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鏡在梁灣的平面圖上,指引了一條路線。

  「我沒有走到那麼深過,但是按照我的經驗,這條路線應該是比較安全的路線。」

  「這種判斷總要有一些根據的。」梁灣道。

  「基於一些你在黑暗中不可能看到的痕跡。」黑眼鏡道:「我看到的世界的細節,和你們有很大的不同。而且,這條路上,有四個像這樣的房間,說明當時這條路線是人活動比較頻繁的,也是唯一可以休整的房間的路線,如果他們要採取一些封閉的保護性或者隔離性措施,也只能是在這條路上。」

  梁灣點頭默認,黑眼鏡指了指核心區域,「這個陵墓的外牆肯定已經被打開了,一路往下有應該會有各種繩索和簡易樓梯,順著樓梯走,不要另闢蹊徑,也不要觸碰任何東西。」

  梁灣點頭,「你怎麼知道黎簇在這個陵墓裡?這個古跡雖然不大,但是很深,你不知道確切的位置嗎?」

  黑眼鏡道:「跟著血跡走,他一定有嚴重的外傷。」

  說完,黑眼鏡從自己的包裡拿出一個噴霧劑:「這是石粉噴霧,這種植物非常討厭這種石頭。」

  「你對這種奇怪的植物有多瞭解?」

  「這是一種復合體,其實,我們遇到的不是植物。」黑眼鏡道:「不過,不可能有機會將樹幹剖開看裡面的東西,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這東西和一種甲蟲共生,自己無法消化獵物,甲蟲是致命的。」他從包裡掏出一支試管:「這是一種血清,打開之後可以驅除甲蟲,但是效果很輕微,血清接觸氧氣之後,會很快氧化,要謹慎使用。」

  梁灣看了看試管,裡面的液體非常非常少。她看了看黑眼鏡:「你體內應該就是那種蟲子吧。你自己不能使用血清嗎?」

  黑眼鏡道:「這支血清,不夠三個人的用量,我只能保證甲蟲不會爬到我身上,無法保護其他人,甚至顧及不了我的全身。」

  「但是你快死了。」梁灣道:「血清制劑,本身的作用應該是內用的,你可以用他來救你的命,這麼重要的東西,你為什麼只帶了一支?」

  「啊,原材料比較稀缺。」黑眼鏡道。「我答應過別人要把這件事情做到的,所以,這東西在你身上價值更大。」

  梁灣歎了口氣,一邊整理背包,一邊道:「你不怕我拿了這些東西直接跑掉嘛?」

  「那也是人之常情。」黑眼鏡靠到牆壁上,看了看自己的手:「你跑掉也是應該的。」

  梁灣從蘇萬的背包裡找到了一支空的注射器,從水壺裡抽水,稍微清洗了一下,一下打開了那支試管,將水注射進去。

  「已經是稀釋狀態了,注水只能是心理上好過一點,效果不會增加的。」黑眼鏡道。

  梁灣把裡面的血清吸入注射器,壓出空氣,抓過黑眼鏡的手,注射了進去。

  黑眼鏡錯愕了一下,血清已經注射完畢。梁灣的動作非常熟練,她把注射器收入背包裡。「這東西蘇萬用過,你希望他不要有淋病、梅毒、艾滋病吧,不過這些發作需要時間,總體你還是賺的。」

  黑眼鏡看了看自己的手,「這東西很珍貴的,沒有這種血清,你很可能回不來。」

  梁灣道:「我首先是個醫生,然後才是個迷茫自己命運和過去的女人。不像你們,從頭到尾都是賊像。我知道自己最應該做的是什麼。」她背上背包,亮了亮手電,數了數螢光棒,就推門出去:「起效之後自己處理傷口吧,我去幫你們收拾殘局。」

  黑眼鏡摘下眼鏡,「WOW」了一下,「沒一個聽話的。」

  他站了起來,脫掉了自己的上衣,血清立即開始起作用,皮下的蟲子,還沒有鑽入肌肉的已經開始破皮而出。他拿出打火機,拔出自己的黑刀,轉動刀柄,一半的刀柄拔出,是一把小刀。

  小刀也是黑色的,他用打火機消毒,但是體內四處傳來的劇痛讓他發起抖來。

  他跌跌撞撞的到蘇萬邊上,把他提起來,想把他按進洗澡的池子裡,卻看到蘇萬正看著他。

  「兔崽子,醒了不說話。」

  「你為什麼騙那個女的?」蘇萬就道:「鴨梨明明不在那兒,我們看到他掉下去的,你把她騙的繼續往裡走,你不內疚嗎,你們到底是什麼目的?」

  黑眼鏡倒在地上,就呵呵笑起來:「你以為這兒,就我們這些人在折騰嗎?」

  蘇萬辛苦的爬起來,「你什麼意思?」

  黑眼鏡指了指他的手錶:「過了多少時間了?」

  「一天多。」蘇萬道。

  黑眼鏡把小刀遞給他:「這裡會越來越熱鬧的。現在還只是開始。過來,快幫我把那些蟲子全部挖出來。」

  蘇萬接過刀,看了看黑眼鏡,就意識到對方要自己幹嘛:「怎麼挖?」

  「用手按刀,摸到硬塊就直接挖。」

  「蟲子這種東西,如果死在你體內,會被你的身體吸收的,不用管他,他們爬著爬著就死了。」蘇萬道。

  「你放心,絕對不會的,必須挖出來。」黑眼鏡道:「給我點根煙,速度快點。」

  梁灣在黑暗中開始往地圖上的路線前進,她覺得自己已經不是很害怕這個地方了,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黑瞎子唱著歌忽然出現,讓這個地方變成了一個荒誕的所在。

  事到如今,很多無法理解的事情,她也不願意去理解了,跟著知情人的想法走吧。如果自己能活下來,總能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背包很重,男人帶的東西總是沒有精細到這份上,她很快就覺得有些疲倦。

  這裡的管道非常乾淨,沒有黑色的瀝青,只有水泥,水泥上什麼都沒有,沒有標示,沒有破損的坑洞,也沒有裸露的電線。

  以往在這種地方,已經是陰森恐怖的,現在看來,這兒反而顯得很有安全感。

  燒沒有退,她頭暈得更厲害了,她找了一個角度蹲了下來,深呼吸想讓自己緩過來。

  以前加班的時候,她有辦法可以讓自己在上班時間內,感覺不到疲倦和發熱,現在她已經做不到了,畢竟不是小姑娘的時候了。

  道理上講,她也不希望那個黎簇死掉,這個小鬼還是很有意思的。

  但是她對於死亡和其他人的態度不同,畢竟她是醫生。

  安靜中,她聽到了一些奇怪的動靜。

  她抬頭,聽到自己要去的方向,傳來了一種熟悉的聲音。

  竟然是電話響。

  幻覺,她低下頭,繼續閉目養神。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