瀨戶天籟的名言
無法對愛情忠貞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你說的事是好事。可我聽著,怎麼像是在給下斗的事鋪路呢?我們什麼時候說要下撫仙湖了?再者說,就算真要下,哪來的船隻,哪來的呼吸器。我們是來找人的,不是摸金。除非白眼翁說他家在湖底下,否則,這個撫仙湖跟咱半張糧票的關係都沒有。」

  胖子反駁道:「來都來了,不下一趟你放心啊!」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沿著陡坡下山,翻過這片林子就是。」我指著地圖上的圓圈,很肯定地畫定了目的地的位置。蔣書記驚歎說老獵戶就是老獵戶,他在月苗寨當了小半輩子書記,只知道有撫仙湖這麼個地方,離月苗寨大概有半日的路程。怎麼也沒想到,我們按老木頭所指的捷徑,只花了兩個鐘頭就趕到了目的地。此時是下午三四點鐘,日頭正濃,遠處不斷地有閃閃的波光,透過樹林間的縫隙反射過來。

  我想起阿鐵叔和香菱,他們從大路追趕楊二皮,眼下說不定也正在撫仙湖地區,只是撫仙湖面積太大,冠中國深水型淡水湖之首,容積量達到數百億立方米,想在這裡碰面實屬不易。這樣一想我不禁犯愁,撫仙湖面積如此之巨大,我們上哪兒去找白眼翁。他要是萬一住在湖中央的孤島上,我們連涉水的筏子都沒有,又該怎麼辦。蔣書記並不知道我在心煩什麼,他見我皺眉,以為是旅途疲倦,索性打開了話匣子開始向我們介紹撫仙湖的由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完他們的描述我大致瞭解了昨夜的情況,土司大動干戈要抓他們,肯定不只因為自己的兒子挨了揍那麼簡單。我問蔣書記當年瘋狗村可有倖存下來的人。他回憶了一番說:「我到江城的時候,這事已經過去好一段日子了,從坊間傳聞來看,一個都沒有逃出來,全都消失不見了。」

  我說:「看來這個白眼翁是瘋狗村裡唯一的倖存者,殺狼土司並不想別人知道他的存在。照理說,瘋狗村月苗寨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兩碼事。他為什麼要掩飾白眼翁的存在,居然還為此大動干戈,對一個政府工作人員下手?我看土司與白眼翁,甚至是瘋狗村之間一定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聯繫。」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回頭一看,正是許久不見的Shirley楊,她穿著一身衝鋒衣,頭髮高高地揪在後腦勺上,手裡握著一柄手槍。

  「我一聽見槍聲就趕回來了,聲音那麼密嚇死我了。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的?」她光顧著跟我說話,一時間沒有注意到旁邊的蔣書記。後者咳嗽了好幾聲,這才吸引了Shirley楊的注意。她一看見蔣書記心中就明白了七八成,知道我和四眼在月苗寨受了困,剛和書記逃了出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yamaha 100系列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別提了,一提我就上火。」胖子朝我擺手,「那群蠻夷野苗真不是個東西,漫山遍野地放槍,我跟楊參謀被追了一夜,這才想起了一個深入敵腹的巧法子。他們做夢也想不到我們會繞回來。你媳婦勘察地形去了,回來準備第八次反圍剿。」

  「別圍剿不圍剿了,後面的追上來了!」蔣書記蹲在洞口,一臉便秘的痛楚,「你們聽聽,有聲音。民兵隊追上來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現在怎麼辦?」四眼將他懷中的背包拉了一道口,「我剛才出來的時候,順了點手雷,要不······」

  「打住哎,兄弟。手雷?」我把他那包搶過來一看,滿滿一包手雷,少說也有十來枚。我倒吸了一口涼氣,真是人不可貌相,別看四眼平時裡斯文,有時候做起事來,比我們虎多了。「這個計劃不行,這一響轟下去,全世界都知道我們在哪兒。跟沖正門、奪高地沒什麼區別。他們去老木頭家也只是例行搜查,我們這裡動靜太大,反而會害了他。你們兩個都過來,咱們一起拉,這東西少說也有二三十年的光景了,再結實也禁不住我們大男人一塊兒發力。」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爺,」查木一直在邊上聽我們說話,這會兒突然插嘴道,「人家自己定下來的事,您就別跟著操心了。讓他們去吧,大不了我給他們帶路,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唄!」

  老木頭伸手狠狠地拍了查木一腦袋瓜子:「驢犢子,在外面野了幾年,倒學會跟爺爺叫板。你們這些後生仔,一個比一個渾,都不愛聽老人家的教訓。到頭來吃了虧,還不是只有我這個當爺爺的心疼。他們幾個愛去不去,我管不著。至於你,想都別想。」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