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南爬子


黃智華開門見山地說,有個人想要見我。我好奇,在山西我並沒有什麼朋友,認識的,僅僅就是少爺與丫頭。

  沒有容我多說什麼,黃智華帶著我走了出去。我問他那個案子有沒有什麼眉目,原本我以為問了也是白問,他大概會以國家機密不能說為由拒絕我。哪知道黃智華很是爽快地說,我們從廣川王陵內帶回來的那卷金帛裡面提到了,破除詛咒的唯一法子,就是找到金縷素女。

  我好奇,這金縷素女是何方神聖?我一邊跟隨在黃智華的身後,一邊挖空心思地想著,歷史上有什麼出名的女性人物,又叫什麼素女的?可是想了半天,而也沒有能夠理出個米麥黃豆來。

  黃智華將我帶進一個大大的辦公室內,我剛剛一進去,就看到了少爺與丫頭並排坐在沙發上。見到我來,兩人都站了起來,少爺首先向我招手說,「老許,快過來。」

  我看了看黃智華,畢竟,如今我還是階下囚。黃智華衝著我點頭笑了笑,找這才走到少爺與丫頭的身邊。

  幾天不見,丫頭的病顯然是大好了,一雙左眼睛忽閃忽閃的。而少爺還是老樣子,見到我很是高興,問我這些人有沒有為難我。

  我搖頭,雖然我被拷在椅子上整整一夜,但是只要他們不追究,我也不會計較這些。我心中正是納悶,難道說,黃智華說的有人要見我,就是少爺與丫頭?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孫教授就推門而入。他推了推那副老厚的眼睛,走到我們身邊,問道,「你們兩個,都是做古董生意的,那麼,我問你什麼,歷代姓姬的,哪個最最出名?」

  說實話,孫教授若不是帶著那副眼睛,那矮小的身材再加上一點點猥瑣的表情,實在與我心中溫文爾雅的教授模樣不挨邊兒。但人不可貌像,對於他的問題,我幾乎是連想都沒有想,說道,「歷史上最最出名的姓姬的人,自然是西周天子-一姬發。」

  丫頭與少爺也點頭表示贊同。孫教授再次推了推眼睛,皺眉道,「真的奇怪,奇怪……」

  「什麼奇怪?」我們三個自然不會問什麼,可是黃智華卻忍不住問了出來。

  孫教授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歎了口氣道,「我畢竟不是王教授,所以,我還是無法知道那個東西背面那幾個字是什麼意思?」

  我聽孫教授如此說法,忍不住回頭看了看丫頭。我們三人都明白,孫教授口中的那幾個字,就是黃河龍棺背面的詛咒,只要能夠將那鳥篆翻譯出來,對於我們破除詛咒會有很大大的幫助可是,唯一認識鳥篆的王教授已經死了,屍體還莫名奇妙地出現在了廣川王陵內。

  我原本以為,孫教授認識鳥篆,沒想到他居然也不知道。而他問「姬」字,自然是因為丫頭的緣故。我發現那幾塊青銅片上,曾經有一塊,丫頭說上面的字就是一個「姬」字。那是西周的洞子,有個「姬」字也不奇怪,畢竟,西周的天子就姓「姬」。

  黃智華說,你不是去請你師傅的嗎?

  我一呆,沒想到孫教授還有師傅,想必是德高望重、學識淵博的老教授了。不禁暗暗心喜,只要能夠翻譯鳥篆,事情就好辦得多了。

  孫教授不做聲,黃智華又追問道:「人呢,你接來了沒有?」

  「我已經來了……」就在我們說話的當兒,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一個七十左右的老者,舉著枴杖,微微顫顫的,在兩個人的扶持下走了進來。

  我與少爺一見到那兩個扶著老人的人,頓時就傻了眼。因為這兩個人,我們居然認識。他們一胖一瘦,不是別人,正是那兩個南爬子,胖的是胡來,瘦的是王明。若不是這兩個南爬子,我與少爺也不會有潛水的工具,更不會去黃河底下摸什麼龍棺,害得我還差點將小命送在了黃河底下。

  我還沈得住氣,少爺直接跳了起來,叫道,「兩位爺爺,你們害得我好苦啊……」

  胡來與王明的臉色都不自在,忙衝著我們使眼色。少爺還想要說什麼,被我一把拉著坐了下來。我心中正在叨咕著,這個老頭,老得似乎連路都走不動了,難道就是孫教授的師傅?可是,他與胡來與王明一起出現,這兩人可是南爬子,考古研究人員與盜墓行家牽扯不清,難道蛇鼠一窩?

