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晃晃悠悠地跟了過來,端詳了片 刻,就把手電筒指向頭頂:“是從上頭掉下來的,砸到了棺材上。”

    
我抬頭,果然看到棺材的正上方有一個裂口,往上是古樓的上一層。

    
“火把天花板燒穿了,屍體掉了下來,摔進棺材 裡?”我自言自語。

    
胖子道:“然 後就被燒死了?”

    
“不是燒死的。”我道,“我們沒有聽到任何慘叫聲。

    
你看這人的鼻子裡一點煙灰也沒有。他摔下來之前,就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他應該是躺在樓上 ——位於這具棺材的正上方,大火燒穿了天花板,他從上面掉了下來,掉進了棺材。

    
“還有這種巧合?”

    
“未 必是巧合。”

    
說著我就讓胖子託我一把,胖子搖頭道:“不行了,胖 爺我老了,這一次換你在下面。”

    
我看了看胖子的情況。心說也對。於是胖子蹬上我的肩膀,腦袋一伸,正好能探入裂口,於是舉著 手電往裡照去。

    
胖子極重,他全身的重 量枉我身上一壓,我就覺得肚子裡有一股氣差點就要擠出來了,趕緊用力縮緊全身肌肉頂住脖子。

    
我看不到胖子在上面乾嘛,只聽到他叫了一聲:“我靠!”

    
我咬牙問有什麼。他 道:“找到他們了,老太婆和小哥都在,不過。”

    
“不過什麼?”

    
胖子嘖了一聲:“你先別上來,你上來了可能接受不了。情 況不妙,我先看看。”

    
胖子上去之後,我聽到了各種聲音—— 他的咳嗽聲,各種東西的拖動聲,這些聲音一共持續了十幾分鐘。

    
我在下面終於等得不耐煩了,不安地問:“怎麼了?到底 是什麼情況?他們怎麼了?”

    
我心中特別忐忑,我聽到老太婆和小哥都在的時候,心裡已經緊了起 來。然後胖子又告訴我,我上去可能接受不了。

    
我真的接受不了嗎?

    
未 必,我真的覺得未必,在我進入古樓的時候,就已經在心裡非常明確地告訴過自己,我很可能會面對一些死亡——我是有這樣的預判的。

    
在更大的層面上,我從一開始就在做他們已經死亡的心理建設了。所以,死亡我是可以面對的,只是過程並不特別舒服而已。

我問了好幾遍,胖子才探出頭來,對我道:“你上來吧。”

    
我心說你就隨口說一句都死了,有什麼問題嗎?非得我自己上看。

    
我伸手抓住胖子,蹬住已經燒焦的棺材邊緣,勉力爬了上去。

    
上面是一個非常非常小的夾層,大概一米二三的層高。我看到裡面擠滿了人,全是霍老太婆隊伍裡的人。

    
整個夾層裡,有一股難以形容的臭味。

    
尿屎的味道,腐爛的味道,幾乎已經混合得無法辨認了。

    
我摀住口鼻,看到地上有好多液體乾涸後的痕跡。

    
液體應該是從這些人躺的地方流出來的,在木地板上已經 乾了,留下深紅色的印記。

    
胖子不停 地咳嗽,對我說道:“基本上都死了。”

    
我環 視四周,在黑暗中很難辨認這些人。

    
我首先辨認出來的是霍老太婆,因為她的特徵非常明顯,我 爬過去,來到她的身邊。

    
我發現她已經死了 相當長時間,連眼珠都已經渾濁了,變成了琥珀一樣的顏色,嘴巴張得很大,面部表情看起來特別不安詳。

    
她一定死得相當不甘心,我心說。

    
我嘆了 一口氣,說實話,我對霍老太沒什麼感情,但是她畢竟是一個長輩,看到認識的人變成了一具屍體,我還是無法抑制心中的悲切。

    
繼續往邊上看,我看到好幾個我認識的面孔,可如今他們全都已經 僵硬了。死亡之後,屎尿橫流。

    
這些平日里叱吒風雲的好手現在全都變成了這幅摸 樣,有點不堪入目。

    
“小哥 呢?”我的心已經完全沉下去了,知道一切都完了。雖然和那個鬼影說的不同,他們似乎找到了一個可 以躲避鹼性霧氣的地方,但結果還是一樣。

    
出奇 地,我並沒有覺得悲傷,但是我能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情緒,隨時會噴湧出來,這種情緒超越了所有的感覺,它的名字叫做“崩潰”。

    
但是 我硬生生地將它抑制住了,不知道是我逃避現實的功力長進到了一定的境界,還是我的思維無法接受這樣的信息,選擇了自我繞過。

    
胖子用手電照了照旁邊的角落,那裡有一堆衣 服,對我道:“你先別去看。

    
咱們先看這裡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這裡太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