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記得我們從湖里撈出來的屍體嗎?”胖子問 道,“那些也沒有手,手都被砍掉了。”

    
“這些手都有張家人明顯的特徵,之所以砍掉 手,除了歸葬之外,一定也有隱藏身份的原因。”

    
我道,“看樣子,我們從湖里撈出來的屍體,也是張家人。”

    
“是張家人?”胖子有點犯嘀咕,“太亂了,這到底 是怎麼回事?”

    
這些手勾起了我強烈的好奇心,我迫不及待 地跟著悶油瓶的腳印繼續往前探索,找到了下一段樓梯。我們爬了上去。

    
再往上這一層,我一下就看到了很多的木 頭圍欄——這一層終於變得正常起來。和很多塔樓 一樣,裡面有很多隔間和走廊。

    
我們從樓梯口往前,發現所有的隔間都關著門,窗戶上 糊著黑色的紙,完全看不到里而。

    
胖子往前走了幾步,找了 一推推了一下,發現是鎖著的,抬腳就想踹,但是馬上就想起粉塵來了,立即把腳縮了回來。

    
我們用衣服當扇子,把門上的粉塵扇掉,然後胖子用 鐵刺在黑色的窗戶紙上戳了一個破洞。

    
我們往裡窺探,房間裡一片漆黑,手電往洞裡照,也照不清全貌。胖子就掏出了之前從死人身上找到的自製照明彈,點上就往孔洞 裡甩了進去。

    
那東西燒起鋁箔,一下把整個 房間照亮了。我意識到這玩意兒其實就是大號的火折子,被這群 盜墓賊改良過了,勞動人民果然心靈手巧。

    
我們再次把眼睛貼上去,就發現房間不大,最多三平方 米,裡面放著一口黑木的大棺材。

    
牆壁上掛滿了寫滿文字的木牌,我看著都是小楷的漢字,似乎是 墓誌銘一類的。

    
火光燒了沒一分 鐘就暗了,胖子又甩了一個進去,看得更仔細了,就道:“沒跑了,這一層就是墓室了,這一溜應該全都是。”

    
我估算了 一下:這一層樓最起碼有兩幹平方米,這一間是兩到三平方米,那就是說,有一千個左右這樣的房間。

    
這里大概有一千具棺材,一千個死人。

    
“張家有那麼多人嗎?”胖子道,“這家族得多大啊。”

 
我道:“古代的財閥家族非常龐大。你看過《紅樓夢》嗎?

    
你知道一個大觀園裡有多少人嗎?光曹雪芹寫過的就有四百五十個。成吉思汗家族到現在人數估計已經上萬了你我身上可能都 有當時'黃金家族'的基因。

    
滿清皇族人口也相當多。歷史上只要一個家族能興隆三代,到了第 三代,各地共有個幾萬人就不是問題。

    
這張家人身份特殊,興衰不受歷史更替的影響,恐怕家族更加龐大。

    
能在這里分上 一個小房間的,恐怕都是本家很牛逼的人,其他什麼七表弟三堂哥之類的,全在樓下掛著呢。

    
胖子道:“好傢伙,得虧到了小哥這一代都癡呆了, 否則中國不得被他們給佔領了啊。”

    
“中國第三大姓就是張姓。'黃帝第五 子青陽生揮,觀弧星,始製弓矢,為弓正,主祀弧,遂為張氏。'

    
張 家是望族不足為奇。 ”我道,“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奇怪的味道?

    
在我們的談論中,一股濃烈的焦煳昧傳了過 來,胖子聞了聞:“沒事,是剛才那照明彈的煳味。”

    
我聞著不對,這味道很濃啊,而且帶著溫度,不像是冷煙的味道。

    
“不對不對。”我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剛 才我們看過的房間裡,山洞著什麼光。

    
我湊過去一 看,就知道完蛋了,剛才燃燒彈丟到了裡面的地板上,地板是木頭的,那燃燒彈的溫度非常高,地板竟然被燒了起來。

    
“死胖子你闖大禍了。”我說道,“快快快,水壺。”

    
“沒事,不就一小火嗎?”胖子道,說著揭開水壺蓋,喝了一口 就往洞裡噴。

    
噴了幾口根本沒有用,水壺裡的水全噴完了,那火卻越燒越旺了。

    
整幢古樓都是木結構的,這又是中間的樓 層,要是燒起來,整幢古樓就完蛋了。 “現在我承認我闖大禍了。”

    
胖子說道,看著上頭的橫梁。本來只要踹門進去 扑騰幾腳,這小火就一定滅了,但是我幾乎能肯定,這上頭近千年的有毒粉末會在火滅之前就把我們幹掉。

    
“用小便。”我腦海中想起了三叔之前和我 說過的一件往事,“你有小便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