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張大佛爺的家 族,由於很早就沒有了家族內的通婚,保持不了血統的純正,家族的特徵也就越來越淡,也沒有了長壽。

    
他需要尋找到張家。

    
而正統的張家,由於改朝換代帶來的衝擊,也無法在關外繼續生活下去,他們決定舉族遷往廣西,永遠守護在張家古樓的旁邊,結果在這途中, 就被張大佛爺發覺了

    
當時的張大佛爺,已經統領了一 方勢力,正在緊鑼密鼓地尋找著張家人和那父輩們流傳下來的張家古樓的傳說。

    
而張家的出現,正好彌補了張大佛爺信息上的缺失,在一場慘烈的鬥爭中,張家損失慘重,而張家的最後一個起靈,就被張大佛爺強行推上了了史上最 大考古活動的領隊位置。

    
在大金牙的敘述中,領隊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有著張家全部的特徵,當年的小哥,和現在基本沒有變化,他領導了那支考古隊,並且在三年的過程中,和老九門的一些人有過一些交流。

    
慢慢地,考古隊內部就有了分歧,一 些人認為這個秘密應該被深藏,不該公諸於世。另一些人狂熱地忠於組織,認為有些 人必須要得到長生,這些分歧在廣西最終爆發,導致了考古隊的掉包。

    
這之後的幾十年中,時代更替,考古隊逐漸被解九爺掉包,“它”的控制力也逐漸減弱,一切在十年之前,終於塵歸塵,土歸土,計劃可以說是失敗。

    
也可以說是解散,悶油瓶也就背起了行囊,來繼續守護著這裡的秘密。

    
我聽他說完,感 覺還是有一些異樣,當然我不相信他會騙我,但是他要想瞞我一些事情也太正常了,或許是他覺得沒必要說。

    
但是我就 想到,似乎一切在十年前那個火光沖天的夜晚並沒有完全結束,有一個似乎和我長得一摸一樣的人,好像還在不斷的出現。

    
但是在這些謎團中,有些東 西也確實清晰了起來,我定了定神,就問道“那你十年來守護的,就是這兩具棺材?”

    
他點點頭,有道“這 裡是長生的起點,原本就是老九門共同守護的地方,後來除了張家,其他家族逐漸和這裡脫離了關係。

    
一百多年之前,我找到了你們老九門,說出 了這里和他們的聯繫,但是老九門並沒有人來守護這裡。近百年來,守護這裡 的人,都是我。 ”我問道“你不是說近百年來守護這裡的都是張 家人嗎,難道張家百年來就只有你一個起靈了?

    
他道“百多年來,我一直是張家唯一的起靈,這裡的守護者,只有 我。”

 
接下來的三天,我和胖子一直住在這裡,我們三個 聊了很多,悶油瓶也少有地多說了一些話。

    
我 和胖子一直很好奇他這十年在這裡怎么生活,他帶著我們出了墓室,沿著坑道走了很久之後,有一片很大的空地,居然有一條地下河流過。

    
不過說起地下河,這裡的海 拔應該還在海平面之上,我們相當於進入了山腹中,河裡有一些奇怪的沒有眼睛的魚。

    
在河 底慢慢地爬著,胖子就道“哎呀小哥,你這十年就是吃這泥鰍過來的,怪不得我和天真佩服你呢,胖爺我吃這東西,十年能把這泥鰍吃絕種了。”

