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荒化蛇


傳說中的廣川王劉去好盜墓,喜歡將墓室內的珍寶搬回家自己把玩。可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老變態,居然還將別人的屍體扔掉,自己躺進去。

  而我更想不明白的是,這些黑色屍體到底是什麼東西,殭屍不像殭屍,也不像是教授那樣被激活下屍的怪物,更像是傳說中蠱巫控制下的走屍。我舉著青銅古劍大戰四方,無奈那些黑色的屍體實在是太多了,我們防不勝防,無奈之下,只能護著少爺向石樹下退去。

  而在石樹下,頻頻傳來丫頭的驚呼聲。

  「老許,怎麼辦?」少爺百忙中問我。

  我心念一動,忙道,「你用繩子拴著,帶著丫頭先上樹,我來斷後。」

  少爺不解地說,這東西就是從樹上下來的,難道我們上去送死不成?我聞言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用力將兩個黑色屍體劈成兩半,轉身一看,卻發現丫頭被幾個黑色屍體纏住。我大驚,慌忙再次向丫頭那邊殺去,同時惡狠狠地警告少爺說,想要活命,就得聽我的。

  少爺眼見丫頭有危險,頓時就慌了神,忙著大吼道,「丫頭,你還有衛生巾嗎?」

  我靠!這是什麼話?我也知道這玩意怕衛生巾,可是乾淨的衛生巾有什麼用?難道讓丫頭當著我們的面換「那個」不成?丫頭聞言,早就氣得滿臉通紅,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出於憤怒,一時不察,居然一頭撞到一個黑色屍體的身上。

  我喊不上少爺,舉著青銅古劍一個箭步,對著那黑色屍體砍了過去。黑色屍體根本就不知道閃避,被我一劍砍成兩半,倒在地上化成了黑色屍水。我同時忙著拉過丫頭,她的手冰冷冰冷的,身子也微微顫抖,早就沒了剛才要開劉去棺材的豪氣。

  換成任何一個人,被這麼一群恐飾的東西包圍著,只怕都不會好過。身後傳來少爺大呼小叫的聲音,我無奈,拉著丫頭再次殺了過去。地上全都是我砍得零零碎碎的黑色屍體,然後,這些黑色屍體又化成腐蝕性非常強的黑色液體,唯獨剩下的,就是那麼一根鎖住他們的鐵鏈。

  「少爺,快點,準備繩子到樹上去。」我一邊舞動著青銅古劍,一邊大聲吼道。剛才在上面的墓室內,僅僅只有四具黑色屍體,就將我們逼得狼狽不堪,如今,整個高臺上,已經看不到了別的,黑壓壓的儘是那恐怖玩意。

  我粗略地估計了一下,大概有上千具之多,就算這些黑色屍體排著隊不動讓我砍,我也累得手臂發麻。

  少爺忙將手中的弓弩竹箭交給丫頭,取出四抓鐵鉤,慌忙綁在繩子上。在我的掩護下,爭取到機會,用力地向石樹枝甩了上去。

  大概是這次少爺家的列祖列宗幫忙,他居然一次就將鐵鉤牢牢地掛住了石樹枝,然後直接抓著繩子就向上爬。

  眼見少爺已經爬上去一段距離,而我身邊的黑色屍體卻是越來越多。我雖然仗著青銅古劍的鋒利,一時無恙,可這黑色屍體實在是太多了,慌忙吩咐丫頭也上去。丫頭知道事態緊急,手忙腳亂地抓著繩子就向上爬,但是她越是性急,越是爬得慢。

  幸好少爺的速度快,很快就爬到了石樹第一個樹枝分叉處,距離地面至少也有四五米,算是安全了。眼見丫頭爬不上來,他大聲叫道,「丫頭,你抓緊繩子,我拉你上來!」

  他倒是好意,將丫頭拉了上去。可他這麼一拉,不光拉的是丫頭,連繩子也一併拉了上去。而我這邊黑色屍體集中攻擊我一個,一時不察,居然被兩個黑色屍體繞到身後,一個從腰際將我抱住,一個用腳上的鐵鏈來絆我。

