瀨戶天籟的名言
無法對愛情忠貞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我道“胖爺你掰著腳 趾頭數一數,'無視'是幾個字。”胖子這次倒是面不改色地道“不懂了吧,這就是胖爺我的風格。”

    
我 和胖子這麼說著,悶油瓶也沒有表現出任何沒有耐心的樣子在旁邊等著,看我兩閉嘴了,就道“在你們毀掉那顆隕玉的時候,這裡的一切其實就完了。

    
現在剩下的事情就是讓這兩具棺材裡的主入土為安,從此不要 在惦記著長生大局。

    
我和胖子都點頭道沒錯,這兩位怎麼說也是老祖宗,入土為安是應該 的。

    
接下來的事情其實很簡單,悶油瓶將棺材啟開,那一瞬間我還有一絲緊張,因為按我這開棺材必然會遇到粽子的體質,面對這麼兩具幾千年的棺材,萬一出來個我們降不住的主,還是很難辦的。

    
悶油 瓶動作很快,棺蓋就被他翻到了一旁,我一眼就看到裡邊的人,只剩了皮包骨頭,指甲和頭髮都很長,一遇到空氣就迅速乾化,很快就縮成了一團黑色。

    
另一具棺材也一樣,很快就乾 化了,沒有出任何的變故,看來我這開棺材必然會遇到粽子的體質,也已經消失了。

    
我們 三個人將兩具縮成一團的屍體埋到了另一側的河邊,胖子還在旁邊壘了了兩個小土包,按他的說法,背山面水是好風水,差點被我一腳踹進河裡。

    
接著悶油瓶又帶著我們 回到了那間墓室,赤手空拳就把兩具棺材砸成了碎片,我和胖子看的直咧嘴,都替這棺材感到疼。

    
將這一切事情都做完,我們三個人坐在棺床上抽煙,悶油瓶的表情和語氣還是淡淡的,但是話明顯多了起來,看來這件事情的終結,對他來說意義確實很大。

    
我們在這裡聊了會兒天,和 悶油瓶隨意地說了一些我們在西王母域的細節,悶油瓶就道走吧,我們可以離開這裡了。

    
說完他就從棺床上站了起來,直接走了出去,我和胖子立即跟上,我們一直走到上面的石屋裡,在那裡休整了一下,吃了點東西,大家帶好自己的裝備, 就跟著悶油瓶走到了那片虛無的洞口。

    
胖子剛要拿出犀角蠟燭點上,悶油瓶道 不用,跟我走,我們三個就跟著悶油瓶一路走進了那片虛無中。

    
沒有了犀角蠟燭的照明,四周陷入了絕對的黑暗,胖子不時的說著話,他道他的煙都把嘴唇燙破了也沒看到火星,接著問悶油瓶這裡到底是什麼環境, 不過悶油瓶沒有說話。

    
我們三個又走了一段,前面突然傳來一陣鹿角聲,我立即想到了那些馬臉古屍,就忍不住叫胖子點蠟燭,胖子和我的想法一樣,正在翻包,悶油瓶淡淡的道“這些東西,是守護著這扇大門的。

    
鬼 璽能調動的是陰兵,能開門的也是陰兵,所以進入這裡需要鬼璽,這裡出現這些東西,說明我們離出口已經很近了,他們在這裡面沒有攻擊性。

    
我和胖子聽得很放心,就繼續跟著走,前面悶油瓶不知道啟動了個什麼機關,有著什麼大的東西紮紮作響的聲音,緊接著我們的眼前就是一亮,原來 已經從裡邊走出來了。

    
我們沿著原路直接出了那個火山岩洞,走出去站到雪地上的時候,我才發現這是一個黃昏,夕陽從側面照在我們的臉上,遠處的雪山似乎被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環,瑰麗無比。

    
這時候我就見到悶油瓶的臉上帶著一種淡淡的憂傷,朝著遠處的 雪山跪了下來。

 
我一驚,悶油瓶這動作和當年和陳皮阿四一起來 的時候一模一樣,當時問了他幾句,他沒說話。

    
悶油瓶對著遠 處的雪山跪了下去,莊嚴肅穆地拜了三拜,然後站起來,又恢復了淡淡的神色,道“從此長白山再和張家無關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他當時的舉動,當時是緬懷,現在是告別。

