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醉酒

如果可以不利用私人時間回到上海,對於我來說就像額外得獎勵,這一次我有了額外得獎勵,因為在蘇達人得引見之下,來到上海與幾位元客戶會談。整個會談預計 要進行三天,這使得我非常得欣喜,不過不好得事情似乎總要伴隨好的事情一起到來,我們到上海會見的幾位客戶是北方人,他們似乎對我已經很久沒有進行過的事 情——喝酒非常的有興趣。

其實在中國還是有著非常源遠流長的酒文化,而在中國這片廣闊的土地上有很多地方的人喜歡喝酒,有更多的地方喜歡將公事在酒桌上來解決。

可以對於我來說,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為我的酒量只有兩瓶啤酒或者三兩白酒的水準,這個限度我在大學的時候已經無數次的測試過,非常的準確,只要三兩 白酒下肚,我一定要去廁所嘔吐,然後躺在床上睡一整天。但是我今天遇到的客戶異常的『好客』,也異常的能喝,所以我的下場已經可以預見。

這裡說一點關於酒精效力的問題,我個人認為酒只要不喝到爛醉,大腦思維依舊處於清醒的狀態,之所以有所謂失態的表現,是因為小腦的控制力下降,一些平時不敢或者壓抑的思維和行為被調動出來,這也是所謂酒後真言以及以酒壯膽的表現。

我拒絕了蘇達人的好意,堅持自己回家,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用我自己強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不在計程車上嘔吐,當我下車之後就再也控制不住,在路邊狂吐不止。經過片刻的休息,我跌跌撞撞的走進社區,當我走到一半的時候,我實在困乏在長椅上躺了下來。

這時候我的身體已經非常的虛弱不再想有任何的動作,但是卻不影響我的思維活躍,我很想展示出一個幸福的笑容,因為我想起以前,我曾經在這張長椅上將醉倒的 冉靜『撿』了回家,而如今換作自己醉倒在這張長椅的時候,冉靜已經成了我們家的丫頭,一切似乎就像一場真實幸福的夢境。

當我的思維還漂浮在幸福當中,『夢境』中的女主角出現在我的面前,由朦朧倒清晰。

『真的是你啊,你怎麼可以隨便睡人家的床啊。』這句臺詞似乎非常的熟悉。

我很想說些什麼,但是似乎開口說話對於我來說也是一件很費力的事情。

『喝這麼醉,快點起來啦,回家再睡。』冉靜彎下腰竭盡全力將我扶了起來,我也盡我最大的努力配合她的動作,因為她不可能完全承擔一個男人的重量。

在冉靜和我共同的努力下將我自己抬回了家中,一進家門我又沖進廁所進行新的一輪嘔吐,這裡存在一個奇怪的問題就是我為什麼如此虛弱的需要冉靜的攙扶才能回答家裡,卻有這麼大的力氣以極快的速度沖進廁所嘔吐?