  我心中一驚,已經明白死在外面石縫內的那個穿著工作服的屍體是怎麼回事了。原來這是黑色屍體殺人的一種法子。

  我反手一劍將身後的那個黑色屍體砍成兩半。如今我也是一身腥臭撲鼻,連我自己聞著都要吐,幸好我已經好久沒有吃東西了。而就在我將身後的屍體砍成兩半的同時,另一具屍體竟然對著我咬了過來。

  我大驚,拔劍直接刺進它的頭顱。還沒有來得及拔出劍來,又有三個黑色屍體,伸著長長的指甲,對著我抓了過來,撲面而來的,就是腥臭的屍臭味。

  「老許!快接著!」在這千鈞一髮的當兒,少爺已經將丫頭拉上了石樹,將繩子拋了下來。

  我顧不上那麼多,一把抓住繩子,飛快地向上爬去。原本我以為,這些黑色屍體根本就沒有智慧,自然也不會懂得追趕敵人,只是憑著本能在追殺我們而已。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些黑色屍體,居然在我抓著繩子向上爬的時候,也順著繩子想要爬上來。

  他媽的!舔了舔有點乾裂的嘴唇,我想都沒有想,揮劍就對著那兩個到黑色屍體砍了過去。

  「許大哥,把繩子砍了……」頭頂上,傳來丫頭焦急的聲音。

  對啊,我怎麼就這麼笨了?一劍砍斷繩子,少爺與丫頭用力地拉著繩子,將我向石樹上拉去。

  我在石樹上站定,大大地喘了口氣,而少爺則手忙腳亂地將繩子全部收了上來。我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丫頭突然驚叫道:「許大哥,你們快看!」

  順著丫頭手指的方向一看,我們不禁嚇了一跳,那些黑色屍體,居然如同是壁虎一樣,順著石樹的樹幹向上爬了過來,似乎是不將我們這幾個闖入者殺死絕對不甘心的樣子。

  「媽的!跑啊!」

  我大聲喊道,忙著順著石樹就向上面爬去。少爺與丫頭也跟隨在我身後,飛快地向著這棵巨大的石樹頂部爬了上去。

  一路向上,我看得分明,石樹幹上,都用黑色鐵鏈懸掛著黑色的棺木,而如今,這些棺木的底部全部破裂,原本裝在裡面的黑色屍體,全部掉了下去。廣川王劉去這麼一招,確實夠毒的,換成任何人,突然面對著無數從天而降的屍體,當場就得亂了手腳,在那上千具黑色屍體的攻擊下,不死才怪。

  慌亂與緊張中,我們唯恐被後面的黑色屍體追上,唯一的想法就是盡快地向上爬,向上爬……

  直到少爺猛然一回頭之間,沒有發現那些黑色屍體,告訴我與丫頭,我們三人才算鬆了口氣。我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原本在水中泡濕的衣服,經過剛才的一段時間,已經半幹,如今一翻惡戰,外加緊張恐慌,又被冷汗與熱汗濕透。

  少爺攀住石樹樹幹問我:「老許,這是去什麼地方?」

  我白了他一眼,擡頭向上看,依然不見頂部,心中不解。我們剛才一通逃亡,也不知道爬上來多高,至少也得幾十米吧?那是什麼概念,難道說,這個墓室居然在地下幾十米深?而如今,出路又在什麼地方?

