,可是……。』我當然想解釋清楚狀況。可惜在我『可是』的話音還沒有落地的時候,電話已經斷線了,我再試圖撥打的時候出現了關機的提示語,接著撥打家 裡的專線固定電話也出現同樣的狀況。這時候我的第一反應居然是丫頭的動作還真快,我真拿自己沒辦法,大腦思維的路線怎麼總是出現偏差。

雖然我被迫返回包間,但是我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不知所措,我必須儘快的返回上海找到冉靜好好的解釋一下這個問題。

第二天我儘早的將工作安排妥當,即使這樣也只能趕夜車回上海,我希望能找到冉靜解釋清楚問題,然後一早做早班車再回來,當然,我會記得帶鑰匙。

我一路焦急的心情使我覺得目前的交通工具還應該不斷的提速,科學發展的水準一點都不快,起碼我們國家不夠快,這麼多年火車的速度都沒有什麼質的突破。

我來到家門口的時候,心情越發的忐忑,深呼吸了一下,打開房門。房間裡一片漆黑,希望冉靜只是入睡了,而不是不在。我打開客廳的燈,然後躡手躡腳的走到冉靜的房門前,握住門把輕輕的旋轉,慢慢的推開,結果讓我非常的失望,冉靜的床上空無一人。

我頹廢的回到客廳躺倒在沙發上,這次真的讓我有些擔心了,我不知道冉靜什麼時候回來,而我又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用於返回上海,難道我真的每天夜裡趕回來?早上再趕回去?那我真的有點亡命天涯的氣勢了。

我茫然的看著天花板,腦袋中一片空白,有的第一個想法居然是我肚子餓了,我想大家應該也已經習慣了我的大腦思維方式,總是在關鍵的時刻想到一些不關鍵的問 題。我習慣性的往餐桌上望去,似乎有不少的盤盤碟碟,走近了才發現還真是份豐盛的菜肴,難道冉靜想化悲憤為食量?又或者在家約會了其他人?再或者……我的 手一邊伸向這些菜肴,我的腦袋一邊胡思亂想。

『誰讓你偷吃的?』一個悅耳熟悉的聲音傳來。

『我這哪叫偷吃,放在自己家的東西還不准自己吃啊。』我慣性的隨口答道,接著我的大腦思維才反應過來這個聲音是由我迫切需要找到的丫頭發出的。

我猛的轉過頭看到冉靜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我有些手足無措說道:『你在家啊。』

『你很希望我不在家嗎?』冉靜依舊沒有任何表情,聲音也十分的平靜的說道。在我對女人的理解當中,當她們連火都不想對你發的時候,那就意味著事情真的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繼續說啊,怎麼和我沒話說了,都留著和小姐說了?』還好冉靜主動提到這個問題,起碼說明她對此還表示介意,如果提都不提,我真怕她進入徹底死心的狀態,都說女人的情緒善變,這絕對是一個事實。

『我真沒有做過什麼,我知道出入那種場合是不對的,即使是工作上的理由,也是不可以原諒的,我應該事先就和你說明,我知道這次我真的錯了,我現在只能很肯 定的說我和任何一個小姐之間都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我只是單純的陪客,我也保證以後我絕對不再去這種場合,即使得罪人,丟工作,我也不去了……』我一口氣 解釋和保證了一大堆,雖然我說的都是事實,但是事實會不會成為事實,還要取決於冉靜的態度,我小心翼翼的問道:『你相信嗎?』

