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和Shirley楊快步走到四條包子鋪,一看,胖子早就已經坐到店裡胡吃海塞上了,面前那已經吃完包子的空蒸屜都快摞成一座小山了,這還一邊大口吃著一邊讓老闆抓緊上新的呢。這包子店的老闆開包子鋪都開了多少年了,頭一次碰上這麼能吃的大主顧,這吃得越多他賺得越多啊,在胖子旁邊一邊上著包子一邊樂得嘴都合不攏了。我和Shirley楊一先一後進到店裡,坐到胖子的旁邊,Shirley楊看了胖子吃包子這個狼吞虎嚥的樣子,白了一眼說:「吃吃吃,就知道吃,慢著點,別一會兒噎著了還得送醫院去。」胖子也絲毫不示弱,邊吃邊反駁道:「胖爺這是為了之後的戰鬥儲備力量,這餡兒大皮薄的包子擺在胖爺的面前,就像擺了一排排的敵人那樣,胖爺要加快速度全部消滅它。不吃白不吃,反正也是老胡請客,平常老胡那麼摳門,這可讓胖爺逮到一次,我可得吃個痛快。咳咳咳,噎死胖爺了,Shirley楊,你也趕緊吃啊!」Shirley楊看著胖子吃包子噎得滿臉通紅的樣子,撲哧一聲笑了,說:「好好好,我也吃我也吃。」說著Shirley楊回過頭來看著我說,「老胡,你也快吃吧,咱吃完了之後好帶胖子去醫院複查一下。」我這心裡惦記著前兩天發生在胖子身上的事兒,這會兒也沒什麼胃口,但是Shirley楊都說了我也不好拒絕,只能應和著了:「好的,那我也吃兩口。」

  風捲殘雲。沒多一會兒,這一桌子的空包子屜,擺得滿滿當當,結賬的時候這老闆笑的那叫一個喜慶,邊數著錢,邊招呼著讓我們以後常來,說以後再來會有優惠。胖子這吃得那叫一個酒足飯飽,眉開眼笑得連打了幾個響嗝,一股子豬肉大蔥的味道。我和Shirley楊帶著胖子,一路就來到了醫院。一系列的檢查之後,聽到醫生最後說了一句身體無恙,完全健康,我和Shirley楊終於放下心了,而且我也終於不用擔心胖子身體健康的原因從而可以繼續放心大膽地損他了,不禁心裡一陣暗爽。


  到了住處,等胖子坐穩,我和Shirley楊一左一右在他的身邊坐定,一本正經地看著他。胖子一看到我們這個架勢,心裡頓時明白,說:「我胖爺多麼英明神武,一看你們兩個往這兒一坐,我就知道你們要幹什麼,是不是想問我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啊?」說完,胖子瞼得意地看著我們。我看了看胖子的樣子,說道:「既然如此,咱們親切和藹、善良美麗的胖子同志,可否將當晚的事情略說一二告知下?」胖子斜著眼睛看著我,說:「想讓我胖爺說,那語氣中得帶敬語,得說請,聽到沒,要說請。」我白了胖子一眼,心想,這個死胖子,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跟我這兒擺譜呢。正自己想著怎麼對付胖子呢,卻聽見胖子「啊」的一聲叫了起來,我趕緊抬頭看去,卻看見胖子被Shirley楊一手提著耳朵給拽了起來,Shirley楊邊使著勁邊罵道:「你個死胖子,你知不知道你失蹤的那段時間老胡和我有多麼擔心你,這總算歷盡艱險把你給找到了,又看到你受傷的那個樣子,我們有多難受你知道嗎?現在倒好,人也好利索了,包子也吃夠了,現在開始和我們倆個擺上譜兒了是嗎,我看你是想挨抽了!」胖子一邊扶著耳朵,一邊求饒道:「哎喲哎喲,我的姑奶奶,您下手輕點,輕點成嗎?我這耳朵都被您拽掉了,我這還沒結婚呢,就算我長得再怎麼英俊帥氣,這要是耳朵沒有了,那也沒有姑娘喜歡我了啊!您行行好,我說我說,您放過我成嗎。」Shirley楊白了胖子一眼,在鬆開手之前又使勁擰了一下,說道:「這還差不多,快說!」胖子看了看我,又看看了Shirley楊,自知理虧無力辯解,並且就算辯解的話,一對二也決計沒有任何能贏的架勢,只好老老實實地說了。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