  丫頭也問我如今怎麼辦?我想了想,下面是絕對不能去了,那些黑色屍體餓了上千年的時間,好不容易逮到了活人,豈會輕易放過?而上面,又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有沒有出路。

  更要命的是,剛才一翻惡戰,生死懸於一線,大家都緊張至極,如今一旦鬆懈下來,我才發現,我可憐的肚子早就空空如也,正大唱著空城計。

  「可惜金縷衣……」少爺搖頭歎息道。

  這個時候,他居然還想著廣川王劉去屍身上的金縷衣,我苦笑道,「我寧願用它換兩個熱饅頭。」

  少爺舔了舔嘴巴,不再說話,被他提到那個金縷衣,我歎了口氣,那只白色妖狐,想必是護棺靈獸,而廣川王劉去的屍體之所以能夠保存千年不壞的緣故,正如丫頭所說,全是依賴那件金縷衣。妖狐眼見我們要剝了金縷衣,情急之下,才一頭撞死,企圖靠著這個阻止我們盜取金縷衣。

  結果,它的血液濺在劉去的屍體上,導致了屍變。而我無奈之下,一劍將它殺了——也許不該這麼說,屍變,並不代表著它就是活物。那老變態的金縷衣,我們還是沒有能夠帶走,這個時候不知道它會不會自個兒地爬回棺材內繼續躺好了。

  對了!丫頭從瑪瑙枕頭中找到了廣川王劉去的墓誌,也許上面有離開的法子?我想到這裡,猛然發覺,丫頭好像不對勁,這麼長的時間都沒有說話,也沒有發表意見,當即忙著向丫頭看了過去。

  丫頭緊緊地抿著嘴,但是,抓著手電筒的手卻在發抖。我只當她剛才受了驚嚇,安慰道,「丫頭,沒事了。」說話的同時,我忍不住伸手握住她的手。不料她的手竟是滾燙。

  丫頭在發燒!

  這個時候,她最最需要的,是洗一個熱水澡,換一身乾衣服,躺在床上休息。最好還得去醫院看看醫生,打針、吃藥……

  但這個平時幾乎所有人都應該享受的權利,對於我們來說,簡直就比登天還難。在這地下墓穴中,唯一有的,除了屍體,還是屍體。

  「丫頭,你病了……」我緊緊地握著她的手,感覺到她整個人都在顫抖。丫頭聞言,轉過臉來,勉強地衝著我笑了笑。

  在手電筒昏黃光線的照翅下,我看得分明,丫頭原本蒼白的臉上,如今呈現一片非常不正常的赤紅。少爺也忙著過來關心,丫頭只是搖頭,卻不說話。

  我比少爺年長幾歲,而且有過女人,心中明白,在女人特別的那幾天內,需要好好的保養,不能著涼,不能吃生冷東西。可是丫頭不但長期在在冷水中泡著,還鬧肚子,加上一連串擔驚受怕、飢餓、寒冷,都是導致她生病的緣由。

  我們得趕緊出去,否則,就算不遇到危險,丫頭也撐不住多久了。

  「怎麼辦?」少爺問我,他喜歡丫頭,如今眼見丫頭病了,更是著急,已經有點亂了分寸。

  我想了想,當機立斷:既然不能下去,自然只有上去了。我吩咐少爺照顧好丫頭,自己先向石樹上爬了上去。一邊向上爬,我心中一邊納悶,這地下石樹,到底是自然生成的?還是人工製造的,如果是人工製造,那得用多少人,花費多少功夫?

  一邊想著,我一邊加快速度向上爬。丫頭可沒有時間再拖延了,無論如何,我們得盡快出去。幸好又爬上了四五米遠,我用手電筒照了照,上面黑黝黝的一片,已經到了頂端。但是,四周都是堅硬的石璧,根本就沒有生路。

  我心中大驚,這裡沒有出路,再要折下去,不說下面的黑色屍體,我們又到什麼地方去尋找出路?丫頭在少爺的扶持下,走到了我的身邊,我看著她不正常的臉色,心中煩燥無比,抓著青銅古劍,這裡碰一下,那裡砍一下,指望著能夠找出什麼機關來。

  「老許,你看那邊!」就在我煩燥不安的時候,少爺猛然指著的一處凸起的石頭道。

  我好奇,從丫頭的手中接過手電筒,照了過去。可是,那就是一塊凸起的石頭。我原本以為少爺發現了什麼,如今看看,那僅僅是一塊石頭,不禁掃興,無奈地歎了口氣。正欲將手電筒還給丫頭的時候,猛然,那塊石頭居然動了動。

