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釣沙魚

  黎簇被吊在一輛卡車的後斗吊車上。

  這裡的卡車裝載著各種貨物和工程機械,他被吊的這一輛,後斗裡裝的就是一台起重吊車。吊車臂突出在外面,有三四米長,顯然是吊裝小型機械的 。他就掛在吊車的臂下,離沙地只有一巴掌的距離。

  繩子把他的上肢困住了,他的雙手包括整雙手臂全部被綁的結結實實 。他晃動自己的雙腳,令自己的身體轉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半圈兒,然後他就看到黑眼鏡趴在卡車的頂上,舉著一個望遠鏡,對著遠處的沙丘。

  他愣了愣,想到之前還在考古隊休息的營地時,吳邪讓他去拍照片,他拍到過一個特別奇怪的,看起來像是女人的影子,他又想起了黑眼睛昨晚被識破前的裝扮,心說會不會就是這個鳥人,趴在沙丘上面,被他偶然間拍到了。

  他掙扎了幾下,記起黑眼鏡昨晚說的話,後背又起了一陣涼意。顯然這個人不是開玩笑的,從見到此人到他現在為止的舉動來看,他雖然一副嘻嘻哈哈的不正經樣,但是做起事情比吳邪狠絕多了。

  「你到底想幹嘛?」黎簇又被繩子帶著凌空轉了一圈,問道。

  「釣魚。」黑眼鏡回答,看了看表接著說道,「你睡得不錯啊,剛才還在打呼嚕。」

  「老大,能別開玩笑嗎?你放我下來,我給你做牛做馬都行。」黎簇還抱有一絲幻想。

  「你放心吧,我會放你下來的。」黑眼鏡道,「再等十分鐘就放你下來,說不定你還會求我把你釣上來。」

  黎簇看著自己的狀況,就知道黑眼鏡想要幹什麼,忍不住在心中狂罵。他在心裡默默的念著:「我落地之後絕對一動不動,有種你下來打我。我一定不會如你所願,鬼才想變成你的誘餌。」然後就看到黑眼鏡從身邊掏出一把長槍來。

  「看看,我自己修過的。」黑眼鏡見他看著槍,就道,「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吧,我視力不好,還帶個墨鏡,怎麼還那麼敏銳。我告訴你,在非常的情況下,我的眼睛反而能讓我看得更清楚。我現在戴著墨鏡,看出來的世界和你們其實都不一樣。雖然生活上不是很方便,但是至少在射擊這件事情上,我的視力給我帶來了很多的便利。簡單說,這把破槍在我手裡,我完全可以想打哪兒就打哪兒。」

  「你眼神好不好,為什麼戴眼鏡跟我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即便你這麼說,我也不想做誘餌。」黎簇道。「我說這些不是告訴你,能確保你這個誘餌安全,我是提醒你要乖乖聽話,配合我行動。我放你下來後,你就必須往沙丘那邊跑,否則我打爆你的屁股。」

  「狗——」黎簇剛想罵,黑眼鏡已經踹上他腳邊上的某個開關,掛住他的繩子一下就鬆了,他從半空中掉了下來,摔在沙地上。

  他的手還是綁著的,繩子連在卡車上。吊著時不覺得,現在拖著才發覺格外的重。他爬了起來,聽到了黑眼鏡拉槍栓的聲音。

  「往沙地跑,跑到繩子拉不動,再跑回來。」

  黎簇本想說「你有種殺了我」,但是一聽到槍栓的聲音,他的腿幾乎立即就動了起來。絲毫不受他意念的控制。他聽到黑眼鏡在後面一直喊「跑跑跑……」聲音越來越小,他跑得越來越遠。等他累得不行了,停下來回頭去看,發現卡車已經離得很遠了,繩子也脫了很長。

  跑步比他想像的累多了,他大口喘著氣,才晃了幾下,遠處一聲槍響,一顆子彈就打在他的腳下。他幾乎跳了起來,立即開始繼續往前跑,一口氣跑到沙丘的頂上。繩子沒法拉動了,他才回身大罵:「我日你奶奶個腿兒!」

  罵完了,黑眼鏡也沒理會,他也實在累得夠嗆。坐到了沙地上,心說,這麼遠你該沒轍了吧,老子也不回去了。想著,他探出頭去,看了看沙丘後面。那個地方就是他們掩埋屍體的「離人悲」所在。

  他不禁愣了一下。他看到那片沙丘的底部,從沙子裡面,竟然伸出了很多只手。

  所有的手似乎都是乾屍的手,手掌朝天呈抓狀,整個沙丘下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

  「這是什麼情況?」他看的瞠目結舌。難道這些屍體全部都詐屍了?正想著,他就看到,其中的幾隻手竟然動了一下,往沙地裡面縮去。

  他以為自己看錯了,但是最初那幾隻手縮入沙堆之後,整個「手林」中有好幾隻都縮了下去。就好像是某種海洋裡的水蛭,收到刺激之後鑽回沙子裡的感覺。

  他吸了口涼氣,幾乎是同時,沙丘下面起了波紋,有東西在沙下開始活動了。他知道要糟糕了,立刻跳了起來。莫非抓吳邪他們進沙子的,是這些乾屍嗎?這些屍體都是活的?

