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別別,老胡,你別搶,你看著。」胖子把我的手一把擋住,說道。

  我和Shirley楊將信將疑地看著胖子把水倒在地上,由於有地勢高低的起伏,水流慢慢地向這塊石頭的下面流去。可是就在這時,怪事發生了,水流到了石頭下面與地面接觸的地方之後,水「刷」地一下就漏了下去,並且邊滲邊冒著氣泡,而不是慢慢滲下去,這是怎麼回事?


  「老胡,你看吧,剛才我喝水,沒拿住水壺灑出來了,結果發現水流到了石頭下面之後就很快漏下去了,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了,這石頭下面,可能有個洞!」胖子言之鑿鑿地說著。


  「我說胖子,這下面就算是有洞的話,也不一定是什麼洞呢,沒準兒就是一小洞呢,也說不準,這什麼也說明不了。」我回答道。


  「呸,我才不信呢,你看這地方這麼奇怪,我剛才試過了,其他大個兒的石頭下面都沒有這種情況,就這一塊石頭有,你不信的話,我給你搬開看看,看看到底下面是個什麼東西!」胖子說道。


  「得得得,別了您哪胖爺,這石頭這麼大這麼重,您能搬開嗎?這可不是一個人能搬動的事兒,來,我幫你一起搬吧!」


  我想,既然這邊什麼線索都沒有,不妨先看看胖子的判斷到底對還是不對吧。


  胖子用後背緊緊地靠住這個大石頭,我把雙手搭在這塊大石的上面,我喊一二三,我和胖子就一起使勁,巨石應力而動。可是,這塊石頭,並沒有像正常的石頭那樣慢慢地滾開,而是,慢慢地滑開了!沒錯!就是滑開了!我和胖子低頭查看大石的下面,原來大石的下面特別隱秘地裝有一個滑動的輪槽,只要外力足夠大,就能夠把這塊巨石推動。


  我和胖子均是一驚,又加了一把勁兒把石頭再往外推開,一個好似地窖的入口豁然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我靠,這次真被你這小子說中了啊!」


  胖子一看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得意的神態立刻溢於言表,「看看看!我說什麼來著,胖爺的觀察推理能力不是一般的強啊!我就是沒有生在舊社會,要是生在中國舊社會,那說不定我就是下一個領導人啊!要是我生在那時的沙皇俄國,那我就是下一個列寧啊!那我要是生在……」


  「得得得……胖爺您一開心起來又沒完沒了了。咱們現在既然都發現這個了,就趕緊打開進去看看吧,胖子,你在外面給我和Shirley楊放風,我們兩個下去看看。」我向胖子說道。


  「為什麼不是我下去啊!不行不行,我發現的我得下去啊!」胖子不願意了,嘟嘟囔囔道。


  「你這個胖子你怎麼不懂事兒呢,那也不能咱們三個人一起下去啊,要是萬一上面來一人把大石頭給咱們推上了,那咱們估計得一輩子困在這裡面了,而且如果你和我一起下去的話,Shirley楊畢竟是女人,抵抗傷害能力不強,萬一她被壞人從暗中偷襲了,然後壞人再把石頭推上,咱們兩個不都要困在這裡面了嘛,對吧?為什麼要把你放在這裡呢?這不是因為組織認為王凱旋同志是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不是,是人民的好衛士,組織的好幫手,是一名有勇有謀的忠誠衛士。而且這下面不一定會出現什麼驚奇詭異的事情呢,組織讓你在上面站好崗是為了你和為了組織共同的利益。你明白嗎?王凱旋同志!」我鄭重其事地向胖子說道。


  胖子一聽這個也在理,而且裡面也不一定有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並且一看這個洞口比較小,自己進去也有點兒費勁,只能勉強同意我的提議了。」那好吧,我就在外面給你們站崗,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我就喊你們,要是你們在下面發現有什麼好玩的東西,你們一定也要告訴我啊!我也要下去看看!」


  「好好好,肯定不能忘了你的。」Shirley楊對胖子說。


  我和Shirley楊把洞口的門掀開,人手一隻狼眼手電,往洞下照去,這個洞不深,也可以說有些淺,而且這個洞口向下都已經鋪好了直梯,一級一級地砸在牆壁上。我和Shirley楊攀著直梯,舉著狼眼手電,一級一級地往下面走去。走了約莫有二十來級台階,視野就頓時開闊起來,我和Shirley楊把目光從腳下的台階順著狼眼手電慢慢地移到這整個房間裡面。這個房間感覺並不大,我們打著手電往房間中間一掃,Shirley楊突然說:「停!」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問道:「怎麼了Shirley楊,你剛才看到什麼了?」


  「老胡,你剛才拿手電照這個房間中間的時候,你沒有看到類似於門的東西?」


  「嗯?一扇門?我看看,剛才我並沒有注意到啊!」我又拿著手電晃了回來。


  我慢慢地將手電移動到中間的位置,果然不出Shirley楊所說,這裡有一扇門,因為門的顏色和周圍牆壁的顏色確實太像了,所以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這裡面竟然還有一扇門。我回頭向Shirley楊擺擺手,示意我們一起靠近它。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