  石頭自然是不會動的,能夠動的,自然不是石頭!我心中一驚,這個古墓內步步兇險,我可一點也不指望著再次遇到什麼恐怖的東西。少爺壓低聲音道:「剛才我明明看到那石頭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反光了一下,也許有什麼機關。」

  我點頭,將手電筒遞給少爺,低聲道,「你護著丫頭,我過去看看。」說著,我已經拔出青銅古劍,對著那塊凸起的石頭爬了過去。一步,兩步,三步,眼看著我距離那塊石頭越來越近,就在這個時候,猛然傳來一陣轟隆隆的大響,似乎整個石樹都震動了一下。

  地震了?我大驚,忙著向丫頭與少爺看了過去。少爺緊緊地扶著丫頭,抓住旁邊的石樹枝幹,總算沒有從石樹上掉下去。

  我不解,好好的,怎麼會有與打雷一樣的聲音?我明白,別說這個地方不會打雷,就算外面打雷,這裡也不應該聽到。在我一個失神的當兒,猛然,我前面的那塊凸起的石頭,再次動了起來。

  我慌忙扶住石樹枝幹,手持青銅古劍,死死地盯著那塊石頭。原本只有一米見方的石頭,在手電筒的照耀下,居然一點點的擴大起來。

  「老許,快閃開……」旁邊,少爺驚恐地大叫出聲。就在少爺說話的同時,我已經意識到了危險的來臨,慌忙回身就想要跑。可還是遲了,背後腥風大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對著我衝了過來。

  我已經來不及回過頭去,慌忙之中,抓住石樹某個枝幹,整個身體都縮了起來,想要避開身後那致命的一擊。

  「嗖」的一聲,少爺眼見我危險,再次將手電筒交給丫頭,竹箭已經縮了過來。

  匆忙中,我回頭一看,不禁魂飛魄散,這是什麼東西?蛇?還是妖怪?那是一個通體漆黑的類似於蛇一樣的怪物,身體足足有將近一米粗細,長著與蛇一樣的三角形腦袋,全身披著厚厚的鱗片,獠牙畢露,開叉的、漆黑色的舌頭,就在我的身後。而這個幾乎有著一切蛇的特徵的動物頭上,居然長著一隻如同刀鋒一樣的獨角!

  眾所周知,蛇是沒有角的。有角的,那就不是蛇,而是龍!

  「老許,快過來!」少爺接連射出三支竹箭後,忙著招呼我。我也想要過去,可是,我與那怪蛇靠得太緊,如今我爬在石樹的技幹上,一動也不敢動。而那怪物似乎是被少爺的幾支竹箭激怒,又夠不著少爺,猛然發了瘋一樣地對著我衝了過來。

  我大驚,由於無處可以躲藏,無奈之下,只能揮劍迎了上去。那怪蛇似乎知道我手中的青銅古劍的厲害,眼見青銅古劍寒光閃閃,忙一低頭,居然縮了回去。我趁機穩住腳步,細細地打量著這條怪異的黑色大蛇。

  真是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這蛇非常熟悉,似乎在什麼地方見到過一樣。但我知道這不可能,要是我以前見過這樣的大蛇,沒有葬身蛇腹,也足夠讓我永遠地記下它了。

  不過,這黑色大蛇眼見我不攻擊,它也縮在大石樹上,一雙黑色的眼睛,閃著鬼氣森森的寒光,死死地盯著我。我這個時候才註意到,這該死的大蛇,它一半的身體,居然連著石頭。不,不對,是原本就是石頭。

  具體的情況,我也看不清楚。似乎整個大石樹,就是它龐大的身體一樣。它能夠活動的,僅僅只是頭部,它的尾部,已經徹底石化,與大石樹融合為一體。

  石化?我突然心中一動,猛然想起,難怪我看著這蛇是如此的熟悉,在甬道內的時候,那尊古怪的青銅人傭的身體下面,不是有著九條龐大的蛇尾巴?難道說,居然是有人將一條大蛇砍成了兩半,蛇頭放在了這裡,而尾巴裝在了青銅人傭的身上?

