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屋子跟之前看見的屋子不一樣,這屋子整體都用雪白的石頭鋪就,白色的地面,白色的牆壁,屋內沒有任何柱子,奇大無比。房間的周圍擺著一圈棺槨,形成了一個圓形,中間地上有一塊雪白的凸起的石頭。最重要的是,這房間的另一側牆壁沒有像之前的房間一樣有一扇門,也就是說,這個房間已經是盡頭了。

  趕上來的陳先生和老陳見了這房間的樣子大為興奮,老陳沙啞著嗓子說道:「陳先生,這恐怕就是最後的房間了,也許翡翠梅花箋馬上就要出現了。」陳先生點了點頭,眼睛裡面全是狂熱的光芒。我一見這房間的陣勢也有些發蒙,以前盜的斗都講究個什麼墓室之類的規格,但是這個陳家大墓從一開始就格外的詭異,現在竟然將棺材擺了整整一屋子,比之前見到的放了九具黑煞的屋子看著還要詭異。


  胖子捅了捅我說道:「老胡,別愣著啊,趕緊升棺吧,找到翡翠梅花箋趕緊救楊參。」我點了點頭,將Shirley楊交給胖子,挑了一個看起來最順眼的棺材走了過去。胖子背著Shirley楊也緊跟著我走了過來。老陳和陳先生見我要行動,也趕緊跟了過來。我能看出來這陳先生雖然心機深沉,並且功夫不錯,但是對於這升棺盜斗卻實在是個外行,所以他要我和胖子幫他打頭陣,幫他找翡翠梅花箋。


  我走到那個看著順眼的棺材前面仔細打量了起來。這些棺材全是白色大理石做的棺槨,看起來與地面和牆壁融為一體。我讓胖子將Shirley楊放下靠在一個棺材旁邊,騰出手來跟我一起把這棺槨打開。老陳和陳先生看來都是第一次盜鬥,見我們要升棺,都有些莫名的興奮。我交給老陳一根粗大的蠟燭,讓他去房間的東南角點上,並且看著火苗別讓它熄滅了。老陳不太情願。陳先生道:「老陳,去點上吧,這是摸金校尉的行規,俗語道』雞鳴燈滅不摸金』,如果這蠟燭要是滅了,恐怕咱們都要葬在這裡面了。」


  老陳聽見陳先生這樣說,便接過蠟燭去東南角點上了。我和胖子、陳先生一起用力,將這口棺材的外槨蓋子推掉了。這外槨的蓋子是用滑槽的設計,因此很容易打開。打開之後就露出了裡面的棺材。這棺材不知是用什麼木頭做的,木色雪白,紋理細膩,輕敲上去聽起來聲音清脆卻不失醇厚,一看便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好木頭。


  胖子見這棺材板絕非凡物,頓時樂開了花,忙著去背包裡翻工兵鏟準備撬棺材。我仔細看了一下棺材的構造,對胖子說道:「你別找工兵鏟了,這棺材蓋根本就沒有釘上,完全是虛掩在上面的。」


  聽了我這話胖子大為驚奇,因為從來沒遇見過這樣的情況。我和胖子忙找出一副手套戴上,並且囑咐好陳先生一會兒等我們開了棺千萬別用手接觸屍體,以防止屍體突然接觸陽氣詐屍。我們三個各撕下一塊衣角塞住鼻孔,防止吸入屍氣而中了屍毒。準備好一切,我手中暗握黑驢蹄子,陳先生手中攥著一把糯米,胖子拿好套屍索,三個人一使勁,棺材蓋便應聲落地。