冉靜在一旁輕輕的幫我拍打著後背,遞給我水漱口,一切的動作都如此的體貼溫柔。

『睡這邊啦,我晚上好看著你。』在我想回去自己的房間睡覺的時候,冉靜把我拉進了原本屬於我的房間,倒在那張很久沒有享受過的舒適大床上。

不知道你是否有喝醉酒的經歷,也不知道你的感受是否和我一樣,我喝醉的時候會異常的難過,一定會在心裡發誓下次不永遠都不再喝酒。

冉靜坐在床邊,用毛巾輕輕幫我搽拭著面部,涼涼的感覺讓我輕鬆一點,不過冉靜的行為是減輕我難受程度最好的藥劑。

『不要走。』我拉住冉靜的手,在她想起身的時候。

『傻瓜,我不走啦,我去把毛巾重新濕一下水,再幫你泡杯茶。』冉靜輕輕的說道。

『不要,什麼都不要,就要你在我旁邊。』

『像個小孩子一樣,好啦,我不走啦。』冉靜又坐了下來,用手幫我理理了頭髮問道:『你現在還難受不?』

『不難受,有你在身邊就什麼都不覺得難受了。』

『喝醉了都不忘記貧嘴。』

『冉靜……』我突然想坐起來將丫頭攬入懷裡,可是坐起來的瞬間又使得我有嘔吐的感覺,只好又老實的躺了回來。

冉靜看著我的樣子露出迷人的微笑說道:『喝這麼醉,老實一點啦,有什麼話就躺著說吧。』雖然冉靜嘴上這麼說,但是還是向我更靠近一些。

『丫頭,剛才躺在那張長椅的上的時候,我想到以前在那裡遇到你的情景,現在回想起來就像做夢一樣,當我自己醉倒在那裡而被你看見的時候,就像是一種輪回, 但是當輪回完成的時候,似乎應該到了結束的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些,只是剛才我的心裡刹那間有的一種宿命的感覺,似乎一切都是天定一般,在 這裡的開始回到這裡結束,心裡頓時充滿一種驚恐的感覺:『我不知道是否有一天你會離開,雖然我很害怕那一天的來臨,但是如果你真的要離開,你千萬不要一下 子就不見了,讓我看著你離開,我想一個人在做完美夢醒來的時候,他也是快樂的。』

說道這裡,我已經非常的乏力,朦朦朧朧的進入半睡的狀態,我只感覺到冉靜的手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臉龐,很舒服。冉靜輕聲的說了一句話,我已經聽不清楚,進入了睡夢中。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冉靜已經準備好早中餐(中餐的時間,早餐的食物,不知道到底應該算早餐還是中餐)。

當一個人沒有爛醉的時候,他不會記不得當時發生的事情,所以我清楚的記得我昨天在臨睡著之前,冉靜說了一句話,而我也非常想知道這句話的內容。

『丫頭,昨天我好像說了一大堆話。』我一邊吃著食物,一邊口齒不清的說道。

『嗯,說的亂七八糟的。』

『那你後來是不是回答了我一句話?』

『嗯。』

『你說的是什麼?』

『你沒有聽見?』

『沒有。』

『那就沒有說過。』冉靜綻放一個微笑。

當然冉靜這樣的時候,你就不要再妄想用手段讓她說出來,除非她自己自願,所以我對這句話也充滿了疑問。

第六十九章 前夕

男人在戀愛中基本上都會犯一個很致命的錯誤,就是當他們覺得自己已經『徹底』的征服自己的目標之後,會產生懈怠的情緒。我非常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我告誡過 自己,冉靜帶給自己的幸福無可替代,所以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全心全意的去珍惜、愛護這份天上掉下來的感情,但是,我似乎在不經意之間沒有做到最好。

返回了工作崗位,我投入了更緊張的工作,創業初期的艱難我想每個人都可以瞭解,我不是天才,我也不具備雄厚的資金,活絡的人脈等等條件,唯一可以做的就是 付出更多的努力,似乎我還有一個更好的理由,為了我和冉靜的將來奮鬥,我將更多的時間放在我的工作之上,返回上海的日子少了很多。

『陸飛,你最近有沒有空,回來一次好嗎?』冉靜很少對我提這樣的的要求。

『呵呵,想我了?』我基本上不放過『調戲』冉靜的機會,原來『調戲』這種行為也是一種很娛樂的行為,難怪這麼多流氓喜歡調戲,可是我與流氓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只調戲我們家丫頭,雖然她也是良家婦女。

『貧嘴,正經一點。』這次冉靜應對『調戲』的態度與以往不太一樣。

『我盡力啦,不過最近實在太忙,忙的我已經暈頭轉向了。』最近的工作和自己都給了自己不小的壓力。

『那好吧。』冉靜的聲音裡有些許的失望,但是我想為了我們將來有更好的生活,冉靜應該能夠理解我現在的行為吧,因為我對她的思念對我也是一種煎熬。

連續幾次冉靜都有提起讓我有空返回上海,我都說盡力,可是一直都沒有機會成行,心中除了思念還多了不少愧疚。

『陸飛,最近工作還是那麼忙嗎?』今晚冉靜像往常一樣打來電話。

『是啊,每天只能睡六個小時,對於我這種需要十個小時睡眠的人真的是很辛苦的事情。』

『小豬,自己注意身體啊,不要那麼拼命。』

『呵呵,不拼命不行啊,我還打算在三十五歲之前退休,帶著你環遊世界呢。』

『知道你有宏偉目標啦,也知道你工作真的很忙,但是我有個要求你一定要答應。』

『嗯,什麼要求,說。』

『2月10日之前你一定要回來上海一次好嗎?』冉靜很認真的說道。

『嗯,好的,我儘量安排時間。』

『不是儘量,是一定,這段時間我不打電話給你了。』

『啊,為什麼。』

『這樣你才會更想我,就記得回來了啊。』丫頭的理論一向獨特。接下來的日子冉靜真的沒有打電話給我,而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養成了『等待』冉靜電話的壞習 慣,而不太習慣主動打電話給冉靜,加上最近項目確實進入非常關鍵的時期這個藉口,我和冉靜之間短時間的失去了聯繫,不過我每天睡覺之前還是會想起冉靜,在 微笑中入睡。