  我自己也被這荒唐的想法驚呆了,這怎麼可能?一條蛇被砍成兩段,居然還能夠活著?當然,在這古墓中,一切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我與那條長著角的黑色大蛇僵持著,它的眼睛漆黑,映著我們手電筒的光芒,仿彿是黑暗中的鬼火,跳躍不定。

  一直沒有說話的丫頭突然提高聲音道:「許大哥,我想起來了……」

  「什麼?」我本能地回頭去看丫頭,她想起什麼了?可是,就這麼一回頭之間,一直沒有動的黑色大蛇居然行動如風,對著我惡狠狠地衝了過來。我大驚,慌忙舉著青銅古劍迎了上去。哪知道黑色大蛇的一半身體雖然已經石化,可是頭腦卻靈活得很,居然不與青銅古劍硬碰,腦袋一偏,對著我依持的石樹樹幹惡狠狠地撞了過來。

  他媽的!我雖然已經知道黑色大蛇的意圖,可是,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那大蛇速度快捷無比,石樹樹幹被它猛力一撞之下,搖了搖,然後,非常不爭氣地「啪」的一聲,就直接斷成了兩截。

  我大叫一聲,沒有依靠,身子快速向下墜去。這裸石樹少說一點。也有好幾十米高,一且摔下去,不將我摔成肉醬才怪。慌亂之中,我雙手亂抓,萬幸居然抱住了下面的石樹樹幹。

  「啪」的一聲,一根繩子掉了下來,少爺焦急地叫道,「老許,快,抓住繩子,我拉你上來。」

  我顧不上多想,死命地抓住繩子。少爺與丫頭一起用力,將我再次拉了上去,等與丫頭、少爺聚集在一起,我瞇著眼擡頭向上看,那頭怪蛇後半截身體果真已經石化,能夠活動的,僅僅只有頭部三米左右,看著說不出的怪異,老粗的身體,卻只有那麼一點點的長度。

  「這是化蛇……」丫頭說。她的臉色更加糟糕,聲音沙啞。

  「什麼……」我不禁大驚,猛然想起在取得這柄青銅古劍的時候,那聲蒼涼而無奈的歎息,那似詩似歌的十六個字:

  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化蛇龍骨,天殘地缺!

  化蛇,難道真的有這麼一種怪蛇?難道說,我一直以為是幻覺的那個聲音,居然是真的存在的?否則,丫頭又怎麼會認出這是化蛇?

  丫頭並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忙著解釋道,「是的,我在《山海經》中看到過,化蛇奇大無比,生九尾。頭生獨角,乃是大兇之物。只是不知道這化蛇怎麼在石頭中,不過,我可以保證,化身的身後,必定有出路。這墓室原本的主人真是大手筆,居然能夠讓上古神獸給他守靈。」

  我顧不上考慮什麼上古神獸,我現在需要想的,就是如何盡快出去,讓丫頭可以吃點東西,弄點藥給她,否則,我們早晚得困死在這裡,不給化蛇吃了,我們就得吃化蛇。

  一念至此,我轉身看向那鬼氣森森,全身披著黑色鱗片,醜陋之極的黑色大蛇。我對吃蛇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被蛇吃更是沒有興趣。

  丫頭既然說化蛇的身後有出路,那麼無論如何,我也得想法子將這大塊頭弄開,看著後面到底有沒有出路。但問題來了,這玩意雖然只有三米來長,可它大口一張,絕對可以一口將我吞下去。

  我問:「那現在怎麼辦?」丫頭說:「得想法子將它砍了。」我看了看那龐大無比的化蛇,忍不住比了比自己的腰圍,半晌才道,「我可砍不了它,只怕它餓了上千年,正準備用我們三個做點心充飢。」

