瀨戶天籟的名言
無法對愛情忠貞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胖子邊挖邊問我為什麼要在挖洞上浪費時間,眼前現成的盜洞,直接爬下去不就完了。我分析說:「應該是為了安全考量,擴張洞口方便大家進出。那兩個先進去的生死未明,離他們失蹤已經超過四十八個鐘頭,就算真的還活著,恐怕也已經呈現出虛脫狀態。現在把洞口啟開,是為了後期營救的時候不耽誤時機。」

  我們分成兩隊,輪流掘土,因為都是熟練工,又有現成的盜洞做底子,洞口很快就擴大到了原先的一倍多。趁著換手的時候,余師傅將我拉到一邊,擰開頭頂上的礦工帽,用鏟子在泥地上比畫道:「隊上之前對地宮做過規劃,墓室底座面積出奇的大,與傳聞中的明墓規格不符。要依我的個人經驗來推斷,底下應當是』前殿後寢』的規格,怎麼看都不會是個娘們兒墳。打洞的人是個老手,這洞的位置十不離九與棺槨垂直。」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隊上的兩名工作人員豈不是……」

  「真要是下去了,我怕他們沒命回來。」余師傅說到這裡,歎了一口氣,「作孽啊!活生生的兩條命。」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初見盜洞出現在考古隊的挖掘現場,我幾乎想要跳下去看個究竟。難道這就是導致挖掘進度卡殼的元兇?但是從一般的邏輯來講,遇到這種情況更應該加班加點,把問題調查清楚,至少也要順著盜洞下去檢查一下,確定墓室有沒有被盜才對,為什麼反而停下來了呢?可要是說沒有人注意到這三處盜洞的痕跡,又實在說不過去。下邊到底出了什麼情況?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跳下去一探究竟。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去,梯形坑洞內的能見度不是很高,我習慣性地去掏褲兜,這才想起手電筒跟背包一起留給胖子了。於是我只好摸黑下地,手腳並用地又下了一層台階。等我潛到最下面一層的時候,天色已經全暗了,四周伸手不見五指,我憑著記憶一路摸索,總算爬到了盜洞邊上。我擼起袖子,將手臂探入洞中,貼著盜洞四壁摸了一圈,立刻感覺到不對勁。一般盜洞的切面都是上寬下窄,這跟人體施力的方式有關。鏟子下得再直,畢竟不是機器打出來的,多多少少會有一些不平滑的部分。聽說有這一行的老手,光是憑借盜洞的橫截面就能分辨出盜墓者的身高和年紀。我雖然沒有這種本領,但是最基本的常識還是不缺的。這處盜洞上窄下寬,從洞壁上殘留的痕跡來看,挖掘的方向應當是從內向外,也就是說,這個盜洞是從墓室底部朝上打的!我被自己的發現嚇得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將手從盜洞裡抽了出來,想要立刻離開此地。不知道為什麼,我全身的神經都繃了起來,心裡不停地呼喊著要有事情發生。於是乎,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尋了一處台階就往上爬,才爬了一半,腳下忽然犯起了飄,身後不知道從哪裡吹來了一股寒氣,我打了個哆嗦,忍不住回過頭去,只見一道黑色的身影匍匐在我腳下的台階上,眨眼間撲了上來。我來不及弄清楚到底是誰,揮起拳頭狠狠地砸了上去,豈料居然被閃了過去。我腹部一陣巨疼,被他狠狠地踹了一腳,一手捂著肚子,一手去抓對方,反倒被人一把按住。我頓時渾身無法動彈,就聽對方惡聲道:「哪兒來的小賊,敢在爺爺頭上動土!」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胖子頗為憂傷地看了看林芳的背影,小聲嘀咕道:「我一開始也是這麼勸她的。我說大不了再陪她去日本調查一下海底墓,她不聽,非要跟著專家團來茶峒看一看。老胡,不瞞你說,我一路上都在提心吊膽。萬一林芳同志的身份暴露了,那豈不是要倒大霉?」

  「我真為你感到可恥,才幾天的工夫。你居然被一個女妖精迷得神魂顛倒,失去了原本的革命立場。難道你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嗎?你是一名光榮的退伍兵,祖國和人民賦予你無限的希望。依我看,咱們不如當場揭穿她的真實身份,將美帝國主義的險惡用心昭告天下,用實際行動來捍衛祖國神聖的權益。」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楊參謀,你怎麼老往壞處想,我可是個老實人。不瞞你說,我剛想到一個混上山去的法子,只要你跟著我走,保證靈光。」

  「打住!」Shirley楊將我扯到巷子裡厲聲道,「就你那點兒小雞腸子,我還能不知道。你是不是打算冒充專家團去跟人家套近乎!」我驚道:「楊參謀高見。」Shirley楊二話不說否決了我的提議,「你對兩邊的情況都不瞭解,貿然上去搭話很容易露餡兒。我問你,你知道專家團的名字嗎?你知道他們是哪個單位派下來的嗎?你知道人家來幾個人,是男是女嗎?這些情況你都沒搞清楚就想冒充人家,簡直跟自殺沒有區別。」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土家的老伯也不拘束,從桌下抽出一張板凳坐在我們邊上說:「娃娃們都去山裡幫忙啦,國家給工錢。呵呵,呵呵,我瞧你們幾個的打扮也是城裡來的吧?來看古墓?」

  我正喝著酒,差點兒一口噴出來。什麼古墓?我們還沒開始挖呢,他怎麼知道?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量山之行收穫頗豐,回到北京之後,胖子將金玉轉手,得了一筆不小的數目。我們幾個樂得自在,早就將美國那疙瘩的事拋在了腦後。開春之後,大金牙掛了一個電話,說是有貴賓要介紹給我們。我納悶兒道:「咱們最近手頭沒貨。你門路廣,何必盯著我們這小鋪子不放?」大金牙支吾了幾句就把電話給掛了,再三言明一會兒就要登門拜訪,讓我們給他留著點兒門。

  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得將此事先知會了一聲,讓胖子和Shirley楊做好準備。兩人紛紛表示不感興趣。胖子說:「大金牙這小子哪次不給咱們添亂。我話可說在前頭,他要是再領那些個亂七八糟的人上門,別怪老子不客氣!」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幾個人好說歹說總算把Shirley 楊的思想工作給做通了。不過她堅持要求與我同行,理由是我最近表現欠佳,總是鬧一些么蛾子,所以這一趟她要代表」黨國」做好監督工作,寸步不離地跟著我。

  我知道對她來說這已經是最大的讓步,於是便不再申辯。經過一整夜的籌劃和準備,我們六個人制定了三條截然不同的行軍路線。四眼從正常渠道回南京,著手開始準備為我翻案;胖子跟在林芳的考察團後邊,以外籍專家的身份進入湘西;剩下的三人則由王清正安排路線,秘密潛入目的地與大家會合。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