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星空圖上的少女

    “這這不可能!”黃誌華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沒有說什麼,心中卻在懷疑,只怕這個警員也是膽小鬼,房間內死過人,他就不敢一個人待著,天知道他這個警員是怎麼當的?也許,他認為死人比活人更是恐怖?丫頭沒有理會黃誌華,接著念道:“房間內沒有旁人,我心中大驚,一瞬間,背已經被汗水濕透,我轉過身來,可是什麼人都沒有。我從來都不相信什麼鬼神之說,只當是自己聽錯了,但就在此時,我的背後再次傳來嘆息聲,不不那聲音似乎並不是從我的後背傳來,而是從我的心靈深處我心中大驚,大聲叫了一聲,可是房間內四處都是靜悄悄的,什麼都沒有。我只想逃出去趕緊逃出去,可是我的腳卻怎麼都挪動不了,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傳來一陣鐵鏈拖動的聲音,那聲音很古怪,像是一個人腳上帶著鐵鏈在走路我站在那兒,一動不敢動,片刻王全勝家的房門打開了,一個高大的影子走了出來,黑暗中,我看不清楚它的模樣,但看著不像是活人”丫頭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墓室內回蕩著,一股詭異隱晦的恐慌,爬上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頭後面呢?我急切的問道。那個警員的工作日記,怎麼會藏在青銅鳥尊的腹部?還有他後來怎麼了?死了,還是活著?丫頭將日記遞了給我,我翻看了一下,前面——都是這個警員平時的家庭瑣事,以及工作中的一些事情,沒什麼好看的,僅僅只能從日記中看出,這個警員平時工作很認真。而後面,日記確實到此結束,我翻看了一下日期,距離現在應該有半年之久了,想必——王全勝的女人和孩子,是在他離家不久後死去,那些《黃河水鬼》不是告訴我,有個警員和那青銅鳥尊一起失蹤了,難道就是這個警員?可是——他在王全勝家看到的那個人影,又是什麼人?我想了想,把筆記本和鋼珠筆全部裝進了塑膠袋,遞給黃誌華,黃誌華明白我的意思,若是有機會從這里出去,那麼——這些東西希望能夠交給那個可憐警員的家屬。黃誌華振作了一下精神,強笑道:“目前我們所面對的一切,都是不能以常理判斷的,我們能不能活著出去,同樣也是未知數。”我沒有說話,心中卻在想著——影昆侖風眼中,真的有解除詛咒的法子嗎?如今似乎有著越來越多的人牽扯進來,這該死的黃河龍棺,到底藏著什麼秘密?老教授也真是的,明明知道這玩意危險,為什麼還要讓它面世?我後悔,非常的後悔,要是那天沒有貪心找王全勝買那個青銅器,如今我可還在上海過著逍遙的日子,何必做這見不得人的勾當?趁著這段時間,我們四人休息了一下,體力恢複了很多,順著水潭邊上的石階,一步步向上走去,這里的一切,都與廣川王陵里面驚人的相似,同樣的水潭,同樣的白色石階,就連那黑色屍體都是一樣的,幾乎我可以肯定這里和廣川王陵一定有著什麼聯系。不知道是四周的黑暗太過濃郁,還是我們頭上的礦工燈不算明亮,在昏黃的燈光下,我感覺背後時有風吹過,陰沈沈的刺骨的陰寒,忍不住回頭看過去。我的背後就是水潭,但就在剛才平靜如死的水潭上,如今徒然掀起老大的水花,我不由自主的停住腳步。“怎麼了?老許”少爺見我神色有異,忍不住也向後看了過去。“這什麼東西?”黃誌華脫口驚呼出聲,但他的動作夠快,一顆照明彈已經帶著慘白色的光芒,對著水花四濺處射了過去。啊丫頭死死的拉著我的衣服,驚呼出聲,隨即慌亂用一只小手掩著嘴巴。我目瞪口呆地看著水潭,那是一截巨大的漆黑的影子,足足有一米多粗,身上布滿了鱗片,而單單看其外表,應該是某種爬行動物的一截身體

    蛇——那應該是蛇類!