  孫教授一見到那老頭,忙著就迎了上去,恭恭敬敬地親自去扶那老頭。老頭在沙發上坐定,而胡來與王明卻站在他身邊。如今這兩位「爺爺」,成了標準的孫子。孫教授奉上茶來,正欲說話,老頭擺擺手,盯著我說,「年輕人,好重的屍氣,好硬的命格!」

  我聞言一驚,本能地說道:「老人家,你可別胡說,我還活著,哪來的屍氣?」

  老頭呵呵地笑了兩聲,露出一口的黃牙,半晌才道,「你的命硬得很,不會輕易死的,閻王想要收你,還得考慮一下呢。」

  我勉強笑了笑,「你老人家說笑了,我可是幾次險死還生,命不結實啊。」

  老頭聽了,也不多說什麼,轉過頭去,對孫教授說,「玄子,把東西給我看看!」

  孫教授聽了,忙著轉過身去,小心地從辦公室的抽屜內,捧出一卷金帛。我看得清楚,那卷金帛正是我們從廣川王陵內取出的劉去的墓誌。

  老頭接過金帛,從頭看到尾,皺眉說,就是一個墓誌而已,哪裡有你說得詭異了?孫教授腆著臉,猥瑣地笑了笑,推了推厚厚的眼鏡,賠笑道,「師叔,玄子想要請教的是,這個墓誌上說的金縷素女,指的是什麼?」

  原來孫教授也與我們一樣,根本不知道金縷素女的來由,所以,想要請教這個師叔。我卻更是好奇,怎麼孫教授的師叔,與南爬子混跡在一起?

  結果老頭子兩眼一翻,根本不買帳地問道,「你要找金縷素女幹什麼,玄子,別怪做師叔的沒有警告你,小時候我就曾經說過,黃河底下的東西,你別去招惹。」

  我聞言一呆,原來這老頭早就知道黃河底下有東西!那麼,他為什麼還要告訴胡來與王明,讓他們半夜去盜墓?

  孫教授臉色一變,而黃智華卻再也聽不下去,當即走到老頭身邊,冷冷地說,「這是國家機密大案,你最好協助我們調查。」

  我一聽,就知道要糟糕,這個老頭怪異得很,明顯是軟硬不吃的角色。果然,老頭聞言,翻了翻渾濁的雙眼,冷冷的說,「老頭子與你們的機密大案好像沒有一點關係,也沒有必要協助你們調查,老頭子我這就告辭!」說著,他就這麼巍巍顫顫地站了起來,胡來與王明忙去扶他。

  眼見他要走,我與孫教授同時都急了。黃智華可以不在乎,我可還沒有活夠,我一個箭步,就擋在了老頭前面,賠笑道,「老人家請慢走。」

  我說:「這事情有點詭異,三言兩語的,還真解釋不清楚。您老能不能坐下,聽我慢慢地說?」孫教授也機靈,見我說話的時候拖住老頭,忙將黃智華拉開,不知道低聲說了些什麼,總算將那個魯莽的軍官給哄住了。

  「有什麼詭異的事情,不就是墓誌嗎?如果你對這個東西有興趣,讓玄子給你翻譯就成。」老頭直截了當地說。

  我對廣川王那個老變態一點興趣都沒有!於是我當即搖頭,不理會胡來與王明殺雞抹脖子地使眼色,逕自說道,「我認識你身邊的這兩位朋友?」

  此言一出,老頭明顯地呆了呆,隨即又冷笑道,「小夥子,少套交情,這是我的兩個晚輩,你認識就認識好了,與我老人家沒有什麼關係。」

  什麼叫薑是老的辣?如今我算是徹底地領教了。不過,我只是淡然地笑了笑道,「老人家,我是做古董盤子生意的,而我,動了黃河底下的東西,這一切,全拜你的兩個好後輩所賜,如今,我們的情況很糟糕。」

