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楊在上面拉著胖子,我在下面使勁往上托著他,好不容易給胖子弄上去了。這胖子給我衣服上蹬得都是鞋底印子。

  「行啦,老胡,別顧著拍衣服了,把手給我和胖子,我們拉你上來。」Shirley楊邊說著邊把手伸下來,胖子緊接著也把手伸了下來。


  我拉著他們兩個的手,也費勁地蹬上了牆頭。我們三個一起騎在牆上,往三清觀裡面望去。太陽還沒有下山,這次三清觀的真實面貌終於讓我們看個一清二楚。


  「啊!這也……太出乎意料了吧!」我們三個人不約而同地發出感歎。因為難以讓人想像的是,這座塵封了二十多年的荒廟,裡面竟然如此的嶄新。


  還記得上次進來的時候,那裡面雜草叢生,物件東倒西歪,簡直和現在眼前的樣子是天壤之別,也不知道究竟裡面隱藏了多少秘密。


  下了牆,首先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以大石作為墩基的三個連在一起的朱紅色木大門。看樣子這個門應該是有一定的歷史了,上面的紅漆已經斑斑駁駁,好像上面還有被刀砍過的痕跡,估計可能就是當初「文革」年代的時候被那些個紅衛兵們砍的吧。


  天色已經漸漸地暗了下來,我向身邊的Shirley楊和胖子使了一個眼色,意思讓他們別離夥伴太遠,以防突然出現什麼突發事件。


  胖子邊走邊嘟囔著:「老胡,你和Shirley楊走得怎麼這麼慢啊,這天色馬上就要暗下來了,咱們得加快腳步啊,這連道觀的大門還沒進去呢!」


  我和Shirley楊只能各自苦笑一聲,隨胖子說去了。


  我們三個就緊挨並排走過了大門,過了大門,有一條筆直的石路直直地通向正殿,我們加快了腳步,不一會兒就走到了正殿的門口。這三清觀不愧是「京東三觀」之一,從建築精細程度及規模均讓人感覺不俗。正殿的兩側還有兩座不小的側殿。在正殿的門口,抬頭望去,「三清觀」三個蒼勁的大字直入眼簾,這塊匾上面也是斑斑駁駁,看來沒少經歷歷史的洗禮。


  我們三人並排著走進道觀,首先看到的是殿內供的三清神像,其中上清為元始天尊、太清為太上老君、玉清為通天教主,兩側還有四天師站像,三清神像儀態可掬,天師神像傍其左右。可是不管這三清神像是多麼的仙風道骨,此時在我的心裡總感覺得到一股無名的煞氣,不知道為什麼。


  我正暗自琢磨著神像出神,只聽到Shirley楊說道:「老胡,胖子,咱們越往裡走我越覺得這個道觀奇怪,你們不覺得,這裡面乾淨得異常嗎?這個道觀被封死了這麼多年了,應該早就沒有人住了才是,可是現在卻給我感覺這個道觀每天都有人打掃的樣子。喏,你們看看!」


  Shirley楊邊說著邊去拂拭窗邊的木框:「老胡,胖子,你們看!」Shirley楊邊說著邊把手舉起來給我們看,「這麼多年過去了,可是這個窗戶框上,根本就沒有灰塵!」


  Shirley楊這麼一說嚇了我和胖子一跳,「什麼?不可能,這都多少年了,不可能沒有灰的!」我和胖子趕緊也去拿手摸摸殿裡的東西,我摸了一張擺在角落裡的桌子,胖子摸了神像的寶座。


  「我肏!老胡,果然沒有灰啊,一丁點兒都沒有,這可真他媽的奇怪啊!」胖子邊說著邊舉手給我看。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果然也沒有灰,這就奇怪了,怎麼這座道觀廢棄了這麼多年了,竟然一點兒灰都沒有呢?正想著,這時外面的天差不多全黑了下來,道觀內顯得越發詭異。現在繼續搜下去不是個好辦法,這詭異的地方等一會兒天要是全黑下來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兒呢,還是叫Shirley楊和胖子先打道回府吧,等明天再來。」胖子,Shirley楊,這外面天快全黑下來了,今天咱們就先到這兒吧,這道觀裡面好像隱藏了太多的秘密咱們不能解釋,等明天天亮咱們再來吧,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啊!」


  胖子一看這天黑下來了,因為之前吃過三清觀和黃皮子的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當口兒心早就虛了,一看我提這話了,趕緊接下去說:「對對對,老胡說得對,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咱們今兒先回去吧,明天再來建羅馬,不建羅馬建奧克拉荷馬也成啊,反正明天建就成了!」


  我和胖子都表過態了,都轉頭去看Shirley楊,她衝我們點點頭,也表示同意。


  我們三人退出大殿,往門口走去,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我們都不約而同加快了腳步。我邊走邊考慮著明天的計劃,想著明天一定要叫胖子和Shirley楊一早就到道觀裡來仔細地尋找線索,上午先把正殿好好搜搜,然後下午抓緊時間把兩側的側殿再好好搜查一遍。


  正想著計劃,突然聽見胖子叫我:「老胡老胡,你快看看,我怎麼感覺,咱們走了這麼久,好像就在原地踏步一樣,那個大門始終離咱們那麼遠啊!」


  聽了胖子的話,我猛地驚醒,抬起頭向前望去,走了半天,那個大門果然還是離我們很遠,我抬頭望去,這不望不要緊,一抬頭,「三清觀」三個大字就在我們的頭頂!走了半天!我們壓根兒就沒離開道觀門口!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說道:「同志們,都做好準備吧,咱們的敵人出現了!」


  胖子被我這句話嚇得夠戧,腦門兒上冷汗都冒出來了,臉色「刷」一下白了,我一看他這個樣子,趕緊使勁給了他一拳,裝怒道:「胖子,看你現在個樣,你不是驍勇善戰嗎,你不是道行深嗎,你不是想找它們報仇來嗎,你就這麼報啊?出這一身的虛汗你這是想淹死它們嗎?別說我還真覺得你這是個好主意啊,人家是水漫金山寺,你這是汗漫三清觀啊,不過等你這身汗流下來,沒準兒咱們早就已經在去西天取經的路上了!睜大你的招子看著點兒,把你那平生的虎膽壯起來!這才哪兒到哪兒啊,敵人的影子還沒瞅著呢,你這兒先犯上了!精神點兒!聽見了嗎!」


  胖子被我這話一刺激,登時鬥志就出來了,汗也不流了,臉也不白了,把包裡的工兵鏟也拿了出來,喝道:「沒錯啊老胡,這他媽的才哪兒到哪兒啊,讓他們他媽的來吧,我這兒見一個殺一個,見一雙宰一雙!他媽的!老子從小就不怕嚇!」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