『我信啊。』冉靜說出我很想聽到的三個字。

『那太好,你相信就好。』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起碼冉靜願意接受我的解釋。

『可是相信並不代表不生氣啊。』這句話由女人嘴裡說出來再合適不過了,男人們對這句話都必須保持絕對的理解力。

『要不你懲罰我解解氣吧,怎麼樣都行,只要你能消氣。』死皮賴臉的功夫也要用上了。

看著我一臉焦急的樣子,冉靜的臉上逐漸恢復了笑意,並且有了往日那種精靈的樣子說道:『已經懲罰過了,傻瓜。』

聽到傻瓜兩個字我基本上算是放心了,聽傻瓜能聽的像我這麼開心還真不太容易,不過這意味著冉靜應該不那麼生氣了。

『懲罰過了?這麼便宜我?』我對自己的好奇心表示鄙視,這時候根本不需要問這種問題,儘快順著竿子往上爬徹底打消冉靜的怒意才是正途。

『對啊,昨天是你的生日,我原來準備去你那裡給你慶祝的,可是你作壞事,所以罰你自己回來。』冉靜一臉的得意。

『你就這麼肯定我會回來。』

『那當然了,你敢不回來。』我當然不敢,發生這種事情我都不回來的話,冉靜跑了我想沒人會可憐我,最多送我兩個字『白癡』。

『那這桌菜是為我準備的?』我指著桌上豐盛的菜肴。

『嗯。』冉靜點點頭。

『那還有沒有禮物啊?』我對自己的臉皮越發的敬佩了。

『這個。』冉靜伸出左手,在她的手腕上系著一條粉紅色的絲帶。這種戲劇場面居然出現在我的面前,雖然是個比較老的橋段,但是這種禮物永遠是最大的驚喜。

我心裡的激動和狂喜難以抑制,『你,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這個含義。

『嗯。』冉靜點點頭。

這算不算認可我的行為,桌上豐盛的菜肴對於我饑餓的肚子構成的吸引力也不足以抵擋來自于冉靜的誘惑,我走近冉靜拉住冉靜的手。

『可是現在不行了,你的生日是昨天,你比我預想晚回來了30分鐘,所以禮物沒有送出去,作廢了。』我抬頭望向牆上的時鐘,0:32分。

『不是吧,晚一點沒關係的,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禮物沒送出去就沒有了。』

『那什麼時候可以補?』

『這哪有補的,明年生日吧。』

『明年生日?那不要一年,聖誕行不行,要不元旦,過年禮物也成。』

六十四章 過節

就要到耶誕節的日子,一直讓我納悶的是這個老外的節日為什麼在中國變成了一個沒有假放的『傳統節日』,人們完全拿出自己的私人時間來進行各種豐富的娛樂活 動,各種商家也為這個節日精心炮製各種節目和商品,而這個在老外眼裡相當於我們新年用於更多的和家人相處的節日,在中國變成了更多的和朋友相處或者男女朋 友相處的日子,對於戀人來說其隆重程度恐怕僅亞于情人節。

記得有很多書上說過一個『對付』女人的原則,也就是三百六十五天,你一定要記住幾個特別的日子,在這種特別的日子裡給予她們特別的照顧。(聽起來這句話怎麼有怪怪的感覺)聖誕節目前也可以擠進特殊日子裡的前幾位。

可惜的是在耶誕節的前一天我才知道我可能沒有時間返回上海,因為耶誕節根本不是中國人的節日,所有的工作會因為國慶、五一進行暫時的中斷,但是不會為了耶誕節耽擱。不過在電話裡我告訴冉靜我會想辦法務必趕回上海,讓她打扮好了等待我的歸來。

這是和冉靜共渡我們的第一個耶誕節,無論如何我都希望能夠和冉靜一起渡過,顯然我也受了這個洋節日的影響,我想冉靜也希望我的歸來,目前剩下最重要的問題是時間是否允許我完成這次『飛奔』行動。

北京時間早上9:00-12:00完成了一天內日常的工作,對需要處理的事物進行了一個輕重緩急的排列,將緊急的事情處理完畢,能延期的全部延期。

北京時間中午12:00-2:00 睡午覺。怎麼,你有意見?這種緊張的時刻還不趕快處理工作,居然睡覺。老大,我說了早上已經把工作處理了,不緊要的工作也延期一天了。那你還在這待著幹 嘛?我下午還要接待一個很重要的客人,我中午睡覺養足精神,完全是為了晚上的飛奔做準備。