  老頭轉過臉去,狠狠地瞪了胡來與王明一眼,怒道,「看樣子,我確實是老了啊……連你們兩個,都敢瞞著我胡作非為了。」

  胡來與王明只得低著頭,一言不發。孫教授見狀,忙著打圓場道,「師叔,你老別生氣,我們小輩,只是好奇,好奇而已。」

  老頭這次似乎是動了真怒,顫抖地指著孫教授道,「你師兄呢,叫他出來見我!」

  我不知道,孫教授還有師兄,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哪知道孫教授卻歎了口氣,半天才道,「王師兄已經死了,而且,這位許先生見過他的屍體,說是下屍活了……」

  「什麼?」老頭一下子就跳了起來,將剛才的老態一掃而空。舉著枴杖對著孫教授身上就打了下去,怒吼道,「你們這群小王八蛋,都是做的什麼事情啊?」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王教授與孫教授,居然是師出同門,而且,還是南爬子出身。

  對於這個發現,我不禁呆住了。考古研究人員中,居然有南爬子,這也太荒唐了吧?

  不,是太有意思了。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王老教授會僅僅只帶著單軍與丫頭去黃河邊,為什麼單軍的水性那麼好。過後,他也曾經猶豫過,不想讓黃河龍棺發掘出來,不過,最後他還是沒有禁得起誘惑。而且,他是光明正大地打開黃河龍棺的,也許他以為一切的邪惡,都不該暴露在陽光底下。

  結果他賠上的是自己的一條命,以及無數的無辜。

  孫教授忙跳著躲了開來,黃智華看不過,正欲阻止。這時電話聲突然響起,他接過電話後頓時就變了臉色,對孫教授說,「這裡的事情你負責吧,無論如何,也得盡快解決,否則,還不知道會不會死人。」

  死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而黃智華剛剛一走出去,老頭也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我與少爺,王勝男這丫頭畢竟都算是外人,不敢說什麼,這是人家門派內的事情。孫教授賠笑著再次奉上茶來。

  老頭連茶都沒有接,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孫教授陪著笑,頓時,辦公室內的氣氛有點尷尬,我很想與丫頭、少爺退出去,讓他們去談。畢竟,有我們三個外人在,南爬子好多忌諱,有些話就不方便說。

  可是我們如今還是階下囚,可不方便隨意走動。老頭坐了片刻,狠狠地罵道,「你們這群不爭氣的孽障。當年你師兄說要去考古,我就知道他沒安什麼好心……」

  孫教授陪著笑,正欲說話,老頭卻向我們三個招手道,「你們三個,也給我過來。」

  我們不解,但心中都知道這老頭不簡單,就連少爺都沒有敢胡說八道,當即走到老頭身邊。老頭歎了口氣,問道,「你們三個是怎麼回事,難道吃飽了撐的,也去摸過那東西?」

  原本,我們確實是對他有著幾分尊敬,可是被他這麼一說,少爺可不依了,忙說,「你老人家這說得什麼話?正所謂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人生在世,還不都是為了這個錢字?」

  老頭點頭,久久不語,只是掐著手指,如同算命先生一樣,掐算著什麼。胡來與王明自從進入辦公室,就沒有敢說過什麼,這個時候,胡來忍不住問道,「師傅,您老人家就說句話吧,我們也知道錯了,可是……」

  「六十一年,如今正好是六十一年。六十一年前,黃河的水曾經乾枯過一次,黃河底下的龍棺,曾經顯現出來。而你們的祖師爺,在黃河邊等了二十年,終於等到了那麼一天。但結果呢?他就這麼失蹤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老頭說。

  我的心忍不住就「咯噔」一下子。六十一年,我童年時已經模糊的記憶,忍不住開始漸漸地清晰起來。那個翻著渾濁的浪,奔騰咆哮著的滾滾黃河水,與我姥姥的故事,糾纏在一起。

  難道說,如今我們接觸到的黃河龍棺,就是我姥姥故事內的那個主角,那個白玉石臺?老頭口中祖師爺,就是被村民擡上高臺的那個老者?

