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呸呸,胖子你這是什麼臭嘴啊,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你就不能說點兒好聽的?再好的局勢讓你這麼一說都得玩兒完,呸呸呸,行了,咱們先說說咱們的計劃安排吧。胖子,你聽好,為什麼現在這大蟒蛇沒有發現我們,一是因為它現在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黃皮子的幼崽身上;二是因為咱們離它比較遠,而且是在它的側面,所以咱們暫時還是安全的。但是如果咱們想要精準地打擊到這條大蟒蛇腦袋的話,必須要離它再近一些,並且咱們要一人在它一邊,這樣才能確保咱們有足夠的概率來打中它。而且如果一旦咱們出手,出現失誤讓它發現咱們的話,那咱們的境地就比較危險了,你明白嗎?所以說,咱們要以靜制動,一發制敵。」

  「老胡,你也太小看我胖子了,我這槍法你又不是不知道,該准的時候必須是很準的,這你是不用囑咐我的啦,那咱們就分頭行動吧。」胖子說道。


  「好吧,既然你都聽明白了,那好,胖子咱們兩個人分頭行動,你就在原地慢慢向前靠近這條怪蛇,而我就偷偷地繞到大蛇的另一側。然後你在這邊要看清我的手勢,我左手往上一抬然後落下的時候,咱們就一起開槍射它!」


  「行,沒問題,老胡你過去吧,我在這邊等待你的指令。」胖子邊說邊把子彈上了膛。


  我和胖子打了一個手勢,就俯下身子,慢慢地從這條蛇的後面溜過去。此時這條大蛇還在和黃皮子們對峙著,由於黃皮子們數量眾多,大蛇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在那等待時機的出現,慢慢地尋找著突破口。而黃皮子們一個個都嚴陣以待,前身半趴在地上,隨時準備著攻擊,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大蛇瞅準了時機一舉攻破。不光是人,動物保護孩子也是天性啊!趁著它們對峙的這個空當,我踮著腳步,悄悄地溜到了另一邊,也許它們注意力太過於集中了,任何一邊都沒有注意到我這個曾經的局內人。我找了一個能夠清楚瞄準這條大蟒腦袋的地方,我往遠處望了望胖子,看到他也已經站好位置,伸著頭望著我這邊,在等待著我的信號。我把手槍也上了膛,舉起左手,向胖子示意。他衝我這邊點了點頭,我迅速把手揮下,只聽「啪」的一聲響,大蟒一邊的眼睛頓時迸出了血水,可是,我這邊的眼睛卻毫髮無損,到底怎麼回事?我低頭一看,他媽的我的手槍卡殼了!這下可壞了!我可把胖子給害了!


  大蟒痛得搖起了它那倒三角的頭,瘋狂地吐著血紅的、大大的長芯子,它發瘋了似的尋找著攻擊它的那個東西。胖子就在它的眼前,這不輕而易舉就被發現了嗎!它飛快地衝著胖子躥過去!胖子完全被這情形嚇傻了,愣在原地,一動也不動!這下可壞了!我忙向胖子喊道:「胖子,你他媽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快跑!」


  可是這大蟒速度太快了,我話還沒說完,它就已經到了胖子的身邊,張開了血盆大口,眼看就要將胖子吞下去了,說時遲那時快,突然看見一個黑影,趁著大蟒所有的注意力全部在胖子身上,「噌」一下躥向了大蟒的頭部,只聽大蟒突然「嘶嘶」地怪叫起來,再一看,這大蟒另一隻眼睛竟然被這個黑影給咬瞎了!這黑影不是黃皮子還能是什麼!大蟒這回兩個眼睛全部瞎掉,「突突突」地往外流著血水,頓時瘋狂地憤怒起來,腦袋使勁一甩,把剛才那只趴在它頭上的黃皮子狠狠地甩到了地上。這只黃皮子頓時被摔得皮開肉綻,嘴吐鮮血,眼看就活不成了。


  一看這情形,這是難得的好機會啊,我馬上向胖子喊道:「胖子,這廝已經瞎掉了!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啊!把工兵鏟拿出來!鏟它七寸!」


  胖子一聽我這話,登時回過神來了,剛才發生的一幕把他嚇得夠戧,他立刻從地上撿起工兵鏟,就向這條大蟒衝去。我也拿出我的工兵鏟,也向大蟒衝去。


  不光我們,這幫黃皮子,一看大蟒眼睛已瞎,時機已到,登時傾巢出動,在大蟒身上啃的啃、咬的咬,想要立刻置它於死地。我和胖子端著工兵鏟,找準大蟒的七寸部位,死命地鏟了下去,生怕大蟒一旦緩過神來,再次對我們不利。大蟒腹背受敵,身上吃痛,不斷地扭動著身體,我和胖子不斷地躲著大蟒的身體,就這麼一下又一下地鏟下去,也不知道最後究竟鏟了多少下,大蟒終於一動不動,癱在了地上。


  再看看我和胖子身上,大蟒的鮮血呼呼啦啦地濺了我們一身,渾身黏兮兮的,散發著血腥的味道,此時危險解除,我和胖子氣力全無,頓時像兩攤爛泥一樣,癱在了地上。


  「胖子,你看看你剛才的熊樣子,一頭蛇都能把你嚇得死愣死愣的,當年的威風哪裡去了?你真是沒半點兒出息!」


  「放屁,胡八一你還有臉說呢,你剛才怎麼回事,存心想害死我怎麼的,怎麼你沒開槍?」


  「這你得回去問Shirley楊了,她給我的這把槍不知道是什麼破槍,竟然關鍵時刻卡殼了,這幸虧有那只黃皮子,要不然,咱們豈不是早就淪為大蟒腹中的美食了!」


  「對對對,還真是得虧了那只黃皮子,不對……黃皮子?黃皮子!老胡!快起來!咱們事兒還沒完呢!」胖子衝我大喊道。


  「我肏,這事兒我怎麼給忘了!快拿工兵鏟!」


  我和胖子「騰」地一下子都跳了起來,把工兵鏟緊緊地握在了手裡,精神再次緊張了起來。


  順著之前黃皮子聚集的位置看去,哪裡還有半點兒黃皮子的影子?我正暗自納悶兒,怎麼回事,難道它們又要搞什麼陰謀詭計?我和胖子暗自心裡打著嘀咕。


  「胖子,注意頭頂,沒準兒它們又隱藏在這個房間的橫樑之上呢,千萬要小心!」


  「好的,老胡你放心吧,我這兒注意著呢。」胖子端著工兵鏟,低聲說道。


  這時整個大廳裡面鴉雀無聲,感覺如果掉了一根針下來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我抬頭往上面看去,大殿裡面還是漆黑一片,根本什麼都看不見,我和胖子就這麼一動不動地站著,生怕黃皮子突然間攻擊過來。


  突然,「砰」的一聲響,正殿之前被緊緊關上的門自己忽然打開了,外面的月光直直灑進來,讓人覺得好像和這股光亮隔了有幾個世紀那麼久,我和胖子見狀,都覺得很是奇怪,怎麼突然間黃皮子們就都消失了,而且不但都消失了,並且之前困住我們的門也都自己打開了呢,究竟是怎麼回事?


  胖子一看門開了,激動得手舞足蹈:「老胡老胡!你快看啊!門開了!咱們能出去啦!終於能脫離這個鬼地方了!你還愣在那裡幹什麼?」胖子邊說著邊跑向門口。


  「慢著!胖子,怎麼突然間這麼容易門就打開了,我總覺得這裡面有奇怪的地方,你先別出去。」我向著胖子說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