不知不覺就到了2月10日,其他人已經下班,而我習慣性的留在公司裡繼續加班,我也算是最勤勞的『老闆』了。當我站起身舒展一下筋骨,去茶水間沖杯咖啡的時候,我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7:00,我似乎覺得心裡有一種空空的感覺,我好像忘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又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日期,2月10日,突然我想起冉靜的要求。

12點前以我經常坐晚間車的經驗,終於趕回上海的『家』中。推開家門剛想說一句我的習慣用語『我回來了』,目光先看見了蜷在沙發上睡著的冉靜。丫頭一定一直在等待我的歸來,看著她熟睡的樣子,不盡心中一陣感動。

『丫頭,我回來了。』我蹲在冉靜的旁邊,輕聲的說道。

『嗯~~,』冉靜懵懂的睜開眼睛看到我,綻放一個笑容說道:『你回來啦。』

『傻瓜,這裡睡會受涼的,累了吧,我抱你進房間睡。』說著我想抱起冉靜。

『不要,你坐下來,我們就在這裡說說話嘛。』丫頭以往瞪眼睛命令式口氣我無法拒絕,現在這種溫柔型請求我更無法抗拒。坐在沙發上,冉靜靠在我的懷裡,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兩沉靜在一種安靜當中。

『陸飛。』冉靜輕輕的叫著我的名字。

『嗯?』我低頭看了一眼冉靜。

『如果我死了,你會想我多長時間?』冉靜用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看著我。

『說什麼呢,沒這樣打比方的。』

『你說嘛,我想知道。』冉靜在我懷裡搖晃著身體,哎,我這輩子算是著了道了。

『你要是死了,我這輩子就不結婚了。』我不知道這句話的真實性到底有多少,因為這種情況不可能發生,這句話也無法去驗證,但是我說這句話的時候絕對的理直氣壯。

冉靜微微的笑了笑:『我知道這只是一個假設,但是我還是很高興你的回答,那要是我走了呢?你會想我多久?』

『那就不好說了,你走了就是你不要我了,那我怎麼也要重新考慮個人問題啊。』我開玩笑的說道。

『哦。』冉靜沒有再說話依舊安靜的靠在我的懷裡。就著樣我們相依著,沒有再繼續說話。不知不覺的我睡著了,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冉靜對我說她要走了,離開我了,我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丫頭又微笑著告訴我她是騙我的。

我微笑著張開雙眼,這個丫頭,沒事就喜歡折騰我。可是,當我睜開雙眼的時候,懷裡的冉靜已經不見了蹤影,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了我的心頭。我沖向冉靜的房間,推開房門。

第七十章 信

我的心隨著房門的打開而下落,像是在進行自由落體的感覺,整個心不斷的下沉,掉落一個無底的深淵。我無法面對眼前這個原本應該非常熟悉的房間,因為它熟悉 的程度已經追溯到冉靜還沒有進入這裡的那個歲月,冉靜所有的物品已經不見了蹤影,恢復了最初的那個房間,但是為什麼我會覺得偌大的房間如此的空曠。原來你 的心裡什麼都沒有,當有人把東西在你不知不覺中放進來然後又拿走的時候,同樣的一顆心,後來的已經空了。

我頹然的坐在床邊,看著四周的牆壁,這裡還能算是一個家嗎?不是了,這個我和冉靜同居的房子從冉靜離開的那一刻起就結束了它的使命,這裡已經沒有了生命,房子再也不等同於家。

一個人呆立在那裡很久很久,難道一切真的只是做了一個夢,一個如此幸福而真實的夢,現在夢醒了,為什麼我的嘴角沒有掛著我預想的笑容。冉靜去了哪裡?難道就真的這樣消失?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丫頭會這樣的離開。

良久,站起身,遊蕩在這個曾經是家的房子裡,發現丫頭留在桌上的一封信。

………………………………………………………………
豬:

還是覺得這個稱呼最親切,所以最後一次這樣稱呼你。先不要問我去哪裡了,乖乖的看完信好嗎。這幾天一個人在這裡把所有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都細細的想了一遍,感謝你陪我渡過的這段日子。

第一次被你『撿』回家的時候,是我心情不好的時候,確切的說應該算是失戀吧,那是我第一次談戀愛,我和他是同學,在學校裡就被人說是最相稱的一對,慢慢的 就成了戀人,但是我和他之間似乎一直找不到戀愛的感覺,這就是我們分手的原因吧,但是突然有一個原本應該很親密的人從自己的身邊離開,心裡充滿失落的感 覺,所以我喝了酒。在你把我帶回家的時候,我極力的保持自己『清醒』的狀態,只要你有不規矩的行為,我準備用最後的力氣大聲呼救,可是我只堅持到你把我丟 在床上,那張床實在是太柔軟舒適了,我抵禦不了它的誘惑居然睡著了,醒來的時候我真有些害怕,不知道你這個陌生的傢伙對我做了什麼,來到客廳看到你橫七豎 八的睡在沙發上的樣子(別人睡在沙發可能會掉到地下,但是你不會,我一直想問你,你為什麼可以睡到靠背上去,你的手腳都搭在靠背上,似乎極力的想向上爬) 其實我心裡已經有幾分明白,可是你倒楣正好遇到我想找人發洩的時候,所以就是為什麼你被東西砸的原因。看著你狼狽躲閃卻不反抗的樣子,直到那個阿姨出現的 時候,我開始覺得你是一個蠻有趣的傻瓜。

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那以後偶爾腦子都會浮現出你傻傻的樣子,然後不自然的微笑,害的同事都逼問我是不是又戀愛了,其實哪有這麼快會喜歡上一個人,你 最多算一個印像不錯的陌生人。再次遇到你的時候,應該是在你們的餐舞會上,從一開始我就已經注意到你一直在關注我,你的眼神一直盯在我的身上,其實我很不 喜歡你這種『色色』的眼神,你越這樣看著我,我就越假裝看不見你。可是不知道哪裡跑出來一個美女和你一起跳舞,看著你一臉得意忘我的和那個美女跳舞的時 候,我還真的有點生氣,哼,我可沒喜歡你,我是不喜歡你這樣見異思遷。

主動去接觸你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大膽』的事情,我只是覺得你是一個喜歡裝紳士又有趣可笑的傢伙。(不許生氣,也不許不滿,你總不能讓我這個美女說一上來就 喜歡你這麼不現實的話吧^_^)看見你打開房門見到我時候驚訝的樣子,有點誇張,但是誇張的很真實,給你這個驚訝的表情90分。當我問你要家門鑰匙的時 候,我自覺也詫異自己居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但是你居然沒有拒絕,難道你一點都怕我是個『壞人』嗎?哼,別自己得意,對於你這種不懂得拒絕女孩子要求的 『爛好人』性格,我可不那麼欣賞。

你可能到現在都不知道,擁有你房子鑰匙之後,我會經常在你不在的時候來到這裡,我想瞭解一下一個單身男人的生活狀態,雖然你不在家裡,但是通過許許多多你留在這個房子裡的痕跡,我對你比你對我先有了一些瞭解,雖然你總把家裡搞的亂七八糟的,但是我覺得這裡挺溫暖。

從小就被人冠上一個『漂亮女孩』的頭銜,追求的人也一直很多,各種方法都有,反而讓我對這一切趕到厭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一個什麼樣的愛情,總之這些 都不是我想要的。逃避和拒絕這一切的追求,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也許有很多女孩對此很享受,可是我卻想找個地方把自己藏起來。這時候我想到你,我想藏在 你那裡是安全的,你看上去是如此的沒有『殺傷力』。

和你一起生活的日子和我預想的一樣,是快樂而輕鬆的,雖然從你的眼神裡我可以看出你喜歡我,但是你從來沒有給過我任何的壓力,你只是淡淡的出現在我的身 邊。你對我說過我是一個精靈般的女孩,對你的讚譽我非常的開心,但我想告訴你的是,是你讓我變成了一個精靈般的女孩,你那種不慍不火的態度為我營造了一個 安全的『大舞臺』,讓我肆意的在上面表現自己一切真實的個性,如此的輕鬆。你從來不會因為我的任何舉動而生氣,你總是淡淡的笑著看著我,其實我有時候真的 很『討厭』你這種笑容,所以我特別喜歡捉弄你,很想看到你生氣和很凶的對我說話的樣子,雖然我經常失敗。