  我問出了心中的疑問,老頭好奇地看了我一眼,半天才說,大概是吧,村民當初將這事傳得神乎其神的。他當時在外地有事,趕回來的時候,高臺早就被黃河水再次淹沒。

  孫教授問:「祖師爺說的六十一年,到底代表著什麼?」

  我情不自禁地說:「如果當時的那個六十一代表的是六十一年。那麼,正好是一甲子,一輪迴。」

  少爺問我:「你是怎麼知道的,一甲子不正好是六十年嗎,為什麼要是六十一年?」我頓時就被少爺問住,答不上來,對啊,一甲子正好是六十年,為什麼要是六十一年?可是老頭說,天地不全,所以,甲子不整……

  我腦袋「轟」的一聲大響,天地不全,天地不全,甲子不整,天殘地缺?在我們的詢問下,終於弄明白了老頭與孫教授、王教授之間的關係。原來,這老頭是南爬子中的資深一員,由於文革期間,南爬子不敢有所行動,而深愛著這麼一行的王教授首先想到利用自己所知道的知識,混進考古行業內,打著國家的旗號研究古代墓葬。

  不久,孫教授也學著走入了這麼一行。當然,由於祖傳淵源,不管是孫教授、還是王教授,都在這一方便做出了傑出的貢獻,成就不小。漸漸的,甚至連他們自己都忘了他們原本的出身。

  由於祖傳的緣故,他們自然也知道關於黃河龍棺的傳說。王教授那次去黃河邊,原本也只是看看而已。可是偏偏在路上,他碰到了扮作收草藥的胡來與王明。同是南爬子出身的王教授一眼就看穿了他們的身份,為了避免被他們捷足先登,他鋌而走險地讓單軍與我們一起下了水。

  可單軍並沒有能夠活著走出黃河邊,王教授在深深的內疚下,帶著丫頭準備離開。但胡來與王明卻根本就沒有準備捨棄黃河龍棺,結果,我與少爺還是下了水,導致的結果是,我差點送了命。

  後來,不知道什麼緣故,王教授還是發動人手,將黃河龍棺給弄了出來,於是在龍棺詛咒之下,死亡的陰影開始蔓延。

  王教授本身也死了,而且屍體還莫名其妙地失蹤了,面對著如此詭異離奇的死亡案件,公安機關與軍方都有人介入,這個案子自然是越來越不平常。但由於這個問題是由考古引起的,所以想要解決問題,還得找行家。孫教授就這麼也牽扯了進來。

  孫教授是聰明人,他不懂鳥篆,很多東西就無法解釋。無奈之下,只能找這個老頭求救。而我們三人,卻是唯一接觸了黃河龍棺,至今還沒有死的人,自然而然,公安部門就想要在我們的身上尋求突破口。

  可我們自身難保,還掙紮在生與死的邊緣。對於黃河龍棺的瞭解,僅有那麼幾塊青銅片,和半夜在水下的唯-一次觸摸。

  老頭聽說我們去過廣川王陵,頓時就來了興致,問了我們很多問題。

  我也沒有隱瞞什麼,能夠說的都說了,心中卻是忍不住暗笑。老古話說得好,狗改不了吃屎的習慣。這老頭一把年紀了,剛才來的時候,一副裝酷的模樣,眼睛那是長在頭頂上的。嘿嘿,可是一聽說大型古墓,頓時就像吃了蜜蜂屎一樣。

  老頭在問了一堆廣川王陵的事情後,話鋒一轉,問孫教授說,「既然你們已經將龍棺弄了出來,那麼告訴我,龍棺內到底是什麼東西?」

  對於這個問題,不光是老頭有興趣,我與少爺、丫頭聞言,也一起伸長了脖子,掏空耳屎聽著。而胡來與王明兩人,更是四眼冒鬼光。可是,孫教授吱吱半天,楞是沒有說出一個所以然。

  老頭怒了,問「你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做了教授,連句人話都不會說了?」聽得我與丫頭、少爺忍不住就笑了出來,而胡來與王明兩個,礙於老頭在場,想笑又不敢笑,憋得難受。

  孫教授這次說:「上頭要求保密!」

  他媽的!老頭一聽就來了火,不光是老頭,連我們都有點來火。這是什麼話?讓我們協助調查,卻屁都不說一個,查個鳥啊?老頭當即就站起身來,招呼胡來與王明說,「我們走!」說著,老頭當真舉著枴杖就走。胡來與王明連連對孫教授使眼色,示意他趕緊留下老頭。

  哪知道老頭走了幾步,回過頭來,對我說,「小子,你也走,別在這裡陪著他們窮磨咕,浪費大好光影。我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翻幾個土豆,賺幾個錢哄女人。那丫頭與小子我說不準,可是你的命硬得很,絕對不會早死,放心就是。」

  我被他一說,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受。而孫教授卻是真的急了,眼見老頭就要走出辦公室,忙說,「師叔,你等等……」

