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抓個正著

今天晚上的湯特別的好喝,整整一壺除了小小搶了一碗之外,其他的都被我喝了。湯是好喝,可是喝完湯的後果很嚴重,我想上廁所。

我轉頭就準備叫小小,可是這小丫頭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一樣湯喝多了,居然不見了蹤影。我只好按了呼叫鈴,一般我不使用這個工具,因為護士大多數都是女的,所以我會叫小小去找個男的護士或者陪護,可是小小現在不見了,我只能先叫來一個女護士再請他去找個男護士。

「有什麼事?」聽聲音來的果然是個女護士,而且聲音很好聽很熟悉。

「我……怎麼是你。」我回頭看見了冉靜。

「為什麼不是我?」

「你什麼時候變護士的?」

「我什麼時候不是護士的?」也對啊,王磊和樂樂也沒說冉靜是做什麼的。

「哦。」

「你有什麼事說啊。」

「我,我,你去幫我找個男護士行嗎?」我總不好意思說我想方便,這很不方便。

「為什麼?」

「反正你去找一個就是了。」

「你湯喝多了,想上廁所是吧。」冉靜對找還真的相當瞭解,能這麼準確說出我心裡想的事情。

「嗯。」都被猜中了,只好承認了,「你幹什麼?」

「你不是要上廁所嗎,你現在又不能動。」冉靜居然伸手就進了我的被窩,太主動了點吧。

「不行,你給我找個男的來。」

「幹嗎,你還害羞啊,我現在是護士。」

「是護士也不行。」

「那我還是你女朋友呢,又不是沒看過。」

「……」

「我,這個……」怎麼說你也是個冰雪精靈的女孩,這話你都說的出口,「我知道你是我女朋友,可是我現在失憶了,不記得你,你對我來說就是個陌生人,我不能讓你幫我……」

「阿姨現在可不在。」

「什麼意思?」

「裝,繼續裝,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我就不信你還能憋多久。」冉靜帶著燦爛的笑容得意的表情看著我,唉,就我那點想法已經給我們家丫頭看破了。

「你真的看破我了?」

「我要是這點都看不破,還是你女朋友嗎,哪有人像你這麼裝失憶的,誰都記得就是不記得我。」我承認我失憶是裝的,就像冉靜說的一樣,哪有人失憶像我失得這麼巧的,單單忘記一個人,還是自己最在乎的人。不過冉靜這麼容易就看破倒在我的預料之外,原本我認為起碼要見我幾面之後才能看出破綻,沒想到從一開始她就己經瞭解,這智商也忒高了點。我真替我兒子擔心,因為人家說兩個高智商的人生的孩子容易笨。