北京時間下午3:00-6:00 與來訪的合作者商討合作計畫,我覺得我已經把整個計畫做了最詳盡的準備,我想在最短的時間裡將整個項目的精髓和亮點解釋清楚,然後儘早的完成這項工作,可 是不知道是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還是他們的接受能力有問題,又或者中國人有一個傳統的習慣,這個習慣就是當雙方工作快到吃飯時間的時候,大家會默契的拉長 一下談話,等到可以『公款吃喝』的時間。

北京時間下午6:00-7:00分 在進行中國人的習慣,陪客戶吃飯,在這一點上我已經找來了蘇達人救命,在此,我也要特別感謝蘇達人日裡萬機的情況下願意幫我陪這些客戶吃飯,我才有了脫身的機會。

北京時間晚上7:00-7:30,趕往火車站,我們這個城市一個問題暴露無遺,平時計程車空車率極高,而到了節假日或者特殊天氣,計程車就會爆滿。這個問 題說明了這個城市人的一個生活習慣,平時比較節儉,到了假日才花錢,難怪這麼多商家喜歡在節假日的時候大搞促銷活動,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有的人平時多花一毛 都心疼,過節的時候丟一塊也不在意。我現在非常著急他們和我搶計程車,我只能一邊往火車站的方向跑,一邊不停的回頭觀察是否有空車。

北京時間晚上7:40-11:15,我奔跑了接近三分之一的路程才在與一個中年婦女的爭奪下搶到一輛空車,完全不符合我平時謙謙君子風度,及時趕到車站坐 上我算好時間的那列火車,踏上奔向上海的路途。我人坐在車上,思維開始隨意飄飛,我想到『從車尾跑去車頭,這樣會不會節約一點時間?』『今天的列車會不會 出狀況,撞死一頭牛?』『耶誕節為什麼這麼多人坐火車,他們為什麼不去過節,或者和我一樣在進行飛奔行動?』…………

北京時間晚上11:15,我的心基本上安定下來,火車准點到達上海車站,我早早的就站在車廂的門口,從這裡到冉靜的所在(冉靜並不在家中,我讓她去參加和朋友一起的聚會)一般30分鐘足夠,這樣我可以從容的『會見『冉靜。

北京時間晚上11:55分,喂,計程車司機大哥,你不要看我不會說上海話,就欺負我外地人好不好,我是路盲,但是不代表我沒在這片土地上待過啊,也不知道 他走的到底是那條線路,總之比預計的時間長了很多,當我發火的時候,他以單行道為由將我丟在一個距離目標地點還有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我現在沒時間和你計較 這些事情了,不然一定投訴你)。

一公里而已,我上學的時候1000米測試最好成績3分40秒,行了,我知道這個速度不算很快,我只是說明我可以在剩下的5分鐘之內跑到我的目的地而已。

可是客觀條件造成我不可能達到在學校時候的速度,我早就應該知道我的身體素質在大學畢業之後就被不斷的摧殘著,雖然在冉靜的監督下,回復了一些運動,但是 你不會指望這麼短的時間就復原這麼多年的摧殘吧,如果這麼簡單,我們可以肆意的『摧殘『自己了。今天為了接待客戶放棄我平時穿運動鞋的習慣,這也是我自己 的準備工作沒有做好,我完全應該預備一雙可供奔跑的鞋子。

在氣喘吁吁的跑到可以看見目的地一家主題音樂餐廳的時候,我撥通了冉靜的電話,還好這個沒有再刁難我,冉靜應該一直等待著我的電話,在這麼嘈雜的環境裡第一時間接聽了我的電話。

『傻瓜,你在哪。』冉靜第一句話就很興奮的說道。

『我~~~,我~~~,你~~~出來,』我不是結巴,也不是緊張,我是喘不上氣:『你現在出來,對,出門口~~~~,好,往你的左手走,看到第六棵樹後面的帥哥沒有?』

看到我心中最美麗的冉靜向我奔來,我掛斷了電話,整理一下頭髮,靠著樹擺出一個自認為比較酷一點的造型。

在冉靜奔到我面前的時候,我微笑著給了冉靜一個挑逗的眼神:『這位美女,今天晚上的月色如此美麗,但是你的美麗更勝月色,要不要找一位向我這樣的帥哥陪伴你共渡如此良辰美景?……』

