瀨戶天籟的名言
無法對愛情忠貞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6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王清正迫不及待地拆開了木箱,其中一箱是個人裝備,另外一箱是武器彈藥。王浦元為我們配備的是越戰時期美軍步兵專用的裝備,包括熱帶野戰服、業林靴、M17A1防毒面、具包,等等,不過老頭把M1956型軍兵裝備換成了輕型單兵多用途裝備,簡稱LC1,這一套背包裡包括了L型塑料手電、土工器具、水壺、M9刺刀和輕武器彈藥袋。這套LC1比越戰時候的M1956更加輕便,減輕了我們的負重。看來老頭這次是下了血本,要讓我們在硬件配備上遠遠地超出對手。我和胖子脫下軍裝多年,想不到再回首往事,穿的卻是美國大兵的裝備,這都不打緊,最重要的是,我們把衣服套上身之後才發現,每個人的袖章上都繡著一個大大的」王」字。王浦元這個老東西,到最後都不忘提醒我們誰才是這次行動的出資人。真是奸商本質想改都改不了。

  裝備一新之後,我們告別了提他瑪村的印第安土著,向著眼前遼闊的亞馬孫叢林深入,小卡迪隆一直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不住地向我們揮手,我們都明白,這個孩子已經把全部的希望托付在了我們這群異鄉人身上,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肩上的行李一下子重了許多。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胖子他們三個人坐在草棚裡胡侃,胖子高舉著工兵鏟,得意地道:「等找著印加人的和尚廟,咱們把裡面的金子分一分,用拖拉機給運出來,這些都是勞動人民創造的勝利果實,不能白白留在地底下給那些個萬惡的統治者陪葬。到時候秘魯人民一份,中國人民一份,你們美國公民就算了,也不缺這點兒小錢花……」

  小王八不同意,他說:「憑什麼美國人就不缺錢花,我既是華裔又有美國護照,我怎麼覺得我應該拿雙份。」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牧民的孩子大多是在馬背上長大的,別看小卷毛當時才九歲,馬術已經相當精湛。我們策馬揚鞭一路飛馳,翻山越嶺,周圍的景色起起伏伏,穿過沼澤地的時候,馬的姿態時而上仰、時而下衝,著實讓我捏了把冷汗。離聖泉不遠的地方,馬已經不能通過了,前面橫七豎八長著奇怪的枝幹,說來也奇怪,穿過怪樹林臨近聖泉處,樹木挺拔,中間閃出一條路,豁然開朗,卻並非人工鋪設。

  我們把馬放出去吃草,然後徒步前往,走了兩個多鐘頭,聖泉是一處直徑大概半米左右的泉眼,水極其清澈,最有意思的就是,當你發出聲音的時候,泉眼裡的水會打出浪花,晶瑩剔透。隨著聲音頻率的增加,水花也會加快或減慢,很是神奇。在當地人的眼中此處泉眼是神聖的,周圍的樹上也掛滿了人們許願的小牌牌。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秦四眼看了一眼手指粗細的繩結,苦笑道:「老胡,咱們又不是刨地的鼴鼠,到時候繩子沒咬斷,人倒要叫他們射成馬蜂窩。」

  胖子磨了磨口中的大白牙安慰他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只要敢做一切皆有可能。來,張嘴讓哥哥看看牙口怎麼樣。」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初入亞馬孫流域土著村落,我們幾個人被當地的武裝土著圍了個水洩不通,禿瓢說土著的毒箭十分厲害,可謂見血封喉。連叢林裡最凶悍的美洲豹都抵擋不住這種土著用當地植物萃取的毒素。

