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保護者

  黎簇說完,就皺起眉頭盯著對方,雖然他知道,盯著對方未必能有什麼威懾作用,但至少表明了他不會輕易相信的態度。

  對面的老頭看著他,一開始還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樣子,見黎簇一直不說話,而且也沒有變換表情,忽然就笑了:「京油子就是京油子,比那個南方人難騙多了。」

  「你到底是誰?」黎簇怒道,「在這種地方尋我開心,你不覺得有點缺心眼嗎?」

  老頭開始扯自己的鬍子和頭髮,那些竟然全是假的。然後他把身上的衣服也脫了下來,又到一邊沙子裡翻出一隻背包,從裡面扯出了一件黑色夾克穿上。等他拉上拉鏈折騰齊整後,黎簇才意識到,這個人的真實年紀並不大,甚至可以說是相當年輕。修身的夾克一上身,就把他修長的身體突顯了出來,顯得十分的幹練挺拔。最後,這人從包裡拿出了一幅墨鏡戴上。

  黎簇愣了一下,心說:這大半夜的,戴什麼墨鏡,是為了在自己面前裝酷嗎?怎麼自從被吳邪盯上後,再接觸到的人腦子都有點問題。

  墨鏡男轉過頭來,就對他道:「我本來不想暴露身份的,但是我騙人的本事顯然沒學到家。重新介紹一下,別人都叫我黑瞎子。剛才和你說的那些,都是我從這裡的環境以及屍體身上留下的線索推測出來的。」

  「我就知道,你說話的腔調就像背書一樣。那你肯定就不是汽車兵囉?」 黑瞎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見過視力半瞎的人能當上兵的嗎?」

  「那你是怎麼來這裡的?」黎簇問道。他最想知道這個問題,不管這個人是誰,如果他是通過其他途徑到這裡的,也就說明這個地方還有別的辦法走出去。

  黑眼鏡從背包裡東摸西摸,摸出一隻鋁制的扁酒瓶來,擰開喝了幾口,就道:「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是跟著你們來的。我一直在岸邊監視你們,後來海子動了,我情急就跳了下來。媽的,差點沒淹死我。」

  「監視我們?」黎簇皺起眉頭,難道他是考古隊的?考古隊早就發現了吳邪這夥人不對勁,察覺出自己是被綁架的,所以一開始就找了人監視?不過自己在考古隊裡好像沒有見過這個人啊。

  「你別瞎想了,我是受人之委託,一路保護綁架你的那個吳老闆。之前還挺順利的,沒想到你們會半夜划船。」黑眼鏡笑著,把酒遞給黎簇,拍了拍他:「現在好了,嗖嗖全沒了。就剩一個拖油瓶。」

  黎簇道:「你一路都跟著我們?」

  「何止一路。」黑眼鏡又從背包裡拿出幾包東西來,拆開其中一份遞給黎簇。 黎簇發現竟然是青椒肉絲炒飯,「你是殘疾版的哆啦A夢嗎?這包裡怎麼什麼都有?」

  「這是我在四川找的盒飯廠家做出來的。你看,保質期十年,你死在這裡了飯都還沒餿呢。就是有點干了。湊活吃吧。」黑眼鏡道:「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等你吃飽了,再和你詳細說。」

  以前要聽到什麼食物保質期十年,黎簇肯定寧可挨餓也不會吃。但是如今,他是真餓了。就算是慢性毒藥,只要能填飽肚子他也會熬不猶豫吃下去。

  聞著冷飯裡的青椒味兒,即使還混合著一股沙子的奇怪味道,黎簇也幾乎熱淚盈眶。同時他也覺得奇怪:看著飯絕對放著十幾天了,竟然還能有青椒的味道,這真的是青椒本身的香味?不是摻了塑料添加劑吧。

