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裡出去,一路 沿著地下蓄水管道進入上面的叢林,一直走出去,路上沒有遇到任何危險,我們就看到了下來時候的懸崖。

    
扎 西很不錯,和上次一樣在這裡等著我們,也許是這一行幹久了的緣故,看到我們中間少了三個人,並沒有問,而是一副見到我們很愉快的緣故。

    
離開這裡的 時候,我又一次看著這戈壁灘裡巨大盆地之中的綠洲,一片煙霧繚繞,宛若仙境,我想,這次之後,我再也不會回來了。

    
回去的時候那姑娘一個人回 了北京,沒有和我們回杭州,我們和她約好回北京請她還有小花秀秀吃飯,表達謝意。

    
其他人跟著我們到 了杭州,其中一些人帶回來的玉石都是上好的玉礦,賣掉的錢也可以結算成這次夾喇叭的費用,其他的人。

    
我用產業補給了他們,最後大家就都 各自散了,皮包走的時候還有點傷感,被胖子踹了一腳道別給他丟人。

    
最後就剩下我和胖子留在杭州,將一切都處理完之 後,我們又一次踏上了前往長白山的旅途。

    
一路無話, 我和胖子很快就站在了長白山的雪頂之上,沿著上次出來時候的道路,很快就進到了青銅巨門前,地上還是和以前一樣。

    
口中猴的屍體,上次和陰兵打鬥留下的痕跡,不過上次和胖子趴下來的兩具盔甲,我們本來是想帶出去以備著下次進來的,結果出去見到太陽,兩具盔甲就都化成粉末了,看來這一次,胖子還得再壓兩具馬臉古屍。

    
我 和胖子在那個鎖孔前,又一次將鬼璽插了進去,和上次幾乎沒有什麼變化,鹿角聲響起,一股淡藍色的氣體從石縫中湧出,不過這次胖子有了準備。

    
在那些陰兵還沒有反應的時候就直接偷襲了兩個, 我們直接跟在隊伍的最後混進了青銅巨門。沿著上次走 過的道路,就來到了那些宏偉的古建築群之前。

    
來的時候我和胖子設想過一些結果,比如我們這次去西王母域將這個局解開了,那麼這裡的一切就已經結束了,也許小哥就在那屋子裡等著我們,也 許小哥已經出來了,我們在路上就能遇到。

    
甚至最不好的結局,我們去西王母的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的,那麼這一切就不會結束,我們只能在這裡陪著小哥,直到我們自身的終結,而小哥和這 個秘密,將繼續下去。

不過這個迷 題很快就解開,我和胖子從外圍繞進了這群古建築,停在中間那棟唯一的二層建築前,我一眼就看到,悶油瓶坐在屋裡的石桌前,正看著門口的我和胖子,那雙淡然的眸子中,平靜如水。

    
我已經掩 飾不了自己的激動,直接就衝了進去,問道“那兩具棺材,有什麼變化,你為什麼上來了,這一切,是不是已經結束了。”

    
悶油瓶淡淡的道“他們兩個人,'死'了。”

    
我很詫異地看向胖子,腦子一時有點轉不 過來,胖子比我正常一些,看著我道,“聽小哥繼續說。”

    
之前悶油瓶曾經說過,那兩具棺材裡的兩個人,不死不活,在這個萬龍之頭的靈位維持著所有的龍脈,是一個巨大的風水局,現在悶油瓶說這兩個人死了,那就是說,我們成功了?

    
我一時還是有點發蒙,一種巨大的喜悅 之情充斥著我的大腦,根本沒有辦法思考,機械地看著他們兩人。

    
胖子沒有我這麼激動,就接著道“那 就是說,下邊的兩具棺材,已經可以毀掉了?我們現在就離開這裡?”

    
悶油瓶搖了搖頭,道“不,我沒有毀掉它們,它們還在那裡。”

    
我的腦子一直就沒有轉過來,不過聽到這裡, 還是下意識發問“為什麼,難道不可以毀掉麼?”

    
悶油瓶又搖了搖頭道“不,我在等著你們,我們一起去毀掉它。”

    
這一刻,我突然感覺到了悶油瓶身上普通人的一面,我想到了我們遇到什麼有價值東西,總是會想著和重要的人一起分享,在他淡淡的眼眸中,其實已 經體現出了很多的情感,只不過他不可能表達出來。

    
胖子 在一旁就樂了“小哥,你還真是深藏不漏啊,這要是胖爺我,早就把棺材撬了好好祭拜一下里面的老祖宗,咱鐵三角這真不是蓋得,走著。下洞!”

    
我瞪了胖子一眼,心想,祭拜老祖 宗沒見過撬棺材蓋子的,哪個老祖宗有了你這樣的後代,連墳都不用上了。

我們三個人下到了那間墓室中,一進去就嚇了我一大跳,棺床周圍,四散著不下十具巨大的屍體,從有些趴著的屍體可以看到背後呈環狀排列的十二隻手。

    
胖子也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道“小哥不愧是小哥,兩具 棺材能撬出這麼多粽子來。”

    
我沒管胖子,因為我已​​經認出來,這些東西和那具萬奴王的屍體 太相似了。

    
悶 油瓶淡淡的道,“萬奴王,是守護著這裡的兩個人不受打擾的,十幾天前,突然從另一側的河裡鑽上來這些東西,我就知道你們成功了。”

    
胖子睜大眼睛道“這麼些東西,都是你一個人幹掉的?”

    
悶油瓶沒說話,我也瞪了胖子一眼,這不是明擺著的 事情麼,除了他,這裡還有別人嗎。而且我從好 幾具屍體上都能看出來,在脖子上有明顯扭曲的痕跡。

    
我聽完就明白了一些,那些石雕上也有萬奴王在送葬隊伍裡的情景。

    
看來這萬奴王就是 守護這裡的一種遠古生物,只不過後來被東夏的統治者推到很高的高度,當成了神權的象徵來欺騙眾人。

    
接 著悶油瓶又道“這些東西來過之後,那兩具棺材有了一些變化,聽不到裡面的呼吸聲了,似乎那些玉,已經失效了。”

    
我和胖子 對視了一下,看來當時在西王母,我們還是成功了,這一路回來,都很正常,再加上這裡的情況,這個局,確實已經解開了。

    
說著說著我們三個就跳上了棺床,面前這兩具棺材,和我們上次離開之前沒有任何變化,但是悶油瓶說裡面的呼吸聲已經沒有了,這一點我和胖子肯定不需要確認,就打算開始毀掉它。

    
我們三個圍著棺材站著, 我就感到一絲異常,按說胖子這種遇到棺材必定會攛掇我開棺材的體質,肯定這會兒忍不住。

    
就算 自己不動手也會讓我動手,但是他這會兒很安靜,我就看了他一眼,他老臉一紅,道“看什麼看,胖爺我又不是十年前的胖爺了,老子現在看到棺材就一個字'無視'。”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