  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們一看根本不可能從這些土著手底下逃脫,立刻舉起雙手表示我們並沒有攻擊性,而是懷著友好的態度前來求宿。小王八和秦四眼輪流用西班牙語跟他們溝通,結果那些土著一個個面無表情,胖子想上前解釋,被一根毒箭刺中了衣服邊,再也不敢亂動。我催促禿瓢說:「劉大哥,你不是會說他們的方言嗎?快點兒跟他們交流一下,總這麼舉著也不是個事。」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俗話說得好,強龍難壓地頭蛇,何況人家還是蛇鼠一窩,我們留下來硬拚那就是自尋死路。強出頭的事,偶爾干一干可以,但不適合作為主要事業長期奮鬥。我們一出小酒館,先是給外面的夕陽晃了一下眼,緊接著身後居然出來了幾聲槍響,我一看不妙,這群傢伙動真格的,更是不敢遲疑,恨不得連手都用上,沒了命地逃。古城的道路十分崎嶇狹窄,我們逆著人群一路狂奔,又不熟悉當地交通,被那群人追得上躥下跳跟洞裡的耗子沒什麼兩樣。

  跑到一處石頭台階的時候,一個人頭忽然從旁邊的小矮屋子裡冒了出來,我一看,光亮亮的一顆大禿頭,可不是之前去找老嚮導的禿瓢嘛。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胖子還是不肯放下童年的執著,他說:」我們五個人,其實還是可以擠一擠的。」

  小王八說:「你說的那是屁話,連駕駛員帶乘客一共只能坐四個,擠一擠?你這個死胖子一個就頂倆。怎麼擠,在下面給你掛一個運輸帶行不行?」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投影反射在牆面上的地圖上有一層塑料紙標注的地理坐標,還有精確的地形比對。王浦元和他旗下的學者研究了四十多年,最終確定了霸王印所在的位置是一座16世紀後印加時代的太陽神廟,這座神廟被人們遺忘在無盡的熱帶雨林中已經長達數個世紀,雖然他多次派出過探險隊,自己也曾經試圖前往,但因為缺少關鍵的經緯坐標和路標指示,不但屢次無功而返,損失也是相當巨大的。

  王浦元指著地圖上一塊用太陽神頭像標注的地方對我說:「胡八一,如果這些黑衣人背後的大東家真的是司馬小賊,那麼現在,這夥人應該已經踏上了尋找霸王印的旅程。你那個相好的洋博士若是沒有死,勢必會追蹤他們一路前往。我王浦元斷不會眼睜睜地瞧著師門寶物白白落入他人之手,至於你想不想要加入,那全憑個人的意願老夫絕不勉強。只是我桑師弟的那枚戒指,還希望你能賣個人情乖乖地交出來,不要延誤了時機。」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浦元似笑非笑道:「這就是讀書人的好處,一點就通。不像有些兵犢子出身的人,呵呵,做了幾年摸金校尉就當自己是考古界的專家了。哈哈哈,殊不知自己那點兒專業知識簡直是貽笑大方。」

  我被他們搞得一腦門子霧水,只好問秦四眼」石錨」是個什麼東西,跟我們說的龜骨有何聯繫。他推了一下眼鏡:「你在國內,消息閉塞可以理解。八十年代初期在加州海岸線上曾經撈上來一隻』石錨』,從製作工藝上推斷是中國古代航海專用的錨。經過碳十四的鑒定,這支錨大概有二千多年的歷史,這說明,早在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之前,中國人早就到達了這裡。」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說:「我只站在人民隊伍中間,做事憑良心,做人講道義。」黑頭盔沒太明白這幾句中文的意思,只知道我是在幫他,忍著劇痛說:「胡,我一直誤會你了。我沒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心說廢話,你要是連一拳都挨不過去,那還當個屁的警察,早該回家給孩子換尿布去了。老子站出來幫你說話,是怕他們乘機下黑手把你給廢了。做個樣子給他們看看,讓他們知道你在這裡不是孤立無援。這個傻帽兒警察一點兒也不懂中國人之間的人情世故,我也懶得跟他解釋,只能衝他友好地笑了笑。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幾個人正在辦公室裡分析一個巨大的謎題,王家少爺忽然壓著繳械投降的黑頭盔走了進來,他耀武揚威道:「這個洋鬼子真是狡猾,他讓手下的人馬後撤,然後自己想乘機從後門翻進來,還好被我逮住了。」王浦元抄起茶壺砸了上去:「你這個飯桶,他現在照樣進來了,你抓沒抓住他不都是一個樣!」