「我那不是臨時決定的嗎,沒未得及考慮細節,不過你明白我為啥要這樣嗎?」

「明白,你想讓阿姨知道,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都會守在你身邊。」

「你會不會覺得我有點自信過頭?」

「不會,是自信不夠,就算你不是裝的,我還是一樣會守在你身邊,即使你永遠都想不起我。」

「我要真的永遠都想不起你,你還守著我?」

「有什麼關係,我有自信可以讓你再一次愛上我。」我也相信,無論我失多少次憶,我最後還是會愛上冉靜。

「那你覺得我這個方法會不會太無聊了點?」

「不知道啊,反正你這麼決定,我就配合你跟著你做了。」

「哇,這麼溫順,你什麼時候修煉成良家婦女的?」

冉靜立刻把拳頭舉了起來,看了一眼我的傷腿,放下手瞪了我一眼。

「那我這個方法有用嗎?」

「有用沒有用你不知道啊,把湯都喝完了,我自己嘗過不是那麼好喝的。」

哎呀,一說湯我才想起來,我想上廁所的啊。

「你去哪兒?我想上廁所啊。」冉靜這丫頭居然不管我向門外走。

「我是良家婦女,我怎麼幫你上廁所?」

「玩笑等會兒再開行不,我真急。」

「急還叫住我,我幫你去找個男護士。」

「這段時間你辛苦不?」解決完內急問題,我可以和冉靜好好地聊聊天,我臨時想出這麼個餿主意,一定讓冉靜很受委屈。

「沒什麼辛苦的,開始幾天稍微有一點,因為坐的地方不多,人卻很多,所以很多時候要站著,可是我站慣了,不覺得辛苦。後來我就不用站了,因為護士MM都認識我了,她們會讓我去她們那兒坐,還和我聊天。」雖然冉靜說得很輕鬆,可是我知道一點都不輕鬆,你試試每天很無聊地站十個小時你就知道了,有很多事情冉靜根本沒有提,只是輕輕帶過,可是我明白她這段日子以來的辛苦。

「那我家人對你……」

「你別擔心了,你爸和你弟對我很客氣,小小更不用說了,她每天都在這兒陪著你,現在為什麼不在?」小小這小丫頭沒白疼她。

「那我媽呢?」

「也很好,開始是有點不願意看見我,可是現在已經改變了,要不今天怎麼讓我去幫你送飯呢。」

「可是改變得會不會慢了點,不知道還要你辛苦多久。」

「我不在乎,反正你以後都要還給我。」

「那慶祝一下我的計策成功,接個吻什麼的好不好。」

「你……」

「你們的計策還真挺好的。」第三種聲音響起。

「媽?!」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你也等他兩年

現在是民主的社會,婚姻自由是公民的權利,我老媽也沒有剝奪我這個權利的權利,但是她有這個能力。被識破小把戲的我和冉靜只能安靜地坐在我老媽的面前等候審判。

從小到大在我和老媽的鬥爭中,基本上我都取得了勝利。老媽叫我考本地的大學,我去了外地上學;老媽叫我求學期間以學業為重,我以玩樂為主;老媽叫我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我把自己丟進社會大潮,承受著競爭的壓力,忍受各種不公平的待遇,面對隨時失業的可能……可是這不代表我可以一直在和老媽的鬥爭中取得勝利,這一次就不同。結婚是人生最重大的事件之一,雖然現在很多人不這麼認為,離婚也變成很隨意的事情,可是對於我來說,我還是更喜歡結一次婚。所以我不希望我這唯一一次的婚姻是在我老媽的反對下進行的。

「你們兩個挺能幹的,配合得也挺默契的,相互之間也挺靈犀相通的。」我老媽開始訓話,我也判斷不出她這些話到底是誇獎還是譏諷。老媽看了冉靜一眼繼續說道:「你這段時間做得挺好的,就算是表演,我也覺得你演得不錯,看來你對我們家這小子還算有心。」我開始有點興奮,我老媽這個口氣算不算放軟?

「小子,我問你一句話,你是不是非她不娶?」我老媽轉向我問了這個問題。

「是。」我很有力的回答,然後很滿足地看了看冉靜,冉靜似乎不像我這麼樂觀,依舊處在非常平靜的狀態。

「丫頭,我也問你同樣一句話,你是不是非他不嫁?」

「是。」冉靜的音量雖然沒有我大,但是回答得一樣有力。

「好,我也不想做電視上演的那種那麼不通情理的惡婆婆,既然你們都這麼肯定了,我想我也役有什麼好反對的了。」

「那您這是同意了!」要不是腿傷,我能從床上蹦起未,我再一次望向冉靜,冉靜依舊沒有開心的表情,保持平靜的狀態。

「可是,我有個條件,」看來冉靜對我老媽的瞭解在此刻比我還要深刻,我老媽一個轉折詞之後就將我的興奮打壓到了零點。「這小子等了你兩年,所以,你也等這小子兩年吧,這兩年你們不能見面,不能有任何形勢的溝通,兩年後你們要做什麼,我都隨你們。」

「媽,你這哪是同意啊,擺明了變相反對嘛。」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條件,你不是還想私奔的嗎,」暈倒,我想私奔這事情也就是想想,這樣我老媽也能知道。

「可是您不是一直希望我早點成家嗎,現在你倒不急了,又等兩年啊,你兒子我可三十出頭了。」

「反正你也三十出頭了,三十二,三十三,也沒什麼差別。」

「媽,你這樣就不對了,你別逼我啊,我真私奔了。」

「你奔吧,你不要我這個媽你就奔吧,反正你現在經濟也獨立了,還能掙幾個錢,反正你也不用記得我怎麼辛苦把你拉扯大,不用擔心我會因此傷心,我現在身體也很健康,也不會突然什麼血壓飆升,立刻暈倒……」我這個老媽哎,你要不要對你兒子我使用這麼狠的招數啊,你把話說成這樣不是把我往絕路上逼嗎?我現在該怎麼辦?