    而如今,整條超級大蛇正在水面上翻轉著黑色的身體,借著照明彈的光芒,我看的清楚,它巨大巨大的嘴巴內,正含著一條怪魚,伸著脖子做吞噬樣。

    媽的快走!我拉著丫頭,飛快的向著白色石階上跑去。這蛇可以在水潭中吞噬怪魚,一樣可以跑到陸地上吞噬我們,而更讓我震驚惶恐的並不是這個,而是這怪蛇的本身,如果丫頭的資料顯示正確,這怪蛇——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化蛇,但是,化蛇不是在廣川王陵里被我一劍砍成立了兩端,同時首尾分開?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不知道為什麼,我猛然想起在少爺的招待所內見到的那條黑色小蛇,那條黑色小蛇只是比較小,但本質上卻去傳說中的化蛇一模一樣。八卦甲子,神機鬼藏,華蛇龍骨,天殘地缺

    我不由自主的再次想到這十六個字,到底包涵著什麼樣的意思?

    就在我沈思的當兒,我們已經跑到石階的高層,回首看過去,水潭上已經一片平靜,好像化蛇從來就沒有出現過,少爺拍著胸口,嚇得臉色蒼白,皺眉道:“還好還好,這玩意沒有攻擊我們否則,我們四個人絕對不夠他一頓飽餐的”。

    我搖頭心中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升起一股荒唐的念頭——化蛇一路尾隨我們來到了影昆侖風眼。

    “許大哥,你快看”!丫頭扯著我的衣服,指著前面說道,語氣非常的興奮。

    我聽了呆了呆,擡頭看過去,面對著水潭建築的,居然是一道巨大的石門,純白色的建築材質,在手電筒與礦工燈的照耀下,隱隱散發出羊脂白玉般的光澤,華貴異常。

    我不由自主地走近了既不,打量著我們的老祖先的偉大傑作,不錯,這絕對是可以稱得上一件曠古絕世的珍品,純白色的石門上,一只想是麒麟,又想是龍一樣的神獸,瞪著兩只偌大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我們這些不親自來的闖入著。

    而在石門的兩邊,分別蹲著兩只巨大的石龜,不——那不應該叫石龜,因為龜不長角的,而目前面的這兩只石龜的頭上,分別長著兩只龍角,當然我沒有見過龍,只不過,這石龜頭上的角,與傳說中的龍確實很類似。

    “快過來看”!少爺興奮的叫道,“這老烏龜的背上雕刻著字跡”黃智華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東西,也很興奮,忍不住就過去撫摸那巨大的石龜雕像,丫頭抿著醉笑著解釋說:“這不是烏龜,這是赑屃,傳說中龍的兒子,喜歡負重,常常拖著石碑,奇怪”

    丫頭一邊說著,一邊走了過去,仔細的觀察著石門前的兩只巨大的石龜。

    “什麼奇怪了”?我好奇地問道,赑屃我是知道的,只是傳說中的赑屃好像不長角啊?當然,畢竟是傳說中的東西,歷代以來的雕像各不相同,天知道西周時候的赑屃長不長角?

    丫頭解釋說,她就是好奇,這兩只赑屃為什麼沒有馱碑,居然怎麼輕松的趴在這里享福?我被丫頭說的忍不住就笑了起來,而黃智華叫道,“你們兩個過來看看,這老烏龜的背上刻的是什麼字”?

    守靈神獸背上刻有字跡,這本來是尋常事情,甚至我還見過有人直接將自己刻在烏龜的背上,反正在中國的歷史中,烏龜好像確實是很倒黴的。

    “是鳥篆,我看著有點眼熟”丫頭已經湊了過去,這赑屃的各自很高,幾乎要有一人來高,丫頭要踮著腳,才能夠看清楚它背上刻著的字跡。我忙著也走了過去,雖然不認識鳥篆,估計是同一類型的,我一邊想著,一邊走到另一邊,踮著腳看了看

    頓時我就傻了眼,同樣的鳥篆,我自然是不認識的,但兩只大石龜,一邊身上刻著八個打字,年代久遠,已經隱約有些模糊,只不過最後的那四個字,我確實熟悉無比——這四個字,與我手中的青銅古劍上的自己一模一樣,我確實是認識鳥篆,由於對青銅古劍的喜歡,再加上它在我手中多時,自然已經熟知,這四個字 ——不正是南爬字老頭說的,天殘地缺?

