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們進入的很順利,沒有遇到大風沙之類的,現在的設備也 確實好了不少。

    
我們直接以直線穿過了魔鬼城, 從那個懸崖壁一路爬了下去,就到了那片煙霧繚繞,凹陷在戈壁中的巨大綠洲。

    
這一開始是一片很潮 濕的沼澤,雞冠蛇還不在這裡,只有無數吸血的草蜱子,這些東西大家也不放在心上,很快穿了過去。

    
我們行進得很快,這與我們的裝備也有關係,一路上幾乎沒有遇到阻礙,不過在沼澤中,走了很久以後,打頭的胖子就停了下來,衝著我們做了個手勢。

    
我們在來之前,已經把要遇到的 情況都細細整理了一遍,胖子現在的手勢,應該是說前面發現有蛇的踪跡了。

    
隊伍裡負責警戒的人馬上拿出一種特質的驅蛇棒,這種東西上面帶有蛇藥,在四周揮舞著能很快形成一個隔離帶,而且打開後帶有低壓電,一般的蛇根本靠近不了。

    
把這些都準備好,大家保持了一個固有的隊形,就繼續往叢林深處走 去。

    
這些叢林,上次來的時候,詭異無比,我和胖子還有潘 子悶油瓶四個人,走的糾結無比。

    
最後一段,竟然還是 我一個人,帶著一個重傷的胖子走完的,現在看起來,就沒有那麼難走了,畢竟我們人多,心也很齊。

    
只要一個地方有異常聲音,那姑娘和皮包馬上就能察覺,四周用驅蛇棒隔離出了一條隔離帶,安全也不用擔心,穿過那些茂密的叢林,我們 大約行進了兩天,走到了當時三叔他們下井的營地。

三叔當年下井的營地,還 有​​一些當年留下的痕跡,不過都爛的不成樣子了,這裡很潮濕,看來什麼東西都保存不了。

    
我 們一行人從井道走進去,沿著西王母城四通八達的地下蓄水系統,一路往下走,路上的行進,其實比在叢林中還要簡單。

    
也沒有雞冠蛇來騷擾我們,偶爾能從牆壁上 見到那些蛾子組成的怪臉,說明這些蛇還在這裡繁衍。

    
很快就走到了地下那間最大的蓄水池,我 突然就想起來,解連環假扮的三叔,就是在這裡被蛇給咬了。

    
蓄水池裡並沒 有水,在池子的中間,地上有一塊石板,是翻開了的,上次我們就是從這裡下去,三叔夾的喇嘛並不完全聽命於他。

    
最終在下 邊惹出了幾百個血屍,血屍不能登高,從這裡下去,也許有好幾百血屍就等著我們,我讓胖子先打一發照明彈下去看看情況。

    
這時候,那姑娘就一下拉住了我,臉色蒼白,嘴唇 急速地動著,不停地說“來了,來了。”

    
我一愣,因為這姑娘一路上表現的都很正常,也不愧是小花推薦的人,現在突然表現的這麼神經質,似乎不太合常理,我就問了一句,什麼來了,誰來 了?

    
那姑娘表情似乎有點痛苦,但還是沒 有說話。這時候 皮包突然一震,就轉頭向胖子道“大哥,有個挺大個的東西朝我們過來了,速度還挺快。”

    
胖子也沒搞懂,但是我們立即就警戒,端​​起了槍,指向周圍每一個入口,全神貫注地盯著,過了可能有一分鐘,我也聽到了稀疏的聲音,從井道里傳 來。

    
緊接著,一個巨大的頭就從 最大的那個井道探了進來。

    
我 一看,就驚呆了,這不就是當年那條蛇母嗎,我還以為離開隕石才能見到它的,沒想到他娘的在這裡就遇見了,這東西用槍可能沒什麼用,就和撓痒癢一樣,得用砲轟。

    
要說小型的迫擊砲,我們也帶來 了,當年在廣西我們兩支隊伍的人,被鬼影一個人用迫擊砲轟的那叫一個慘。

    
但是這東西動作太快,我們現在肯定來不及, 而且迫擊砲射出的砲彈弧線非常高,這裡也用不了。

    
胖子比我冷靜得 多,小聲道“先下手為強,我們這麼多人一起開火,就衝著它的頭,我就不信一條蛇還能在胖爺面前橫著走。”

    
我心說這蛇本來就是橫著的,胖子他們就開火了,我們這次的武器裝備,火力非常足,二十多杆槍瞬間就炸了出去,那蛇的後半截還在井道裡,突然受到這麼猛烈的攻擊,狂抖著就縮進了井道。

  
胖子立即道“小三 爺,我們抓緊時間進去吧,這蛇要是再衝出來,是個大麻煩,那尾巴掃一下,可能兩個人就被拍扁了。”

    
我 覺得也是,但是這地下的大洞也不好進,上次的血屍肯定還在裡面,好幾百具血屍我們也不好對付,胖子聽我說完,撓撓頭道“血屍不會登高,我們先下去,這裡進去的地方里 地面挺遠的,我們掛在繩梯上想辦法,皮包立即就甩出繩梯,往下爬去。

    
我一看,這小子唯胖子命是從啊,不由有點不爽,不過很快大家就都下去了,胖子是最後一個,他下來的時候還單手往那井道里胡亂開了幾槍,似乎也沒什麼別的動靜。

    
下去後,胖子往四個方向打了四顆照明彈,照的四周和白晝一樣,我們往下看去,那巨大的煉丹爐就鑲嵌在地上,四周的地上,真的有許多血屍再緩緩移動著。

    
這些東西果然還在,不過這些東西,上次被胖子的雷管就炸了不少,相對來說還是容易對付一些,而且現在我們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將下面的血屍當 活靶子打,也算是報了當年的一箭之仇。

    
胖子摸 出雷管,點了就往下扔,這東西還真是好打,第一根雷管爆炸之後,所有的血屍​​就都湊了過來,上百具青紫色的血屍圍在下面,胖子手下絲毫不軟,又是一根雷管點著 就甩進了血屍堆裡,馬上,就看到一大片像開了花一樣炸了出去。

    
很快,下面的血屍就沒有一個完整的了,那些缺胳膊少腿的,應該也沒什麼攻擊性,我們就把繩梯墜了下去,胖子一馬當先,就下了地,周圍還有些 血屍往過來爬。

    
但是動作已經很慢了,直接就被點射出去,我們跟著胖子走到了煉丹爐的旁邊,看著上次深入的縫隙,裡面隱隱有風吹出來,溫度很低,這下邊 應該是一條地下河,溫 度確實很低,不過不深,我們換上防水褲,就一個接一個地走了下去。

    
下去的一段,不需要走進水里,不過我們都穿著防水褲,在水里走幾步也沒什麼事,那種肉色的小蟲子被我們趕了開來,一大片一大片地游到四周。

    
再往後走,兩岸就沒有路了,直接就是岩壁,大家都走進水里,那姑娘這時候才完全恢復正常,我就問她那時候怎麼反應那麼大,她道她從小耳力就特別好。

    
旁 人聽著很低的聲音,在她耳朵裡就跟炸雷一樣,雖說這麼多年來早就習慣了,不過那蛇的那種聲音,在她聽來,恐怖異常,而且有一點很重要。

    
就是她從小怕蛇。我聽完有點暗暗好笑,不過也沒說什麼,這也確實是人之常情,畢竟這是個姑娘,不過又想起來,當年三叔手下的大奎,接近兩米的巨型生物,卻及 其害怕體型稍微大一點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