    
我道“這東西也不是泥鰍,而且這河是活水,這些魚可以從別處過來,給你吃十年螞蟻你都吃不絕種。”胖子抹抹嘴,似乎還真的想像到了吃螞蟻的情景

    
我和悶油瓶還提到了西王母那塊隕玉,而且很奇 怪,是他主動提起來的,他說在那塊隕玉中。

    
他上去以後 沒有見到文錦,但是爬上去一段距離以後,開始沒有那麼難爬了,這時候他就見到一個很奇怪的影子,在前面一閃而過。

    
速度極快,他 直接就追了上去,結果那影子沒有找到,確發現裡面有一間玉室,緊接著四周出現無數的影子,動作極快的移動。

    
他的失憶症突然 就犯了,他最後的記憶是有人看了他一眼,迷迷糊糊的似乎是個女人,然後再有的記憶就是出來之後在醫院了。

    
我聽他敘述完這段往事,就明白為什麼文 錦在裡面要自己解開繩子了,她必然也是被影子吸引去追。

    
根本來不及拉著繩子,下邊的人也根本 來不及那麼快地放繩子,只是隕玉裡到底是什麼,還是沒有頭緒。

    
說 實話,文錦也是我很關心的一個人,文錦也很可憐,她愛著三叔,三叔卻是兩個人,雖然說為了一個更大的目標,但是僅僅對於文錦來說,這是不公平的。我想,也許有機 會,我還是要去那隕石一次。

    
但是悶油瓶主動提起隕玉,肯定不會是為了告訴我他失憶或者文錦的下落,他肯定還有別的目的​​,我聽完也沒有說話,就是等著,他又接著道“你仔細看看這兩具棺材。”

    
我聽了他的話,一個激靈,趕快就去看,這兩具棺材的材質很奇怪,似乎有溫度,摸上去和四周的石壁絕對不一樣,我一下就明白過來,這是玉棺,甚至 說,這是隕玉棺。

 
聽到這 裡,我大概就能明白這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了,不過本能反應,我還是等著他說下去,他點點頭,道“這裡面的人,還活著。”

    
我就問他“那你 在這裡守護的,就是兩具等待復活的屍體?”他搖頭道“不是的,這兩具屍體,不會復活,但是也不會死去。

    
他們就在這樣一個封閉的玉棺中,有呼吸,但是沒有意識。這個局,你爺爺來了就能看明白,因為這和風水有很大的關係。

    
胖子在一旁 就道“風水胖爺我門兒清啊,有什麼不懂的就問胖爺。”我瞪了他一眼道“就你那二把刀的風水造詣,可能還不如我。”

    
胖子不爽道“怎麼說胖爺也是摸金校尉一個,在北 京倒鬥界也是個人物,你別小看老子。”

    
我還想回話,悶油瓶又道“這裡的風水局,長白山 是全國所有大龍脈的龍頭,這兩個個棺位。

    
是這個龍頭的靈穴,周武王和姜尚把自己放到這裡,就是長生之祖,只要他兩在這裡保證沒有屍變也沒有被毀,全國各地的龍脈裡的追求長生的人就都有可能複活。

    
所以我們在魯王宮裡見到的那具濕屍,活了上千年,還在蛻皮。再過千年,也許就復活了。 ” 我心說那明明是被你掐死的。

    
不過我聽到這裡就問道“這就是你要守護的原因?如果不 守呢,或者把這裡毀了呢?”

    
他道“這裡絕對不能出問題,萬一這兩個人屍變了,我必須馬上組織他們,不然全國所有龍脈中的玉傭都會起屍,也許你出去就能看到很多血屍。”

    
我點 點頭,心說那這裡確實不能不守,甚至也不能毀了,不然全國各地那麼多墓葬,難道是現實版的“生化危機”?

    
不過這 個念頭一閃而逝,我又一次提到了關鍵的問題“那接下來的十年呢,在十年前你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這裡不是也沒人守著嗎?”

    
悶油瓶道“這裡的守護,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十年,是一個時間的節點,在這個節點上,必須要有人進來守護十年,一直到下一個節點之前,都不需 要再有人。

    
百年之前,我在這麼一個節點之前找到了老九門, 不過最後還是由我守護了這近百年的時間。

    
我聽了 就是一愣,道“那下一個節點呢,現在?”他道“這兩個節點,是連續的,新的十年在三天前已經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