    那麼前面是十二個字,自然就是“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化蛇龍骨天殘地缺”

    這十六個字到底是什麼意義,為什麼廣川王陵中出現過,這里也有,黃河龍棺內的鎮河印上,也是這麼十六個字?

    這三處得放的墓葬主任,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聯系?黃智華比較實際,已經在想著用什麼法子打開石門,我冷冷地看著石門上的龍形、或者說是麒麟石雕,不知道為什麼,這玩意竟然給我一種活物的感覺它好像是活著的,正在打量著我們這群入侵者。

    龍龍骨?我心中一震,隱隱想到了什麼,難道說,這玩意就是龍?我一邊想著,一邊從背包里摸出狼眼手電筒,對著石門照了照,並沒有發現什麼,可是當我舉著手電筒照向其中的一只石龜的時候。上帝作證,我絕對沒有眼花——我看到那只該死的赑屃的眼珠子,居然轉動了一下。

    天啊石雕的赑屃的眼珠子,居然會轉動?我強壓下心中的恐慌,鎮定心神,繼續看了過去。

    不對!絕對不對!我猛然大叫一聲:“快閃開”說話的同事,我顧不上別的,一把拉過正在研究石龜機關的丫頭。一般來說,墓室門口的石雕,都藏著厲害的機關,只要石門開啟,機關就會啟動,置人於死地。但還是遲了就在我拉著丫頭暴退的時候,一聲低沈的怒火,如同是打雷一樣,在地下響起。什麼玩意兒?少爺好像是少了一根筋,傻楞楞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幸好黃誌華動作夠快,拉著她連連後退,就在同時,兩只石龜擺著腦袋,重重的對著我們撞了過來。“它們不是石雕而是活物!”我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就在我說話的同時,兩只石龜已經向我們沖了過來,少爺嚇的連聲驚叫,奔跑著閃避,兩只要用噸位計算體重的大家夥,可絕對不是好對付的。小心。我囑咐著丫頭,同時舉著青銅古劍,對著其中的一只赑屃砍了過去。錚的一聲響,我的青銅古劍好像是砍在了生鐵上,震得我手臂都隱隱發麻,虎口生疼。但沒有時間給我多想,我的青銅古劍對赑屃沒有絲毫作用,它卻已經一擺腦袋,頭上的龍角對著我的胸口頂了過來。媽的,我要是讓這玩意頂著了,我絕對是腸穿肚爛,危機之中,我想要閃避已經來不及,唯一的法子就是重重的倒在地上,由於速度太快,我的背脊與堅硬的白色石板親密接觸,差點兒將我撞暈過去。誰要是在這個時候告訴我,烏龜沒有兔子跑得快,我一定罵他是傻瓜,這家夥的速度絕對比兔子快,就在我倒在地上的同時,赑屃的一只巨大的腳,已經如泰山壓頂的方式對著我的腦袋重重的踩了下來完了完了我大驚失色,這要是讓它一腳踩下來,我的腦袋絕對就像夏天的西瓜一樣,華麗麗的開花。千鈞一發的時候,我聽到黃誌華和少爺的驚叫,然後槍聲響起,我絕望的閉上眼睛,本能的揮舞著青銅古劍作最後一搏,但就在此時,我突然感覺身體一輕,如同是騰雲駕霧一樣的飛了起來,巨大的沖撞力讓我差點當場吐了出來,手中的青銅古劍再也握不住,“當啷”一聲掉在地上。