冉靜笑著看著我,沖上來說道:『來不及了,傻瓜,還這麼多廢話。』我的嘴被冉靜的唇封上,在這一刻餐廳內響起大家齊聲倒數的聲音『十,九,八……』,我和冉靜的吻的時間按照老外的演算法跨越了一年。

第六十五章 愛你

隨著項目的開展,慢慢的進入軌道,我的休息時間得到了一定的保證,我只要有空就會返回上海,即使冉靜不在家。只要我待在這個家裡就能感覺到無處不在的冉 靜,這裡是我和冉靜的一個紐帶。即使一個人待在這個家中,也覺得距離冉靜十分的接近,不像自己一個人在家鄉的時候,反而覺得有些孤單。不知道這樣說是否有 不孝的嫌疑,上海和父母家的距離之比,並沒有讓我回父母家的次數多於回來這裡。

『我回來了。』我還是用我最喜歡的開場白來推開房門,沒有人搭理就意味著丫頭並不在家中。

『嗨,丫頭,想我了吧。』我對著放在客廳的一張三人照片中的冉靜的說道。這張照片裡有冉靜、我和來過我們家的那個可愛小寶貝,這張照片有著一家三口最溫馨的感覺,所以在我強烈要求之下擺放在這裡。

『家裡沒飲料了,速食麵也被你吃完了?我不在家你就偷懶是吧,女孩子家不可以這樣對待自己,你不要告訴我吃速食麵是為了減肥,你的身材不用減的。』

你是不是覺得我腦子壞了?也許吧。我覺得自言自語有時候也是一種很奇妙的享受,你可以嘗試一下,也許你也會喜歡這種『交流』方式。

我走近冉靜的房間,進一步感受一下這個丫頭的存在,看見許多洗好的衣物沒有折疊。

『原來你也不是那麼勤快,我不在家你真的這麼偷懶,咦,這是你的內衣?號碼好像增加了,難道除了生產期,女孩在22歲以後還有其他可供發育的時段?又或者……』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回頭看見一張美麗的臉龐。

『啊。』我大叫了一聲。

『你幹嘛,嚇著我了。』背後的美女說道。

『是你嚇著我了,走路都沒聲的。』

『是你自己太專注吧。』美女看著我手上的內衣。

『呵呵,我整理一下。』我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是我的,放下。』我想這時候大家知道出現的美女不是冉靜,樂樂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不要四處張望了,冉靜不在家。』樂樂用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

『你對冉靜的身材這麼瞭解啊。』我和樂樂回到客廳說話。

『那當然,對我們家丫頭,我當然要做到深刻瞭解。』

『你們家丫頭就這麼好。』

『當然,你盡問一些蠢問題。』

『你,你們家丫頭就沒有缺點?』樂樂又瞪了我一眼說道。

『缺點當然是每個人都有的,只是我不覺得她的缺點有什麼不好,喜歡就連缺點也喜歡。』

『你要不要這麼肉麻。』樂樂聽的直皺眉頭:『和你說真的,如果你們家丫頭喜歡上別人,你怎麼辦?』

『這個問題,我還真沒有認真考慮過,不過要真的是這樣,一定是我不夠好,丫頭這麼好的女孩有更好的選擇也是應該的。』說出這些話,我自己都覺得驚訝,驚訝 於這居然是我的真實想法,在我的思維中冉靜的優秀真的算上出類拔萃,而我卻算不上,如果老天爺願意將她恩賜於我,我自然欣喜,可是如果她真的決定離開,我 真實的想法竟然是祝福她。我是不是真有這麼崇高,已經昇華到愛一個人就是看到她幸福的境界?想到這裡,我自己的心不免一沉,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你真的不去爭取?』