和你一起逛街,看你比賽,吃你做的『最高境界』……,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總覺得時間過的很快,我自己都沒有察覺到我越來越喜歡待在你的身邊,待在這個像家 的房子裡。我突然好想像一個小女人一樣做一頓飯給你,等待你回家,可是當我做好『最高境界』等了你一個晚上的時候,你卻『意外』的對我發火了。我真的想把 你從房間裡揪出來好好的打一頓,但是一想起你沒正經的樣子,又沒辦法真生你的氣了,因為我知道你一定遇到不順心的事情了,因為你從來沒有因為我而對我發 火。

看到你病了,一個人傻傻的躲在家裡喝開水悶汗來降低體溫,我刹那間有了一種好心疼的感覺,這麼一個大傻瓜,一個人漂泊在外地也不會照顧自己,看上去一直很 堅強的你此刻卻顯得無助。看著你一個人就那樣忍受著悶熱和病痛的雙重痛苦,臉色蒼白還故作鎮定的對我說沒事,我從心底產生一個『可怕』的想照顧你的念頭。 不過你這個傻瓜總是會讓人很難靜下心和你說話,你總是那樣整天笑呵呵的沒正經,連生病的時候還要貧嘴,害的我苦笑不得。

你這樣一個孩子一樣的男人會有一個什麼樣的過去,有過什麼樣的感情經歷,我很想知道。當你很認真的說你的初戀故事,和你第二個女朋友的故事的時候(還說什 麼該有的都有了),你一點都沒有留意到我眼中的神情,我嫉妒了。我問我自己難道我真的如此在意你嗎?我自己還沒有答案。

一直以來在我的眼中你都是一個整天嘻嘻哈哈,不務正業的傢伙,這也就是我認為自己不會喜歡上你的原因,雖然在你身邊可以獲得很多的輕鬆和快樂。但是當我看 到你為了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專案而失眠,一個坐在沙發上沉思的時候,我突然覺得你是一個男人,一個好認真的男人,讓你小小得意一下,你皺眉頭沉思的時候和沉 聲說話的時候真的蠻有男人的魅力。你認真對待事物、對待自己工作的時候,讓我突然覺得你是一個可以有承擔的男人,而不在是一個孩子。看著你有些焦慮不安的 樣子,我很想能夠幫助你一些什麼,不過你這個死傢伙,連要人幫忙都還貧嘴,真拿你沒辦法。

你帶了一個女孩回家,雖然我相信你們之間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雖然我知道你更緊張我的感受,但是我真的生氣了,我從那一刻起也知道自己喜歡上你了。可是看 著你一付沒正經的樣子,我又急又氣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不過小小的懲罰總要給你的,不然你總是沒記性,我可不允許你喜歡別人,在你心裡就只能有我一個 人,哼,難道我一個人還裝不滿你的心嗎?

我將更多的時間都留給在這個家,這裡確實讓我有了家的感覺,連朋友們都奇怪我到底躲去哪裡了。不過我一點都不介意,因為我找到一個讓自己覺得幸福的地方。

小小來的時候,我真的不相信她是你的妹妹,因為你們的長相,但是後來我堅信她是你的妹妹,因為你們的性格,她一定是從小被你『帶壞』了。我和她一起睡覺的 時候,她就不斷的逼問我是不是喜歡你,我禁不住她的逼問,所以她比你先知道我喜歡你。她答應我絕對不會將這個秘密告訴你,可是這個死丫頭在臨上車的時候還 是在你面前叫了我一聲嫂子,其實只有我和她兩個人的時候,她早就這麼稱呼我了。

你一直都笨笨的,其實從樂樂到我們家來,你就應該可以確定我已經喜歡上你了,因為我願意讓我自己的好朋友知道有你的存在,順便再讓樂樂這個大美女測試一下 你的『忠誠度』。你個死傢伙居然想借樂樂反過來氣我,還好及時出現一個王磊,哼,看誰更緊張一些,要是你緊張我沒有我緊張你多,我就不要你了。

