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封內部文件很奇特,它是一份紅頭文件,是以很 高的價錢買來的一個考古隊員的死亡報告。

    
經過仔細推敲之後,我意識到,這個死 亡的人,是第—個進入西沙古墓的人,就是他帶出了第一批資科。

    
然後,公司 內部有眼線把這個消息帶給了裘德考——當時的情況,應該是在黑暗的海上,裘德考的船冒充了組織的船,截獲了資料。

    
之後,裘德考將這份資料交給了解連環,於是 才有了三叔的那次西沙事件。

    
那麼,我一直覺得奇怪的一件事——裘德考是如何獲 得西沙內部資料的,由此就有了解釋。

    
看樣子,組織的習慣是:先用自己的人進入古墓探索,看是否能獲得第一手資料,如果不行,就把所有的資料提交給考古隊,讓考古隊進行第二次探索。

    
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信 息是,三叔當年欺騙裘德考,讓裘德考出錢出力時,使用了—個信物,這個信物就是“鐵塊”。

    
這東西就是當年巴乃事件中,從巴乃帶出來的幾隻箱子裡的鐵塊。

    
三叔以這個鐵塊,證明了他有當時巴乃的全部資料,以 此交換了他那次去西沙的資源。

    
我暫時還不知道三叔是如何得到那種鐵塊 的,但是顯然他是得到了,這背後肯定還有我不知道的步驟。

    
而最讓我疑惑的—份卷宗,我需要重點的說。這個卷宗,只有一個題目:關於吳三省宅附近地貌特徵調查。

    
沒有具體的捲宗內容,在這封卷宗的封面上.有英文的“不予通過”的字樣。

    
這份卷宗的提案人,竟然是阿寧,阿寧的英文我認了很久才認出來。

    
阿寧提案,要對我三叔住的地方附近的地貌特徵進行調查,這是為什 麼?難道我三叔家附近都有古墓嗎?

 
我記憶 中的阿寧是一個非常靠譜而且敬業的女人,她不可能做出毫無意義的提案來,她做的提案肯定是有目的的。

    
我看了看日期,應該是在我們第一次下地之前。顯然,對於我三叔,裘德考的公司早就開始監控了。

    
不過,在國外專業的公司體系 中,資金和董事會始終是最大的,這個提案顯然沒有被實施。

    
我靠在椅子上,一邊抽煙一邊想,卻完全沒有概念。我來到三叔鋪子的房頂上,往四周看去。

    
三叔的鋪子在一個農民房特別密集的地方,四周全都是 各種農民房,很多都相當老舊了。在這種地方,哪有什麼地貌 可言,連地面都看不到。

    
如果能看到卷宗,我說不定還能猜到這到底有 什麼意義,可惜,現在只能如此沒有方向地去猜測。

    
我給自己琢磨了一個大概的理由,沒準兒阿寧是覺得三叔的鋪 子四周可能有古墓。

    
很多盜墓賊選擇一個地方,看 上去是想做點小生意,但是實際上可能是用來做掩護,在地下挖掘很長的通道盜墓。

    
而且,三叔這種瘋子,如果地下的寶貝夠值錢,他挖掘地道 的計劃可能會持續幾年。

    
除此之外,卷宗中還有大量信息,可以對我之前的很多信息作補充。我看完之後,很多飄忽的想法都確定了下來,但是那些都意義不大。

    
其中還有很多信息,但英文實在是太難了,我看不太懂。

    
我把這些全部打包發給我英文好的朋友,讓他們幫我翻譯之後再 來仔細查詢。

    
所有的操作,都是在我的手提電腦上進行的, 但是文檔實在太多了,我一個屏幕很難操作得順暢。

 
這時我才想到,三叔這裡有一台電腦。我把電腦打開,用​​u盤把文件拷了過去,進行對比操作。

    
在進行這個操作的時候,我發 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在兩台不同的電腦上,很多文檔中顯示的細節都不一樣。

    
我打開 了剛才看的阿寧的那個文檔,在三叔的電腦上,竟然比之前多了一頁,之前只有一個封面,而在三叔的電腦上,卻多了一頁扉頁。

    
我覺得有些奇怪,打 開來看,就發現這扉頁是一個說明頁,說系統版本太舊,無法顯示全部的頁面。

    
難道,這些卷宗之中還有蹊蹺?我頓時一個激靈,想到很多加密文件,必須在特定 的機器上才能將其所有的頁面都顯示出來。

    
而在其他的機器上顯示出來的,只能是對方想給你看 的那幾頁,真正的核心信息不會顯示。

    
我心說,看樣子得找高手來處理,我自己是肯定無能為力了。

    
我把電源都關了,腦子裡過了幾遍,發現我在杭州真沒有多少懂電腦 的。

    
在濟南一帶倒是有朋友,以 前的大學同學,不過,專程把他叫過來似乎太誇張,還是找時間從杭州找幾個靠譜得吧。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