『我當然不願意放棄,如果有爭取的機會,我一定盡力,不過如果真的沒有機會了,我想無謂的糾纏只會讓她覺得煩惱吧。』

『那你自己會不會喜歡上別人?』

『呵呵,』我不禁笑了笑:『我想我現在已經忘記如何喜歡別人了吧。』

『受不了你,真的很肉麻,那你現在總有什麼不滿意地方吧。』

『怎麼感覺你在訪問我,有沒有預約啊。』

『回答問題。』

『當然有,就是到現在我們家丫頭還沒有以身想許是我最大的遺憾。如果……』一個枕頭從我的房間飛出來直奔我而來,接著就是我們家丫頭的聲音:『以身想許你個頭啊,整天就知道想這個。』我單手招架枕頭看著樂樂,好你個丫頭居然串通我們家丫頭聯合作弄我。

樂樂走了,冉靜為我忙碌著晚飯,我坐在飯桌前注視著忙來忙去的丫頭,一直等到她準備齊飯菜。

『看夠了沒有。』冉靜坐在我的旁邊瞪了我一眼。

『沒有,怎麼看都不夠。』

『吃都堵不上你的嘴。』冉靜夾了一筷子菜塞進我的嘴裡。我一邊吃飯一邊依舊注視著冉靜,愛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到底怎樣才算是愛?我一向都不喜歡探討 這個問題,但是看著冉靜我有一種強烈的衝動,我想告訴她我愛她。當一個人問你,你愛他嗎,你需要用時間哪怕0.1秒來考慮,你也許不愛他。當你一個人問 你,你愛他嗎,你想也不想的回答愛,你也許也不愛他。愛一個人也許是自發的從心底裡想告訴他,你愛他?

吃完飯做在沙發上對著不知道放什麼節目的電視,這種特別無聊的娛樂方式居然是我和冉靜的傳統保留節目。

『丫頭。』我喊了一聲冉靜。

『嗯?』冉靜抬起頭用美麗的大眼睛看著我。

『我愛你。』我笑了笑說道,我自己都覺得自己似乎不夠真誠,雖然我是發自內心的說這句話,但是如果我不用不太真誠的樣子來說的話,我自己又覺得有些肉麻。冉靜愣了一下,看著我的眼睛,然後同樣也笑了笑說道:『我也愛你。』

『真的?』我確實很詫異冉靜的回答。

『嗯。』冉靜很肯定的點點頭,然後自覺的靠進我的懷裡。有時候愛似乎也不是那麼難以理解的東西,我覺得我現在就在愛裡,我不管你是怎麼認為,或者說出一堆到底什麼才是愛的道理,我知道我現在很幸福,我就認為這是愛了。

『丫頭,你真的那個什麼什麼我。』這次我到不好意思說那個字了。

『嗯,傻瓜,這麼沒自信。』冉靜伸手在我的鼻子刮了一下。

『不是沒自信,我想問個問題。』

『你說吧。』冉靜很認真的看著我,等待我的問題。

『你都愛上我了,什麼時候以身想許啊?』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我想大家應該能估計到一、二,以身想許?親密接觸?哪有那麼幸福啊,和靠墊親密接觸到是時常發生的事情。

六十六章 欠債

公司的項目階段性取得了一定的成績,蘇達人也非常的開心,決定給公司的員工一定的獎勵,而我則要求給我幾天的假期。

利用這幾天的假期原本打算和冉靜出去旅遊,也許丫頭去過的地方太多,她更喜歡賴在家裡,賴在我的身邊。在綜合了我和冉靜的要求,我們選擇了度假。

在一個不大也不小的美麗風景城市的郊區以比較便宜的價格租了一間別墅,關掉了手機,切斷了與外界的聯繫,這裡將是這幾天我和冉靜共同相處的地方。

這座城市本來就是一座古老而美麗的城市,它的郊區更有一種靜雅的感覺,從別墅的視窗向外看,可以看到鬱鬱蔥蔥的樹木,以及一個清澈的人工小湖,每個別墅的院落通出去就是屬於這個院落的小小碼頭,還有一艘小木船漂在碼頭邊上。

