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在這七年裡,如果經常使用電腦和暗室裡的人交流,絕對不 會是這種情況。但是,電腦絕對是放在這 裡的,我每次來都能看到。如果這台電腦不常用,但又放在這裡,同時還兼顧著和暗室裡 的人溝通的任務……

    
這是一個矛盾, 證據相佐……

    
“這是個陷阱,幹你娘咧。”我把煙頭掐掉,在心裡狂罵自己。

    
這 是一個試探機制,當暗室裡的人察覺到這裡有某些不對勁的時候,他使用了這台電腦發送消息,如果是真的三叔,也許會回复約定的暗號。

    
但是,我的思維沒有那麼深入,沒考慮那麼多,所以 一下就中招了。之後那麼多的對話,我一直以為是我在試 探他,現在看來,他那麼滴水不漏地回答,反而是在試探我。

    
在所以的設局內,我​​處於完全的劣勢。

    
由這種可怕的陷阱和設局能看出,之前這幾股 勢力之間的鬥智,已經到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地步了。每個人都如履薄冰,每做一件事情都要窮盡推算之能。

    
“叔, 您到底是想從這上面查到什麼,您要方便的話告訴我,這樣查我沒有方向性。”他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認可了他的說法,積極性頓時高漲。 “吳邪那小子以前也總讓我查東西,有目的就好查多了。”

    
我嘖了一聲,道:“我就給你講一個故事。”

    
於是,我把在這房子裡發生的事情,編成了一個曖昧的故事,對 他講了一遍。

    
聽完之 後,他覺得很好玩:“這簡直就是二戰時候的諜戰戲碼。”

    
“我就想找到這個人,這人一定是一個關鍵。”

    
“但是說不通。”他道,“叔,您剛才說的這個故事,是說不通的。”

  
“為什麼?”我略微有些詫異。他道:“他如果要試探您,根本不需要使用那麼複 雜的設備,只要往您的手機上發一條信息。

    
看 您回复的是不是約定的信息就可以了。這些電腦什麼的,都是多餘的。

    
我想 了想,有道理,就道:“你似乎是有什麼想法?”

    
他道: “這肯定不是陷阱,這兩台電腦一定是又用處的,那個人也確實一直是住在這棟房子的下面。否則您下去也不會看到那些被子。”

    
“那你不說,這兩台電腦基本上 沒有人使用過嗎?”我道,“你怎麼理解其中的矛盾?”

    
“矛盾的歸矛盾,凱撒的歸凱撒。”他道,“很簡單啊,這個人 是住在下面的。

    
但是,他和您的溝通,並不是依靠這台電腦, 這台電腦,是一個陷阱,但是下面這間地下室不是。

    
我抽了口煙:“那他們是依靠什麼東西來溝通的呢?”

    
這上面所有的對話,地下室裡都能聽得一清 二楚,但是我能肯定,下面的人說話,哪裡都聽不到。

    
“也許不需要溝通呢?”他道,“也許並不是藏匿,而是監視呢?”

    
我只是想了一秒,忽然就猶如五雷轟頂一般,前面的幾個矛盾全 都有眉目了。

    
三叔電腦裡的改裝,不是由他自己改裝的,也許 三叔根本不知道他家裡的地下有這麼一間屋子。

    
也不知道他自己的電腦連通著另外一台電腦,更不知道 自己所有說的話,都能被人聽到。

所有三叔的信息,那人 全部可以截獲。

    
這人是誰呢?就好比是住在三叔肚子裡的蛔蟲。

    
我把我同學給打發走,答應三天內付款,讓他繼續琢磨, 有什麼新的想法立即告訴我。

    
之後,我就坐在院子的雜物之中,坐在三叔喝茶的台子之 後,靠在椅子上打了個電話。我打給了二叔,我問 他:“三叔的這間房子是什麼時候造的?”

    
二叔沉吟了一下,沒有回答,忽然問我道:“你在哪裡?”

    
我搪塞的說了一個地方,二叔還是沉吟,顯然並不是特別相信。

    
他的語氣有些怪,我聽著總覺得出事了,但是此時我也不想多 了解,只是追問。二 叔便告訴我:“那房子的地基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打的,之後重修過幾次就不知道了。最初只有一小間平房,後來老三賺的錢多了,慢慢擴建起來。時間最長的一次擴建是在一九八八年,那段時間他幾乎 都住在我家裡。”

    
二叔說完這個之後,忽然拋了一句:​​“你 最近別折騰了,好好呆在杭州。”說完立即就掛了電話。

    
我聽著總覺得二叔正在忙著什麼事,掛了電話之後, 我想了想,就給自己的老爹打了電話。

    
我 靠在那裡一邊抽煙,一邊和我老爹嘮家常,我沒有想特定的問題,就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同時思考一些對我自己的推理有幫助的小細節。

    
我 這幾年少有的和老爹聊天聊的那麼開心,我老爹都蒙了,聊到一半的時候,就小心翼翼地暗示我:“小邪,是不是失戀了啊,有什麼傷心的和爸爸說啊。”

    
我嘿嘿一笑,心說我老爹心思還挺敏感的,還能聽出我心裡有事。但是我太了解我老爹了,就算把事情全部告訴他,也於事無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