雖然一直以來我很喜歡你為我營造的沒有壓力的輕鬆生活,但是當我喜歡上你的時候,你就應該有所行動,我真的生氣了好長時間,生氣你這個大笨蛋一點也不主 動,你總不能想讓我這樣一個大美女倒過來追你吧,喜歡上你已經是你福氣了!一直到你以家屬的身份叫我一起出遊,我以為你會有所行動了,可是,你這個傢伙居 然還是不搭理我,把我往家屬隊伍裡一丟就算完成任務了,還要我主動去找你。可是當你把原本我想買給你的手鍊擺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知道你這個傻瓜終於知道有 所行動了,你那個傻樣子就不能再積極一點。

看到你因為失業而沮喪,我真的很心痛,我知道你陷入了一個否定自己的低潮,雖然你表面上自暴自棄,但是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目標,我想看到往日那個『盲目自 信』的你。你一直都沒有讓我失望過,看到你『因為我』再次振作起來,我真的為你高興,看著你恢復嘻嘻哈哈的樣子,開心的同時又有一點點無奈,因為你又要沒 正經了。

你一直想納樂樂做你的『二房』是吧,可是你知道嗎,樂樂開始很反對我們在一起的哦,因為她覺得你沒有我好,她可是勸我要放棄你的哦。在她騙你我生病了之 後,她從我嘴裡知道你焦急緊張又有點傻的樣子,她不在反對了,而我真的很感動,當時會有一瞬間的想法,這輩子就嫁給你算了,可是你……

小寶貝來我們家的時候,別以為就你得意,其實我也很得意別人稱我們是一家三口,我還幻想過和你生個可愛的寶寶一起帶她上街的樣子。當你很凶的說『我是她爸』的時候,在我的眼裡,你卻是那麼可愛。

阿姨來的時候我比你還緊張的,因為對於我來說就像見家長一樣,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我擔心,我害怕,我怕阿姨會不喜歡我。不過在瞭解阿姨之後,我更加喜歡你了,因為我覺得在一個幸福家庭中成長,有這樣一個精明慈和的母親,你一定對家有著更深的感受。

結局

正式和你牽手了,又是我主動的。

似乎很多事情都是我先主動的,似乎整個過程都是我在控制的,我現在坐下來細細地回想起來,我才發現最壞的就是你這個傢伙,整個形勢根本都在你的控制下,你會為我有所行動創造好所有的條件,讓我自己無條件地向你投降。

關於這一點我很不服氣,但是我很請願。握著你的手,我覺得好踏實。 和你一起走在校園裡,我越發地嫉妒你的初戀,我多想和你在校園裡一起度過這種最純真的時刻。

不過算了,人家說男人就像湯,煮得越久味道才越濃,那時候的你一定不像現在這樣『壞』的可愛。在你去北京工作的日子裡我真的好想你,我不怕坦白地說出我對你的愛一點都不少於你對我的。

我經常會在空閒的時候發呆,腦子裡都是你的影子,一想到你傻傻的樣子,我會不自然地露出微笑,這一次我不介意同事們笑我戀愛了,因為我真的戀愛了,和你這樣一個傻瓜談這樣一個戀愛,我想就是我一直在找的戀愛感覺。

終於能飛到北京去看你,能帶給你驚喜就是我的快樂,因為我的出現之所以能夠造成你的驚喜,是因為你對我的感情,是因為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

和你睡在一張床上,我有一點點的怕,怕你有不規矩的行為,並不是我對你還不夠信任,反而是我害怕你會在得到一些東西之後,不再像以前那樣愛我。

當你乖乖地睡在我旁邊的時候,我知道你是一個可以讓我託付終身的男人。

面對著你我覺得好踏實,因為你在我的面前坦誠的展示你自己,讓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清你,放心地去愛你,你給了我很多捉弄你的機會。 你知道的,我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在了,可是你不知道從小叔叔在我的眼裡就等同于父親,他給了我父親般的關懷。你這個傻瓜也不知道,其實你也在一個特殊 的情況下『見家長』了,可是你這個死傢伙的表現真是氣死我了。還好叔叔最後給你一個『這小子挺有趣』的評價。

這裡我還想告訴你一個最大的秘密,我見過一個叫王茜的女孩,確切地說是她來過我們家裡。她告訴我她先來看看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可以讓你為了『她』放棄自己的工作,放棄一個大好的機會。

