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十年前的經 歷,吳邪患上了比較嚴重的雪盲症,所以不僅帶著墨鏡,還叫上了胖子,兩個人背著裝備穿過漫長的無人區。

    
終於走到了那條裂 縫,看著裡面熟悉的雙層壁畫,吳邪百感交集,有著馬上就能見到小哥的激動情緒,和胖子一路走到深處。

    
前面赫然是一塊巨大的岩石,和裂縫兩側的岩 石渾然天成,竟然是一條死路。

    
無邪突然想起來,這條路,十年前就被小哥封上了。

    
胖子看著死路, 就道:“天真,感情小哥就沒打算讓你來啊,他打算讓你用十年的時間忘了他,楊過和小龍女的故事看過沒?

    
不過人家用了十六年呢。 ”我沒好氣的回道:“我要是楊過,你就是裘千尺,我說胖 爺,你能靠譜點想輒麼?

    
胖 子撓撓頭“靠譜的啊,小哥給我們設的機關,咱兩這輩子就不要想著能解開了,現在要么就用炸藥,不過我看這兩側的岩壁,你用炸藥估計在這雪谷的岩洞裡就是自殺。

    
還有一個,就是我們再走一遍上次的鏡兒 宮,死循環估計我們遇不上了,從另一條路走到那大門去。

    
其實胖子說的這個辦法倒也可 行,上次我們走的時候,雖然人數多一些,但是還有陳皮阿四他們,鉤心鬥角的。

    
說不定我和胖子兩 個人走起來還能更加順暢一些,想到這,我又想起了潘子,心裡泛起一陣酸楚,不過隨即就被我壓下去了。

    
我和胖子合計了一下,上次我們是 從雪頂上用無菸爐溶下去的,有陳皮阿四給我們定位,現在就我們兩個人。

    
可能再花上一 年的時間,也不一定能找到上次下去的位置,不過那個鏡兒宮規模如此巨大,在外面也能看到,應該還是有辦法的。

    
和胖子合計完,在岩洞裡又休息了一會兒, 我們就出來開始尋找上次的路線。

    
其實也不是很難找,畢竟上次我們把那一片的雪層全給炸掉了,十年也不會再積多少,在大約四個小時以後,我們已經站在了那個巨大的崑崙胎影子上方,胖子拿出無菸爐就開始點火,打算開始乾,但是被我攔住了。

我攔住他的原因是我覺得,上次我們 其實已經把靈宮的穹頂給挖開了,上面的冰層就是一個半圓形的殼子。

    
我怕他魯莽著直接把冰層給弄塌 了,就讓他先緩緩,我們最好能找到上次打的那個洞,從那裡下去是最好的。

    
胖子勁頭十足的就要開幹,被我拉住 還挺鬱悶的,聽完我說話就道:“天真,你是腦子被黑驢蹄子踢了吧。

    
這麼大的冰層, 十年時間就算再短也早就凍上了,你要是能找到上次我們下去的那個洞,你給胖爺寫七個數,胖爺去買彩票去。

    
我聽了也沒好氣地回道: “那你從這挖,上次我們下穹頂的時候那東西就一直響,你不怕你這一身神膘給壓塌了?”

    
胖子大笑“這冰層再不結實,上邊也壓了那麼 厚的雪,胖爺我滿打滿算也不到零點一,放心吧。”

    
我 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頓了一下才明白,他說的是他的體重不到零點一噸,就無奈搖頭暗笑,心說用噸來形容自己的也沒幾個人。

    
最後我兩大約花了十幾個小時才融 下去一個不到半米寬的洞,有了上次的經驗,胖子很肯定地就說到底了。

    
然後拿著冰鎬開始砸,他力氣 也使得足,幾下就砸開了,我馬上感覺到一陣風從下面吹上來,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恍惚了一下,胖子就招呼我抓緊時間下去。他把繩子系在身上,從洞裡一點一點往下滑,我突然想 起來,這個活,上次是潘子乾的。

    
潘子的死因,還是這次我去廣西找胖子的時候告訴他的,上次只是告訴他潘子死了,結果出來以後因為雲彩的事情,胖子完全崩潰了,很多事都沒法和 他商量,他也在廣西住了十年。

    
中間我們會用電 話聯繫,胖子也是在三年前,才完全恢復正常的,也許就像他自己說的,他一切都經歷過,所以一切都看開了。

    
只不過這次 他用了七年的時間才把雲彩沉入他記憶的長河,我給他提潘子的事情,他聽完也只是默默嘆了口氣,沖我搖了搖酒瓶。

胖子的動作很快,大概十幾 米的高度,我胡思亂想的功夫,他就墜到了瓦頂上,然後沖我招手,讓我也跟著下來。

    
我看他零點一都沒事,也就放心的把繩子系在腰上往下滑,突然間,穹頂就想起了吱呦一聲悠長的充滿破裂的聲音,我腰上的繩子突然就是一鬆,我直接就摔到了瓦頂上。

    
沒想到,這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竟然就是我自己。

    
大量的冰塊夾雜著殘雪開始往下掉,胖子來不 及說什麼,把我拉起來就跑,大約跑了一百多米。

    
冰層就完全垮下來,我和胖子完全來不及躲開, 眼看就要被拍在這兒,前面赫然出現一個大坑。

    
這個坑就是上次用 郎風的屍體當誘餌炸出來的,我和胖子來不及思考,直接就滾了下去,摔在了下邊給凍得鐵青的古屍當中。

    
還好沒有另一隻屍胎來纏著胖子,我們互相扶著站了起來,好像也沒受什麼傷,周圍的屍體被我們撞得東倒西歪,由於凍得太硬的緣故,有幾個還被摔碎了。

    
胖子見了就道“身殘志堅的粽子,老 子就在張家樓​​裡見了一回,你TMD還當你摔碎了就能嚇著你胖爺。”

    
我趕緊拍拍他,意思讓 他口下留情,這屍體怎麼說也比我們大了好幾百歲,再說我們現在還沒完全脫離險境,讓他快走。

    
我們很快進入了上次走過的排道,從裡面再往裡走,就是長達幾公里的自然形成火山洞,路上又一次看到了那條綠色的由蟲子組成的銀河,波瀾壯 闊,絢爛無比

    
走過了火山洞,那片巍峨的建築群又出 現在視野中,這次我和胖子也不需要小心翼翼,這裡什麼也沒有。

    
那些頭疼的人面鳥,應該還在更下邊,我兩 進入神道,也沒在意兩旁的雕像,就看到了前邊的門殿。

    
這個門 殿,打死我也不想再進去,上次胖子在這里為了一桿老式56步槍,驚動了人面鳥,我們也在順子的引導下和陳皮阿四分道揚鑣。

    
這次就完全沒有必要再 進去了,我和胖子從神道一路走進去,在護城河邊上才停下來,胖子就笑。

    
我想起上次跳在半空中潘子才沖我大喊著停,心裡酸 楚了一下,也就跟著胖子釋怀大笑了。

    
我兩把繩子固定好,一個接一 個地下到了河底,順著石人的排列方向,很快就走到了那個刻著悶油瓶記號的方洞。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