  看著沙面的「波紋」朝自己這邊湧動,他立即往回跑去。身子本來就疲憊,還沒緩過來就跑,根本沒有剛才那麼快了,踉踉蹌蹌的,跑幾步他回頭再看,幾乎沒急得跳腳。

  就見身後的沙丘上,出現了最起碼幾百條「波紋」,整個沙漠真的好像活了一樣,全部都翻滾了起來,所有的「波紋」都打著螺旋朝他湧來,那情形極其壯觀。

  「沙漠活了過來。」

  他忽然想到黑眼鏡的話,媽的,還真不是誇張。

  好在黎簇年輕,爆發力足夠,咬牙之下也不覺得力竭了,一路狂奔到了卡車底下,他就往卡車上爬。見到黑眼鏡正笑嘻嘻的看著遠處波濤洶湧的沙海,一副很爽的樣子。「你到底想幹嘛?」黎簇大罵道,「我們要死了!你還在這裡看戲!」

  「你放心吧,這些車在這裡有好些年頭了,在車上肯定安全,否則這些車早就被掀翻了。」

  黑眼鏡拉上槍栓,黎簇此時才看清楚,這是一把老式的步槍,應該是他在這些車裡找到的。他的腳下還放著六七顆子彈,都擦得錚亮。「咱們得看看,沙子下面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一點險還是要冒的。」

  看來,昨晚自己昏迷的時候,這傢伙做了不少佈置。黎簇以前在靶場撿過子彈殼,知道要把氧化的子彈擦成這樣需要花費多少力氣。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花這些力氣是必要的。對於槍械來說,放置太久的子彈,如果不擦亮檢查,爆膛的幾率會很大。

  黎簇爬到他身邊,繼續問道:「怎麼個看法,你是不是也有什麼計劃?」上來之後他就有點安心了,不由得也興奮起來。

  「還得仰仗您。」黑眼鏡朝他點了點頭,一本正經地說道,「等下還要麻煩您受累。」

  黎簇皺起眉頭,有點無法理解他的意思。黑眼鏡晃頭「咻」了一聲,讓他看前面的沙海。

  只見所有的「波紋」,幾乎全部都彙集到了他們所在的這輛卡車前面整個沙海好像被翻過一遍。更遠處的「波紋」也陸續的圍繞過來,一層一層,在卡車前方停了下來。

  這場面有點兒像街頭賣藝的,吆喝幾聲,所有人都圍了過來。只是這些圍過來的,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

  黎簇看著圍過來的東西越來越多,背後的白毛汗全出來了。他此時有一種在亞馬遜河垂釣的感覺:河水之中,半徑六七米的圈內,全是食人魚。而自己就在一葉小舟上,一個撲騰下去什麼都不會剩下。

  「我覺得……」黎簇想和黑瞎子說,還是悠著點比較好,對方數目太多了。在這車上,也沒個東西可以抓手,車子一震,難保不會掉下去。但是他一句話沒說完,後領子就被黑眼鏡揪住了。

  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黑眼鏡憋氣喝了一聲:「走一個!」緊接著,他整個身體被提了起來,又被甩到了空中,朝卡車前方摔了過去。

  半秒後他已經摔到了卡車前面的沙地上,他反應真算是非常快了,沒有因為摔了個馬趴而有絲毫的遲疑。幾乎是瞬間,他本能就爬了起來,他的手仍舊被綁著,平衡不好把握,站起來之後又一個趔趄,半跪了下去。

  同時,從四周的沙子中,猛地伸出無數只手向他抓來。

  那一瞬間的感覺太詭異了,就像是一片荒蕪的土地上,在四分之一秒的時間裡,滿地開滿了一種奇怪的乾枯的花一樣。這可以說是一種綻放了,而且還不是一朵花的綻放,而是整片沙海瞬間完全炸開。

  黎簇身上十幾個地方同時被手給抓住了。接著,他感覺到腳下的沙子突然變得無法支持他的重量似的,整個人往沙子裡沉了下去。所有被抓住的地方,出現了一股完全無法抵抗的力量。

  太快了,仍舊只是一瞬間的功夫,他已經完全沒進了沙子裡。等他的鼻子裡開始灌沙子,嘴巴裡吃滿了沙土,他才意識到,自己被黑瞎子從車上扔下來了。此時他連大罵的機會都沒了,只感覺身上有無數的手把他往沙子的深處拖去,他能感覺到自己在迅速下沉,卻無法做任何事情。所有的力量必須集中用在緊緊憋住呼吸,不讓沙子灌進鼻腔和肺部。但是已經灌入其中的沙子,還是讓他萬分的難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