「好,我同意,我等陸飛兩年,這兩年我不見他,不和他有任何的聯繫。」一直沒說話的冉靜突然開口了,還說出這麼個讓我驚訝的答案。

「好,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就從現在開始計時吧。」

「嗯,那我先走了。」

「等等,你們倆就這麼決定了,也不問問我這個當事人的意見?媽,你非要用這麼一招?丫頭,你就這麼不抵抗?媽,就算要分開兩年,也不用現在開始計時吧。丫頭,你怎麼也要和我話個別,纏綿悱惻一下吧,就這麼說走就走?」

冉靜真的走了,一直到我出院,我都沒有再見到過冉靜,她去了哪裡?應該是回上海家裡了吧。春節早就過去,新的一年已經開始,恢復健康的我應該重新開始我的工作,這是一條我老媽無法阻擋讓我回上海的理由。我是一個孝順的孩子,但不是一個盲目孝順的孩子,在我老媽面前我不能如何,可是回到上海,我老媽就不能如何了。

「爸,媽,我要走了。」我背著行李站在門口和老爸老媽話別。

「路上注意安全。」老爸說了每次都會說的台詞。

「嗯,那我自己走就行了,你們不用送了。」

「好,那你們去吧。」老爸點點頭說道。可是為什麼是「你們」?

「媽,你準備幹嗎?」走到樓下,我開始明白為什麼是「你們」了,因為我老爸沒送我,可是我老媽和我一起來到樓下,她還準備好了車,車上還有她準備好了的行李。

「和你一起去上海啊。」

「為什麼啊。你不工作了?」

「我們正好有業務在上海,我要去上海住一段時間,住的地方已經安排好了,你……要和我一起住。」

「你們在上海的業務要處理多久?」

「現在不知道,也許兩年。」

我老媽和我一起來了上海,強迫我和她住在一起,她還特意找了個距離我原來房子很遠的地方。我老媽所做的一切並不能阻止我去見冉靜,畢竟她還沒有剝奪我的人身自由,可是她在表示一種態度,一種我不可以見冉靜的態度。冉靜答應了我老媽我們兩年不見面不聯繫,如果現在我破壞了約定,那麼我老媽就有了足夠的反對理由,那麼冉靜也許會因此選擇遵守約定放棄堅持。

老媽,我怎麼就沒遺傳到你這個基因呢,忒狠了。

難道我真的要和冉靜再次分開兩年嗎,我們的感情還要再經受兩年的考驗嗎,我們的感情還能經受兩年的考驗嗎?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冉靜篇

冉靜篇

我同意了陸飛媽的要求,離開了陸飛,我要和陸飛再次分開兩年,我們的感情還要再經受兩年的考驗,我們的感情還能經受兩年的考驗嗎?能,我這麼認為,我認為陸飛也這麼認為。

和陸飛從認識走到今天快五年了,五年之間發生很多的事情,他從一個二十多歲的毛頭小子成長為而立之年的男人,而我從……我還是一樣年輕美麗,因為在陸飛的心中我會一直年輕美麗下去。

坐在家裡窗台前將五年的故事一點一點細細地回味,做一個整理,回憶和品味當中的甜蜜,苦澀還有酸酸的感覺,無論哪一種感覺都是幸福的感覺,不過這—切都已經過去,我不再是他的女朋友,我會成為他的老婆,我會用這個新的身份開始和他一輩子的生活。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一用到這個詞彙的時候,似乎很長一段時間已經過去,我用這幾個字想說明兩年已經過去了嗎?不,沒有那麼快,現在距離我最後一次看見陸飛過去了兩個月。

