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說道:「聽說這地覺需要接觸人氣才能被喚醒,咱們乾脆猜拳決定誰去喚醒吧。」雖然這個辦法幼稚,但是卻是最行之有效並且公平、公正的,所以大家都同意了。胖子見大家都同意了又說:「咱們到那只地覺旁邊去猜拳,一來呢讓地覺多感染點人氣,好盡快甦醒,咱們也好盡快去尋找翡翠梅花箋;二來呢也是防止去喚醒的人被地覺襲擊,咱麼離得近也好方便營救。」胖子我再瞭解不過了,他平時做什麼事態度都是不正經,如果遇見重要的事,那態度就變成了死不正經,只有心裡憋什麼壞主意的時候才會正經起來。現在看他一臉嚴肅地提著合理化的建議,我就知道他肯定有什麼想法了。

  胖子雖然平時總不著調,但是關鍵時刻還是很可以信賴的。他提的建議我自然是不會反對,陳先生想了想之後也答應了。於是我們四個人便小心翼翼地走到地覺旁邊站定。胖子說道:「咱們來猜拳,每一輪贏的人就出局了,直到最後輸的那個人去碰這柱子,讓地覺復活,接受這個光榮的使命。」


  第一輪,陳先生出了局,胖子對我使了一個眼色,伸出兩根手指撓了撓頭,我便心領神會。隨著石頭剪刀布的聲音落下,赫然見老陳出了石頭而我和胖子出了布。胖子強忍住笑說道:「老陳啊老陳,這是無上的光榮,帶著我們的殷切期盼,去吧,去吧,去承托起那沉重的使命。」老陳狠狠地看了我們一眼,知道中計了,可是也沒有辦法了。這個遊戲是我和胖子總玩的,早就心有靈犀了,胖子一提出要猜拳決定誰去喚醒地覺,我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胖子故意用手比畫成剪刀的樣子,讓老陳看見,讓他以為我們倆商量好了要一起出剪刀,他就趕緊出了石頭,結果我和胖子一起出了布,就把他套進去了。


  老陳小心翼翼地走到那只地覺旁邊,猛地伸出手掌推了一下那只地覺,便趕緊側身閃出。沒想到那只地覺並沒有像之前的兩隻那樣迅速伸出長鬚襲擊,而是慢慢地將長鬚鬆了開來,垂落在地覺兩側。這長鬚一鬆開,便露出了裡面的人形。原來這人形並不只是一個腐爛的屍體,在屍體前面還站著一個人,而這人不是別人,正是Shirley楊。我和胖子見了Shirley楊都大吃一驚。她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好像死了一般。見她這個樣子,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不知道她究竟是死是活。


  胖子馬上就要衝上去把Shirley楊拉過來,我一把拉住他道:「你先別急著過去,這地覺我們還摸不清情況,別到時候Shirley楊沒救出來,又把你搭了進去,那我真的就可以直接自盡了。」


  陳先生看見這個情形,微笑著對我說:「胡老弟,恭喜,這麼快就找到了楊小姐了。」


  我沒答理他,拿出那三分之二瓶黑驢蹄子浸泡的白酒,走到地覺的背後,猛地一下將白酒灑向了地覺。那地覺仍舊一動不動,連身體兩側的長鬚都只是輕輕地擺動了一下,便又回歸了原位。胖子見這樣都沒用,二話不說就走過去將Shirley楊拉了出來。我馬上跑過去接了過來,將她放到一塊乾淨的地方。Shirley楊始終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像是睡著了一般。我摸了摸她的脖子,還好,還有心跳,只是很微弱。我扒開她的一隻眼睛,頓時嚇了我一跳。Shirley楊的眼睛和小吳、小魏他們一樣,全都血紅著,瞳孔變成了一條縫兒,絲毫沒有了平時的美麗,怎麼看都不像是善類。


  我檢查了一下Shirley楊身上的其他部位,還有沒有受傷,只是肩膀中了一槍。看見這個傷口,我和胖子都滿心愧疚,尤其是我,看見Shirley楊因為失血而慘白的嘴唇,和手上用火攻食人蟻留下的燙傷疤痕,我更是心如刀割,差點兒一個沒把持住掉下眼淚來。我趕緊平復了一下情緒,轉頭問陳先生:「陳先生,麻煩您能過來看一下嗎?」


  陳先生聽到我的請求便走過來蹲了下來,仔細摸了一下Shirley楊的脈搏,又觀察了一下她的情況,對我說道:「胡先生,這楊小姐現在明顯是昏迷了過去,第一是因為中了一槍而失血過多,第二則是因為長時間受地覺控制,精氣大量損耗,體力不支了。」


  我心裡咯噔一下,趕緊問道:「她被地覺控制了這麼久,心智會不會受到傷害?像小魏那樣?」


  陳先生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了,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我和胖子簡單地替Shirley楊將中彈的地方包紮了一下,並且強餵了她幾口水。她卻基本沒喝進去。我著急找到翡翠箋給Shirley楊治病,便問道:「陳先生,咱們可以動身繼續找翡翠箋了吧?」


  陳先生見我找到Shirley楊後更急著要翡翠箋,眉頭微微一皺,沒有說什麼,而是點了點頭,對老陳說道:「老陳,你去看看那大門開了沒有?」


  老陳依言過去一試,大門果然能打開了,我背起Shirley楊便和胖子快步走了出去,陳先生和老陳緊緊跟在我們身後。出了這扇大門卻並不是之前的那種黑暗的甬道,而是寬闊明亮的走廊一般,前方不遠處透著隱約的光。令人驚奇的是這走廊兩側竟整齊地放著許多棺槨,一個挨著一個,沿著走廊兩側整齊地碼著。這些棺槨看起來都一個樣子,皆是柏樹做的外槨,大小花紋全都一模一樣,實在是猜不透裡面究竟葬的是誰。


  我著急尋找翡翠箋救Shirley楊,也沒工夫研究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只是背著Shirley楊一路飛奔,向著眼前的光亮奔去。胖子緊緊跟在我後面,氣喘吁吁地問道:「老胡,那些棺材都不升棺了?沒準兒裡面有什麼寶貝呢。」我頭也不回地緊跑著說道:「沒工夫,你丫就認識寶貝。我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找到翡翠梅花箋。」


  陳先生和老陳在我身後不緊不慢地跟著,也不追上我們,但是也並不掉隊。胖子小聲道:「後面那兩張狗皮膏藥早晚是個問題。」我現在沒心情理他們,一言不發只是狂奔。跑了半天,這個走廊終於跑到了頭,眼前是一間巨大無比的屋子,沒有門,只是靜靜地敞在那裡。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