聽得老人說,人在要死的時候,都會產生幻覺——我想我也是產生幻覺了,甚至連眼睛都不敢睜開,唯恐看到自己血肉模糊的屍體,而我是靈魂漂浮在上空。偏偏,我的耳朵內傳來丫頭聲嘶力竭的驚叫,我擔心丫頭,忍不住睜開眼睛,這一看之下,我不禁嚇得魂飛魄散。我還活著,沒有給赑屃活活踩壓成大肉餅,不過也好不到哪里,這這是什麼?該死的,我居然被一只巨大的玩意纏繞在身上,我努力擡頭,接著頭頂上的礦工燈微弱的光線看了看,然後我就幹脆一閉眼睛,準備暈死過去一了百了。蛇巨大的黑蛇,如今我正被它巨大的蛇尾纏住,全身動彈不得,而在遠處,少爺死命的拉住丫頭,黃誌華端著槍,正對著纏住我的大蛇。我靠!我許三慶的命真大,居然被上古猛獸化蛇纏住了我胸口悶得很,估計是被化蛇勒得快要斷氣了,擡頭看過去,原本想要一腳踩死我的赑屃,居然肚子朝天的躺在地上,徒勞的揮舞著四肢。雖然赑屃是上古的神獸,傳說中老龍的長子,但畢竟—— 這玩意還是老大的烏龜,一旦被人翻了個身,即只有幹著急的份。但是,這家夥的重量是絕對要用噸位計算的,如果不是上古神獸化蛇,就憑著我們幾個普通人類,誰能夠讓它肚子朝天?“許大哥”丫頭掙脫了少爺的手,飛快的朝著我這邊跑了過來,我嚇了一跳,雖然我現在被化蛇纏住,可是畢竟還沒有死,我可不想讓丫頭留下陪葬。“快走,不要過來”我幾乎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才叫出了這麼一句話。“砰砰砰”一連串急促的槍聲響起,黃誌華的槍法絕對不是蓋的,子彈幾乎全部射在化蛇的身上,沒有一顆落空。但化蛇那堅硬的鱗片宛如生鐵一樣,子彈打在它身上,簡直就是白搭,而丫頭依然快速的向我身邊跑了過來——“許大哥我來救你!”遠遠的,我看到丫頭淚流滿面。這傻丫頭我心中莫名的顫抖,少爺手中握著一把匕首,跟隨在丫頭的背後撞了上來,但可惜,他們還沒有來得及跑到化蛇的身邊,一個巨大的影子就擋在了面前,余下的一只赑屃幾乎以泰山壓頂的姿態沖了上去。我努力的掙紮著,企圖能夠擺脫化蛇的尾巴,哪知道我不掙紮還好,越是掙紮,它越是纏的緊。“嗚嗚嗚嗚”猛然,我的頭頂上傳來一聲淒厲的哭聲,我本能的仰著頭,正好看到一道慘綠色影子閃過。“該死的,這玩意怎麼還在?”我心中暗罵,卻又叫苦不堪,這下子算是死定了,不管是化蛇、還是那慘綠色的鬼影,再加上赑屃,都不是好對付的,一個就夠我們受的了,如今它們居然相約一起出現?慘綠色的鬼影在半空中轉悠一圈,居然對著地面上俯沖下來,目標顯然是丫頭,丫頭嚇的花容失色,黃誌華忙著對著慘綠色的鬼影開了一槍,同時飛快的拉過丫頭,總算幸免於難,旁邊,少爺如同是一只大跳蚤,就在華麗的墓室門口,大呼小叫著躲避著赑屃的追殺。赑屃似乎是追紅了眼,無奈少爺如同是抹了油的泥鰍,滑溜得很,幾次都是險象環生的逃了出去。慘綠色鬼影一擊不中,飛向空中,但就在我眼前一花的時候,他居然對著我俯沖下來,我大驚,如今我被化蛇的尾巴死死的纏住,手腳都動彈不得,鼻子里居然聞道蛇類特有的腥臭味道,化蛇巨大的身體,一片片的鱗片全部張開,恐怖無比………