  少爺非常淫蕩地問通:「老許,你說這化蛇的身體都變成了石頭,那個,如果他想要那個?怎麼辦?」

  我正在考慮如何把這化蛇蛤砍了,被他一問,頓時就糊塗了,皺眉說,「什麼那個?」

  少爺說:「就是它吃了東西,總得消化,消化了,就得排泄。可是,它後半截的身體已經石化,如何大小便?」我一聽就暈了,都什麼時候了,丫頭病著,他居然還有心思說笑?當即白了他一眼,懶得理會他。

  哪知道丫頭聞言,明顯眼睛一亮,點頭說,難怪剛才她一直感覺有什麼不對,原來是這個原因。

  我問怎麼了?丫頭說,讓我放心地過去,只管對著化蛇砍過去就是,不用怕它。因為,它根本就沒有法子吞下任何東西,哪怕是一隻老鼠。我還是不明白,丫頭也不解釋,眼看著丫頭滿臉赤紅,我對著手心吐了口口水,用力地搓了搓手掌道,「既然如此,媽的,老子我就會會這大傢夥……」

  我一邊說著,一邊將繩子繫在腰上,吩咐少爺,將身子的另一頭綁在老粗的石樹樹幹上,以防萬一。剛才被化蛇一撞之下,差點就要了我的老命,這次可不敢掉以輕心。丫頭說這玩意不會吃人,可是,卻不能保證,它不會一頭撞死我。

  一切準備妥當後,我再次順著凸凹不平的石頭,向著化蛇爬了過去。那大塊頭也瞪著一雙鬼氣森森的大眼睛,死死地盯著我。

  我輕輕地抽出青銅古劍,就這麼看著它。僵持了片刻,我還是不敢近前。身後,少爺那個無良人士大聲吼道,「老許,你他媽的別光說不練,快點啊!」

  我正憋著一肚子的鬱悶,快點,他以為這是水溝裡的小水蛇,我一劍下去,絕對可以將他劈成兩半?這可是化蛇,洪晃猛獸,山海經裡都有記載的怪物。

  我舉著青銅古劍,剛剛動了一下,那畜生居然偏著頭,迎了上來。氣得我差點一頭撞死的是偏偏少爺還在後面大呼小叫的,唯恐化蛇耳朵不好,聽不見似的。眼見我遲遲不肯動手,少爺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居然取過弓弩竹箭,對著化蛇的腦袋就是那麼一下子。

  我怎麼都沒有想到,少爺居然知此莽撞,如今我可在化蛇的攻擊範圍內,他莽撞動手,化蛇是夠不著他,可我怎麼辦?不過,既然少爺動了手,我眼見竹箭帶著尖利的破空之聲,對著化蛇射了過去,當即舉著青銅古劍,對著化蛇的腦袋就直接砍了過去。

  我們的老祖宗們教導說,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所以,既然要砍化蛇,自然也得對著它最最關鍵的部位砍下去。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化蛇根本連看都沒有看少爺射過來的那支竹箭,逕直對著我的青銅古劍,如同是瘋子一樣地撞了過來。

  我大吃一驚,但隨即又鎮定下來。我這青銅古劍,可是上古神兵,誰怕誰來著?當即也不避讓,硬是迎了上去。

  「砰」的一聲大響,我的那一劍,如同是碰在了同等的金屬物件之上,居然濺起一堆火花。更要命的是,我原本不過是站在凸凹不平的石頭上,如今被化蛇大力一撞,差點就立足不穩一腳摔了下去。饒是如此,我還是手忙腳亂地穩住了身體。

  讓我驚訝的是,化蛇居然也沒有趁機偷襲,只是瞪著一雙鬼氣森森的眼睛,冷冷地看著我。

  我穩住身形後,這才有機會看向化蛇。這一看之下,不禁又大吃一驚。我手中的這柄育銅古劍,連鐵鏈都可以輕易地砍斷,可是剛才與化蛇短兵相接,我居然沒有能夠傷得了它分毫,這傢夥可還真不是普通的皮糙肉厚。難怪它對少爺的竹箭無視,根本不用理會嘛。