    
從長白山下來,我們三人先去了一趟北京, 反正現在有大量的時間來打發,也不需要急著回杭州。

    
胖子說他要 去北京處理一下生意,能轉手的都轉出去,然後和我們去杭州享福,上次我們也說要去找小花吃飯,悶油瓶一直淡淡的。

    
對這種事情不發表任何 意見,我們就在北京下了車,聯繫了小花,讓他帶著上次那姑娘還有秀秀出來,我做東感謝他。

    
小花很快就開車出來了,帶著秀秀和那姑娘,我們為了表示謝意,專門到飯店門口等他,他下車的時候看到悶油瓶,愣了一下,就大笑道“哥們儿,這麼多年去哪了。

    
兄弟還記著當年在新月飯店你箍著我的脖子拿走那鬼璽的情景呢。 ”那姑娘就在後面笑,估計是想起當時我們三個大鬧天宮的樣子了。

    
一頓飯氣氛很好,席間我問小花和秀秀有什麼打算,秀秀有點微羞,小花還是很自然的就道他和秀秀現在一起生活的挺好,以後就打算這麼過下去。

    
胖子就笑道“我說妹子, 當年來和你三個哥哥交換信息的那機靈勁哪去了,就跟著這小子了?”

    
秀秀聽 到有人和她鬥嘴就恢復自然,對我道“吳邪哥哥,這頭胖子當年把那鬼璽當內褲的時候。”這算是胖子的糗事,他馬上就閉嘴了。

    
這頓飯吃飯之後,小花一直把我們送到機場,我們行李中的違禁的東西,我全都拜託小花幫我處理掉,我們三個乾乾淨淨地登上了飛往杭州的飛機。

    
我和胖子還想看看悶油瓶會不會是第一次坐飛機,沒想到他換登機牌和配合工作人員檢查這些事情純熟無比,上飛機的時候還順手拿了份報紙,他確實對這個社會的東西非常熟悉,只要他願意,他可以生活的非常好。

    
到了杭州之後,我們三個到我家休息了一個晚上,順便商量了 一下以後的安排。

    
按照胖子的說話,我們應該找一個風景絕佳的地方找個舒服的地方住下來,從此就在這人間天堂享福,悶油瓶也少有的說了幾句話,他道“這些年來,我背負的東西太多了。

    
把你們兩捲進來,是我最關心的事情,現在一切都結束 了,我也很想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最 後,我們在靈隱寺旁邊買了一棟特別大的別墅,我們三人住了進去,每天聽著朝鐘暮鼓,去西湖旁散散步,胖子看到美女還會去搭搭訕,不過每次美女都是一邊皺眉躲著胖子一邊偷瞄著悶油瓶。

    
文錦的骨灰被我安置在了公墓裡,我可以說是有兩個三叔,這十年來他們一直沒有出現在吳家,也許他們的宿命,只是破壞掉當年那個巨大的計劃,在那 場沖天大火中,他們已經選擇了隱姓埋名。

    
後來二叔來杭州,和我提了一些當年的事情,當年他為了保護我不在這個秘密中陷入到無法自拔的地步,安排著別人戴著我的人皮面具領走了那封能解 開很多謎團的信。

    
但是現在十年過去了,一切塵歸塵土歸土,當年的計劃在幾代人的努力下,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踪,而悶油瓶出現在這裡,說明有一些別的大家都不清楚的東西,應該也結束了。所以這一 切也不需要再瞞著我。

    
小花手下的那個幫我戴 面具的姑娘曾經聯繫過我幾次,隱約著表達了一些好感,但是我並沒有什麼想法,後來也就淡了。

    
再 後來我有一次在電話中聽秀秀提起過,說那個姑娘在上次幫我摘了面具,我抱著她大哭的時候就非常喜歡我,這份感情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消失不見了。

    
也許還有一些疑問,比如悶油瓶的真名,再去張家古樓也許能找到他的家譜,但是現在我們都不想再去了,他的身份證是上次從長白山下來的時候在北 京小花幫忙辦的。

    
由於他沒有任何檔案,小花托關係特批了一張三十多歲的出生 證,名字叫張起靈。他 的生日是我和胖子給他選的,四月五號,畢竟這個節日,還有我們三個,有著很多的聯繫。

    
在第二年的清 明,我們三個去給文錦掃墓的時候,胖子掏出那把黑金匕首幫文錦切了一些水果,然後送給了悶油瓶,他沒有拒絕。

    
那天從公墓回來之後,我們三個在西湖畔的樓外樓上,點了一桌素餐,我們說起了從認識到現在我們三個的一切,悶油瓶對胖子道“那時候我差點殺了你呢。”

    
胖子一臉不爽道“胖爺我怎麼說也是一方豪傑,那時候我就能躲開,現在更不用說。”我就大笑,然後我們三人一起端起了酒杯,三個杯子清脆地碰撞在了一起。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0000000
  • 請問一下這是同人呒OAO"""
    [版主回覆12/26/2011 21:47:29]不是<br>這是大陸簡體版的實體書手打下來的<br>不過章節有些亂<br>因為手打者是1頁算1章<br>而我是把他3頁算1章<br>但是內容都是一樣的<br>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