    我的身體除了腦袋還可以略微的轉動外,其余一動也不能動——眼睜睜的看著慘綠色的影子俯衛襲擊過來,卻是無能為力。

    我正欲閉目等死,但就在這千均一發的當兒,我的身上陡然一松,就在這個時候,化蛇居然松開了尾巴,我落在地上,沒有給我喘息的時間,我一個打滾,滾了開去。

    而同時,化蛇已經調轉過腦袋,巨大的三角蛇頭對著慘綠色鬼影撞了過去。

    我嚇得不連滾帶爬的從化蛇的身邊滾了開去,卻見到少爺大呼小叫著向我這邊跑了過來,身後,赑屃窮追不舍………

    “老許,救我啊!“少爺嚇得臉色蒼白一片,我“啊”了一聲,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少爺卻已經跑到我身後,還非常不厚道的推了我一把,我剛剛站了起來,還沒有來得及穩住身體,被他一推,頓時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而另一只赑屃已經沖了過來。

    該死的少爺,我在心中暗罵,一個翻身忙著滾了過去,赑屃一腳踩空,低著頭,頭上的大角對著我頂了過來,我忙著再次翻身想躲過去,但就在此時,一聲刺耳的怒吼響起,赑屃的動作不由自主的慢了半拍。

    我顧不得追究聲音的來源,趕緊滾開——匆忙中,我隱約看到,赑屃的腹部,似乎也有字跡………

    我喘了口氣,黃智華恰到好處地跑了過來,一把將我拉起,他手中有槍,在這樣的情況下,相對來說占了很大的便宜。

    丫頭嚇得面色如土,死死地抓著我的手再也不敢松開,我感覺丫頭的手也在顫抖,我想要安慰她幾句,但張了張口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怎麼辦?老許,你聰明,快拿主意啊”少爺急促的叫道。

    主意?我這個比較聰明的人,差點就成了他墊背的,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在巨大的力量懸殊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顯得蒼白無力,不管是赑屃就站在距離我不到兩米的地方,虎視眈眈地瞪著我,旁邊,化蛇與慘綠色鬼影似乎是對上了

    在廣川王陵中,我之所以能夠一劍砍下化蛇的腦袋,那是因為它一半的身體在石頭里,如今它可是完整的,雖然這樣的事情實在是透著詭異

    慘綠色鬼影在空中一個回旋,然後莫明奇妙的消失在我們的面前,大概它感覺占不到便宜,又躲開了。

    少爺艱難的咽了口口水,低聲問道:“你說,那玩間是什麼?”他一邊說著,一邊還指了指空中。

    我搖頭,一開始我一直以為,那慘綠色鬼影屬於三屍神中的上屍,但卻一直沒有找到屍體,如今看來又不怎麼像,難道說,那慘綠色的影子是護棺神獸?

    廣川王陵中的護棺神獸,是那只白色的狐貍,最後為了保護屍體,居然一頭撞死,而這個——莫非也是什麼神獸?

    當然,在本質上,我更加相信,赑屃與化蛇是護棺神獸,畢竟是中國神話傳說中的東西。

    就在慘綠色鬼影消失的同時,化蛇巨大的身體扭動了幾下,居然向著我們遊了過來,我幾乎可以清楚的看到它身上的紋路,甚至我的鼻子還聞到一股腐爛的黃沙臭味。

    “軋軋……”就在這千均一發的時候,猛然,一陣鐵鏈拉扯的聲音刺耳的響起,仿佛是沈寂已久的輪盤再次轉動,帶著一絲讓人牙齦發酸的詭異與恐怖。

    轟隆轟隆……在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反映過來的時候,頭頂上響起劇烈的轟鳴……,一道道耀眼的紫色電光閃過。

    閃電……這怎麼可能?我擡頭向天,已經顧不上旁邊虎視眈眈的赑屃和化蛇,甚至隱身在暗處的慘綠色鬼影……

    天啊!我們是處在一個千年以前的古墓中,就算外面打雷下雨,這里也絕對不會聽到,可如今,我聽得清清楚楚,就在我們的頭頂上,電閃雷鳴。

    更讓我震驚的是——就在閃電響起的瞬間,我的眼前一花,原來站在我面前一米左右的赑屃,居然消失不見了。我擡頭看過去,另一只赑屃原本已經四腳夫朝天,可如今也伴隨著一起消失。

    化蛇在電光中,扭動著身體,快速的退進了水潭內。

    “怎麼回事?這里怎麼會打雷?”少爺和黃智華同時急問。

    我擡頭向天——自然是看不到天的,只是在廣闊無垠的頭頂上,一片漆黑中,一道道粗大的紫色電光不斷的轟鳴著。

    “那是什麼?”丫頭猛然指著空中,急切的問道。

    我擡頭,正好又一道閃電辟下,照亮這沈寂千年的黑暗,我看得清楚——那是星空圖,不錯,在電閃雷鳴中,一副星空圖高高的懸於天空中,但如果僅僅如些,我還不至於震驚,不過是一些機關高手弄出來的玄虛而已,可在這張星空圖的背景里,一個穿著金色長袍的少女,飄飛在九天之上。

    好美……丫頭吶吶稱贊著。

    確實很美……但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是匆匆一瞬間,我卻感覺,那穿著金色長袍少女的臉,居然非常熟悉,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