  一邊說著,一邊從抽屜內取出一盛厚厚的資料,交給老頭說,「都在這裡了,這可是我偷偷拍出來的。」

  「去你的!你小子的那點鬼心眼,難道我老人家還不知道?」老頭罵道。我這次知道,原來老頭也根本就沒有要走的打算。

  老頭再次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我也好奇黃河龍棺內到底是什麼東西,忙著湊過去看,於是,七個人圍成一團,就在沙發上翻著那大堆的資料。

  「師叔,你看,這個就是龍棺內的東西,好像是一方古印,」孫教授指著文件夾開頭的幾張大大的彩色照片說。

  我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本能地問道:「龍棺內難道沒有屍體?」

  「當然沒有屍體,這是鎮河墓而已,哪來的屍體?」孫教授不解地看了我一眼。

  我沒有說話,心中不解。那天晚上,在黃河底下,通過手電筒昏黃色的光芒,在白玉棺槨中,我清楚地看到一個模糊的人的影子?怎麼會龍棺內居然沒有屍體,而是一方古印。我再次將目光放在那些照片上。

  照片很清晰,還表明了尺寸等等,那果真是一方古印,從上面標明的尺寸看,正好是三十點三厘米,成四方形,正面就是我們所看到的那個花紋,仿彿就是地圖,而側面的四個面,卻是四個不同的人面,似乎都是古代的武士,面目猙獰恐怖,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每一面的人面臉上,都帶著猙獰詭異的笑意,一如王教授、單軍、王全勝死後的獰笑。

  我看到正方古印,心臟不爭氣地「啪」的一聲,跳快了一拍,隱隱之間,說不出的難受。

  奇怪奇怪!少爺一疊連聲地說著奇怪,老頭回頭看了他一眼,問道,「有什麼奇怪的?」

  我也不解,這古印確實是詭異了一點點,可也說不上什麼奇怪啊。我們眾人都狐疑地看著少爺,少爺順嘴說,「難道你們都不感覺奇怪嗎?你們,這個尺寸——三十點三厘米,一個臉盆有多大?這麼大的印,往什麼地方印?你們別忘了,在西周是沒有紙張的,文字都記載在竹簡上。而且,你們看,這上面的資料是,類似玉石,這個問題就又來了,既然是玉石,其沈重可想而知,誰吃飽了了撐著,整天抱一塊石頭在手中?」

  我一想也對啊,沒事抱那麼一塊石頭在手中做什麼?那麼大,那麼沈重?老頭皺眉說,現在的印章,象徵著某人、某單位等等,古代卻是未必。我正欲向他請教古代的印章還代表著什麼的時候,他已經翻看了另一頁。

  同樣的也是一張彩色照片,所不同的是,這個照片拍的卻是印章底下的文字,毫無例外,又是我們都看不懂的鳥篆。

  如此大的印章上面,卻僅僅只有四個大宇,我自然是不認識這個鳥篆的,可是,我與少爺、丫頭在一見到這四個字的時候,都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少爺首先跳了起來,指著照片上的四個字說,「這,這不就是劍柄上的四個字嗎?」

  「什麼劍柄?」老頭的眉頭皺得很深,問道。

  我只能將在廣川王陵中找到一柄青銅古劍的事情說了一下。老頭問,「這柄劍現在在什麼地方?」我看向孫教授。

  孫教授無奈,說是等下拿過來給老頭看看,然後又賠笑著問道,「師叔,這四個字,是什麼字?」

  這孫教授可還直不怕丟臉,他堂堂一個考古教授,居然不認識鳥篆。不認識就不認識了,可是他居然還有臉去請教一個南爬子?他就不怕丟了他的教授顏面?而更讓我好奇的是,一個南爬子,不過是一個盜墓賊,他怎麼就懂得鳥篆了?

  很久後我才知道,南爬子代代相傳,由於見識的古墓多了,對於各類墓葬有著非常豐富的研究。而更為了自身的安全,他們必須得學一些不為人知的知識。比如說,古文、暗文等等。這個老頭是資深的南爬子,學識淵博,遠非那個半吊子孫教授能夠比得了的。

  老頭沈吟了片刻,壓低聲音說,「天殘地缺!」

  我差點沒有跳起來。果真是天殘地缺,那麼,難道我在廣川王陵水潭的百餘高臺上,聽到的那聲蒼涼無奈的歎息,以及那似乎是詩、又像是歎息的聲音,都是真實存在的,並不是我的幻覺?

