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楊在下面焦急地問我:「老胡,你沒事吧?」我故作輕鬆地答道:「我很好,很有些一覽眾山小的感覺,就是有點高處不勝寒,你們快上來陪我吧!」Shirley楊急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剛才嚇死我了。」胖子哈哈大笑道:「胡司令,怎麼說你也是我們紅四方面軍的領袖人物,現在像隻猴子似的抱在柱子上,實在是有損我軍軍威啊!」

  我本來抱在柱子上就有些心驚膽戰,被胖子一嘲笑,加上Shirley楊還站在下面看著,頓時有點兒臉紅。我對胖子說道:「王凱旋你現在盡情地嘲笑我吧,一會兒你也要蕩著繩子過來,看你還笑得出來嗎?」胖子恐高症不輕,聽見我這麼說,正好戳中他的心病,訕訕地不吱聲了。我見胖子偃旗息鼓,正得意地準備繼續叫囂,突然發現岸邊的一隻人燈搖搖欲墜,連接兩個人燈的繩子已經被燒斷了。我剛要招呼胖子去看看,那只人燈卻撲通一聲掉進了河溝。


  霎時間河溝裡便起了大火,火苗呼地一下就躥了一米多高,瞬間蔓延開去,整個河溝變成了一條大火龍,吐著火舌企圖吞噬一切。我們都被這個變故驚呆了,一時不知道怎麼辦才好。Shirley楊最先反應過來,對我喊道:「老胡,那河溝裡的液體是屍油!你快抓著旁邊的繩子想辦法到對岸去!」


  Shirley楊的話提醒了我,我趕緊抓住了垂在我身邊的繩子,可是不料因為我手鬆開了柱子,只有雙腿緊夾著,在抓住繩子的同時我竟然因為沒有受力點一下子大頭朝下了。Shirley楊一聲驚呼,胖子一急就要衝過來,我趕緊喊道:「我沒事!小胖你別過來!」說著我手上暗暗使勁,慢慢抓著繩子爬了上去,終於顛倒了過來。胖子見我正了過來對我喊道:「老胡,你別磨蹭了,一會兒繩子該被燒斷了,你趕緊過去吧!」


  我低頭一看,繩子下端已經被燒著了,過不了多久火苗就會順著繩子燒上來。我趕緊一腿盤好柱子,一隻腳踩在柱子上,勉強找了一個著力點,想要一咬牙蕩過去。突然聽見Shirley楊在底下叫道:「老胡,不好!風扇轉起來了!」我抬頭一看,原本銹得死死的風扇竟然緩慢地轉了起來,更要命的是連接風扇和鐵架的槓桿竟然也轉動了起來,頂著風扇正從右邊緩緩地轉向左邊。我本來手抓著繩子腿盤在鐵架右側的鐵柱上,而繩子被Shirley楊套在了槓桿上,現在槓桿向左側轉動,我也隨著繩子慢慢地轉向了左邊。我號叫道:「王凱旋,老子殺了你!你不說這銹死了嗎!」胖子見狀也嚇呆了,趕緊對我說道:「老胡,你快撒手,別拉著繩子了,一會兒風扇轉到左邊你會被帶得掉下去的!」


