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了點頭,繼續朗聲說道:「看來這三清觀也不過如此,到處破破爛爛和大垃圾堆一樣。這裡面的不知什麼貨還搞這種下三爛的手段,暗處下手,連出來見面的勇氣都沒有,縮頭王八!」

  「臭他媽狗屎,真他媽噁心!老胡,咱們一會兒一把火燒了這個三清觀,燒得乾乾淨淨,一點兒渣都不剩!」胖子恨恨地大聲喊道。


  「呼,呼」,胖子話剛落地,突然在我們周圍刮起兩陣陰風,我和胖子手中的狼眼手電應聲全滅,我和胖子不管怎麼啟動都不起作用。四周頓時陷入一片黑暗,突然我和胖子身後的大門和窗戶都「啪啪啪」地劇烈拍打起來,我知道這該來的終於來了,向胖子喊道:「胖子,注意啦,放亮你的招子,別到時候被嚇得哭爹喊娘啊!」


  「老胡,別他媽貧啦,你快抬頭看他媽的房樑上!」胖子喊道。


  我趕緊抬頭一看,不看不要緊,這頭頂上無數個亮亮的小圓點在房樑上飄著。


  「胖子,這些都他媽是什麼啊,不會是他媽的螢火蟲吧!」我詫異道。


  「老胡,你他媽腦袋銹住了吧!這是一雙雙的眼睛!眼睛!」胖子大聲喊道。


  我聽胖子這麼一喊,再抬頭一看,可不就是嗎!這無數的亮亮的小圓點,兩個一對兩個一對在房樑上游動著,閃爍著詭異的綠光,不是眼睛還能是什麼!放眼看去,至少有一兩百雙眼睛,我不禁打了一個寒戰,心裡想著這他媽的究竟是什麼啊,這麼多。我把手裡的工兵鏟握緊了,打定主意,一會兒要是它們蹦下來,不管怎麼樣,先招呼著。


  「胖子,你能聽見我說話吧,咱們現在先撤到大門這邊來,找個辦法先出去,這個大廳裡面地方太小,咱們不佔優勢,等咱們先跑出去再想辦法!」我喊道。


  「行啊,老胡,我現在馬上就過去大門,咱們拿鏟子把門給砸開!」胖子說完就往大門這邊跑過來,我也往大門這邊快步跑過去。


  房頂上的那些東西一看我們往門口跑去,一下就炸了鍋了,齊刷刷地全部跳了下來,往我們這邊追來。


  胖子已經和我在門口會合,可是我們前腳剛到門口,它們後腳就到了,我們根本就沒有砸門的時間,只能回身應戰。剛才在大廳裡面看不清這一個一個的是什麼,現在到了門口藉著從門框裡透出來的月光才看清楚,這一隻隻大小不一的不是別的,不正是黃皮子嗎!


  「媽了個巴子的,老胡,咱們這次算是徹底把黃皮子的老窩給捅了!哈哈哈!」也不知道胖子怎麼了,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你個死胖子,這會兒工夫還能笑得出來,咱們都快被它們給淹了!」我喊道。


  「去他媽的黃皮子!都給老子上西天去吧!」黃皮子已經追到我們面前,開始了它們的進攻。胖子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揮舞著工兵鏟防禦著。我和胖子因為背身靠門,所以黃皮子只能在我們身前進行攻擊,我和胖子一左一右拿著工兵鏟阻擋著黃皮子的進攻。可是由於數量太多了,且黃皮子確實太過於靈活,不一會兒,我和胖子外面的衣服就已經被撕得破破爛爛,大腿上和胳膊上被抓得和咬得傷痕纍纍。


  「老胡,不行啊,這黃皮子數量太他媽多了!哎喲哎喲,我們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快想個轍兒啊,再不想辦法,我們都快被它們吃啦,敢情你這渾身瘦不拉幾的,它們要是吃你的話幾下就完事兒了,可是你胖爺我這不行啊,渾身肉多,要是被它們吃了的話臨死前得受多少苦啊!哎喲,你們這幫狗雜種肏的,敢咬你們胖爺,殺殺殺殺!」胖子從我身邊邊瘋狂地揮舞著工兵鏟邊說。


  聽胖子這麼一說,我心裡也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可是這黃皮子實在是太多了,任憑我們怎麼抵擋,也不能完全地抵擋住它們的每一次攻擊。而且這些黃皮子不知道怎麼回事,身手特別矯捷,我們的每一次攻擊並不能給它們致命的打擊,衝在前面的一隻被我們打傷了,在它後面的兩隻、三隻又衝了上來。這樣一直耗下去的話,先別提被不被黃皮子吃了的事兒了,累也要累死了,可是我們又沒辦法突出重圍,這該怎麼辦!


  「老胡,你想出來辦法了沒有啊,我這邊快扛不住了,哎喲。」


  我一邊揮舞著工兵鏟,一邊轉過頭去看他那邊的情況,只見胖子渾身的衣服已經被黃皮子或抓或咬得全部破爛不堪了,身上傷痕纍纍,動作越來越遲緩,頭上的汗水混著血水一滴一滴地灑在地上。


  突然間,「哧」的一聲,胖子身上背的背包被一隻黃皮子抓開了一個大口子,只見一個黑色的物體「哐當」一聲掉在地上。我定睛一看,這不是Shirley楊給我們配的那把防身用的槍嗎!


  「胖子,快撿槍,干死它們!」我沖胖子喊道,胖子一聽這話,頓時大喜,把工兵鏟往身邊一扔,低下身子就去撿槍。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胖子低下身子的一剎那,所有的黃皮子停止了攻擊,掉轉過頭,衝我和胖子所在的反方向跑去,不一會兒就隱藏在黑暗裡。


  「咦,這他媽奇怪了,我還沒開槍呢啊,它們怕個什麼勁兒啊?」胖子邊把槍撿了起來邊說。


  「是啊,確實奇怪,這不能是它們整的什麼陰謀詭計吧!胖子,招子放亮點兒,咱們一點兒都大意不得,這黃皮子聰明著呢,別忘了它是怎麼把我們迷倒的了!」我看著前面的黑暗,對著胖子說道。


  「老胡這事兒還用你說嗎,以我胖爺的腦力,這點兒事情還用不著你提醒,你還是自己先把自己顧好吧,要不然一會兒我還得救你。咱胖爺的神功再牛,也不能說把把都成功,這也得看緣分,緣分。」這緊張氣氛剛剛放鬆一點兒,這胖子又開始貧上了。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