  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化蛇龍骨,天殘地缺!

  這十六個字,到底代表著什麼意思?老頭又向下翻了幾張照片。都是那方古印的各個部位的照片,我已經無心看下去,心中反反覆覆都是那十六個字在翻騰著。

  「這是什麼東西?」老頭突然指著其中的一張模糊不清的黑白照片問道。

  孫教授搖頭,說他也沒有見過這張照片,這不是資料內的東西。我心中好奇,低頭去看。那應該是一個黑黝黝的大洞,洞口處,露出一截黑黝黝的鐵鏈。這鐵鏈,我看著異常熟悉,似乎就是廣川王陵水下甬道內的鐵鏈,又像是控制那些黑色屍體的鐵鏈,由於照片拍得實在模糊,我也分辨不出來。

  一直沒有說話的丫頭說,這張照片是她在教授的筆記本發現的,後來被警察搜查到了,大概一起送到了這裡。

  我皺眉,教授的那本筆記,我是知道的,我還曾經親自看過,丫頭原本還想著留著教授的筆記做個紀念,不想,還是被人搜查出來。

  孫教授將資料向後翻了幾頁,指著其中的一張照片對老頭說,「師叔,麻煩你看看,這是些什麼字?」

  我伸著脖子看上那張放大了照片,依然是鳥篆,上面是十六個大字,前面的我都不認識,最後的四個字,明顯地與剛才古印上的四個字一模一樣。而在這十六個大字的下面,還有著一排小字,比較模糊,看不清楚。

  老頭伸出枯黃的手指,摸了摸照片。我看得出來,老頭的手指竟然在顫抖,好久,老頭才說,「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化蛇龍骨,天殘地缺!」

  「啊……」我再也忍不住驚呼出聲。果然,廣川王陵與這黃河龍棺,有著密切的聯繫。不,不應該說是廣川王陵,而是與廣川王劉去的墓室相同的那一個西周墓室。我在水潭的高臺上,曾經被八卦陣困住,最後陷入了幻覺中。曾經,我清楚地聽到一聲蒼涼的歎息,有人在我的心底念叨著那十六個字,清清楚楚,絲毫無誤。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那是八卦陣導致的幻覺,從來沒有放在心中過。可是如今我從老頭的口中,知道在黃河龍棺上,居然也有著這麼十六個鳥篆。可是這十六個字,到底代表著什麼意思?

  「師叔,什麼意思?」眾人的註意力都在老頭的身上,誰也沒有註意到我異樣。

  老頭翻了翻白眼,冷冷道,「我怎麼知道?」

  「那,這個是什麼?」孫教授被老頭搶白了一翻,也不在意,再次請教老頭下面的一排小字。老頭仔細地辨認了片刻,臉色微微一變,從鼻孔內冷哼了一聲說,「這麼小?我老人家眼睛花了,哪裡還認得出來?」

  我看著老頭剛才神色有異,知道他必定是從這排小字中知道了什麼,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要推說不知道。孫教授一聽就急了,忙著在辦公室內轉悠了一圈,問道,「那該怎麼辦?」

  「給我看看實物,也許可以辨認。」老頭直截了當地說。

  我一聽就樂了,心想這老頭還真逗,居然玩這麼一手。孫教授擦了把頭上的汗水,也不知道是不是急出來的,皺眉說,他得請示一下上頭,這個問題,他做不了主。

  老頭也沒有逼他什麼,爽快地說,你只管請示就是,反正他這幾天也不走,要在附近逛逛。孫教授點頭,話題一變,再次詢問廣川王劉去的墓誌中提到的金縷素女到底是什麼東西?

  老頭說,祖上曾經說過,在黃河底下有東西。可是人家費盡心機,改交山川走勢,弄出了影崑崙的走勢,那麼,在影崑崙的風眼中,勢必另有大型墓葬。而這祥的墓葬,只適合葬女子。所以,廣川王劉去的墓誌所說的金縷素女,可能就是指這個墓葬。

  我一聽就急了,我可是剛剛從廣川王陵內爬了出來,對於墓室,尤其是上古的大型墓室是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喜歡古董,喜歡的也僅僅只是它的暴利,可不喜歡將自己的小命拴在褲腰帶上去冒險,尤其是與死人打交道。

