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時間解釋,小滿哥已經瘋了一樣衝到了那棵樹下,用龐大的身體撞擊樹幹,對著樹上的東西狂吼狂叫。

  老鄉嚇得要死,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就問我們怎麼辦?就在這一瞬間,那黑影忽然就從樹上消失了。接著四周的樹冠上,到處開始傳來樹葉窸窣的聲音。

  我拔出大白狗腿,下了騾子就準備迎戰,小滿哥也在狂吠,不停地聽著樹冠上的動靜尋找那東西的方位。

  「黑飛子是什麼東西?」我深吸一口氣揮刀做防禦狀態就問車總,在我的概念裡,從來沒有聽過這三個字。

  沒想到,車總的恐懼已經到了極限,他忽然轉身驅動騾子,就往村裡狂逃而去。

  他逃的非常快,老鄉都驚呆了,我一看不妙,遇到蠪侄的時候,車總都沒有這種窩囊廢的反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我一下也慌了。

  所以說戰場上面,士氣很重要,兵敗如山倒。是有道理的。

  我只能跟著,回身就往後狂奔,把老鄉遠遠甩在了後頭,好在離村子不遠,來到了村子裡面,看到車總翻身下騾子,仍舊恐懼的看著四周,似乎在怕那個影子忽然冒出來一樣。

  我心說有必要那麼恐慌嗎?衝到他身邊,他就道:「黑飛子不是東西,是人,你爺爺肯定和你講過。」剛說完,就聽到一邊瓦房的屋頂上,瓦片格稜格稜直響。小滿哥直衝回我們身邊,對著房頂直呲牙。

  車總嚇倒在地上,對我道:「快進屋!快進屋!」

  這深更半夜的,所有人都睡了,山裡人家晚上都閉門,怕有野獸闖進來,這進屋難度太大。

  我剛想反駁。忽然一個黑影在車總身後一晃。車總瞬間被黑影裹住,摔進了一邊的灌木,小滿哥也沒反應過來,四周轉頭去找,發現灌木中什麼都沒有。

  我衝過去,冷汗都下來了,我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一定是一個人。

  這個時候,我終於意識到,黑飛子我確實是聽說過的,但是我爺爺和我說的時候,用的長沙話,所以我們一般將其稱呼為巖老鼠飛子。其實就是蝙蝠,這裡指的不是真的蝙蝠,而是指這個東西就像蝙蝠一樣。

  這是我爺爺由很久之前發現的奇怪的蹤跡推測出來的。在他們還小的那個年代,下地走的長的土夫子,很多時候總會覺得,無論自己走到哪裡,總有東西跟著自己,這在老一輩的土夫子裡形成了一種說法。說,事實上盜墓的人都是被老天監視著的,監視他們的東西,是一個類似於人影的黑色的東西,所以叫做黑飛子或者巖老鼠飛子。偶爾有人還真的能看到那影子,都是轉瞬即逝,十分邪門。我爺爺因為是靠狗去淘沙子的,狗的嗅覺和聽覺都比人要靈敏,所以他是第一個感覺到這東西真是存在,並且發現痕跡的人。不過我爺爺沒有和我說過,那東西其實是人。

  一邊小滿哥終於發現了線索,開始朝著一邊的竹林狂奔而去。我條件反射的跟在後面,一路衝進竹林,月光全部被遮住,裡面一片漆黑,就看到兩隻狗眼像狼一樣在迅速前進。

  我再追兩步,就開始撞上碗口粗細的大竹子,撞得七葷八素,只能靠用手摸著前進,很快就被狗拉下了。

  我停下來喘大氣,心說是得好好和這狗培養培養感情,這種態度真幫不上我什麼忙。

  剛一轉身,立即就看到一個倒掛的黑影在我臉不到三四米的地方,趴在竹子上。

  我嚇得屁滾尿流,摔翻在地,就看到那黑影子以人類無法做到的姿勢,緩緩從竹子上爬到了地上,他來到了一塊有月光照到的區域,我看到了一張嚴重燒傷的人類的面孔,和破損的衣服。

  是豹薩。他還沒有死。

  這簡直是奇跡了,當時的情況我覺的絕對不可能有人可以活下來,他的上半身幾乎是爛的,皮開肉綻,頸部還有車少咬的傷口。

  「有話好好說。」我看到是人,就算這個人再可怕,也可以啟動談判程序,這個世道,沒有什麼是不好談的嘛。

  豹薩沒有回答我,而是慢慢地朝我爬過來,行為舉止非常的詭異,那動作,簡直就像一條蛇。我橫過刀,瞬間他就朝我撲了過來,迎著刀口,我的刃口切進了他的嘴巴裡,他絲毫不以畏懼,把我死死壓在地上。接著整個身子以人類不可能形成的柔軟度開始盤繞住我的軀幹,瞬間我發現自己竟然被八爪魚一樣死死的困住了。

  我用力一推刀,刀把他嘴巴兩邊都拉開了,此時就看到他的眼神竟然是渾濁的。

  他已經死了,這是一具屍體。

  接著我就看到他被車少咬破的喉嚨口裡,竟然有鱗片閃動。

  我抽回刀,人頭就耷拉了下來,對著車少咬出的傷口狂砍,這下有了反應。一刀下去血就噴了出來。我抓出掛在脖子裡的哨子,吊起來狂吹。同時用刀插入豹薩的腰部,用力一拉,就看到無數的黑毛蛇從傷口滾了出來。我不停地揮動砍刀,在極其不方便的姿態下,把這些蛇一條條一條砍死。

  同時,從豹薩的嘴巴裡,一條蛇蛇頭鑽了出來,開始往我嘴裡伸來,就像一條粗大的黑色長毛舌頭一樣。

  我把臉轉過去,立即閉嘴,但是瞬間整具屍體糊到我臉上,我鼻子裡全是黏液,無法呼吸,條件反射我剛一張嘴巴,它瞬間鑽入了我的喉嚨裡。

  那種感覺,和做胃鏡還不一樣,那蛇身上全是黑毛,發出一股身體和內臟慣有的惡臭,令人作嘔,巨大的身體直直的鑽進我的喉嚨,往食道裡狂扭。

  我立即產生劇烈的嘔吐反應,但是那東西卡死了所有的空隙,我胃裡所有的穢物嗆入了呼吸道,胃酸倒流進我的肺裡,我那一瞬間頭皮發麻,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了。唯一的反應是反手刀回來,也不管是不是會傷到自己了,對準自己的臉就是一刀。

  鮮血亂噴,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的還是蛇的,一聲狗吠傳來,小滿哥終於發現我了。我感覺到自己喉嚨裡的東西被強行抽了出來。

  那感覺太恐怖了,順著那東西出來,我的嘔吐物也噴了出來,我拚命的咳嗽,看到小滿哥咬著蛇的七寸用力甩動。然後把蛇甩到一邊。上來咬住盤繞著我的屍體,開始用力撕咬。屍體內部的蛇一條一條全部竄了出來,盤繞到小滿哥的身上,毫不猶豫的一口一口咬下去。小滿哥一下吃驚翻身咬住自己身上的蛇用力咬斷甩飛。接著,就看到老鄉帶著村民,拿著鏟子鐮刀出現了,大手電照到我,無數兵器劈頭蓋腦的打過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