瀨戶天籟的名言
無法對愛情忠貞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胖子一臉不快道:「這龍椅本就是我的,我為什麼不能走快點去坐?」聽了胖子這話我如同受了一大重擊一樣,心慢慢地沉了下去。胖子見我面色不善,狐疑道:「老胡,你該不會是要跟我搶這龍椅吧?」

  既然胖子這樣問,那我也不抱什麼希望了,沉聲道:「王凱旋,這龍椅是我的,你要是跟我搶,那我也沒什麼可說的了,只能各憑本事。我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hirley楊反應迅速,快速地躲到了龍椅後面,三支鋼箭貼著她的胳膊射了個空。見一擊未中,我心裡暗暗罵了一句。趁她沒露頭,我趕緊前進挪到了一個大柱子後面躲了起來。我們之間的距離縮短了,鋼弩的射擊力度就會更強。我心裡默算著Shirley楊手中的子彈數量,應該沒剩多少了。剛才經過與黑煞的一番搏鬥,她本來存余的彈藥就已經只剩下兩匣了,剛才又與我和胖子進行了一陣交鋒,估計頂多就剩下一匣。只要耗到她沒子彈了就好說了,憑我和胖子手中的武器,拿下她簡直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我裝好鋼箭,深深吸了一口氣。剛才我觀察到這龍椅雖然雕刻精美,但上面飛龍騰飛的雕刻上留有很大的空隙,足夠一支鋼箭穿過。如果我瞄準空隙射出一箭,Shirley楊一定會趁我出來放箭的工夫現身打我,這時胖子就可以一槍幹掉她。就是我要冒的風險大了點,沒準兒還沒等胖子把她幹掉,她先把我幹掉了。但是沒有風險哪來的成功,我他媽寧可中槍也不能讓她把龍椅寶座搶了去。想到這裡我狠了狠心,猛地閃身向龍椅放箭,果然,鋼箭順利地穿過龍椅的空隙射了過去,Shirley楊立刻從龍椅後現身瞄準了我。我大喊一聲:「胖子!」喊完立刻就地一滾。胖子應聲迅速舉槍射擊,只聽「啊」的一聲,Shirley楊捂著左臂痛苦地靠在了龍椅上。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胖子點頭道:「嗯,有道理。也就是說這太和殿現在是明朝的太和殿?可是這太和殿不是應該在北京嗎,怎麼跑這兒來了。」

  我也正在納悶兒這個問題,這太和殿怎麼會憑空出現在陳家大墓裡。不對!我一把抓住正在四處巡看的胖子:「小胖,這太和殿少說也得七八米高,佔地面積十幾畝吧,怎麼會出現在陳家大墓裡?這墓室一共也就三米高十米寬啊!」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hirley楊不理我的胡說八道,自言自語道:「我原本以為這壁畫的顏料可能有迷惑人的作用,讓人產生幻覺,以為壁畫變化了,所以剛才狠狠掐了你一下,想讓你從幻覺中擺脫出來,確認一下究竟畫是不是真的變化了。看來這畫的變化並不是我們產生了幻覺,而是真的變化了。」

  我哭笑不得:「我說楊參,你學精了啊,你們美國人樸素誠實的品質哪兒去了。你怎麼不掐自己一把啊,自己觀察自己得結論,結果多令人信服啊!你可倒好,挑著我腰上最嫩的一塊肉,狠狠一把掐下去了,真是掐的不是自己的肉,下手一點兒不手軟。現在絕對紫了。這腰上的神經最多了,你這要是給我掐了個半身不遂高位截癱什麼的,你可得對我下半身……啊不是,是下半生負責。」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了半天也不知道這黃色黏液究竟是什麼東西,Shirley楊看樣子也全無頭緒。我看了看前方黑黢黢的甬道,手向前一揮道:「調整隊伍,繼續出發。」說著繼續向前走去。Shirley楊跟在我身後,胖子最後。

