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楊不理我的胡說八道,自言自語道:「我原本以為這壁畫的顏料可能有迷惑人的作用,讓人產生幻覺,以為壁畫變化了,所以剛才狠狠掐了你一下,想讓你從幻覺中擺脫出來,確認一下究竟畫是不是真的變化了。看來這畫的變化並不是我們產生了幻覺,而是真的變化了。」

  我哭笑不得:「我說楊參,你學精了啊,你們美國人樸素誠實的品質哪兒去了。你怎麼不掐自己一把啊,自己觀察自己得結論,結果多令人信服啊!你可倒好,挑著我腰上最嫩的一塊肉,狠狠一把掐下去了,真是掐的不是自己的肉,下手一點兒不手軟。現在絕對紫了。這腰上的神經最多了,你這要是給我掐了個半身不遂高位截癱什麼的,你可得對我下半身……啊不是,是下半生負責。」


  胖子嘿嘿笑著伸過手來:「嘿嘿,老胡,也讓我掐掐你腰上的小嫩肉,掐壞了算楊參的。」我一把打掉他伸過來的罪惡的黑手:「去去,哪兒都有你。」


  Shirley楊本來站在我身邊,此時突然動身向壁畫走去,我一把拉住她問道:「你幹嗎去?這屋子裡變幻莫測的,咱們還是不要分開的好。」Shirley楊專注地看著壁畫,眼睛一眨不眨,對我說:「老胡,你看這壁畫上的台階似乎已經延伸到咱們腳下了。」聽見Shirley楊的話我低頭一看,台階好像是已經沿著牆壁延伸到我們腳下了,似乎一抬腳就能走上去。但是台階周圍雲朵環繞,看起來模糊不清,實在分辨不出這台階究竟是幻覺還是真實存在的。


  胖子低頭一見這情形大為驚訝:「老胡,這他媽什麼情況?這台階不是畫裡的嗎,怎麼變成真的了?」


  我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要不你踩上去試試?」我本來是隨口一說想逗逗胖子,沒想到他當真了,竟然真的一腳踏了上去。我心下一驚,想拉沒拉住,誰知胖子竟然真的站在了台階上,比我高了半頭。這一下我們三個都詫異了,原來這台階竟然是真的。可是這台階明明是畫中的景物,怎麼會延伸到畫外變成了真實的東西呢?


  Shirley楊試探著將腳踏上胖子所在的台階,回頭對我說道:「老胡,這台階千真萬確是真實的,不是假的。」我見他二人都如此肯定,也踏了上去,漢白玉的台階光滑平整,與太和殿前的台階一模一樣,腳踩上去是實實在在的感覺。


  我們三個全都一樣的驚訝,實在弄不清這壁畫究竟怎麼變成了真實的存在。胖子對我說:「老胡,咱們既然都上來了,要不再往上走走試試吧。」我剛才一直注意腳下的台階,聽了胖子的話抬頭一看,赫然發現剛才畫在壁畫上的整座太和殿已經懸浮在我們上方,而我們腳下的石階正通往這懸浮的宮殿。宮殿和台階四周雲霧繚繞、似真似幻,看起來像是幻境,可腳下的石磚又讓人清楚地感覺到存在。這太離奇了!


  我正在考慮要不要貿然上台階,卻見Shirley楊已經緩緩地走了上去,沒幾步就已經步入了繚繞的雲霧裡。我和胖子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上吧。」說完一起踏上了石階。這石階看起來不寬,可是卻輕而易舉地可以讓我和胖子並排前進。Shirley楊依舊在前面不緊不慢地走著,胖子在後面說道:「我說楊參,你平時是咱們三個裡面最謹慎的,今兒這是怎麼了,一句話不說直接往上衝,怎麼著,著急坐金鑾殿龍椅去啊!」胖子就愛撩閒,這又故意說胡話氣Shirley楊。可誰料Shirley楊竟然停了下來,緩緩回過頭,嚴肅認真地說:「當然是去坐龍椅,不然你以為去幹嗎?」說完轉過頭繼續向前走去。


  Shirley楊這種認真的態度讓我和胖子都是一愣,平時遇到胖子說渾話故意逗她的情況,Shirley楊都是要麼裝作沒聽見,要麼冷嘲熱諷地還幾句嘴,可是剛才她竟然把胖子的話當真了,極其認真地回答了他。胖子驚訝地問我:「老胡,是不是你剛才不讓她掐你丫生氣了?」


  我猛搖頭:「不可能,我剛才是開玩笑跟她說的,她不是那種愛使小性子的人。」


  胖子不以為然道:「那可不一定,這戀愛中的女人,跟平時可大不一樣。再豁達的女人那也是女人,是女人就有小心眼的時候。」


  我給了胖子一胳膊肘道:「你丫怎麼說得那麼頭頭是道的,跟真的似的。你談過幾個女朋友啊,就把自己定義為情聖了,我看你也就是在舞廳耍耍流氓的份兒。」我嘴上這樣說,心下卻不禁真的有點擔心Shirley楊是不是小心眼兒生氣了,因為她剛才的表現實在太不正常了。


  就在我跟胖子鬥嘴的這一會兒工夫,Shirley楊已經把我倆遠遠地落下不見了身影。胖子還在我旁邊臭貧呢,我一把抓起他的胳膊就快速地向上跑去。這壁畫的秘密深不可測,這時候要是走散了可不是什麼好事。可是向上跑了十幾米也沒看見Shirley楊的身影,而石階已經到頭了。我和胖子站在宮殿門前的空地上,向四周張望,沒有Shirley楊的身影。這空地也是用漢白玉裁成三尺見方的大方磚鋪成,寬敞氣派。眼前的宮殿巍峨聳立,華彩濃墨,幾根紅色的大柱子立在大殿門前。殿簷下掛著一塊藍色的描金豎匾,上書「太和殿」三個大字。


  胖子一見這幾個字就回頭對我說道:「老胡,你看,我說什麼來著,這宮殿真他媽是太和殿,我說怎麼看著那麼眼熟呢。這故宮我小時候去過無數次了,絕對不可能看錯。不過我記得太和殿上面那塊匾上除了漢字以外還有滿文呢,這匾上怎麼沒有?」


  我搖頭道:「小胖你丫有點歷史知識嗎,這陳家大墓是明朝的時候修建的,那時候清軍還沒入關打下天下呢,哪兒來的滿文啊!」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