瀨戶天籟的名言
無法對愛情忠貞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墓道中赫然響起槍聲,李教授抱著雙臂觀望道:「姜隊長帶人回來了,我看那伙盜墓賊可有得受啦!」

  我心裡明白王浦元手頭的裝備比郭衛國的戰鬥排只強不弱,他又是在刀口上舔血度日的老江湖,這群小戰士第一次執行野外任務,在如此狹窄的墓室中與他交手,只怕討不著便宜。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也是這麼想的。林芳一直向我們隱瞞此行的最終目的,而我們這邊……」Shirley楊一手按在棺木頂端,而後回頭看了一眼李教授,「我總覺得他沒有把實情都說出來,一直以來咱們都是跟著他的方向在走。不如把握眼下的機會……」她輕敲了一下棺材板,這其中的含義不言而喻。

  在我心中,這十八連環棺不是不能開,而是不能肯定是不是有能力應對開棺之後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胖子見我倆不說話,一瘸一拐地走上前來:「墓室裡頭有啥好膩味的,你們兩個傻愣著幹嗎?」他大搖大擺地走到陳列在最中央的棺材處,用手一拍說道:「胡司令,不是我說你,最近這段日子跟娘兒們似的,做事老猶豫。咱以前多痛快,說幹嗎幹嗎。不就一排死人棺材嘛,咱想開就開,忌諱個屁啊!來,把鏟子遞給我,讓我王凱旋來打響第一炮。」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年輕的時候跟隨研究所的老師深入秦地調查當地遺民風俗,曾經在一個荒村裡頭見過這種巨大的殭屍。酷夏炎熱,又沒有冷藏設備,屍體在運輸的路途上就腐壞生蛆被分解掉了,我們也無法拿到第一手調查資料。我們後來又走訪了很多當地群眾,其中有一個風水先生的說法最叫人在意。他說秦地黑僵古來便有,而且都是人為造成的。相傳秦王煉藥常用活人來做實驗,先服藥而後賜死。但是黃白仙術豈能輕易被凡人享用,有一些人死了就再也沒有醒過來,而醒過來的都成了體形巨大、性情凶殘的黑僵。這黑僵與尋常白凶、紅凶不同,不畏水火,連糯米、驢蹄都無法克制它們。最後秦始皇不得不祭出了打神金鞭,這才將咸陽一帶的黑僵壓制了下去。為了避免事態擴張,他又命人修棺造墓,將黑凶殭屍分批封入地宮之中,而打神金鞭則被藏於泰山之巔供奉了起來,用以鎮壓屍氣。」

  「你是說,這兩扇門上刻的就是當年秦王藏屍的經過?」Shirley楊指著門上的大將說,「他手裡的武器就是風水先生說的打神金鞭嗎?」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二、三,推!」我憋住氣與他們合力撬動了槓桿,那一瞬間,我肩頭彷彿被壓上了千斤巨石,甚至能聽見從自己骨頭縫裡傳來的摩擦聲。這股不同尋常的反作用力讓我非常費解,這時只聽」啊」的一聲,胖子眨眼間就撒手倒了下去,扭頭一看,他滿頭大汗,牙齒不停地打著戰,一隻手捂著右肩。臉色先紅後白,最後又變成了紅色,簡直像一隻被開水燙過的螃蟹。我見他已經疼得發不出聲來,知道事情不妙,上前輕輕一摸,發現他右邊的大肩膀已經整個脫節。

  「我肏!輕點兒!」胖子被我一碰,整個人急速朝後縮去,Shirley楊將他扶住忙問怎麼回事。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沒想到這麼快就會切入正題,急忙拉住李教授問:「怎麼回事,是不是找到主墓室了?」他邊喘邊擺手說不清楚,讓我們自己去看。我脫下自己的外衣蓋在小錢臉上,然後帶著大夥兒一起朝著李教授指的方向走去。胖子聽說有棺木,一臉如沐春風的表情,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以前下地總被大大小小的瑣事拖累,每次掙得都不夠賠,這一趟無拘無束,待會兒要是有人敢攔著他」升棺發財」,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要揍他個生活不能自理。我說:「你那小妖精還在老王八手裡,難道一點兒都不擔心?」胖子哼了一聲,摸著頭上的傷口說:「先把經濟基礎打結實了再去救人也不遲。」Shirley楊卻沒有他這麼樂觀,說:「棺木與小錢的屍體之間不過三四百米的距離。王浦元的速度比我們快,為什麼一路上都沒有見到他的人?林芳再不濟至少也該留下點兒記號,可咱們走了這麼久,什麼都沒碰上。一會兒還是不要貿然開棺的好。」

  我明白她言下之意是小錢的死狀蹊蹺,可能與前邊的棺材脫不了干係。可來都來了,哪有不查個清楚的道理,再說,就算我肯,胖子和李教授也不會答應。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胖子似乎也感覺不妥,他催促李教授說:「等回頭大部隊把墓室挖開了,有的是時間給你研究。咱們快走吧。」

  Shirley楊盯著地上的條紋看了許久,我問她是不是有什麼發現,她搖頭說:「我從未見過這種墓室畫,與其說是畫,倒不如說更像某種標誌,可惜我對先秦文化沒什麼研究,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但是總覺得當年畫這些標記的工匠是想向後人訴說點兒什麼。」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對Shirley楊說:「李教授與林芳各執一詞,咱們不能偏信,更不能全信。關鍵時刻不行就跑,你可千萬別為了林芳把自己搭進去。」

  「老胡,我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你還有出賣隊友的潛質,不管林芳做錯了什麼,都要等到咱們出去以後再說。現在她還是我的朋友,而且是被人挾持去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恐怕來不及,「李教授比我想像的鎮定許多,他指著墓室南邊的角落說,「排葬坑的設計四通八達,等我們上去搬了救兵再回來,估計人早就跑了。我看這樣,你回去通知大夥兒守住下山的通道,我們繼續追。」

  我原先打算將姜隊長與李教授都哄回營地去,不想李教授的心思比我還縝密,我勸他跟姜隊長一起回去,他反駁說群葬墓與普通獨主墓不同,我們對墓室構造不熟悉很容易迷路,反而耽誤了救人。姜隊長沒有猶豫,擰開礦燈帽說:「這裡就交給你們了,他們有武器,千萬別硬拚,我去去就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