  我們一行三人繼續向前走去,小心翼翼地不去碰牆壁上滲出的黃色液體,走了五六分鐘,終於走到了甬道的盡頭。盡頭處是一間大理石空屋,看起來與前一間擺放九具棺槨的屋子一樣,只不過這間屋子是空的。房間的另一頭並不是大理石的牆壁,而是在離地一米處變成了白色牆壁,像是在牆上鋪了一幅畫,覆蓋了滿牆。房間的兩側各有一條一米寬的溝渠。胖子見這屋子裡沒有棺槨,對我說道:「老胡,這他媽陳家大墓怎麼不按照規矩建造呢。哪有墓裡不擺放棺材的道理,這他媽上哪兒摸明器去啊!」我也有些奇怪,這陳家大墓確實沒按照規格建造,先是在外面建了個屋子養了九具極陰黑煞,現在又一間空屋子沒有棺槨。看來這陳家大墓實在是不能用基本盜斗知識推測。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胖子一溜小跑到門邊,小心翼翼地把腳放到門上,回頭看我,我點了點頭,胖子猛地一使勁,門嘎吱一聲,緩緩打開了,而且是勻速的,看起來不像是胖子踹開的,而是有機關操縱著打開的。我們三個看到這一情況,都面面相覷。胖子一聳肩膀說道:「管他到底怎麼回事呢,這一路的怪事已經這麼多了,再多點也沒什麼了不起。胡司令、楊參,咱們走起吧。」說完做了一個京劇中武生走起的動作,嗆啷啷地便向前走去。

  Shirley楊扶著我走在後面,出了大門又是一條深長的甬道,狹窄得兩個人並排走都會撞到旁邊的牆壁。我示意Shirley楊我已經沒什麼問題了,讓她走在前面,我殿後,防止剛才屋子裡的黑煞們又襲擊過來。Shirley楊見我確實不再像剛才那般虛弱,就點了點頭,走在前面。我見胖子又跑得沒了影兒,趕緊高聲叫著讓他回來。胖子氣喘吁吁地跑回來說道:「你們怎麼那麼慢啊,我這都跑了一個來回了。這條路真他娘的長,跑了半天也沒到頭。」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在這頃刻間,胖子已經陷入了絕境,就在眼看兩隻黑煞的手臂都要打在胖子身上的時候,胖子猛地向後一躺,就勢一滾,兩隻黑煞都砸了個空。這時Shirley楊已經強忍著疼痛給手槍換完了子彈,費力地托著右手瞄準一隻黑煞的膝蓋打了一槍。Shirley楊不愧是美國海軍的優秀學員,在受傷這麼嚴重的情況下依然準確無誤地打中了黑煞的膝蓋。這只女黑煞身形單薄,一隻膝蓋被打中後明顯站立不穩,向前撲倒,砸在對面的黑煞身上,兩隻一起摔倒在地。胖子見狀趕緊瘋了一樣跑出黑煞的攻擊範圍,向我們跑來,邊跑邊換子彈。倒地的兩隻黑煞騰地又彈了起來,快速地向我們跳來。胖子發了狠,回身蹲下,咬牙切齒地說道:「胖爺我不發威你們就不知道什麼才叫厲害。媽的,受死吧!」說完舉槍瞄準,「吧吧吧」三槍,將兩隻黑煞的膝蓋骨登時就打得粉碎。兩隻黑煞腿部沒有了支撐,頓時倒在地上,不停地蠕動。

  胖子見九隻黑煞目前已經沒有了威脅,趕緊跑到我的身邊扶我坐起來,Shirley楊也忍著疼痛挪了過來。這時我已經冷得快要失去了知覺,手腳麻木,全身發抖,陰寒之氣在體內不停地遊走,經過哪裡哪裡就生發出一股冷徹心扉的寒意。胖子見我這樣子發了急,問Shirley楊:「他怎麼搞成這樣的?」Shirley楊也急得快哭了,帶著濃重的鼻音說道:「老胡為了救我撲到了一隻黑煞的身上,我估計應該是黑煞身上的黑毛帶著極重的陰寒氣,傳到了老胡的體內。」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三個迅速撤離到一邊,三把武器同時對準那口棺,準備隨時開槍射擊。可是好像受到了那口棺裡黑煞的影響,其餘幾口棺內竟然也出現了咯咯的聲音,還有指甲撓棺蓋的刺耳的摩擦聲。我們三個對視一望,全都面無血色。Shirley楊顫聲對我說:「老胡,你看蠟燭。」我轉頭望去,只見蠟燭早已經不知什麼時候熄滅了。蠟燭一熄滅,我心裡僅存的一點希望就沒了,說明這就是閻王注定不讓我們摸明器,可是這他媽棺材裡也沒明器可摸啊!沒辦法看來這次只能硬扛了。

  棺材裡的咯咯聲和撓棺材蓋的摩擦聲越來越響了,滿屋都充斥著一種刺激人神經的刺耳聲音。我們三個背靠著背慢慢退到房間另一側的門邊上,胖子深吸一口氣,猛地一腳踹在禁閉的門上,登時嗷的一聲倒在了地上。」這他媽門怎麼關得這麼死!媽的!老子的腿估計要斷了!」胖子坐在地上使勁揉著腳底。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