忘掉了城市的喧囂,忘掉了我們匆忙的生活,忘掉所有我需要記掛和擔心的事情,徹底的放鬆自己的情緒,這幾天只有我,只有丫頭,其他的一切對於我來說都不重要。

在這裡的生活應該說是如此的『單調』,起床做早餐,看著冉靜吃完,又或者冉靜起床做早餐看著我吃完,然後一起在院子裡,碼頭邊,小船上相擁而坐,隨意的說 著話,有時候連說話都很少,就這麼坐著,我才發現,原來坐著也可以這麼『消耗』時間。一起做中餐,吃完,繼續坐著,聊天,做晚餐,吃完,還是聊天。說到這 裡你會不會已經睡著了,感覺是如此的無聊。但是我卻感覺有一種寧靜的超脫,我們不必去考慮用什麼娛樂自己。(其實你是否發現你每天都在考慮一個問題,用什 麼娛樂自己,也就是俗稱的找樂子,其實也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用一個標準就可以瞭解你是否在娛樂自己,當你覺得時間過的快的時候,你就在娛樂自己。

晚上,我和冉靜同睡在一張床上,因為只有一張床,我沒有任何逾越的行為,並不是我不想,也不是冉靜對我沒有誘惑力。基本上冉靜這個時候對我的誘惑力空前的大,但是我卻驚訝自己可以克制自己,我也不知道原因,也許我現在正變的『偉大』了吧。

『你幹嘛睡覺總背對著我。』冉靜把我的頭扭了過去。

『那應該怎麼睡?』

『這樣。』冉靜把我的手臂枕在自己的頭下,擠進我的懷裡,雖然我們隔著兩條棉被,但是我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丫頭的身體,我原始的欲望空前的膨脹,甚至有一些反應,氣血上沖,心跳也加速起來。我無奈的抓了抓頭,長長的吸一口氣,以穩定自己的情緒。

『你怎麼了?』冉靜的頭靠在我的胸口,一定能感覺出我的心跳加速。

『沒什麼。』

『騙人,你臉都紅了。』

『這麼黑,你也能看見我臉紅。』

『你是不是想壞心思了?』冉靜仰頭看著我,黑暗之中仍然可以清晰的看見她的眼睛。

『是,』我很老實的答道:『你這麼靠著我,說沒想法,誰信啊。』冉靜頭低下,又往我的懷裡擠了一下,低聲說道:『你忍的是不是很辛苦啊。』這句話用我的大腦思維,就是可以有行動的提示,如果你不這麼認為的話,你的腦子一定出了問題,這一次我絕對相信我自己的判斷。

『當然辛苦了,你說一個已經餓的要死的人看見一隻美味的雞腿,但是不准吃,是不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你什麼比喻啊。』冉靜輕輕的打了我一下:『那你要不要……』冉靜的聲音越來越小,根本聽不清楚說些什麼,但是她的含義卻表達的非常清晰。

『那我不客氣了。』我翻身坐了起來,一付準備就緒的樣子。

『嗯。』冉靜點了點頭,緊閉雙眼。看到這個時候的丫頭,我的心裡有一種由內而外的笑意。我輕輕的吻了丫頭的額頭,嘴唇,然後手慢慢的伸向丫頭的身體,丫頭下意識的抓住我的手,想阻攔,但猶豫了一下又選擇了放棄,讓我笑意更濃。