  「咳……咳……」丫頭重重地咳嗽了兩聲,咳得心都提了起來。轉身向她看了過去,只見她彎著腰,神情很是痛苦,我知道,我已經沒有時間再拖了,當即舉著青銅古劍,再次對著化蛇頭上狠狠地砍了下去。

  那畜生腦袋一擺,居然用它頭上的獨角迎上了我手中的青銅古劍,「砰」的一聲大響,我手中的青銅古劍與化蛇的獨角碰在一起,再次濺起一串火花,震得我的手臂發麻,而那畜生也連連搖動著腦袋。我怎麼都沒有想到,它這獨角居然如此的堅硬,心想,這下糟糕了,如何才能夠將它砍了?

  我一邊想著,一邊忍不住低頭去看丫頭與少爺,卻見著丫頭正衝著我比手勢。我一呆,丫頭見我註意到她,忙著舉著手電筒,照向化蛇的尾部。

  我一呆,頓時就明白了丫頭的意思,她是要我用劍砍連接著化蛇尾部的石樹,而不是攻擊化蛇。可是,這個有用嗎?不將化蛇殺了,砍了石樹又有什麼用,而且,這石樹如此巨大,我又怎麼可能砍得了?

  丫頭在下面又連連衝我比劃著,我又看了兩次,方才明白,原來丫頭竟然是讓我砍了化蛇與石樹連接的部位,也就是說,化蛇石化的那麼一部分。

  說實話,化蛇現在的情形非常詭異,一部分是活著的身體,另一部分,卻是石化的石樹。這遠遠地超出了我對動物的瞭解。既然丫頭讓我砍那個部位,自然有她的道理,而且,化蛇的腦袋實在是堅硬無比,我也砍不了它,除非是能夠傷到它的要害。

  我如同是壁虎一樣,爬在凸凹不平的石壁上,又向著化蛇爬進了稍許,感覺這張黑色的大嘴、分岔的舌頭,甚至黑漆漆的獠牙、密佈的鱗片,都是觸手可及。

  猛然,我的身邊「嗖」的一聲大響,一隻竹箭對著化蛇鬼氣森森的眼神射了過去。它微微一低頭,我見機不可失,一個箭步,也顧不上危險,衝到化蛇身邊,對著它與石樹連接的部位,一劍砍了過去。

  「砰」的一聲大響,一股腥臭無比的液體,直噴而出。我身處石壁上,自然是來不及躲避,頓時就被噴得滿頭滿臉都是,甚至還有幾滴濺進了口中,噁心無比。化蛇一個回身,扭動著身體對著我撲了過來,我顧不上擦一把臉上的蛇血,慌忙揮動青銅古劍,對著它再次砍了下去。

  這青銅古劍不虧是神器,第一劍就重創了化蛇,而第二劍,化蛇的身體一個扭曲,居然直挺挺地向下掉去。我就這麼輕易地砍斷了化蛇。

  似乎是太容易了,如果真是這樣,丫頭口中的上古靈獸好像也沒有什麼稀奇。我心中一邊想,一邊忍不住向翻翻滾滾向下墜落的化蛇看了一眼。可是這一眼,卻看得我毛骨悚然。我清楚地看到,那畜生居然在笑。

  是的,那畜生在笑,猙獰無比的笑容說不出的恐怖,似乎我將它的身體砍斷,不是殺了它,而是成全了它。

  「轟隆隆……轟隆隆……」沒有時間給我考慮什麼,就在化蛇龐大的身體掉下去的同時,整個石樹都開始顫抖起來。

  「不好,這石樹要塌陷了!」少爺大叫道,說話的同時,他已經拉著丫頭向我這邊跑了過來。

  剛才化蛇尾部與石樹相連,如今化蛇被我一劍砍斷,在那個端口的地方,出現一個黑黝黝的洞口,也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難道說,這個洞口,就是丫頭說的出路?