  我趕緊鬆開了繩子,依舊雙腿雙手抱著柱子,一時進退兩難。底下的火越燒越旺,熱浪不停歇地撲上來,烤得我大汗淋漓。我感覺自己再烤一會兒就要虛脫了,趕緊咬了一下舌尖,頓時清醒了一些。Shirley楊在下面對我喊道:「老胡,風扇越轉越快了,你小心些別被打到。」我轉過頭一看,風扇已經轉得起了速度,就像是誰在生銹的軸承間塗了潤滑油一樣,越轉越快。這七片碩大的風扇葉鋒利無比,飛快地轉動起來就像是一台快速切割機。我看了暗暗心驚,這要是不小心碰到了,肯定胳膊都會絞折的。還好槓桿可能銹得比較死,轉動得比較慢,現在轉到左邊正慢慢地轉回來。我暗自估算了一下,槓桿大約長半米多,也就是說風扇離鐵柱大約半米多,那麼這半米就算是這台切割機的盲區,只要我保證抱著鐵柱不超過半米的範圍,那應該還是安全的。可是我自從上了鐵柱到現在,已經有十分鐘了,再加上下面的火烤煙熏,體力消耗很大,實在是支撐不了多久了,如果再不趕緊想辦法過去,恐怕真要掉下去變成烤乳豬了。繩子已經被火燒斷了,Shirley楊想再套過來一根,可是不知怎麼無論如何也套不上槓桿。


  胖子見Shirley楊套不上繩子,急得直罵娘,眼見我越來越支撐不住,站在岸邊又實在幫不上忙,對我吼道:「老胡,管他娘的,直接跳!這距離我看了,也不算很遠,拚死跳了沒準兒還能過去,總好過掉下去直接被火燒死!」Shirley楊一聽見胖子這樣說,頓時急了:「王凱旋!你怎麼能這樣說!萬一老胡跳不過去呢!」說到最後已經帶上了哭聲。聽見胖子和Shirley楊的話,我心一橫,反正不跳是肯定死,跳了沒準兒還能活,趁著還有力氣乾脆跳吧。想罷眼睛一閉,心一橫,一腿盤緊柱子,右腳撐在柱子上,心裡默念著「一、二、三!」右腿猛地使勁一蹬,整個人就撲了出去。


  砰地一下,我重重地撞在了對岸的河溝壁上,然後開始迅速下滑,我的手拚命地摳住地面,腳使勁抵住溝壁,終於停住了滑勢,吊在了對岸邊緣。還沒等我暗自慶幸,一股滾燙的感覺自腳底傳來,我沒法低頭看,可我也知道肯定是我垂下的身體碰到了兇猛的火苗。可是我的胳膊和腿已經酸軟無力了,我想爬到岸上可是使不上力氣。突然我覺得小腿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想必是火苗燒著了我的褲子。這時Shirley楊在對面淒厲地喊了一聲:「老胡!」我聽見她淒楚的聲音,頓時不知從哪裡生發出一股力氣,雙臂猛地一使勁,腳下使勁一蹬,爬上了岸。我就地一滾,腿上的火苗被壓滅了,可是我低頭一看,褲腿已經燒著了一半,小腿也起了很多大水疱,其他部位也有少許的燒傷,慘不忍睹。


  不過還好我過來了!我站起來向對面的Shirley楊和胖子揮了揮手,胖子使勁對我豎著大拇指,Shirley楊偷偷用手背擦了下眼淚。我見他倆為我著急的心情,不禁也有些動容。胖子衝我喊道:「老胡,你真牛逼!我承認你是正司令了!我甘願在你手下當副的!」


  我笑罵道:「你大爺的!我本來就是正司令!」


  「正司令,您老過去了,我和楊參謀怎麼辦?風扇轉得太快了。」胖子喊道。


  我抬頭一看,果然風扇已經越轉越快,快得都看不清扇葉了,槓桿看起來也活動開了,快速地轉著。現在的鐵架子整個就是一台絞肉機,恐怕就算是鋼筋鐵骨也禁不住這一絞。我心下著急起來,胖子和Shirley楊不進來,難道我自己一個人進去找陳家大墓?他倆肯定不放心我自己進去,我自然也不放心他倆留在這兒,萬一又有什麼機關就麻煩了。


  「司令,乾脆你在那邊等會兒,我和楊參謀等火停了就過去。」胖子把手捲成喇叭狀放在嘴邊喊道。


  「胖子,這溝裡的油應該跟人燈裡的油一樣,是屍油,這麼多恐怕要燒幾個月才能燒完。」Shirley楊面露難色說道。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