這兩個月裡我遵守了約定,沒有見陸飛,也沒有和陸飛聯繫,但是我也破壞了約定,因為我能感受到陸飛,待在這個到處都充滿了陸飛身影的家裡,我們的家裡,即使看不見陸飛,我也能夠感受到和陸飛的聯繫。只是時光飛逝,歲月如梭這樣的詞都已經用了,才過去兩個月的時間,還有十一個兩個月會是一個非常非常漫長的等待,我現在開始真正能夠體會陸飛等待時候的感受,太辛苦了。

「我回來了。」我最喜歡說這句話,陸飛也最喜歡聽我說這句話,雖然現在陸飛不在,找還是喜歡說這句話。

「你回來了。」原本應該沒有人的家裡居然有人回應我,可惜不是那個總自以為很有磁性很深沉的聲音。

「樂樂,你怎麼來了。」

「我來陪你啊,是受了陸飛的委託,你說你們兩個吧,你跑了,就委託我陪著他,現在他跑了,就委託我陪著你,你說我多辛苦啊,你們要是都跑了,誰陪我啊。」

「我們倆都陪著你。」

「那我可不要,夾你們倆中間多難受啊,再說就陸飛現在那個肉麻的功力,能把我噁心死。」

「他哪有你說的那樣,他現在怎麼樣了?」

「這麼迫不及待就忍不住要問他的情況啦?」

「那你說不說。」

「說,不說把你急死了,把陸飛也憋死了,誰陪我啊?」

「那你快點說啦。」

「他的傷全好了,完整無缺,沒有留下殘疾,並且他已經回到上海快一個月了,但是他沒法回來,現在和他媽住在一起,受到他媽的監視和控制。雖然處境有些艱苦,但是他的心還是想著你的,信念也是堅定的,他相信革命總有成功的一天。」

「這是你說的,還是他說的,你怎麼說話越來越像他了。」

「那也沒辦法啊,我怎麼說也和他同居一年多的時間呢,多少會受到影響啊。」

「你就這麼多要說的,都說完了?那我去做飯了。」

「你吃醋啦?」

「我吃什麼醋啊。」

「我和陸飛同居一年多啊,你就沒懷疑過我和陸飛之間會有點什麼?」

「懷疑過。」

「你倒是挺誠實,那懷疑我們什麼?」

「我是懷疑過,可是懷疑來懷疑去發現沒有什麼好懷疑的。」

「就這樣啊,那你是小看了我的魅力,還是大看了陸飛的定力?」

「我是很平常地看待自己的誘惑力。」

「死丫頭,嘴硬,你現在又要和陸飛分開兩年,你們怎麼辦啊?」

「能怎麼辦,等著唄,就像陸飛說的,兩年一晃就過去了。」

「靜靜,你有沒有認真考慮過還是不要等陸飛了。」樂樂的語氣突然有了轉變,很認真地看著我。

「為什麼?」

「其實……其實……」樂樂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說吧,還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

「其實我喜歡上陸飛了,我自己也不想的,可是畢竟朝夕相對,在我失戀的時候他陪著我,在你和他分手之後,我陪著他,時間久了就有了感覺。我也知道陸飛對我也很有好感的,之所以我們沒什麼,是因為有你,可是現在他媽媽不同意你們,雖然有了個兩年的約定,但是兩年後如何誰也不知道,陸飛媽挺喜歡我的,陸飛和我也有感情基礎,我想我和陸飛在一起是個很好的選擇,靜靜,對不起,你願意成全我們嗎……」

「好吧,我同意。」

「你同意?」

「我不同意……」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我懷孕了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我是叫樂樂幫忙逗冉靜玩呢,現在倒好,把冉靜給逗沒了,這丫頭同意我和樂樂在一起了,這我怎麼能同意,不過要仔細想想,樂樂其實也蠻好的哦,停,想什麼呢。

「你來了。」冉靜看到我非常平靜地說了一句,這也太讓我鬱悶了,雖然我和樂樂串通的計劃沒能成功,我沒能在冉靜述說著對我的無盡思念時閃亮登場,但是我這麼突然地出現,冉靜怎麼也應該給點驚訝、喜悅、興奮的複雜表情吧,這麼平靜?難道許多種表情融合在一起就成了平靜,就像許多種顏色混在一起就只有黑色一樣?

