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和他說,我是二叔?還是說,我是三叔手下的伙計?

    
“我走了。”

    
就在我焦慮的時候,又有一封信發了過來。

    
我一下就慌了,幾乎是條件反射地,我立即打了幾個字過去。

    
“我是吳邪,吳三省的侄子。”

    
瞬間郵件就發了出去,我甚至來不及後悔,立即看著那個屏幕。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屏幕上 再沒有任何回信,我渾身開始冰冷起來,心說不至於吧,走得那麼快,那麼決絕?

    
不可能的,這條網絡的傳輸速度很快,他發完 這個消息之後,我立即就回了,他應該可以看到啊。

    
又一想,不對!就算他看到了又如何呢?也許吳邪這個名字他完全沒有興趣,看了一眼就走了。

    
我靠,我要被困死在這裡了,怎麼辦?怎麼 辦?

    
我用深呼吸來 讓自己鎮定下來,這種情況對我來說並不是第一次了。我立即在四 周翻找,想找任何可以使用的工具。

    
等我發現這裡只有大量的錄像帶空盒子時,我幾乎暴怒得去踢鐵架子 了。

    
但是,我很快又冷靜了下來.我知道自己並不是沒有機會。

    
明天,明天早上園丁老何會過來澆花,我只要能夠引起他 的注意,就能讓別人來救我。

    
我靠,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三爺為什麼會 被困在自己家的密室裡,這裡有這麼多錄像帶盒子和錄像機。

    
他們總不會認為我是在拷貝黃片販賣吧?不管了,反正幾天之後我就能恢復吳邪的真身了,丟臉就丟臉吧。

    
但是,怎麼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呢?這裡的隔音措非常好,用一句港片中的台詞來形 容:我就是叫破嗓子,也不會有人來救我的。

  
我看著房頂上的水管,心 說,這水管不知馗是什麼水管,把這管子敲破了,對著管子吼叫,不知道外面能不能聽到。

    
我把鐵架子當樓梯搭著爬了上去看,就發現這不可靠:這 水管肯定不是三叔家的水管。

    
一定是鄰居家的,而且 一定是排污管;水管很結實尚且不說,我就算能打破,大糞也一定會噴我一臉;就算這我都忍了。

    
這聲音從水管傳到對方馬桶的機會也太小了;而且,如果有人聽到馬桶裡發出奇怪的聲音,肯定認為是水管的氣壓聲,最多認為鬧鬼了,等他反應過 來,我早就餓死了。

    
不過,我立即就想到了另外一個辦法,我看到一邊的電燈了。

    
這裡的電線是有電的,我如果把電線連接到水管 上,那邊有人洗澡的時候,就可能會被電死。

    
這樣,**就會來查為什麼水里會帶電,不過,一命換一 命,這不是我的為人之道啊。

    
想了半天, 我還是決定先試試對著馬桶吼叫。

    
於 是我爬下來,用力從一邊的鐵架子上,利用金屬疲勞的效果去折一根已經生鏽的鐵棒,沒想到這鐵棒非常結實,我用力掰,竟然紋絲不動。

    
我折了幾下,心裡立即就發毛了,更加發狠地用力搖晃。就在這時,我聽到一邊的下水道里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出來吧。”

    
我愣了一下,就听到那邊傳來了鐵欄杆打開的聲音:“慢慢地出來。”

    
我剛才看到了這個下水道裡的鐵欄杆,但我怎麼也沒想到這裡能夠打 開。我一下有點尷尬,不過剛才那樣子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俯下身子看了看下水道,就看到那邊的手電光照 了過來,非常刺眼,照得我睜不開眼睛。

 
“慢慢地出 來,不要亂動。”對方又道。

    
我立即道:“不要傷害我,我不會亂動的。”

    
說著我蹲了下去,一點一點地往外爬。等到我的腦袋剛剛爬出下水道口的時候,一把刀一下頂住了我的脖子。

    
“別動。”那聲音道, 我腦袋抬不上去,根本看不清楚這人的樣子,就看到那人捏了捏我的瞼,又翻了翻我的後脖子。忽然 他笑了。

    
“笑什麼!”我有些惱怒。

    
“吳三省說得果然沒錯,小蒼蠅也能壞大事。你活得好好 的,為什麼要自尋狼狽?”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感覺他一下子抽身起來,迅速爬出了窨井。等我掙扎著爬上窨井再狂衝到三叔屋外的巷子裡時。

    
就發現任何方位都看不到人了,只剩下一片漆黑的街道。

    
我發狂一般地衝回了房間,連 打了十幾個電話,把杭州幾個比較得力的伙計全部叫了過來。

    
我佈置了幾個任務,一批人給我找人,我沒看到那人是 什麼樣子,只說找形跡可疑的人。

    
第 二批人,給我四處亂翻垃圾桶,看有沒有錄像帶。那麼多的錄像帶,他不可能立即帶走,要么是銷毀,要么肯定 是藏匿在其他地方。

    
就算是只找到一堆灰, 也必須給我帶回來。第三批人,找人把那個密室裡面的東 西全部給我弄出來。

    
我要一寸一寸 地研究,我就不信任何痕跡都找不到。

    
第一批人肯定沒有什麼結果,我只是心中鬱悶,找幾個 人發下狠,但是啥人也沒有找到。第二批人一直沒回來。

    
第 三批人更是鬱悶,因為也許當時設計下面那個屋子的時候,是先把家具放在裡面的,如今要把家具從那麼小的通道裡弄出來簡直是不可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