  這棺材中的屍體是一具男屍,身材魁梧,體格矯健,身著甲冑,更令人稱奇的是這屍體竟然沒有腐爛,只是脫了一部分水,看起來有些乾癟而已。屍體腳踏粉色瑪瑙雕刻的蓮花,頭枕和田白玉枕,身體兩側塞滿了各色樣式的珠寶,看成色皆屬上品。胖子一見這些珠寶頓時眉開眼笑,二話不說拿起套屍索緊緊纏住屍體。這套屍索乃是由硃砂浸泡過的,有克制屍變的作用。胖子放下背包,連規矩都不顧了,拚命地拿各種明器往包裡塞。我和陳先生卻被端正放在屍體胸前的一本書吸引住了。我見胖子這一番胡鬧也沒有什麼事,於是伸手將那本書拿了起來。


  這本書經過數百年的時間,書頁已經脆弱不堪,彷彿輕輕一點力都能將它揉碎化成粉末。我小心翼翼地捧著書,書的封面上一個字都沒寫,我只好翻到裡面去瞭解這書的內容。這棺材中值錢的明器數不勝數,全堆在屍體身體兩側,唯有這本書被端放在屍體胸前,可見重要性非同一般。我輕輕地打開書,裡面全是潦草的字跡,我一向對古文研究不怎麼在行,通常我們盜斗遇見了有關文字方面的事情,都是Shirley楊出來解答,現如今Shirley楊昏迷不醒,我便一籌莫展了。


  陳先生接過書道:「讓我看看。陳某對於這古文倒還是略知一二。」說著便細細地翻著,翻了幾頁以後面色漸漸凝重起來。我見他似乎十分吃驚,忙問道:「陳先生,這書裡到底是在說什麼?」


  陳先生緩緩道:「原來這棺材裡的人竟然是陳臻先祖,而這本書則是他的手記,裡面是陳家天大秘密的記錄。」聽了這話我大吃一驚,連忙著挑選明器的胖子都忍不住停下了動作,吃驚地望著我們。


  陳先生走到棺材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鄭重地磕了三個響頭,朗聲道:「陳氏後人陳肅卿拜見先祖。今日之舉實屬無奈,皆因肅卿感懷於陳氏一族一夜間滅亡之蹊蹺,且為一圓陳摯先祖回歸陳氏的心願,所以冒昧打擾,還請先祖原諒。」說完起身,對我和胖子說道:「你們兩個過來,我給你們講這本書裡的內容。」我和胖子趕緊過去,心想終於能揭開這陳家神秘的面紗了。


  陳先生慢慢翻著書,翻譯成白話文細細說道:「這書大概是陳臻先祖臨死前草草而就,所以字跡潦草不易辨認。這書裡寫到,陳家世代守護著一個大秘密,陳家數百年的基業,甚至全是為這個秘密而存在的,而現在明朝滅亡已成定式,這個秘密也將要隨著陳家的滅亡而永遠葬在這墓裡了。


  「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文武兼治,是不可多得的一代明君。朱元璋死後將皇位傳給了孫子朱允炆,但是燕王朱棣狼子野心,率大軍進京搶奪了皇帝的寶座。朱允炆無奈之下只好逃離京都。朱允炆的一些貼身侍衛和太監,沿海順勢而下,假造了朱允炆南下的消息,可是實際上朱允炆帶著幾個貼身的隨從,向山海關方向逃來,準備逃出關外。誰知到了山海關朱允炆竟一病不起,況且朱棣在山海關設了重卡,嚴格盤查往來行人,這朱允炆是萬萬逃不出去了。經過身邊一個隨從的建議,朱允炆決定投奔陳家。陳家當時的在朝官員陳啟厚先祖在朱元璋在位期間忠貞不二,雖官職並不十分高,但是很受朱元璋的賞識。於是朱允炆便連夜逃到了陳家,敲開了陳家的大門。這陳家果然是忠貞之輩,當時便表明忠心,只認朱允炆為一國之君,朱棣乃是謀權篡位的亂臣賊子,誓要幫助朱允炆重新將皇位奪回來,並將朱允炆安頓了下來。從此朱允炆便秘密在陳家住了下來,這一住就是一輩子,直到壽終正寢。」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