  王大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被他爺爺一吼,之前的威風都沒了,一個人蹲在角落裡抽起了悶煙。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鬆開一直扣在秦四眼肩膀上的手,向他道了個歉。也不去思考禿瓢的那番話是什麼意思。那一刻我甚至生出一種從未有過的無助感。到了王浦元的辦公室,裡面已經坐了一個打著繃帶的男人。他看見我進來朝我笑了笑,我實在想不起有這麼一個人,就直接問王浦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廣場上對峙的人馬對我說:「你肯來找我,算你的造化。我也是剛剛從這位兄弟嘴裡知道了一些事情。」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不顧小金毛等人的阻攔,執意要去問個明白。還沒到店子門口,已經看見兩個穿著警服的美國人站在招牌底下全神戒備。我招呼胖子躲進一邊的雜貨店裡,商量對策看怎麼混進去,身後忽然傳來一個女人的尖叫,胖子問我她在說什麼,怎麼看見咱們比見了毛主席還激動。那兩個警察忽然拔槍向我們衝了過來,我趕緊拉上胖子:「人家喊的是救命。快跑,我聽說美國警察不講理,逮著人就開槍。」

  胖子說:「不至於吧,那還有沒有王法了。」剛說完,」砰砰」兩聲槍響,美國警察舉著槍在我們身後一陣狂喊,大致意思是讓我們舉手投降優待俘虜之類的。我們藏在一輛停靠在路邊的汽車旁,周圍的不少行人都抱著腦袋趴在地上不敢動彈。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重重地哼了一聲:「怎麼,我還要你來教我做事?你們這群自以為是的年輕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桑老鬼有你這樣的傳人,算他倒霉。」說完又吩咐手下帶我和胖子去山上的別院等他。

  王浦元的別院就在農場後面的山上,我們被四個大漢押著,爬了一個多鐘頭的山路,來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中國式建築門口。我問禿瓢老頭自己怎麼上來。他指著天空說:「纜車,直通的。」我抬頭一看,果真有一條電纜掛在空中。胖子問我:「這老頭幹嗎把宅子建在山裡,難道這裡是一塊風水寶地?」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顯然是王家人在執行家法,只是不知道那兩個黑衣人犯了什麼規矩,才會遭受這樣的待遇。更不明白,王浦元把我們抓來是為了什麼。

  」胡八一,」王浦元喝了一口茶,然後一字一頓地念起我的名字,」你認識這兩個人嗎?」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光火石間,我想起了在上海機場遇到的那群黑衣人,他們舉止神秘,隨身攜帶了洛陽鏟的製作圖紙。聽大金牙說,他們當時急著要趕飛機,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耽誤時間。我急忙問Shirley楊:「博物館一般怎麼處理剛到的藏品?」

  她不知道我此刻為什麼要提出一個毫不相干的問題,但還是耐著性子給我解釋起來:「一般先統一存放在臨時倉庫,就是目前我們看到的這間,然後由專人負責整理分類計入檔案,再送到對應的研究所進行分析標注,所有的研究工作結束之後,博物館決定是當做展品展出還是收入庫房裡妥善保管。」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印加文明、瑪雅文明與阿茲科特文明並稱南美洲三大文明,整個印加帝國歷經了7個世紀,十四位君主,鼎盛時期的印加帝國,疆域廣闊,人口一度達到1200萬。印加人甚至在平均海拔高度四千米以上的安第斯山脈上建造了聞名世界的印加道路網。就是這樣一個人類文明史上的奇葩,卻在公元十六世紀,毀於西班牙殖民者的鐵蹄之下。