「我來了,你就沒有點意外?就這麼把我送給樂樂了?」

「誰叫你非要讓樂樂先出場的,演得一點都不像。」

「那,樂樂,怪你吧,缺乏演戲天賦。」

「怎麼怪我,我以前每次都能騙到你,證明我的演技沒有問題。」

「那是因為我笨,不是因為你演技好。」

「那好吧,你都承認你笨了,我就承認我演技差吧。」

「哎,你說我這麼一個笨人,和這麼一個聰明人在一起太吃虧了,我覺得還是你比較好。」

「我也這麼認為,我演技這麼差的人騙騙你這種笨人比較合適,要遇到一個聰明的,我又騙不了他,多無趣啊。」

「嗯,我看我們倆湊一塊算了。」

「我沒什麼意見,那我們去吃飯吧。」

「你們兩個好了,就算你們演技差,再這麼演下去我也會生氣的。」這丫頭終於表示抗議了。

人家都說好事多磨,就我和冉靜這麼點事也磨得太久了,是時候有個好結果了吧。你說我這個人又沒有多大的追求,我不就想著讓冉靜成為我媳婦,我們能夠在這個共同擁有的房子裡組建一個平凡但是幸福的家庭,能夠和和美美地過日子,過兩年生個龍鳳胎。我們的生活也不需要有多麼富足,只要能想買的東西就買點,奢侈品偶爾光顧一下,出門有個車,一年去國外旅幾次游,兒子女兒上個名校。我的事業也不用多成功,只要能將公司再發展擴大一點,穩守該領域的龍頭企業,將該領域的市場不斷拓展,適當的時候上個市融個資,我再花個幾百萬年薪請個優秀的職業經理人替我打理一下公司,我就帶著老婆孩子環遊個世界什麼的,我目前就這麼點理想,不過分吧。

「你怎麼跑來的,被你媽知道了怎麼辦,我既然答應了阿姨,就一定要遵守,我不想我們主動破壞約定,這樣做不對的。」唉,我距離我的理想還很遙遠啊,第一條讓冉靜成為我媳婦都還沒完成呢,現在這未未老婆還在趕我出家門呢。

「那你就真準備等兩年啊,兩年多久的時間,那什麼菜都黃了。」

「黃花菜。」

「黃花菜本來就是黃的。」

「是涼了。」

「那黃花菜都涼了。」

冉靜笑著輕輕地給了我一拳:「你就不能正經一點啊,我知道兩年等待是很辛苦的,可是不這樣怎麼辦呢,真的不管你媽的感受,我們這麼自私啊。」

「我媽同意當你婆婆了。」我老媽從來就不是蠻不講理的人,她不可能讓我和冉靜再分開兩年的時間,她只是出於保護自己兒子的心情才會反對我和冉靜。但是在醫院時候冉靜所做的,所付出的已經能夠讓我老媽感受到冉靜的真心,那個時候她已經不再堅持反對我們,要不是為了給我一點耍小聰明騙她的懲罰,也許那個時候可能就已經會點頭同意。

「不過我是很不滿意你剛才的表現。」我解釋完老媽的問題之後對冉靜說道。

「不滿意什麼?」

「我出現在你面前你怎麼也應該有驚喜的表現吧,怎麼反應那麼平淡。」

「驚喜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才驚喜啊,我都料到你會出現了還有什麼驚喜啊。」

「不能這麼說,就憑我們倆之間的相互瞭解,幾乎就沒什麼料不到的事情了,那以後怎麼有驚喜啊。」

「誰說的,意料之外的事情可多了。」

「那你說個給我聽聽,看有多意料之外。」

「我懷孕了。」

「啊?!」

(全書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