    我仰首向天,古墓——這個前面的古墓中,居然有著如些完整的星空圖,而在星空圖的

    背景上的少女,又是什麼?這到底是如何完成的?而且,我敢保證,這星空圖與少女,只有在電光中才會驚鴻一現。一絲絲的涼意落在我的臉上,下雨了在古墓中,居然詭異的下雨了?不好了,下雨了!少爺驚呼出聲,打雷過後就是下雨,似乎很符合自然定律,但這里是古墓,我絕對不相信這個真的下雨了?但不容否定,這是確確實實的雨水,而且一瞬間,我們發楞的同時,雨水已經傾盆而下。“不好,老許你看?”黃誌華驚恐的叫了起來。我忙著轉過頭去,剎那間就傻了眼,天啊剛才還沈寂如死的水潭,如今居然掀起滔天巨浪,渾濁的水奔騰咆哮著想岸邊沖了上來,那情節,竟然與我小時候的黃河泛濫驚人的相似我們得快走!這是我唯一的想法,待在這樣的水潭邊非常的危險,不——目前的位置,這已經不能算是水潭,簡直就是縮小版的黃河很疼咆哮著似乎想要吞噬一切。雨越下越大,轉眼間,我們的腳下已經積了老深的水,而水潭的水也在瞬間淹沒石階,向著我們湧了過來。我想了想,當機立斷,首先想著墓室的大門跑去——目前我們唯一的去路就是躲進墓室,另謀他計,否則,我們一定會被水淹死的。“許大哥,你的劍”丫頭跟隨在我背後,慌忙將我剛才丟失的青銅古劍遞了給我。謝謝!我隨口道謝,但轉眼之間,我的目光落在丫頭蒼白的臉上,頓時就如同被雷打了一樣,全身顫抖,動彈不得。旁邊的少爺拉了我一把,急切的問道:“你怎麼了,快走”“啊”我猛然回過神來,忍不住一個激靈——丫頭?難怪剛才我感覺星空圖背景上穿著金色長袍的少女摸樣非常眼熟,原來,原來她的模樣居然和丫頭非常的相似少爺首先跑到了墓室門口,東摸摸,西摸摸,對於這樣的千年古墓,想要打開墓室的大門,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墓室的室門口,剛才襲擊我們的兩只赑屃,仰著頭直直的站在,仿佛訴說著千年的沈寂,訴說著千年的某個故事。我們的頭頂上,依然是電閃雷鳴,腳下的水已經深及膝蓋,少爺大概也是急了,居然用力的拍著石門上的麒麟浮雕,大聲叫道:“里面有人嗎?避雨的,快開門”我不禁苦笑,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有心情開玩笑?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少爺倒也不是開玩笑,只是一著急,本能的就叫了出來。“軋軋軋軋”就在少爺吼完以後,原本緊緊閉著的墓室石門,居然發出一陣沈悶的回響,同時緩緩的向兩邊移開。“閃開!”我忙著拉著丫頭和少爺,快速的後退了五六步遠,天知道這樣的墓室在開啟的時候,有沒有機關什麼的?一切還是小心為上。墓室的石門緩緩的向著兩邊移開,奇怪的是——就在石門打開的同時,我們的頭頂上頓時一片死寂,雨停了,雷聲也消失了,就連不遠處的水潭,也恢複了原本的平靜——一切都如同是沒有發生過一樣,只是地面上積水老深,證實著剛才一切的存在?事實上很是懷疑,這些雨水與雷聲,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這是某種機器的話,只要在雨水中加一點毒藥,我們就絕對沒有活著出去的可能,實在沒有必要用滾滾的黃河水淹死我們。這麼簡單的事情,我會想到,那個設計機關的絕頂聰明人,豈會想不到?但是,我幾乎可以肯定,這些雨水中根本沒有毒藥,就是普通的水,只是在墓室中,如果剛才的一切不是幻覺,它又是什麼地方弄來這麼大的聲勢,這麼些水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一邊想著,一邊低頭看著淹沒到膝蓋的水,水很渾濁,宛如黃河水,滿是泥沙。黃河水?我心中一驚,莫非——這個機關的設置原理,就是借用黃河水?難道它就不怕淹了墓室主人的遺體?就在我胡思亂想的當兒,墓室的石門已經完全打開,少爺忙著向前走了幾步,就要探頭去看個究竟,但就在這個時候,石門前居然晃悠悠的晃出一個人影來。少爺毫無防備之心,差點就撞了上去,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黃誌華手快,迅速的拉住少爺退後了兩步,在手電筒與礦工燈的照耀下,我終於看得清楚,那是一張慘白的臉,甚至已經隱隱呈現出腐爛的趨勢,但這麼一張臉上,嘴角以一種詭異的角度裂開,仿佛是在笑,只不過,任何一個活人的笑容,都絕對沒有這麼猙獰恐怖。他的眼睛居然是睜著眼,從他鮮紅的眼目中,我甚至看到他在臨死前的無限恐怖。這是一具屍體!在古墓中見到一具屍體,實在是太過平常的事情,可是——這具屍體的身上,居然穿著一身現代人的衣服而且,讓人震驚的是,雖然他身上的衣服很臟,還濕漉漉的滴著水,也不知道是泡在水里的緣故,還是本身肉體腐爛的屍水,反正,我依舊可以看出來,這是一身警服,證明這個人生前是個警員。黃誌華呆呆地看著從墓室內走出來那個人,居然傻傻的問了一句——“你是誰?”很顯然的,他並沒有將這樣的人當成死屍。我見狀大驚,忙叫道:“快閃開,他不是人”不錯,即使他生前是人,可現在,他絕對已經不是人了。在手電筒的光芒下,我隱隱發現他的背後似乎有著什麼東西,該死的——似乎又是那玩意兒,三屍神中的下屍被啟動了。