  關於印加帝國最著名的傳說要數黃金屋和青春泉。前者有歷史學家記錄的相關文獻為證,1531年1月西班牙殖民者弗朗西斯科‧皮薩羅率領著裝備著火槍大炮的騎兵隊伏擊了當時的印加王阿塔瓦爾帕。為了保住性命,印加王對皮薩羅說,如果釋放他,他就用黃金堆滿囚禁自己的房間。根據考古學家後來研究表明,那間關押阿塔瓦爾帕的贖金屋有3米高,6米寬,7米長。為了贖出自己的國王,印加人用了三個月的時間,籌集了舉國上下13265磅黃金來堆砌那間空屋。可惜後來殖民者背信棄義,殺死了阿塔瓦爾帕,這位印加王臨死的時候對著太陽神印提許下了毒咒,要讓所有碰觸過贖金的殖民者不得好死。可惜,神明似乎沒有聽見他的詛咒。1533年11月侵略者的魔掌伸到了印加帝國古老的首都庫斯科城,人類古老的文明遭到了最野蠻最無情的方式的摧毀,從此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之中。而關於青春泉的傳說則更為神秘莫測。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拍攝這張照片的時候,歐文教授還是一個半大的小伙子。當時正值」二戰」時期,他跟隨導師格林先生一起進入美洲印第安文明的起源地的的喀喀湖,尋找古代文明的遺跡。船隊遇到了風暴,考古隊損失慘重,正是莉莉婭公主的族人發現了他們,並給予了他們無私的幫助。後來考古隊在島上發現了蒂瓦納科遺址,出土了大量的珍貴文物。格林老師也與莉莉婭公主產生了純真愛情,結成了夫妻。好景不長,島上的部落間發生暴亂,最後格林老師夫婦帶著小歐文死裡逃生。回到美國之後歐文教授與格林夫婦失去了聯繫,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停止打聽他們的消息。兩個月前,一群登山隊員在安第斯山脈的大型冰藏區附近發現了一對手腳相纏的人類遺骸。事後證實,那對在雪山上封印了二十餘年的』冰人夫妻』正是失蹤多年的格林夫婦。而照片上的那個面具就是當年莉莉婭公主從島上帶出來的唯一的隨身物品。歐文教授感慨道:「事隔五十年。沒想到面具剛送進博物館,我還沒來及再看它一眼,就被人偷走了。」

  我一邊聽歐文教授回憶往事,一邊計算了一下前後的時間跨度。發現教授口中的格林夫婦失蹤的時間,與他們出現在中國的時間是吻合的。按趙蛤蟆的回憶,那對老外把房子轉送給趙家姨奶奶之後,就神秘地消失了。那麼,他們當初為什麼要來中國,他們的遺骸又是如何在距離南京幾萬公里的安第斯山脈被發現的呢?更重要的是,照片上的嬰兒到哪裡去了?格林夫婦離開中國的時候,難道沒有帶上自己的親生骨肉?想到這裡,我的心忽然揪了一下,老宅地下室裡那些裝在玻璃罐中的嬰兒屍體,又一次浮現在眼前。我的直覺告訴我,這裡發生的一切必然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可是格林夫婦已經死了,再也無法解答我的疑問。倒是那些偷面具的人,他們也許掌握了一些我們尚未瞭解的真相也不一定。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頭盔一見我倆,臉上的笑意立刻散得無影無蹤。胖子見了他更是嗤之以鼻,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唱起了抗美援朝救國曲。我問美國妞,Shirley楊怎麼還沒出來,她說Shirley小姐和歐文教授正在作重要的研究,可能要晚一點兒才能見我們。黑頭盔拿著一打厚厚的資料,坐在角落裡看,好像我和胖子完全不存在一樣。我估計他手裡拿的是這次失竊案的報告,幾次想和他打招呼,都被他用資料本給擋住了。我心說這個老外也太小氣了,索性放棄了溝通的念頭,跑到角落裡去數起了芭蕉葉。

  這一等,我幾乎把整棵芭蕉上的葉子都數了個遍,Shirley楊和那位神神叨叨的歐文教授才大步流星地走進了會議室。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時,院子裡忽然響起了打鬥聲,我們開門一看,只見幾個店裡的夥計被人摔在地上,傷得不輕。一個叼著雪茄煙的年輕人從外面走了進來,身後跟了一溜的打手跟班。他掃了我們一眼,用一股王八家特有的痞子氣問道:「我爺爺人呢?」

  秦四眼眉頭一皺,拉開領帶走上前去:「王大少,這裡是』一源齋』的地方,請回。」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