  沒有時間給我們考慮,似乎整個墓室都在塌陷中。我招呼少爺,讓他趕緊與丫頭先進入洞穴中。少爺用手電筒向洞穴內照了照,黑黝黝的一片,也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而少爺卻毫不猶豫地衝了進去,同時回身將丫頭也拉了進去。

  我的頭頂上,無數的碎石如同是雨點一樣地落了下來,而原本那棵氣勢宏偉,高大得有點過分的石樹,如今卻如同是腐朽的牆,塌陷得異常迅速。我一手揮舞著青銅古劍,護住頭臉要害,可是,還是被石塊砸中了幾次,差點就站立不住,摔下石壁。

  丫頭回過頭來,連連催促。而我心中卻忐忑不安,化蛇掉下去的時候,那猙獰至極的笑像極了單軍、王全勝等人死後臉上詭異猙獰的笑容。就在我躥進石洞的瞬間,身後的石樹已經徹底地崩潰,而我背後的那洞口,也被巨石堵住。我們已經後退無門,不管這個石洞內有什麼東西都是我們目前唯一的道路。

  這個石洞很小,我們在裡面連站都站不直,只能佝僂著身體。少爺在最前面,丫頭跟隨在後,而我走在最後面。

  少爺舉著手電石筒,對著石洞照了照。前面是一片幽暗,仿彿通向幽冥世界一般,而且,石洞狹小,人在裡面,有一種說不出的壓抑感覺。

  我們三人摸索著向前走去,我忍不住問丫頭,她是怎麼知道化蛇的背後有通道的?丫頭說,根據墓室的建築,不管是哪個時代的墓室,都不可能製作死局,那是大忌諱。中國人很迷信,相信人死魂不滅的說法,認為人雖然死了,可是魂魄還是存在的。所以,無論什麼樣的風水格局,都絕對會留有活路。

  但這個墓室的主人卻用心歹毒,它留下的唯一活路就在化蛇的身下。這麼一來,想要出去的人就必須要砍掉化蛇,而化蛇一滅,支撐整個大石樹的支柱也就倒了,整個墓室都得塌陷。人只要晚上一步,絕對會被石頭活活砸死。

  我說,你既然早就是知道化蛇一滅,石樹就會塌陷,你怎麼也不早說?早說我也早防備,要知道,我剛才可是用繩子把自己綁在了石樹上,石樹開始塌陷的時候,幸好我腦子還算機警,砍斷了繩子。要不,我非得被石樹帶下去不可。

  丫頭解釋說她原本也不清楚,直到石樹塌陷的時候,她才想到的。我不禁苦笑,這不是拿我的小命開玩笑嗎?

  可是丫頭現在的情況很不樂觀,我哪裡還能夠譴責她什麼,只求盡快出去,另謀他算。

  少爺走在最前面,佝僂著身體走了大概有五六分鐘,猛然,只聽著「撲通」一聲,少爺居然一腳踩空,似乎是掉進了水裡。然後,我就聽得少爺大呼小叫道:「不好了!老許,我掉下去了……」

  聞言我差點就腦殘了,怎麼又是水路?丫頭這個模樣,怎麼還能夠下水,這不是要了她的小命?可是丫頭二話不說,「撲通」一聲,也尾隨著少爺跳了下去。我這才看清楚,原來這石洞已經到了盡頭,而由於四周都是一片黑暗,少爺剛才佝僂著身體,只知道看著前面,卻沒有留意腳下,才一腳踩空,掉了下去。

  實話說,這個黑黝黝的水潭,看著有點像是露天茅坑。由於與地面相平,別說是在這等黑暗中,就算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不留神都有可能掉下去。

  「老許,快下來,這裡另有通路。媽的,好臭……」少爺一邊招呼我一邊說道。

  我還沒有下水,可是鼻子裡已經聞到一股黃沙腐爛的臭味,仿彿就是黃河內腐爛的河沙。既然丫頭與少爺都已經下去了,別說是臭水,就算是真的茅坑,我也只能跳。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