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王走馬勢。」蘇萬把黑子落下,得意地看著黎簇。「如何,有氣勢吧。」晚自習的課堂上,課桌上的參考書被放到了地上,擺著小一號的圍棋盤,棋盤上的黑子已經佔了絕對優勢,再用不了幾步,這棋就不用下下去了。


棋盤的對面,黎簇歪著頭,看了看窗外的走廊,走廊裡班主任還在和他老爸聊天,他捏了捏眉心的部分,隨便在棋盤上動了一步。
「你有點職業道德,好好下行不行?」蘇萬把他的臉掰過來。「你現在再看也沒用,我告訴你,你出的那事兒,包脫層皮,你現在這麼害怕,早幹嘛去了?」
黎簇看到他的父親說著說著,臉就往他這裡看了一眼,他立即把頭縮了回來,心裡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
「到底下不下?」蘇萬不耐煩了。
黎簇歎了口氣,搖頭:「你找其他人,我看我得溜了。」
「喂,現在溜了不是更糟糕。」蘇萬道。
「你不懂我老爸,你看咱們老大。」他指了指班主任,那是一個身材姣好的年輕女性,同看就是大學剛畢業進中學來做老師的大學畢業生:「如花似玉,我老爸在這種女人面前肯定把持不住,為了維護自己的男性魅力,肯定當眾爆抽我。」
「那你溜了也不是辦法啊。」
「我老爹50多歲了,陽氣不夠,他的怒沒法持續太長時間,我等他火消了。弄點小酒他也就無所謂了。」黎簇背上書包,「你身上有多少錢?都先給我,算你利息。」「算了,算兄弟支援你的。」蘇萬掏出幾張紅票,他家裡比較有錢,倒是不太在乎這些。據說蘇萬的卡上有一萬多塊可以調用,黎簇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見過實實在在的那麼多錢。就算幾百塊錢,對黎簇來說也是個很誇張的大數目。
即使知道蘇萬有錢,黎簇還是有些感動。他看了看走廊上,似乎老爹和班主任談得也差不多了,和蘇萬對了對拳頭,便矮身從後門溜了出去。
後門一拐就是樓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繞了過去。
教室在二樓,下了樓梯就自行車,身校門騎去,後腦離開了車棚的一剎那,他彷彿聽到了樓上傳來了他老爹的怒吼。
大馬路的路燈下,黎簇一邊騎一邊笑,不是開心自己逃過了一劫,而是想到自己班主任看到自己老爸那個樣子會是什麼表情。
一定沒有下次了。
他心裡知道,他父親發樣子太可怕了,以往的班主任看到過一次之後,再也不敢把家長叫過來,以後他在學校裡,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安全了。
今天早上,他去踢球的時候,借了十幾個球,故意把球踢到了住校女生的樓裡,一共踢了十幾次,把女生晾在外面的衣服全部踢到了地上,氣得生活老師帶著一群女生把他五花大綁送到他班主任那裡。
班主任新來報到才一個月,自然要殺雞給猴看,只是,黎簇希望這個班主任呆的時間長一點吧,其實他並不是一個頑劣的人,所以做起壞事來,自己壓力格外大。
他忽然想想了早上張薇薇在寢室裡朝他生氣時,穿著白色背心,兩條纖細潔白的胳臂揮動著的樣子,心中歎氣,反正他和她永遠也不可能,讓她討厭也沒有什麼關係。
黎簇的父母半年前離婚了,他並沒有其他孩子的那種糾結,對於一個每天都吵架,每天都有東西被砸,父母完全暴露出自己最醜惡一面的家庭來說,這種分手簡直有如大弄的解脫,以前黎簇幻想過他父母還有復合的可能,但是後來他自己也厭煩了,只想著快點結束吧。
關於父母離婚的原因,他完全不瞭解,父親酗酒,脾氣不好,母親又整天不回家,兩個人都脫不開責任,他也無所謂,離婚之後,他被判給了當公務員的父親,母親就去了另外一個城市,父親平時經常應酬,基本上顧不上他,他反而覺得生活比以更加的美好。
是什麼時候讓他覺得,自己一個人過下去也挺好的?
也許是因為張薇薇吧,當他第一次看到這個女孩的時候,就知道她和自己應該是同一類人,可惜他們不是一個班的,交集太少了,即使是做早操,還隔著好幾排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