聽到一個這麼優秀的女孩很坦白地告訴我她也喜歡你的時候,我真不知道是該為你到處『沾花惹草』而生氣,還是該因為發現你原來這麼有魅力而高興。

謝謝你,陸飛,你為了我犧牲了你的工作,並且對此隻字不提。看著你每天假裝上班遊蕩在外面,我的心好疼,我好想撲在你的懷裡告訴你我愛你。

當你有了一個創業機會的時候,我好矛盾,我怕你會離開我的身邊,但是我不想因為我而讓你喪失一個難得的機會,雖然我知道我會很想你,但是我願意相信我們的愛情。

好想見你,所以去看你,看到你見到我時的神情,是我最大的滿足,因為又一次證明了我在你心中的地位。

不准問為什麼還要證明啊,當然要,要不斷地證明,誰讓我是女人呢。

和你分開兩地一個人在家的日子,真的有些孤單。每次打電話給你是我最期待的,我變回了一個小女人,你的一舉一動都牽動我的思緒。當你飛奔回來和我一起過節的時候,看著你靠在樹上氣喘吁吁的擺酷的時候,我只想吻你。

知道你去找小姐的時候,我又被你氣到了。雖然我相信你,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想向你發火。可是當我看見你的時候就什麼旗都沒有了,也許你是我這輩子的剋星吧, 看著你的樣子我就很難對你生氣。又或者是因為你帶給我真正安全的感覺。你這個傻瓜還不能確定我對你的感情嗎?我說我愛你是我早就想對你說的話,你這樣一個 男人難道還不值得我去愛嗎?

在外面度假的幾天,我感受著家的溫馨,恬靜而安全,有你在我的身邊,我變得不害怕任何事情,因為我相信有任何事情你都可以為我擋風遮雨。我想把自己都給你,可是我還是有一點怕,不過你總是願意尊重我的想法。

你為什麼不可以霸道一點呢?現在後悔可來不及了。 這段時間你一直都沒有回來,我也知道你是因為工作忙得原因,可是你知道嗎,我有事情想和你商量。我對你說過我一直希望再有機會去讀書,去多學習一點東西,現在我有了這樣一個機會,叔叔幫我聯繫到一所加拿大的學校。

我好想告訴告訴你這件事情,讓你為我做個決定,可是你一直沒有回來。我一個人在家裡讓我覺得這裡好空曠,沒有你在這個家裡,這裡似乎都沒有了生氣。 我定下機票那天,收拾自己的東西,看著空空的房間,回想一點一滴的過去,寫這封給你的信,我哭了。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去陽臺還可以看到我;二、繼續看完信知道一個答案。

………………………………………………………………

這還需要選擇,我第一時間沖到陽臺,我看見樓下那個美麗的聲音正在仰頭注視著這裡。

『死丫頭,你他媽的給我站住,你不要說去什麼加拿大,就是去月球,我也會把你抓回來。』我用盡最大的力氣向樓下喊去,粗口我也不介意了。

冉靜似乎聽不見我的聲音,她用手指了指我的耳朵。

『你少給我來這套,不要假裝聽不見,你給我站著別動。』

說著我就想往陽臺上爬,這樣似乎不對,我用自由落體的方式一定會加快靠近冉靜的速度,但是我就沒機會開口說話了。我反身往門口跑,可是又回到陽臺上,做了一個站直不動的樣子給冉靜看,示意她不准動。

暈倒,不知道這個動作冉靜能否明白是什麼意思。我一路飛奔到樓下,冉靜已經不見了蹤影。我一直追出社區的大門,都看不到丫頭的聲音。我在焦慮和失落中突然想起選擇第二種答案,再次打開冉靜的信。

傻瓜,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選一,也不知道你這個懶豬什麼時候會睡醒,恐怕選一的時候也不一定能看見我,還是好好地看二吧。

我選擇了去加拿大讀書,一共要離開三年,你覺得我們的感情可以堅持三年嗎?如果堅持不了你覺得我們是不是應該選擇放棄呢?又開始擔心了是吧,我才不要放棄呢,都告訴你已經愛上你,無可救藥地愛上你了,你這輩子別想逃了。

附件中是給你制定的我不在的日子裡你必須遵守的『四十五條規定』,我隨時都要檢查的。

我去加拿大念書就當作對你這麼多天都不回來,都不想我,都不打電話給我的懲罰,不許抱怨,懲罰你的時候已經連累到我自己了。

最後再對你說一句話(說了以後都不再叫你豬了,所以不能用這個稱呼了)。

“老公,等我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