我又在冉靜的額頭上吻了一下,用手輕輕的刮了一下冉靜秀氣的鼻子說道:『好了,丫頭,今天放過你。』

『你不想要?』冉靜又蚊子聲音一樣的說道。

『呵呵,不是我不想,是你還沒有準備好,你都這麼害怕我怎麼忍心。』我坐起身點了一根煙,我對自己的行為很納悶,人家都是抽事後煙,你沒辦事抽什麼煙啊。

『誰說我害怕。』冉靜一付不服氣的樣子。

『那這次我真的不客氣了。』我立刻放下香煙。

『可是你自己錯過機會了,就沒有了。』冉靜下意識的往被子裡躲了躲。

我原本就沒打算什麼,繼續抽我的沒有事的事後煙。

『謝謝你,陸飛。』冉靜看見我沒有真的舉動,又靠近我的身邊。

『這有什麼好謝的,記帳了,下次加倍還,有利息的。』我一邊抽煙一邊得意的說道。

『你都說的什麼啊,這種事情還有記帳的,那下次一次要幾次……。』冉靜發現自己的話有問題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不是聖人,我也不是有毛病,只是暫時『不取』,是為了將來更大的獲取,這種事情真的可以記帳外加利息的,不是一次幾次的問題,而是一輩子這麼長的問題。

第六十七章 家

在度假的別墅,我和冉靜享受著一種悠然南山下的感受,當人處於這種環境的時候,他的思維方式、內心想法都會跟著發生變化,也就是進入一種不太真實的夢幻概念,美好的事情在這個時候佔據著主要地位,對於培養『愛情』這個對美好事物比較敏感的種子有不錯的功效。

『陸飛,你說要有一個像這樣的家也不錯哦。』冉靜坐在別墅兩樓的小天臺上,看著下麵水質清澈的人工湖說道。

『是啊,有山,有水,還有你。』我遞給冉靜一杯橙汁,坐在她的對面。原本以為冉靜會給我一個嚴厲的眼神,沒想到她卻給了我一個肯定的微笑,我想我是否應該開始換一下思維方式,重新確立自己的角色,現在我應該可以真正的視冉靜為『我們家丫頭』了。

『但是屋子裡要是能重新設計一下就更好了。』

『我覺得已經不錯了,還需要什麼改變?』我對這個別墅的裝潢還算滿意,其實我對室內的設計確實也有自己夢想中的樣子,不過我覺得任何一種設計天天看也就沒有什麼特色了,所以總體上感覺舒適我就不挑剔了。

『那當然了,自己的家就要是自己最喜歡的樣子,你跟我來,』冉靜拉著我走到樓下的大客廳:『看這裡,要全部都打通,形成一個整體的大廳,在這邊也要用一整塊的落地玻璃,可以一眼看到外面的景色。』

『你怕被人偷窺?』我的大腦條件性反射說了一句。

冉靜瞪了我一眼繼續她的家庭夢想:『你看這個廚房,雖然夠大了,但是設施一點也不齊全,我要一整套的廚房用具,包括一些做特殊食物的用具,這樣在家就可以做出各種各樣的美食了。』

『你連家常菜都沒做好,你還想做什麼特殊食物?』我的大腦又條件性發射的說了一句。

冉靜更加嚴厲的瞪了我一眼拉著我繼續來到樓上的主臥室:『你看這裡的擺設硬邦邦的感覺多不好啊,臥室就要有一種很柔軟的感覺,我要這裡的所有擺設看上去都是很柔軟的感覺。』

『你……。』我還沒來及條件反射,冉靜的眼神已經飄了過來,我只好把想說的話吞了回去,其實在我的大腦條件反射沒來及完成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會說什麼。

