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遲疑道:「既然陳氏家族全部殉葬,那麼你怎麼會是陳家的嫡孫?而且陳教授說他的曾祖父在搬去北京前,一直生活在山海關,這又是怎麼回事?」

  陳先生說:「陳教授的先祖也曾是陳家的孫輩,他的先祖在婚嫁年齡與一位大戶人家結親,那大戶人家只有一女,所以要求那位先祖入贅。陳氏應允,那位先祖不久便入贅了,因此沒有在數年後隨陳氏一族殉葬。至於我……」


  我搶著說道:「難道你便是那個陳臻的後代?」


  陳先生搖頭道:「不,陳臻便是陳拓陳大將軍,陳拓是他入軍後皇帝御賜的名字,以獎勵他軍功卓絕,大破敵軍,拓取擊破拓展的意思。」


  胖子急著說道:「那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族譜上名字被塗黑的那個人的後代!」


  陳先生聽見胖子這樣說不禁有些愕然:「被塗黑?」


  胖子說道:「對,被塗黑了。族譜上最後一輩只有兩個人名,一個是陳臻,另一個被塗黑了,完全看不出是什麼。開始我們還以為被塗黑的那個是陳拓,看來是另有其人。嘿嘿,你的祖宗究竟幹了什麼,竟然讓陳家這麼痛恨,塗得那個黑呦。」胖子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


  那陳先生倒也不生氣,說道:「看來那個被塗黑的名字確實是先祖的。先祖叫陳摯,與陳臻同屬一輩,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陳臻自幼聰明好學,是陳家引以為傲的後輩,後又參軍英勇抗敵,更是為陳家增光。而先祖陳摯自幼體質虛弱,幼年時曾經因為成功預言了本縣一戶農家將要因野獸襲擊全家暴斃而被視為怪胎和不祥之人,因此從小就被關在家裡,從不讓出門,鮮少與外界接觸,因此外人也就很少有人知道陳家的這位後輩。但陳摯先祖實是天資聰明並且心高氣傲,因為受到了家裡這樣的對待,並且看著全家人都寵愛陳臻以陳臻為傲,心下難免不平,便漸漸地變了心性,變得偏激敏感,難以與人相處。後來到了崇禎十七年,清軍與明軍的戰爭白熱化,又有李自成的農民軍妄圖攻打進京,這時陳摯先祖便動了歪念頭,竟然暗中聯繫清軍,要夥同清軍裡應外合引其入城,想在清政權中取得一定的功績和地位。我猜他一定是想做出些事情來讓陳家上下看看,一雪前恥。可是陳家上下是明王朝的死忠派,知道了這件事後闔家震怒,共同斥責陳摯先祖。誰料陳摯先祖死不悔改,不僅堅決不答應與清軍斷了聯繫,反而大罵陳家上下迂腐頑固,並預言明王朝必定滅亡。此事,終於惹惱了陳氏家族,派人將陳摯先祖送離山海關,送到南方的一個小村落,並將其在族譜除名。


  「後來陳摯先祖輾轉到了廣東一帶,並在那裡安家落了戶,繁衍子嗣。聽聞李自成的農民軍入京打倒明朝政權後,陳家仍以一己之力奮力抵抗清軍,但是吳三桂倒戈,清軍得以大批入關。而陳家在清軍入城的那天全體退入這無量山大墓,自殺殉國。陳摯先祖派人探聽得這一消息後,伏地大哭,俯身向北磕了三個響頭,從此再沒提過任何有關陳家的事。不過在他臨終前,將這一切告訴了後人,而後人代代相傳,便傳至了我這裡。陳摯先祖後人在清王朝後期隨一隻英國游輪去了英國,後又輾轉去了美國,從此便定居在那裡。」陳先生說完這個故事長歎一口氣,久久沒有說話。


  聽了這個故事,我和胖子都大為驚訝,原來這陳家竟有這麼多的秘密。我說道:「這陳氏一族的高風亮節和忠貞不二確實令人讚歎敬佩,竟然甘願絕了陳氏一脈自殺殉國。不知那位陳摯先祖聽聞這事後心中有沒有一絲悔恨?」


  陳先生道:「據說陳摯先祖確實心生悔意,後半生吃齋禮佛,再沒有過問過政事。」


  胖子說道:「這陳家也太下得去手了,全族好幾百人,竟然因為改朝換代這麼符合歷史發展規律的事全自殺了。要我說偏激的根本不是陳摯先祖,而是這陳氏家族。」


  陳先生點頭道:「以我們現代人的觀點來看,這全族自殺殉國的事確實有些偏激,但是就當時人們的思想來說,卻又是合情合理。不過我心中一直有一個疑問,這也是我此次來找這陳家大墓的原因之一。」


  想不到這陳先生竟然還有別的想法,我和胖子頓時好奇心陡起。陳先生接著說道:「陳摯先祖過世前曾將這陳氏家族的所有事情經過都告訴了後人,唯有一件事情沒有說。他說這件事是導致陳家全體殉葬的原因之一,卻也是全族數百年來的最大秘密。只有陳氏家族的嫡系傳人才能獲知這個秘密。他從懂事起就被告知了這個秘密,並且立下毒誓要求寧死不得說出。陳摯先祖一生都死守著這個諾言,誰也沒告訴,包括自己的妻子。但是他卻沒有遵照陳家祖訓將這個秘密告訴自己的孩子,他說明朝既然已經滅亡了,就讓這個秘密隨著時間的流逝永遠埋葬吧!」


  我奇道:「這個秘密跟明朝滅亡有什麼關係?既然是陳氏家族數百年來的大秘密,那想必萬分重要,可是陳摯先祖卻說明朝滅亡了這個秘密就該被埋葬,這其中有什麼蹊蹺?」


  陳先生點頭道:「我也一直很奇怪,想必這個秘密與明朝大有干係。因此我這次下定決心來找陳家大墓,有三個原因:一是想找到那塊翡翠雙篆梅花箋;二是想弄清楚這個秘密究竟是什麼;三則是將陳摯先祖的遺骨葬進這陳家祖墳。」說完一揮手,身後一位男子手捧著一個骨灰盒和一個牌位走了過來。


  胖子生氣道:「你找你的祖墳這無可厚非,但是跟我們三個有什麼關係?背後算計,太他媽陰險,跟你那陳摯先祖一個德行。」


  陳先生聽見胖子這樣說,臉上閃過一絲怒意,但他平復了一下說道:「胡八一和王凱旋,你們二人的名頭在潘家園可不是一般的響亮啊,包括那位楊小姐,在潘家園的名號也是響噹噹的。據一位算命的瞎子講,你們三位曾出入雲南獻王墓,盜得上古寶物鳳凰膽,這份摸金校尉的手藝,當世第一恐怕非你三人莫屬。」


  胖子呸道:「甭他媽給我們戴高帽,老子不吃你這套。那他媽死瞎子又把我們賣了。」


  我說道:「你知道這陳家大墓神秘莫測,墓中又定是凶險萬分,所以設計讓我們三人來給你當前鋒,先幫你找到陳家大墓,待馬上就要取得寶物的時候你再』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將我們一舉擒獲,你好坐享漁翁之利,是不是?」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