  也顧不上挑剔,三下五除二吃完,他的口水直流,竟然沒吃出任何的異樣來,就連黑瞎子說的「有點干了」都沒感覺出來。吃了那麼多天的壓縮餅乾,現在吃什麼都覺得是「濕」的。 吃完,黑瞎子就來到他的身邊,勾住他的脖子說道:「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處境?」

  黎簇看了看四周,回答道:「我很難說清楚,不過顯然,我們兩個處境一樣。」

  黑眼鏡搖頭說道:「非也!我跟你完全不一樣。我本來是要保護那個姓吳的,但是我在水裡泡了一晚上,上岸的時候精疲力竭,就沒怎麼仔細看著。結果,『嗖嗖』兩下,那兩個白癡全不見了。現如今,我的處境特別尷尬,這尷尬主要是因為你的存在。」

  「請詳細說。」

  「我欠別人很大一個人情,必須還。那人托我保護這個姓吳的,所以吳邪對我很重要。現在吳邪陷入沙子裡不見了,這沙子下面顯然有東西。我這個人,做事的原則就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所以,我肯定得想辦法搞清楚,沙子底下到底是什麼東西。就算死了,也好有個交代。」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黎簇看著他的背包,心裡還琢磨著這炒飯真好吃。如果是在沙漠外面,他肯定再來三盤。

  「你不懂嗎?我原本的計劃是,如果確定吳邪沒有生還的希望了,我肯定就會回去。我包裡有乾糧和裝備,倒是可以帶你一起走。但是,我必須確定吳邪沒有絲毫希望生還,這過程肯定很危險。如果我死了,你就可以帶著我的背包和乾糧自己出去。」

  「那很好。」黎簇道。

  「是啊,對你是很好,我心裡不平衡啊。我死了,會影響很多事情。而且,我去找吳邪了,你若把我的背包偷去,自己走了,我怎麼辦啊。」

  「你這種想法,現在和我說,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你如果覺得我會偷背包,就把背包藏起來啊。何況,為什麼我要偷跑?兩個人生存幾率不是更大嗎?」黎簇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這人話裡的意思不太吉利。

  黑眼鏡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剛才你被我瞞過去了,我的身份就不會暴露,那你的死活就對我沒多大影響。但是你識破我了,我就不能讓你活著走出沙漠。」 黎簇看著他,他也看著黎簇,黎簇就笑道:「開玩笑?」

  黑眼鏡笑著,搖頭,動了動眉毛:「我不想殺你,但你自己沒抓住機會。現在沒有殺你,也是因為我覺得兩個人一起走出沙漠,活下來的幾率會大很多。不過,等我們找到出路,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殺了你。」

  黎簇縮了縮脖子,想了想,就道:「你肯定是在開玩笑。」

  黑眼鏡搖頭,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一向很公平,事情得和你講清楚。而且,明天我還會有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找你幫忙,如果你能活下來,你就會相信我了。對了,你吃飽了沒有?」

  黎簇想說「當然沒有吃飽」,不過這傢伙神經兮兮的,被這麼一問自己也不敢如實回答了,就點頭道:「吃飽了。」

  「早點睡。」黑眼鏡忽然伸手捏住了他的脖子,黎簇感覺自己的後頸一緊,一股巨大的壓力壓住了他的動脈。接著,他眼前一黑,立刻昏死了過去。

  等他醒來,已經日頭高照,沙漠裡的太陽比他所住的城市升起的要早。根據此時感覺到的氣溫,他判斷現在應該還是早上太陽剛出來的那段時間。

  他的脖子非常非常的疼,天知道昨天那瞎子下手有多重,對了,他不是瞎子嗎,怎麼好像完全沒瞎一樣?他甩了甩頭,就發現不對勁。自己身子的狀態有點兒奇怪,感覺並不是睡在沙地上。他動了動手腳,發現腳能動,但是手卻被綁住了。而且,腳的狀況,以及身上很多地方肌肉的感覺,都很奇怪。他深吸了幾口氣,意識逐漸回歸清醒,他抬頭看了看四周,立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他果然沒有睡在沙地上,而是被掉在了半空中。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