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之後,中年人把手中的藥品向黎簇甩過來,黎簇一把竟然接住了。

  他詫異了一下,瞬間,詫異的感覺就被壓抑了下去,費洛蒙到底是如何運作的,他可以參與到這些記憶的片段裡去嗎?

  張開手,看了看手中的藥瓶,從他身後伸過來一隻手,把藥瓶拿了過去。

  黎簇回頭一看,是黑眼鏡站在他身後,他向中年人道:「沒有這種藥片,你們無法進入到洞穴裡去,只能被困在這裡,太危險了,你們會逐漸被消耗乾淨的。」

  中年人道:「這瓶藥片不夠我們所有人用,留在這裡,是比那些蛇更加危險的因素,人永遠比環境的危險更加可怕。」

  「未免太偏激了。」

  「活到現在,看到現在。」中年人道:「這裡我們還能堅持一段時間,也許在絕望的環境下,還能想出辦法。旁枝末節的希望,反而是災難。你出去的路上,也許會用到這些藥片,我和吳邪說的這些話,比所有人的性命更重要。」

  「三爺,這裡最可怕的人心,是你吧!」黑瞎子道:「而且你和吳邪說的這些話,本身也沒有多少價值。」

  「如果他聽不懂這些話的含義,那麼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如果他明白了。我說的這些話已經夠了。」中年人道。「拜託了。」

  蛇應該是被提了起來,放進了一個封閉的容器裡,黎簇感覺到自己渾身很潮濕,似乎是被灌入了水。

  看不到任何的東西,一片漆黑,只能聽到一些穿戴裝備的聲音,「這把刀我也帶著吧。」

  「你和這把刀還算是有緣分,你從土裡帶出來,到了那麼厲害的一個人手裡,最終還是被你拿到了。」

  「我會還給他,客戶服務很重要。」黑瞎子說道。

  這是最後的一句話,一切陷入了安靜,不是寂靜,因為他還能聽到四周的動靜,黑瞎子身上裝備撞擊的聲音,水流聲,鳥叫聲。顯然他迅速的離開了這個中年人,走入了從林裡。

  黎簇渾渾噩噩的,他無法湧起好奇的念頭,只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他仔細的聽著外面的一切的動靜。

  他的注意力也無法分散到自己的處境上去,他能隱隱知道自己是在什麼狀況之下,但是任何的擔憂之類的情緒,都無法湧現,他只能把注意力投向四周。

  慢慢地,他開始理解了吳邪的痛苦和折磨,他能感覺到一種奇怪的時間感,一種外在和內在的煎熬。

  黑暗中,他感覺一切都在轉瞬之間,但是時時刻刻的,他又感覺自己,一天一天的在經歷。

  黑瞎子在沙漠中行走的每一天,毫無變化的黑暗,偶爾倒入竹筒的水,他就好像一個囚犯被禁閉在一個黑暗的牢籠裡。沒有任何人理會。

  無法知道在黑暗中,他被困了多少時間,再次見到光明的時候,他看到的是吳邪的面孔。

  吳邪顯然是在一種極度的悲痛之中,他似乎是不願意面對,忽然吳邪抓起了竹筒,就往牆壁上甩去。

  一團漆黑,一片混亂。

  又隔了很長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不僅沒有任何的聲音,連一絲周圍環境的震動都沒有。

  接著,四周亮了起來。

  黎簇看到了一個房間,這個房間非常侷促,說不出的感覺。還能聽到流水的聲音,似乎非常的潮濕。

  吳邪坐在一張床上,床上是已經發霉的被子,他就坐在吳邪的對面。

  吳邪的眼神已經變了,他和之前那一瞬間看到的,已經變成了兩個人,蓬亂的頭髮,沒有刮過的鬍子。他不知道剛才的黑暗實際持續了多久,但是這段時間,對於他來說應該有一段天翻地覆的變化。

  四周有一些方便面和零食的廢棄的袋子,很多酒瓶堆在地上。當然還有成堆的煙頭。

  「我已經不怕你了哦。」吳邪似乎在逗弄那條蛇,「你一定已經開始害怕我了吧?」

  黎簇想了想才確定吳邪確實不是在和自己說話。

  「真的很神奇。」吳邪說道:「小哥的血的那種效果,原來來自於你們。」說著他叼上一支煙,點上,靠到了後面的水泥上。

  「老實點,別動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你傳達。」說著他的眼神的聚焦點發生了變化。聚焦點往上,他頂住了黎簇的眼睛。

  「Hi,陌生人。」吳邪對著黎簇說道:「我還不知道你是誰,你現在一定非常憎恨我。但是我想說的是,你已經被我拉上了賊船,為了你自己,你只有聽我耐心的說下去。」

  黎簇看著吳邪,忽然有點意識到事情接下來是如何的發展了。

  「首先第一點,忘記你之前經歷的一切事情,那些都沒有任何的意義。」吳邪道:「你之所以能夠看到我在這裡和你說這些事情,是因為有人非常好奇這些信息,但是他們沒有像你我這樣的天賦。或者說,殘疾。」

  吳邪吐了口煙,看得出已經精疲力盡,但是他的眼神是冰冷的:「有你我這樣天賦的人,其實不難找,但是,能夠瞭解這條蛇的人,少之又少。他們會非常珍惜你的天賦。因為你將幫助他們,解析出很多已經斷代遺失的信息,這本來是我的工作。可惜的是,這也將是你噩夢的開始。」

  「你將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這幾個世紀以來,能夠真正介入到他們核心的外來人,是不存在的。唯一一個有機會的人,是我。可惜,我家族裡的人做的所有的準備,都被假象迷惑了,他們去攻擊了一個『蜜罐』,是我們真正的敵人創造出來的影子。我從出生開始,就已經不被信任,失去了靠近的機會,等待我的命運非常可悲,只要有人能夠替代我的存在,我便會被無情的抹掉。」

  吳邪咳嗽了幾聲,顯然煙已經傷害了他的呼吸系統,他緩了緩,繼續抽煙道:「但是,你將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你將會在不見天日的牢中度過你的下半生,終日和蛇類為伍。沒有任何的轉機,沒有人會知道你會被關在哪裡。沒有任何人會知道你的結局是怎麼樣。在你看到我在這裡的瞬間之前,你是完全清白的,沒有沾染到我的任何陰謀計劃,他們會絕對信任你的乾淨。」

  「現在,你還有半個小時就會醒來,在你醒來之前,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醒來之後,把你在這裡獲取的所有信息,全部告訴你身邊的那些人。第二個選擇是,耐心的聽我講一個計劃,唯有這個計劃,才能讓你擺脫你身邊的那些人,重新獲取你下半生的自由。」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