  那是金縷素女,誰有興趣,誰去好了。強姦她都與我無關,我絕對是不再去做南爬子。

  孫教授說:「你老人家能不能說得詳細點?」

  老頭說:「想要知道確切的位置,就得去黃河邊看看,光在這裡是說不出什麼名堂的。我聽得人說,當年你的祖師爺曾經說過一句『怎麼會是在這裡?』也就是說,黃河眼中的東西,位置有異樣。「

  老頭又說,當初祖師爺失蹤的時候,他也不在身邊,是事後過去追查的。當時黃河眼附近有很多的村民,他問過許多人這個事情,可很少有人願意談起。普通的村民都很迷信,知道老祖宗的東西動不得,老頭一定是被龍吃了。

  但在老頭的追查下,還是查出了一點眉目。當初,他們的祖師爺看的,並不是那個石頭檯子的龍棺,而是四周的山,隨即他自言自語了一句:「怎麼會是這樣?」

  我小時候曾經在黃河眼邊呆過,這個故事,我也曾經聽說過。但畢竟過了十幾年,而且,給我講這個故事的姥姥,也早就去世。當時我還小,僅僅也就是當作故事來聽,從來都沒有想過,有那麼一天,我會接觸這個石頭檯子的龍棺,也從來沒有想過,我的生死命運,會與黃河眼下的龍棺聯繫在一起。

  孫教授倒還真會蹬鼻子上臉,忙賠笑著要請老頭去黃河邊看看,可是老頭卻說,「黃河眼是一定要去看看的。但在看黃河眼之前,得先看看黃河龍棺底部的字到底寫的什麼?」

  我想這老頭說得也對那黃河龍棺的廬山真面目,既然我們都牽扯進來,好歹也讓我們見一眼,就算是死,也做個明白鬼。

  站在我旁邊的丫頭輕輕地拉了我一眼,我一呆,看向丫頭。卻見她趁著眾人不註意,已經將厚厚的一疊資料捧在手中,正好翻到剛才的那張照片處,用一隻手指指了指那排被老頭說了看不清楚的小字後面的一個字。

  我一看,不禁一呆。別的字跡確實很模糊,畢竟這東西在水下泡了數千年,早就腐蝕不已,可是這個字,卻還是清晰可辨,那明明白白就是一個「姬」字,丫頭說起過,王教授以前教過她。

  「姬」字,又是一個「姬」字,西周天子到底在弄什麼玄機?

  我低頭沈思,反覆地想著西周的歷史,希望能夠找出一點點蛛絲馬跡。老頭與孫教授已經開始討論黃河眼的事情,我也沒有心思去聽。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黃智華抓了一疊照片走了進來。

  「老孫,你快過來看看,又死了一個人,這個人你們誰認識?難道說他也接觸過那玩意?」黃智華氣喘如牛,顯然是一路跑過來的。

  被他一說,我們的心都忍不住「咯噔」一聲,畢竟,在場的人每一個人都與黃河龍棺有著那麼一點點的聯繫,所以,我們大家都圍了過去。

  照片是剛剛沖洗出來的,而且,是公安局專業人員拍攝的,很清楚。黃智華解釋說,就在一個小時前,公安局接到報案,說是在南宮門口發現一具屍體,他們只當是普通的案件,也沒有在意。可是過去一看,那個矮胖子是專程負責黃河龍棺案件的,自然見過別的人的死相,當即見到這具屍體就傻了眼。那猙獰詭異的笑臉,正是接觸了黃河龍棺,詛咒而死的人的人特徵。

  當即忙著令人將屍體擡回去,同時拍了照片,讓黃智華拿過來給我們看。

  少爺從黃智華手中接過一張照片.僅僅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驚叫出來,「王全勝?他也死了?」

  我頓時就感覺雙腿發軟,差點站立不住。我僅僅只是在少爺的手中掃了一眼,就認出這照片上的人就是王全勝。少爺只知道他賣過古董給我,可是他卻不知道,王全勝早就在半年前已經死了,當時我還借了他的三輪車想要棄屍,可是屍體在半路上失蹤了。

  我不明白,王全勝的屍體在失蹤半年後,怎麼會再次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南宮門口,而且,從照片上看,他的屍體絲毫也沒有腐爛的痕跡,不像是死了半年的人。當年,我可以確定他已經死了,死人活人我還是可以分辨的,那麼,他的屍體現在出現在南宮門口,就只有一個可能——

  屍變!

  《黃河鬼棺2》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