    丫頭的臉色很不正常,目光落在對面的員警屍體上,嘴里吶吶的念叨著:“教授教授"

    我知道,教授的死一直是丫頭心里的傷痛,尤其是教授的屍體出現在廣川王陵中,更讓丫頭無法接受,如今見到類似的事情,再次勾起傷痛。

    我將丫頭摟在懷里,希望能夠安慰她,但不知為什麼,我的腦海中卻詭異的浮現出剛才星空後那穿著金色長袍的少女她的模樣,與丫頭是如此的相似,巧合,幻覺?還是靡靡中暗示著什麼?

    我們四個人,分別站在墓室門口的兩邊,讓出了地方,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員警的屍體,從里面一步步的走了出來,似乎似乎它在經過黃智華面前的時候,微微的遲疑了一下,但還是一無所知的,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我看著它經過我的身邊,他的背上,衣服已經全部腐爛,這是非常不和常理的,可是——事實就是如此,它前面的衣服完好無缺,可背上的一大塊地方,卻是全部腐爛,裸露在外的腐爛的肌肉上,爬著一張慘白的臉

    臉的四周,密密麻麻的長著無數的觸手,好像是泡糊了的粉絲,糾纏在一起,說不出的惡心。但——這張生長在背上的詭異的鬼臉,居然在沖著我們猙獰而笑,兩排漆黑的牙齒完全裸露出來。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樣的感覺,但我的心卻不由我控制,砰砰亂跳得厲害,而就在此時,員警的屍體背後的那張臉,猛然之間,無數的觸手向我伸了過來。

    它開始攻擊了?

    我只感覺手腳發軟,雖然已經見過一次這樣的變異,可是再次面對的時候,我還是惶恐無助,甚至忘了反抗。化蛇、赑屃都是上古神獸,它們雖然一樣可以威脅到我的小命,但畢竟它們只是怪物,而眼前的這個東西,卻是曾經我們的同類。

    如果如果我死在此地,也會變成如此嗎?

    甚至我還在心中詭異的想著,它還保留著前世的記憶嗎?

    “砰砰”兩顆子彈射在員警屍體的身上,但他的身體僅僅是搖了搖,無數的白色觸手,依然對著我抓了過來。

    我大叫一聲,閉上眼睛,本能的揮舞著青銅古劍,對著那些白色觸手狠狠的砍了下去。

    “快走!”我叫道,同時拼命的揮舞著手中的青銅古劍,而在這個時候,員警屍體已經轉過身來,冷冷地看著我我沒有眼花,他在笑,猙獰的笑

    青銅古劍的鋒利我是知道的,所以,員警屍體身上的很多白色觸手,都被我一劍砍斷,掉在水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