『你就沒有其他意見?』冉靜的臉上有一點責備的意思。

『好啦,我覺得臥室裡面最重要的就是床,床一定要夠大,夠舒服。』大家都知道這是我一貫的堅持。

『嗯,要有很柔軟的感覺。』冉靜對我的回答表示認可。

『其實我們現在那張床就不錯,我花了上萬元買的。』

『誰和你我們的床啊。』

『我買的床,你睡的床,不是我們的床嗎?』

『貧嘴,過來。』冉靜又把我拉到旁邊的房間:『這間房間做工作用的,這裡的擺設陳舊了一些,應該用亮一點的顏色,那做起事情的時候心情才會比較愉悅。』

『嗯,一定要有一個大一點的桌子和非常舒適的椅子,這樣玩起遊戲來才比較不容易疲勞。』遊戲也算是我的業餘工作吧,有時候比上班還勤奮,我說完看見冉靜直視著我。

『那再給你配一套,我們兩一起玩遊戲?』

『誰要和你一起玩遊戲,幼稚。』

『那,你不要說玩遊戲的人就幼稚啊,這個觀點,我嚴重的表示不同意,遊戲……。』冉靜才不聽我關於遊戲有用論的解說,跑到另外一間房間去了。

『這間房間就做嬰兒房,光線充足,要用多彩的顏色,營造一個很卡通夢幻的感覺,』冉靜一片說著一邊自己開心的笑著:『你喜歡男孩女孩?』

『男孩啊,哇,一個大胖小子,叫我老爸,跟在我屁股後面顛顛的,多幸福啊。』我想想都覺得開心,不過僅限於想,真生一個不知道會不會被煩死。

『不行,我喜歡女孩,女孩長的像我,我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那男孩長的像我不一樣很帥。』

冉靜笑了起來:『你哪裡長的帥了?』

『我內在帥。』

『還是生男孩吧。』冉靜突然轉了態度讓我茫然。

『為什麼?』

『生個女孩不像我像你怎麼辦,怎麼打扮都不漂亮了。』

『生個女孩不像你像我?』我重複了一遍冉靜的話:『我和你生啊?』

『不然來。』冉靜皺著眉頭嘟著嘴說道。

『好啊好啊,那什麼時候生,儘快?』

『生你個頭啦,下輩子生。』

冉靜又帶著我跑到樓下的洗手間:『這裡你有什麼建議嗎?』

『有啊,浴缸要換一個大的,這樣可以兩個人……。』我看著冉靜的眼神又一次的止住了我的話。

『幹嘛不說了,你說的對啊,浴缸大一點,兩個人一起洗的時候比較舒服。』

『啊,你贊同我們兩個人一起洗啊。』我真沒想到冉靜在繼願意和我生個寶寶之後還能同意這個要求,看來真的要轉換一下角色定位。

『什麼我們兩個人,兩個人洗也沒你的份,是我和我女兒。』

『剛才不是說兒子的嗎?』

『現在改主意了,不和你生了,所以還是生女孩。』

『……』

『……』

今晚是在這裡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和冉靜將在家裡最無聊的習慣,對著電視聊天搬到了這裡,只是家裡的沙發改成了這裡的床,冉靜依偎在我的身邊。

『陸飛,要是我們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就好了。』雖然我們共同居住在一個屋簷下,我們也將那裡稱之為家,但是和現在冉靜口中的家的差別應該很大。我想冉 靜口中的這個家,是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重要的是在這個家中有一個丈夫,一個妻子,再或者一個孩子,這才是家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嗯,你老公我一定會努力奮鬥,早日完成我們家的夢想。』我終於重新確定角色思考問題了。

『誰是我老公啊。』

『我啊,還能有誰。』

『臭美,我才不要呢。』

『喊聲老公來聽聽好不好?』我想這個問題很久了,如果冉靜能嗲嗲的喊我聲老公,我真怕我忘了自己姓什麼。

『不——要——,』冉靜這次語氣很堅定:『等你真的是再喊。』

『好吧,我先為一個物質的家奮鬥,然後接你這個女主人進來組成一個真正的家。』我想我真的任重而道遠,上海的房子現在多貴啊。

『嗯,我們一起努力吧。』冉靜給了我一個肯定的回答。

雖然只在這裡待了幾天,就要離開的時候居然有了強烈的不舍情緒,如果叫我一個人在這裡居住的話,我想經過頭幾天的平靜之後,我會開始懷念都市里的喧囂,將 自己混雜在人群當中,減少一個人孤單的感覺。但是,和冉靜一起在這裡卻有著不一樣的一番感受,難怪以前人動不動喜歡玩隱居呢。在這個相對比較讓人進入夢幻 情緒的環境裡,我想我已經完成了和冉靜『私定終生』的步驟,只是不知道回到『現實生活』中,丫頭會不會賴帳。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