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和老爹的聊天裡,我把我們吳家從長沙道杭州的整個過程,全都 套了出來。聽完之後,我發現這簡直就是一部連續 劇。特別是我爺爺和霍仙姑還有我奶奶的故事, 在那個歷史背景下聽來,簡直就是一部特別好的故事片。

    
我爺爺成名實在長沙,他成名的時候非常年輕,他是第一個 訓練用狗聞土的土夫子。一條訓練成熟的狗,探穴的效率 是人的十倍,而且狗能敏銳的聞出各種火油類機關,甚至能聞出粽子是否屍變。

    
從我爺爺訓練出第一隻狗開始,他的財富積累極其的快。沒出幾年,他 可能已經是整個長沙城幾個第一:知道古墓位置的數量第一,沒有出手的冥器數量第一,等等。包括練張大佛爺的手下,都會來問我爺爺要位置。

    
當時,霍家、齊家、解家雖然都已經小有名氣,但霍家因為內亂特別嚴重,後來被迫慢慢的把精力放在了經營上,誰也不去下地(下地很容易損兵折將) ,而齊家一直是 以經營見長,不溫不火,解九爺剛剛從日本回來,我爺爺在這幾年裡的積累,甚至超過了齊家幾代人的積累。

    
我爺爺當時說起這一段經歷,頗為得意,一直道:“科技創新才是第一生產力,特別是在倒鬥這種傳統行業內,一點點創新就能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爺爺在長沙的的確確風光了一些時候,那個時候他年輕而且傳奇,但是又絲毫沒有架子,揮金如土,卻又和藹可親,這種人肯定 會有無數的朋友前來結交,無數的朋友對他充滿了仰慕。他和霍仙姑的感情就是從這裡開始的。當時霍仙姑年紀還比他大,喜歡他簡直喜歡的要死。

    
之後遇到了以前說過的 長沙大案,裘德考出賣了所有人,我爺爺家財散盡,在古墓裡​​躲了一段時間,之後逃到了杭州。解九爺當時已經起來了,雖然財富沒有我爺爺那麼雄厚,但是因為家族底子在,人脈廣,善於經營,於是解家就成了老九門中政商關係經營的最好的一 家。正是通過解九爺的保護,我爺爺才碰到了我的奶奶。

 
當時應該是我爺爺在解九爺 的介紹下,先住到了我奶奶家(我奶奶和解家是外戚關係),我奶奶負責照顧我爺爺。

    
當時江南小家碧玉和湖南的女盜墓賊氣質完全不同,我爺爺當時 應該是劈腿了。在沒有和霍仙姑交代的情況下,直接完敗給 了我奶奶。

    
當然,當時我奶奶也不知情。

    
當時全國的形式一片兵荒馬亂,就連書信都不通,這事情就這 麼慢慢熬過去了。大概是兩年後。

    
霍仙姑來杭州的時候,我爺爺已經和我奶奶成親了,我奶奶已經懷 了我老爹。

    
當時霍仙姑也沒有見我爺爺,只是很客氣的再房里和我奶 奶聊了一個時辰的天就走了。

    
從此天各一方,大家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也知道對方過得如何, 就是再不相見。

    
誰也 不知道當天她們聊的是什麼,只聽下人說,她們聊得很開心。

    
我爺爺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肯定是滿頭的瀑布汗。我聽了都不由的同情他。

    
大概是過了三年,我爺爺才把生意繼續反推回長沙,之後基本就 是兩地來回住。

    
每次去長沙,我奶奶必定陪同,我爺爺和霍仙姑再也沒有死灰復燃的 機會。

    
再過一年,霍仙姑就嫁到北京去了。我爺爺說起來還感慨,在的時候,覺得可怕,走了,卻也覺得惆悵。

    
我三叔應該是在十三 歲時自己入行的,先是在長沙混下地,後來得了一些經驗和錢,便到杭州來,買下了現在的這塊地。

    
當時還沒有買這個概念,是通過關係拿的,蓋了房子, 便慢慢的把重點轉換到了經營上。這個地方經過多次擴建,也越來越好。

    
二叔一直在做學問,大概 是在七年前離開了茶樓,也不是為了賺錢,單純就是為了和他的那些朋友有個聚會的地方。

    
我從來沒有見過我二叔身邊有女人,他似乎是紅花滴水不進。但也許是二叔心思特別縝密,他的破事誰也不知道。

    
我老爹則很早就離家了,當時支邊,從南方 去了北方做地質勘探,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期才回來。

 
回來之後,他們結 婚有了我,我老娘是個強勢戶,杭州本地官宦家的姑娘,後來有段時間天天和我爸鬧離婚,差點把我煩死。

    
吳家在杭州的整個過程到此就很明確很清晰了。現在得問題是,這棟樓底下的房間,到底是怎麼來的?是在修建之前就挖好的,還是在重建的時候完成的?

    
如 果三叔本身不知道這間密室的存在,那這間密室一定是偷偷完成的,所以不可能是當初修建時就設計的,很可能是之後某此重建時挖掘的。

    
我是學建築 的,我知道挖地下室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出去走了幾步,以步伐來丈量,很快我發現,事情沒有我想的那麼複雜。

    
這個地下室的確切位置並不是在三叔 房子的底下,而是在和隔壁屋子交接的牆壁下。

    
我看了看隔壁的樓,我從來沒有註意過它。這裡的農民房很密集,每次來 三叔這裡,我總是直接上二樓看貨,也不會待得太久,隔壁是誰,我真的是不曉得。

    
我腦子裡一片混亂,渾渾噩噩的走到了隔壁的大門口,鬼使神差的敲 門。

    
那 是鐵皮門,特別熟悉並且特別解釋的那種農民房專用防盜門。敲了幾下,我發現門上有一張已經剝落的差 不多的紙條,上面寫著“有房出租”,下面是電話號碼。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